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匆匆那年

初中篇 第十章 乾姐的老對黃忠

書名:匆匆那年 作者:只愛金泰妍 本章字數:269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09:49


  我們學校的音樂室在1樓,所以大家上音樂課都得去1樓上。當時我們班的下一節課就是音樂課,我就跑到1樓去上廁所。一是順路,二是想看看十狼和十虎被打後會是什麼狀態。進到廁所後,沒有看到張凱,估計是住院了。但是我看到他的小弟林浩佳小林子在吹牛B,說什麼昨天我們初一和初二初三打架占了優勢,只是張凱被暗算有一點落了下風。

  他真是一點臉也不要了,明明是十狼和十虎被追的滿街跑,怎麼還變成佔優勢了?就在小林子吹牛B的時候,廁所裡進來一個初二的人。這個初二的人,我一眼就認出他就是昨晚和我乾姐站在一起的那個男生。昨晚他沒穿校服,今天穿了初二的校服。

  聽說1樓在拐角處有兩個初二的班級,不過我從來沒去過那裡。但是1樓是從來幾乎沒有初二的人來上廁所的,他們都是去別的樓層上廁所。這小子膽子有點大啊,雖說他是初二的,不過還是屬於自投羅網。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身上,只見他剛剛尿到一半,小林子就走到他身後,朝著他的屁股踹了一腳。

  從我的這個角度來看,小林子比我乾姐的這個朋友能矮半個頭。小林子當時叼著煙對他說:“誰讓你來這裡尿尿的,不知道這裡不讓初二尿嗎?”我乾姐的朋友轉頭怒視著林浩佳,一瞬間我們初一的學生就把他圍住了。小林子又用食指指著他說:“你不服啊?!”

  我以為我乾姐的朋友會認慫,結果就在這時,他突然伸手握住了林浩佳的食指一個側扭。由於出手速度太快,小林子根本反應不過來,嗷嗷直叫:“斷了,鬆手,斷了,鬆手,斷了,斷了。”周圍十狼和十虎的人立馬沖上前解救小林子。

  大家一頓拳頭招呼了過去,乾姐的朋友終於松了手。當時,10多個人打他一個,他根本還不了手。我仿佛看到了,那天十虎和十狼打我的畫面,真的是一模一樣啊。只見劉世淩還拿了把廁所拖把,朝著乾姐朋友的後背敲了下去,兩下就把他敲倒了。這群人仿佛是在為昨天報仇一樣,一直到上課鈴聲響起,才散開。臨走前,小林子握著他的食指說:“要是我手指斷了,我就把你腿打斷。”

  雖然挨打的是我乾姐朋友,不過我肯定不會管這閒事,而且我也沒能力管。回到教室上音樂課的時候,走廊裡有很吵的動靜。我在教室裡坐著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突然有人踹開了我們班教室的門。踹門的不是別人正是郭強,他身後站著一群初二的學生。

  踹門的是郭強,但是第一個走進來的卻是剛剛挨打的男生。只見他環視我們教室一圈後,對郭強說:“沒有。”這群初二的就浩浩蕩蕩的離開了我們教室。我一直盯著門口看,竟然讓我看見了我的乾姐小太妹。她也在,難道他們是一個班的嗎?因為這群初二的只有郭強我在校門口見過,其他好像都不是混子,我感覺應該是一個班的而已。

  他們走後,我趕緊跑到教室門口觀望,課也不上了。班裡很多人都和我一樣跑到教室門口看熱鬧,我發現我們前面的幾個班教室門口也都站了不少學生探出頭來看熱鬧。終於被郭強找到了林浩佳的班級,然後剛剛幾乎有一個班的男生都沖進了林浩佳班的教室裡面。

  結果可想而知,小林子被打了,要不是教導處主任及時出現,估計小林子會死在自己的教室裡面。兩天內,我們初一連續被教育,這下子可算是消停了。中午我就跑到校門口去找乾姐小太妹,告訴她我昨天看到她了,順便問她那個和她站在一起的那個男生是誰。

  乾姐告訴我,那個男生是她的同班同學,還是同桌老對。她老對叫黃忠,不是我們學校的混子,就是一個一般學生。黃忠?前幾天,乾姐說我像黃忠,原來就是那個被打的男生啊。我回想了一下,我和那個黃忠好像長的還真有點像,身材也差不多,不過我能稍微壯一點。

  我又跟小太妹稍微提了一下,我想認識7姐妹老大煙疤女白晨,因為那天幫我打了慕容清清。結果小太妹告訴我,最好不要去招惹煙疤女,因為煙疤女的脾氣比她還要壞。其實接觸了小太妹這麼多次,我發現我乾姐這人表面上比較厲害,嘴也比較髒,但是人挺好的,起碼那次無條件的幫我打慕容清清,我就感覺,小太妹沒有辜負這個“乾姐”的稱號。

  說到慕容清清,她自從那次被我找乾姐打了之後,就沒再見過。而且最讓我意外的是,她沒有告訴我後爹。我開始還提心吊膽了幾天,不過後爹這些天都沒打我,我也就放心了。後爹這幾天也有點不正常,往常喝完酒,總要找點我的麻煩,不是罵我就是打我。但是最近喝完酒都沒針對我,讓我感覺有點奇怪。

  果不其然,我媽找我談了一次話,說是十一放假的時候,我後爹要帶他的女兒跟我和我媽見面。我當時聽到這個消息後,嚇了一大跳,怎麼個情況,見面?我直接跟我媽說,我不見,憑什麼見啊。我媽勸了我幾句之後,看我很堅持,她就發飆生氣了。

  我媽跟我解釋,這次見面是有原因的。我後爹的原配老家出了點事,要回一趟老家,但是她女兒要在大連上學不能回老家,所以要在我家寄住一段時間。什麼?我聽完後驚呆了,不光光是見面,還要一起住?我靠,這我打慕容清清的事肯定會洩露的啊,我當時是死活不同意。

  我媽的態度就是不同意也得同意,我說的不算。哎,自己的親兒子不如一個二婚男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重要啊。而且這次我們家十一還要搬家,搬到後爹的家去住。後爹家比較大,可以住4個人。以前和我媽結婚的時候,後爹把房子給了他的前妻,一直住在我爸的房子裡。

  對於搬家我更是抵抗,但是一樣沒有任何作用。抵抗沒有用,我只能想別的出路了。於是我跟我媽談條件,讓她給我報一個散打班。只要讓我去學散打,我什麼都可以答應。我媽答應了我的條件,但是千算萬算不如天算,散打班不收我。教散打說我腿型不好,不適合練散打。

  我感覺是我媽和那人串通好的,一起來騙我。特別巧的是,我和我媽走出散打班的時候,對面就是一個教柔道的柔道館。我立馬跟我媽說,不學散打了,我要去學柔道。我媽不同意,我當時就賴著不走了,我媽只能帶我進了柔道館,給我交了3個月的學費,我開始學習了柔道。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當著教柔道的老師的面,說散打比柔道厲害。他看我不是很順眼,沒有親自教我,而是給我安排了一個高中生教我練柔道。老師還騙我,說是我的師父是全國冠軍。我師父姓曾,手下只有兩個徒弟,加上我是三個。其中一個還是我們學校和我一屆的,叫孟鑄。孟鑄比我生日小,但是我還得叫他師兄。

  孟鑄是我們這一屆重點班12班的,我問他一些學校的事,他啥都不知道,連十虎和十狼都不知道,傻子一個。由於我師父年紀太小,而且我真正想學的是散打,所以他教我的一些基本功我也不怎麼聽。師父也看出來了,我不是那種認真學,想以後練好柔道的學生。所以師父他也不管我,我在柔道班就是混日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