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厚愛:總裁老公寵上天

第8章 你老公

書名:閃婚厚愛:總裁老公寵上天 作者:相思 本章字數:255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4日 18:12


薄織霧這兩天很累,匆匆在浴缸裡泡完澡後就回了房間。把暖氣打開後,坐在書桌前把提前存的稿子發佈了出去:今日份更新已完畢,抱歉更得有些晚啦,食用愉快~

她望著桌面上的遊戲圖示,狡黠的笑了笑。

薄織霧截圖發了條微博:“沒有什麼是打一盤遊戲解決不了的,一盤不行就兩盤!!”

屋子裡的燈關了,薄織霧的電腦螢幕還亮著。打了兩盤競技場,她整個都神清氣爽了。

連勝五盤的喜悅早就讓薄織霧把沈皓軒和戚涵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她碎碎念著:“哼!什麼男人,閨蜜都給爸爸見鬼去吧!男人都是大豬蹄子!男人沒一個好東西!!”

螢幕上暗了幾分,顯示了失敗兩個大字。然後開始過圖。

“臥槽,不是兄弟,剛剛你的無敵呢你的減傷呢??!什麼都沒交你就涼了?!”薄織霧在YY裡尖叫著。

“老子上賽季十二段畢業2500分選手需要你教我技能怎麼放?!”YY對面的蘿莉大哥顯然也是個暴脾氣。

“你上賽季2500分又怎樣,十二段競技場畢業又怎麼樣,進了競技場還不是被打得跟死狗一樣?!”薄織霧理直氣壯回懟。

她剛罵完手機就響起來了,閉麥後接了電話煩躁的問:“誰啊大半夜的。”

“你老公。”

電話的另一頭是陸沉舟低沉醇厚而又冷靜的聲音。

明明只是很簡短的三個字,薄織霧聽了卻差點把手機嚇得扔出去。

“我是不是該誇你一句身殘志堅?”

手都受傷了還有心思打遊戲。

她吃了一驚,接著問鎮定的說:“我沒那麼矯情,手上劃道口子就哭哭啼啼的。對了,你怎麼有我的聯繫方式??!”

陸沉舟語氣裡有些不耐,“只要我想就可以找到。很晚了,睡覺。”

他怎麼知道自己還沒睡覺?

薄織霧被剛才遊戲輸了弄得有些煩,促狹的笑了笑,慵懶的說:“我本來都睡著了,被你吵醒了。”

陸沉舟毫不留情的拆穿了她拙劣的演技:“陸太太,我勸你不要在一個影視公司的總裁面前撒謊。”

薄織霧被看穿了,覺得了無生趣的說:“哦。你是怎麼知道我還沒睡的?”

陸沉舟淡淡說:“半小時前你發了條微博。”

薄織霧這才會想起來,她說:“我知道了,這就睡了。”

陸沉舟嗯了一聲,掛了電話。

薄織霧看著手機螢幕暗了下去,她沖著手機上的一串數位扮了個鬼臉:“你以為我會乖乖聽的你嗎?”

YY裡傳來了暴躁老哥的粗嗓門:“還來不來了?不來我睡了。”

薄織霧喝了口水,她開了麥克風:“來來來。”

“織織,很晚了。睡覺。”

YY裡忽然傳來陸沉舟的聲音,她覺得自己幻聽了,她笑著說:“喲,大哥你還是配音演員啊。”

對面的暴躁老哥有點懵逼,他說:“沒有啊……”

??這個聲音怎麼這麼耳熟。

薄織霧開始感到了一絲恐懼,她猛的切到YY頻道介面這才發現裡面是三個人,居然還有個遊客馬甲在裡面。

陸沉舟的聲音裡竟然帶了一絲之前沒有過的溫柔。

薄織霧被陸沉舟的聲音嚇得下意識的:“臥槽”了一聲。對面的大哥覺得有些尷尬,他說:“呃……

既然你男朋友催你睡覺你還是早點休息吧晚安。”

對面的老哥迅速退了YY跟隊伍,一下子YY裡只剩下了兩個人。薄織霧有些抓狂的問他:“不是吧,我都說了我等下就睡,你用得著特意追到我YY來抓我??還有,你又是怎麼知道我YY頻道的??”

“五分鐘之前,我已經回答過這個問題。”陸沉舟說完就退出了YY。

沒過一會兒,螢幕上就顯示遊戲連結已斷開伺服器。

手機螢幕再次亮了起來,是陸沉舟的電話。薄織霧氣的抓狂,但是還是忍著脾氣按下了接聽鍵。她咬牙切齒的說:“喂,我的電腦為什麼忽然網路斷了??”

“我讓人切了你這棟樓的網。”陸沉舟口氣冷淡。

??靠!就因為她現在還在打遊戲,他就找人切了整棟樓的無線網??

薄織霧在心裡抱怨著陸沉舟這個萬惡的資本家,卻又不能表露出來。

他繼續說道:“如果你再不休息,我不介意現在就去你家抓你,保證讓你累的睡到明天日上三竿都起不來。”

她聽了這話精神了不少,連忙打住他說:“別別別,我馬上就睡。”

陸沉舟聽了這話,語氣緩和了些:“嗯。晚安。”

薄織霧敷衍的回答陸沉舟說:“晚安。”

H市西山林語別墅區內。

陸沉舟臨窗而立。他穿著一身白色的法蘭絨睡衣,想起薄織霧抓狂卻又無可奈何的語氣,嘴角微微上揚。

手臂受傷了又累了兩天,不好好休息,明天還怎麼有時間去處理那些瑣事。

薄織霧收拾好一切出門的時間,已經是早上八點了。她按照陸沉舟昨晚的話收拾好了身份證戶口本,用一個牛皮紙檔案袋裝起來拎著下了樓。

陸沉舟把大早上吩咐季秘書買的三明治與咖啡遞給薄織霧:“吃點墊墊肚子。”

她從昨晚就沒有怎麼吃東西,這會兒看著三明治倒是嘴饞了起來。

薄織霧乖乖鑽進車裡一口一口吃著,腮幫子鼓得跟個小倉鼠似的。

她一路吃完了早餐,車子大約開了二十分鐘才到郊區的殯儀館。

下了車,冷冽的空氣撲面而來。薄織霧忘了戴圍巾,條件反射的縮了縮脖子。

陸沉舟看她這副樣子皺了皺眉頭,他取下了自己脖子上的圍巾,薄織霧猜到了陸沉舟下一秒的動作。她說:“別啊,我……”

不等薄織霧說完,陸沉舟就用一種不容抗拒的語氣說:“感冒了又要麻煩人。”

薄織霧訕訕的任由他修長而又骨節分明的手指,把圍巾在自己脖子上繞了一圈又一圈。

陸沉舟神色有些認真,溫暖的陽光照得他輪廓柔和。讓薄織霧有一瞬恍惚,他的手已經離開了薄織霧的脖子間,主動牽起了她有些冰冷的手。

他用從未有過的溫柔口氣問薄織霧:“準備好了嗎?”

陸沉舟說:“允許你哭,但不許撕心裂肺的哭天喊地。”

薄織霧點了點頭。

其實,殯儀館裡最讓人害怕的不是一具具冰冷的屍體,而是家屬撕心裂肺的哭喊聲與在火化前的各種不舍。

沈碧清的屍體已經在冰棺裡放了三天,該火化了。

雖然早就做好了心理準備去迎接這個場景,但是當薄織霧真的走進沈碧清冰棺前的時候,眼淚還在不斷的在往下掉落。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