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閃婚厚愛:總裁老公寵上天

第9章 我是怕有媒體

書名:閃婚厚愛:總裁老公寵上天 作者:相思 本章字數:2585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4日 20:12


沈碧清是跳樓自殺的,死相並不好看。

薄織霧顫抖著手,揭開了那層蓋在冰棺上的布條。

殯儀館裡的化妝師已經幫沈碧清化過妝了,看起來就像是安詳的睡著了一樣。

相比起隔壁廳撕心裂肺的哭喊聲,薄織霧的安靜才更顯的悲戚。

她低垂著頭,眼淚啪嗒啪嗒的往下滑落。

薄織霧喉嚨酸澀不已,想說的話有很多,可是現在卻一句話都說不出口。

陸沉舟瞥見了薄織霧睫毛上的濕潤,心底有一塊地方忽然就變得柔軟起來。

他靜靜地從西裝口袋裡把手帕遞給她,又鬼使神差的伸手將她的肩膀攬在懷裡:“伯母在天上,也不會希望看到你這樣的。”

薄織霧接過他的手帕,擦乾淨了眼淚。冬天本來就冷,殯儀館裡沒有空調,冷風灌進屋子裡,她的鼻頭微微泛紅。

薄織霧把眼淚擦乾淨後轉過身去說:“火化了吧。”

陸沉舟一揮手就有人去辦了。安葬的位置也在郊區,歐式的黑色鐵柵欄大門被人打開了。裡面就是各種一方方狹小的墳墓與兩邊常青的矮灌木。

薄織霧站在墳前哽著喉嚨上了香,又擺上了一些祭品。沉默著說:“媽,你怎麼就不肯等我回來呢……明明走的時候還是一個人,回來了就成了一方窄窄的墳。”

陸沉舟看著她臉色不大好,有些不知道要怎麼安慰薄織霧。嘴裡想要安慰的話說出來卻變成了:“別忘了我說過的。”

允許哭,但不許哭天喊地。

薄織霧看著眼前的香煙棍子逐漸成灰掉下去,她站起身擦了淚,笑著和陸沉舟說:“走吧。”

陸沉舟有些意外她的自愈能力:“真的不難過了?”

薄織霧點了點頭:“有些時候,難過也不一定非得掛在臉上。默默放在心裡就夠了,更何況,剛剛你不是說過嗎,不許我哭天喊地的。”

陸沉舟嘴角微微翹起。似乎滿意了她這個答案。

他牽著薄織霧冰冷的手朝前走去,薄織霧說:“不用這樣……”

陸沉舟說:“我是怕有媒體。”

薄織霧小聲嘟囔著:“怕有媒體還和我閃婚,到時候宣揚出去難道別人不懷疑嗎?”

“……你說什麼?”陸沉舟回頭給了她一個眼刀子。

薄織霧聽了這話連忙過神來望著陸沉舟傻笑說:“沒什麼沒什麼。”

司機把車一路開到了民政局,拍照,蓋章,領證。一氣呵成。期間辦理手續的工作人員看著薄織霧面無表情的樣子還刻意問過:“這位小姐,你真的是自願結婚的嗎?”

薄織霧的回答當然是,“我是”。

她走出民政局的時候掏出紅本本看了一眼,有些不敢置信的確定了這個事實。

剛從墓園送走媽媽,轉頭就進了民政局和一個認識了只有幾天的男人閃婚。她嘴角勾起了一抹苦澀的笑。

陸沉舟喊她:“陸太太,是真的,不用確認了。”

薄織霧回過神來,她的眼角微微抽搐:“知道了。”

陸沉舟說:“結婚的消息暫時別宣揚出去。”

薄織霧撓了撓頭問他:“為什麼?”

陸沉舟以一種看智障的眼神看了她一眼:“你希望別人說我們閃婚是因為外界的傳言?”

薄織霧脫口而出:“難道不是嗎……?”

陸沉舟蹙眉看了她一眼,她連忙閉了嘴。

陸沉舟慢悠悠

的解釋給她聽:“死不承認久了媒體才會根據那些照片不斷的捕風捉影。然後再找個適當的時候把消息散佈出去才會有人相信。”

“所以咱們是要搞個大新聞?”

“算是。”

陸沉舟拉著薄織霧的手說:“回家了。”

薄織霧被陸沉舟弄的有些懵。陸沉舟拉著她的手就鑽進了車裡。

陸沉舟的別墅在在西山林語,三年前1700000000買下來的。選在這兒沒別的原因,就是喜歡這兒的清幽。

車子行駛在路上,方圓五公里看不到一個人。薄織霧問陸沉舟:“你說你每天把時間花在路上多浪費。像你們這種商業精英,不都是視時間如生命的嗎?”

陸沉舟似乎有些意外她會這麼說。他看了薄織霧一眼輕飄飄的說:“我在市中心有住處。這裡只是偶爾回來住。”

他平時工作忙,又要經常飛來飛去各地出差。在這兒住不方便。

“……”

薄織霧眼角微微抽。靠!她錯了,不該擔心陸沉舟這種資本家沒地兒住的。

她這是什麼表情?怕獨守空房?

陸沉舟看她這副樣子慢悠悠的說:“不過你放心,既然我們結婚了,我會搬回來。不會讓你獨守空房的。”

薄織霧繼續滿臉黑線的看著陸沉舟,她在內心瘋狂呐喊:陸沉舟我願意獨守空房的啊!我願意的!嗚嗚嗚!

浪花拍在礁石上傳來嘩啦啦啦的聲音,薄織霧心情跟著好了不少。好像帶著她這段時間的壞情緒連帶著遠去的波浪全都消失了。

車子開了四十分鐘,終於開進了一戶歐式鐵柵欄大門前。門自動打開了。又開了好長一段路才看到了豪華似莊園的建築。

薄織霧下了車,她環顧了下別墅的四周,看的眼睛都要直了。

四周除瞭望不盡的草坪,還有巴羅克風格的歐式建築與噴泉外,剩的就只有各種正在打掃衛生的僕人。

陸沉舟看著她這樣子開口打斷了她的思路,他介紹說:“這是莊叔,以後你有什麼事情都可以找他。”

莊叔是當初陸沉舟搬出來的時候,秦明珠不放心,讓他跟著的人。

薄織霧恍惚回過神來。眼前那個中年穿著西裝的男人恭敬的說:“薄小姐好。”

薄織霧十分有禮貌的說:“莊叔好。”

莊叔望著薄織霧和藹的笑了笑。

陸沉舟糾正莊叔說:“以後別喊薄小姐了,喊夫人或者太太。”

莊叔過了一會兒才反應過來,笑著說:“好的先生。”

陸沉舟拉著她的手說:“走了,外面風大,進去吧。”

薄織霧點了點頭,跟著進了門。

施華洛世奇水晶吊燈折射著耀眼的光輝,大理石地面上乾淨的可以倒映出人影。穿過豪華似酒店的前廳後,這才走到了正廳。

正廳的壁爐上放著幾本書薄織霧看不懂名字的英文書籍。屋子裡地暖的溫度鑽進薄織霧的身體裡。供暖昨天才開始的,因為陸沉舟回來了。

整個一樓客廳和的裝修風格都是黑白色冷色調的都市精風,和陸沉舟這個人給人的第一印象一樣,乾淨整潔。

莊叔恭敬的跟在陸沉舟身後。

陸沉舟回頭看了眼他說:“莊叔,不用刻意跟著我。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去吧,有事情我會通知你的。”

莊叔點了點頭就下去了。

屋子裡的沙發上坐著個穿著白毛衣眉清目秀的女孩子,她看見陸沉舟回來了連忙站起來打招呼說:“陸總好。”

陸沉舟淡淡應了一聲,沈妍心伸手笑著說:“陸太太好。”

薄織霧看著這個女孩子皺眉問:“這位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