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匆匆那年

初中篇 二十七章 再次被堵

書名:匆匆那年 作者:只愛金泰妍 本章字數:280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1日 09:49


  我說為了泡妞才想學吉他,小太妹罵我沒出息。她叫我不要去跑操了,讓我跟著她躲在小操場角落去抽煙。

  於是我跟著小太妹來到了小操場上,這裡可不止我和小太妹,我還看到了郭強曹智,還有7姐妹老大煙疤女白晨。我當時有點緊張,小太妹走到郭強旁邊踢了郭強一腳說:“拿兩根煙來。”

  郭強拿出兩根煙給了小太妹,小太妹遞給我一根,我趕緊拿出火機給乾姐點煙。小太妹抽著煙跟我說:“我跟你說,小姑娘不是泡的,得讓她們來追你。”小太妹這是接著剛剛的話題繼續聊啊,但是這裡還有郭強曹智和煙疤女呢,弄的我特別的尷尬。

  郭強和曹智沒把我當回事,就是用看笑話的眼神看我。小太妹又繼續給我說了幾個關於讓小閨娘倒追我的技巧,旁邊的郭強和曹智還有煙疤女都聽笑了。小太妹又伸腿踢了曹智一腳罵他:“笑屁啊,我說的有錯嗎?”

  曹智搖頭笑著說:“話是沒錯,但是得分人,你看他這樣,有女的倒追嗎?”小太妹:“這是我弟,我弟差哪了,就憑我是她姐這一條,就足夠了。”郭強這時也幫著曹智一起逗我乾姐,幾個人有說有笑的,我只能站在一旁看他們互相拿我開玩笑。

  我能看的出來,他們幾個關係特別的要好。我有點懷念小學時,我和霍帆還有何添天在一起時的情景了。現在的霍帆和小天,還有我都變了。想到這,心裡特別的不是滋味。郭強似乎都忘記他曾經搶過我的可樂,臨走時還拍拍我說:“小子,你別聽你乾姐瞎說,小心以後找不到物件。”小太妹立馬說:“像你現在有物件似的,我談過的物件,比你多10條街。”

  去跑跑操的同學都已經跑回來了,我們幾個也趁機插隊混進了人群。回到班級後,馬北一和崔程凱看我的眼神中都能噴火了,估計是他們抓我,沒有抓到,氣的快要死了。他們做夢也想不到我會跑去小操場和初二的混混抽煙。

  當然跑了初一跑不了十五,中午一下課,我就被堵在了教室裡。這一次十狼和十虎來了能有十三四個,比上一次少了幾個。不過霍帆何添天還有劉世淩還是沒有露面,霍帆和小天不來也算是舊情。那個劉世淩為什麼也不來,他不知道我最恨的就是他嗎?

  就算是劉世淩自己不知道,霍帆沒告訴他嗎?再說了,我小學可是被劉世淩用磚頭給開過瓢啊,所以我一直想不明白。中午午休,班級裡有很多同學,張凱手裡拿著一根鋼管,指著我們班裡的同學大喊:“都給我出去,我沒開門之前,誰也不准進來。”

  小矬子一放學就跑了,表面上看,他是去吃飯了,其實他就是躲開這個場面,要不然顯得他不夠哥們意思。我不怪小矬子,1個人挨打總比兩個人一起挨打好。班裡的同學都知道張凱是我們這一屆的老大,男女生沒有不怕他的,都紛紛出了教室。

  不過還有一個人沒有走,而且還是個女生,這個女生就是我的同桌黃雪婗。馬北一看見黃雪婗還沒走,就朝她喊:“黃雪婗,出去,別讓我再說第二遍。”同桌還是不出去,還跟馬北一頂嘴:“你是不是咱們8班的人,你找別的班同學打自己班的同學,你有沒有臉了?”

  我當時雖然感動,不過也有一點尷尬。心想你跟她們說這些有什麼用,出來混不都是這樣,誰認識的人多誰牛B,和哪個班有什麼關係。張凱當時拿著鋼管就朝黃雪婗走過去了,還嚇唬她:“你信不信我女的一樣打?”

  同桌竟然不害怕,還說:“你知不知道我乾哥是13兄弟的!”張凱聽完後笑了,說:“你還有乾哥?還是13兄弟的?我嚇死了啊,那行,你現在去找你乾哥下來打我,趕緊去

,別在教室裡礙事。要不是看在咱倆小學時一個學校的,我真不慣你窮毛病。”說完就過去拉黃雪婗的胳膊,要給她拖出教室去。

  我也沒有攔住張凱,我心想你趕緊把她拉出去吧,多一個人看我挨打,多丟一份臉。誰知道張凱拖同桌的時候,同桌又出了個必殺技:“我和上官婉什麼關係,你知道吧,我現在就氣告訴她,你打我,一個男生打女生,有人喜歡你才怪。”

  我靠了,同桌為了我真是什麼辦法都用上了,竟然還搬出了上官婉。張凱此時也笑了,表面上是嘲笑,其實我感覺他是在無奈的笑。馬北一急眼了,就跟張凱說:“凱哥,不用你動手,我們幾個兄弟夠了。”說完從張凱手裡奪走了鋼管,朝我就沖了過來。

  我看到馬北一沖了過來,趕緊舉起一個椅子就來招架。我這一還手,還是和上次一樣,其他人都上來幫忙。我手中的椅子揮了兩下,就被別人給抓住了。幾個人一起用力奪椅子,我根本拿不住,椅子一鬆手,手裡沒了武器,我只能拿胳膊擋。

  擋了幾下,我就不行了,我準備要放棄抵抗的時候,想起了乾姐的那句話,不能等死挨打。我也豁出去了,往地上一趟,然後在地上滾了幾圈,從地上爬起來就往教室後門跑。他們都以為我躺在地上是放棄抵抗,誰知道我竟然在地上打滾,竟然沒有一個人攔住我。

  張凱他們還是有經驗的,後門已經被鎖上了,要不然也不會把同學都趕出去。我開門要時間啊,剛剛跑到後門,準備開門的時候,被追上來的人一個飛腳踹在了腰上。這一次我是無路可逃了,十虎和十狼的人在教室後門把我圍起來一頓暴打。

  柔道,空手道,在這一刻就是個P,我練的蒼蠅拍根本都沒機會展示。倒是我要是學會乾姐老對黃忠的那一招不起眼的掃蕩腿,或許還能有點用。上一次和黃忠交手,他的掃蕩腿一下就給我踢倒,至今我都記得。

  我不知道別人挨打的時候會想些什麼,反正在那一刻,我的腦子裡就是在想,下一次再被堵的時候,我用什麼招數解圍。這一次我見血了,鼻子又噴了,地上一大灘血。馬北一他們以為我傷得挺重的,其實我還好。上一次和小天在遼師大學動手時,我的鼻子噴了一次血之後,就變得特別的脆弱。

  都停手後,張凱看見滿地血,跟馬北一說:“大馬,行了,差不多了,別打了。”馬北一好像還沒解氣,惡狠狠的叫:“他活該!”同桌這時趕緊跑了過來,用手把我的頭托了起來,讓我仰著頭,這樣能少留一點鼻血。

  張凱讓人把門打開,帶著十虎和十狼的人走了。同學們看到我被打的這麼慘,都過來看熱鬧,不過也有問候我的,畢竟大家都有一顆同情弱者的心。我用紙堵住鼻子,過了一會血才沒有繼續留。同桌黃雪婗一直守在我的旁邊幫我換紙,看她的樣子,知道她有多擔心我。

  午休快要結束的時候,小矬子才回到教室,同桌就埋怨小矬子,怎麼關鍵時刻不在!小矬子裝模作樣的後悔自己晚一點去吃飯就好了,看他演戲的樣子,我都想笑。你說說,我怎麼上初中以後交了這樣一個朋友。

  下午馬北一和崔程凱還有我三個人像沒有事一樣繼續上課,班裡的同學也沒有一個去告訴老師的,其實就是老師知道了也沒用,根本不會管。我們學校那時就是這樣,打架只要不打住院,家長不來鬧,沒人管。

  被打之後,我也沒有去找乾姐幫我再去報仇,不是我怕了,因為感覺這次沒虧。那馬北一被我打了兩頓,我也就挨了一頓打而已。只要那馬北一和崔程凱敢在班裡再惹我,我還是照樣得打他倆,大不了再找十虎和十狼報復我,如此迴圈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