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可思議的蘿變!

第二卷 不可思議的超能力! 第二章 不感興趣的藉口是口胡

書名:不可思議的蘿變! 作者:伊吹濼 本章字數:9143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4


個人原創小說

——L—O—S——

第二章

那傢伙是故意的。

雖然是突然冒出的第一想法,不過我的確是這麼認為的。

絕對是故意的,哪有那麼巧合的事情啊。不管怎麼說這傢伙覺得是故意裝出來的,想要耍一耍我,然後再拿出「惡作劇成功了!感謝你的合作」什麼的牌子想要愚弄我一下。

選題什麼都不好,偏偏是超能力者啊,什麼概念啊!

超能力啊!說起來還真是不妙。

……

好吧,我承認那的確是真的。不過……超能力?……超能力大戰?什麼的。

像少年漫畫那樣?

校園異能大戰?

嗚啊……我可不想經歷那種毫無結果的事情。

先是遇到班長大人。然後碰到吸血鬼,變成吸血鬼。又碰到吸血鬼獵人,最後被一個怪人救了。接下來或許又會發生了一連串奇怪的事情。

太獵奇了,去死吧!說白了就是——

我要平凡!

那傢伙轉到我班裡和我完全沒有關聯。不,應該是完全不應該有關聯。

那麼為什麼會對我有那麼強烈的注目?雖然平常並沒有表現出來。

我順眼瞟了一眼過去,能夠看到水月正被一群同班的同學圍住問話中。

“你之前的學校是在哪裡?”

某一個女生說話比較大聲,我能夠聽得比較清楚。

不過說實在地,水月那傢伙說話了嗎?

“……”

“水月同學,您有什麼興趣愛好呢?”

“……”

大概離我有三張桌子的距離,雖然一直如此,不過還真是受歡迎啊,那傢伙。

啊,再怎麼說也好歹回句話啊,這樣別人會很困擾的。

“無口大愛啊!”

“……”

能夠聽到一句強而有力的聲音從人群中冒了出來,大概能推斷出是誰說的了。

不要那麼直接地說出來啊!樺涼靜陽同學!

不要聽到這種話也不說話啊!水月音同學!

真令人著急啊……

這麼一直不說話的話,是交不到朋友的喲。還是難道是因為有了超能力就開始狂妄起來了?我想應該不會吧。

不過之前夏果在場的時候,貌似連看她一眼也沒有。指不定真的是這樣也沒錯啊。

“哈……哈哈……”

在我正想著什麼事情的時候,意外地聽到旁邊有著一些平時不曾聽到的不自然聲音,像是誰溺了水了一樣。

“冬葉你怎麼了?……”

結果我能看到冬葉在喝著咖啡。

“哦哦!咖啡機傾斜90度才出水!”

咖啡機被豎直90度終於滴出了一滴咖啡,進入了咖啡杯裡。然後冬葉一口氣把咖啡杯裡的咖啡全喝掉了。

今天早上我記得是滿滿一罐的啊!

開什麼玩笑?!這麼快就喝完了?!你這傢伙是史萊姆啊?能喝一泳池的水!?

我心中在無限制地對著冬葉吐著槽。

“真是抱歉了,進一……我已經喝完了……”

“沒事吧?冬葉,竟然全喝掉了……”

如果是讓我來解決這一桶咖啡的話,我是絕對不可能辦到的。

堪比裸攀世界第一高峰一般……不過話說這咖啡機的容量,我記得是三升以上來著……

噗!比一瓶大瓶裝的可口可樂還多!

“啊,稍微有點激動……”

冬葉放下了咖啡機,用袖口擦了擦嘴角,眼睛卻是看向水月那裡。

這哪是稍微啊!有人能稍微激動就喝掉2.5升的百事可樂嗎?

我想根本就沒有這種人吧!

至少我是沒有看到過,也沒聽說過。

“既然如此,冬葉為什麼不去?”

順手指了指少女水月的方向,水月依然被一大群男生圍著,不停地被問著問題。但是水月臉上卻沒有一點厭煩之感。

不對,仔細看的話能夠發現她是閉上了雙眼,絲毫沒有理會那些男生們。不過男生也真堅持,都被無視成這種地步了,還在不停地試圖向水月音搭話。

“不,這完全沒有用處。”

“恩——說得也是。”

我一點也不認為這時候去混在男生堆裡向女士接觸是好方法,不如說反而會讓別人厭煩,總之我和冬葉兩個人貌似都不會去這麼做。

我是由於個人性格嗎,我不是很喜歡。

冬葉是正經的優等生啊,我認為冬葉他不會這麼做啦……

“好吧,我去了!”

捂臉。

啪!

和上一次的捂臉動作並沒有多大的區別,只是這次聲音比較大。

“怎麼了?”

“不,沒什麼。”

現在已經不是臉痛不痛的問題了,而是關係到冬葉他在這個班裡顏面的問題。

冬葉這傢伙徹底是屈服於欲望了……

“樂山君起身要幹什麼?”

“該不會要像其他男孩子一樣去搭仙?”

“哇~樂山君原來喜歡那種女孩子啊……蘿莉控?”

“不會吧……”

兩位女同學竊竊私語。那種能讓別人聽得清清楚楚地竊竊私語。

“我去了。”

“站住。”

在冬葉正要離開位子的時候,我拉住了冬葉的衣角,把他拉回來坐了下來。

“怎、怎麼了?進一……”

貌似冬葉被我的舉動嚇了一跳。

啊,不過我平時的舉動有那麼怪異嗎?

幸好鈴一她們沒有……

趕快看了下門口那裡。

沒有要被打開來的傾向。安心了……

幸好鈴一她們沒來,剛才我和冬葉接觸了。

話說還真的很奇怪哎,為什麼不讓我和冬葉接觸?這話先不說。

“最好還是別去了。”

“啊?……好吧。”

為了冬葉你的信譽,還是別去的好。

被視為蘿莉控可是比被視為妹控還可怕啊……

被稱為妹控的我,到現在也是慘不忍睹啊……

我什麼時候做過有像妹控的行為了?

應該說是鈴一經常粘著我而已。那傢伙又不是兄控,準確說肯定是一個虐兄控。雖然加了一個字,但是差別可是非常的大啊!我受益匪淺啊……

“被視為蘿莉控會很不妙。”

不管怎麼說這在日本史上都是國際重大討論點,全日本青年蘿莉控的問題。

“哎?我什麼時候說我是蘿莉控了?”

“你是沒說過啦。”

“我不是蘿莉控,真的不是蘿莉控。”

沒想到都如此了還跟我做口頭上的鬥爭,還是討論你到底是不是蘿莉控的問題。

“我早就知道了,你個蘿莉控加妹控。”

“呃……竟然知道了!”

這是什麼感歎,看著冬葉現在的表情,像是自己萬分重要的秘密被人揭露了一樣。我心裡吐槽道,這算什麼?承認了自己是萬惡的妹控?

你表現的也太明顯了吧。

啊,不對,那是在晚上變……

雞皮疙瘩……

“嘛,算了。”

然後這是冬葉回答我的第一句話。

“接受的也太快了吧!”

“進一你難道不是蘿莉控嗎?”

“我什麼時候是了!”

什麼時候不是了?!喂,蘿莉控怎麼說都是男人保護欲過度的一種表現吧。

雖然有時候有種「不是蘿莉控的男人才奇怪吧!」的想法……啊,我應該是在否定才對吧。

“不好,暴露了!”

“暴露你妹啊!……啊……夏果醬?”

“是~”

本應該是對冬葉的吐槽,結果在途中夏果突然冒出來了,結果條件反射地吐槽了……

抱著歉意準備道歉的時候,冬葉插話了。

“啊,向日未同學啊,早上好。”

“樂山君你好~”

夏果和冬葉互相打完招呼後,夏果就再度看向了我。

“啊哈、哈哈,有什麼事嗎?”

“沒什麼事情。”

“你過來幹嘛的!”

“玩的。”

“你那一臉斬釘截鐵的表情是什麼!”

“啊哈哈~”

一段像是朋友之間的交談。雖然我強而有力地吐槽了,不過夏果一個笑容卻就把我的吐槽攻擊徹底抹殺了。

總之只有一個感想——好可愛……

不不不,這樣下去會被牽著鼻子走的,還是要適當地和夏果接觸,否則會不妙的。

不妙的首先就是會被夏果繞進去,接下來就是搞不清狀況地發生,再接著可能就會被鈴一抓到把柄,然後餓死……什麼的。不管怎麼說都能扯到自己的妹妹啊……

在之後就是回歸現實。

接著重複。

總之也是只有一個感想——好可怕……

被鈴一發現我和陌生女性接觸更可怕!

哦哦,可能幾天的伙食就一下子沒有了!就像是肥皂泡一樣,幻想啊!一個月的零用錢再次剝奪!一分不剩!就算是月底家人回來了,從中拿到了新的零用錢到最後也是一樣的結果!

啊啊啊——不幸啊!

不……家人回來?

不幸,完全的不幸。

【爸爸過幾天就要回來了。】

當我自己想到這件事的時候,也告訴自己,我絕對沒有誤聽。

不妙。

不妙不妙不妙。

大腦的警鐘敲響以至於要震爆了我的腦髓——該怎麼辦!?……父親要回來了。過幾天?記得是前天接的電話啊!要是被父親看到我晚上的姿態,就不好了。

要避免。

這是必須的。

但又怎麼去避免?難道我去住同學家?比如說冬葉的家什麼的,不過可能性低了點吧。恩……冬葉家大概是肯定不行,冬葉那個蘿莉控不知道會對女生的我做出什麼。

就算我說我要去住,鈴一她……鈴一她是不可能同意的。

夏果的家就更不用說了。

那裡可是禁忌之地啊!女生的家去不得。去的話肯定會被她父母誤會什麼,如果說夏果父母待人不善的話,我也就死定了。特別是晚上會發生的事情……

我不想犯罪啊!

這樣下去。

“那個…進一君?”

不妙啊。

“啊?什…什麼事?”

一不小心發呆走神了,因為父親要回來的事。

“後天是週末吧……”

“恩…是的。”

算了下時間,今天已經是這周的第五天了,明後都不用來學校上課了。

“那個,能不能……陪、陪我一下?週末的時候……”

“哈?”

自己一時沒反應過來。

夏果已經紅潤了臉頰,眼睛也刻意地避開了我的視線。

難道是……

約會的邀請?騙人的吧?

我什麼時候能夠有資格被女生邀請約會?開玩笑吧,我的名聲應該還是一如既往的糟糕才對啊。

上天在作弄我?

鈴一沒有虐兄癖好了?

嗚啊,不是真的吧?

但是照這個情形,完全就是像約會嗎……

難道夏果對我……

不不不,怎麼可能。像我這樣毫無前途的笨蛋廢材,怎麼可能會有人喜歡我。

而且身邊還集聚著一些奇怪的人。

比如說我(某個晚上必變蘿莉的傢伙),某個虐兄控妹妹,蘿莉控友人,以及某個奇怪少言的超能力者。

像我這種已經完全和平凡沾不到邊的人。

還談什麼戀愛!

連自己的妹妹都攻略不成功,還談什麼別人……

更別說是像夏果這麼可愛的女生了,我完全就配不上!什麼的。

肯定是有什麼事,必須要我來幫忙什麼的。

“好吧,沒問題。”

“真、真的嗎?!”

夏果突然雙手按在桌子上,臉湊了過來。

這種事貌似已經發生過了一次,但我還是習慣不了,不自覺把我的視線撇開了。

“啊……當然。”

“那就這樣了,週末電話聯繫。”

“那好吧……啊不對,話說向日未你什麼時候知道我家電話的?”

“啊哈哈……到底是怎麼知道的呢~”

結果一溜煙跑掉了,這傢伙是怎麼知道我家裡的電話的?

真是摸不透啊……

“進一。”

“啊?什麼事?”“話說昨天和前天晚上在你家都沒見到你嗎。”

“嗚……”

冒汗……

這問題很嚴重。

我該怎麼去回答好了。

「啊,我就是莉亞啦~」

紅叉叉!

怎麼可能這麼說!

這樣冬葉肯定會失落致死的!

我可不想抱著害死過自己的好友這種罪孽的感覺而過一輩子。我會被怨念吞噬的!

“因為家裡來親戚了,所以暫時住在別處。”

“原來如此……”

說是親戚,嘛,就是最近晚上我以女生狀態出現的人,在我家裡作為新成員被冬葉接受了。實際上就是我沒錯。恩,設定是我的妹妹的樣子。

冬葉意外地沉默了一會,又說道:

“話說進一你的那個親戚……”

“東橋莉亞是吧。”

沒等冬葉說出那個名字,我先說出來了。

“恩恩,你覺得她怎麼樣?”

一上來就問這樣子的問題,雖然不像是冬葉會做的事情,不過對於非常在意的女孩子,相比我以後也會這樣吧。

“啊……”

小小地思考了一下……是指相貌嗎?相貌什麼的先不說,要是品行什麼的我可不能隨便發表意見……

喂,那不是就是我的品行嗎。

“品行真

是太棒了!”

“啊,我也這麼覺得~”

冬葉滿臉笑容絲毫沒有否定地說道。

捂臉。

我為我說的那句話感到愧怍,真沒想到我會不假思索地說出來。

“很可愛是吧!”

冬葉,激動了。

“啊,是啊,超可愛啊!”

自己當然有過站在鏡子面前小心且仔細地照過,是一個真正的女孩子。

“而且手感什麼的也非常好的!”

我在說什麼啊!隨便摸自己當時的身體什麼的……才沒有那麼做呢!

捂臉。

“啊……什麼?”

冬葉像是聽說了核彈爆炸時間只剩一秒鐘一般的表情,瞪著我並把雙手放在了我的雙肩上。

晃動著我的肩膀繼續說著:

“有摸過嗎?……真的嗎?……手、腳、臉蛋、身體……什麼的。”

“等等冬葉!冷靜點!”

“連胸——”

啪!我迅速地捂住了冬葉的嘴巴,以免他說出不雅的詞彙。如果在自家的話,再怎麼激動都無所謂,不過這裡可是教室啊。

“那是玩笑的,頂多手吧……”

“……羡慕啊……”

喂喂,女孩子的手什麼的,你的妹妹也很可愛啊!

啪。

小小的撞擊聲。

“好吧……莉亞醬她是進一你的表妹嗎?”

下意識地摸了下左臉龐,果然有一片樹葉。

大概是那傢伙吧。

“可以……算是吧。”

斜眼瞟了水月她一眼,可以看出來那傢伙正在盯著我。

心裡決定不打算理她。

“恩……原來在哪裡上學的?”

啪啪。

“這個嗎,我不是很清楚。”

又是樹葉,拍掉了。

還是沒有理睬水月。

“和幽香是同年的嗎?”

“大概吧……”

準確說應該和冬葉你同年。

啪啪啪啪!

嗚啊…突然來了好幾片樹葉,這下的確有些痛了……

可惡。

我再一次看了一眼水月,那傢伙仍然在男生堆裡盯著我。

不理她不理她。

“莉亞醬要住多久?”

住多久啊。

大概在我永遠不用變身後。

但是,怎麼才能脫離這種狀態……

“這我也不是很清楚——嗚!”

啪!!

拍擊聲,就像是書本掉落在地上了,所發出的聲音。

不巧是掉在了我臉上。

好像是面積很大的東西,徹底蓋住了我的視野。以至於我什麼都看不見了。

從中還能聞到一股自然之味……這是什麼?……

“你從哪裡吹來的那麼大的樹葉!”

立刻對著水月的方向大聲地吐槽。

這是什麼鬼東西,芭蕉樹葉?

真是有夠大的樹葉。

“這不是大棕櫚的葉子……” (大棕櫚葉子長達20多米,寬10多米。)

“你要毀掉教室啊!”

“進一,你認識……她嗎?”

冬葉很驚訝地看著我,看來這下不妙了。

“啊,不妙……”

啊啊,已經被大家圍觀了。

只要是教室裡在場的同學,全都看著我。啊啊,這樣可不行啊。

“啊啊啊……過來……”

“……”

想都沒想的自己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加快速度走到了音的座位旁邊,利索地抓起水月的右手手,帶著她跑出了教室。

很不可思議的,水月並沒有反抗,就這麼被我拉出了教室。

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就這麼離開了教室了。

……

“有什麼事嗎?”

這裡是供學生們休息的巨大場所,樓頂。

對我來說無非是個好地方,並不是因為在這裡相對好說話一點,而是相對而來比較清靜。

當然這裡也是和水月第一次見面的地方。

昨天放學見面的那一次,那種形式的初次見面,絕對可以說是相當的罕見。至少在電影演劇中都沒有見過的方式。

水月問了我那麼一句之後,我也草草地回答道:

“不,沒什麼。”

“是嗎。”

沒有多餘的懷疑或者是質疑,好像從一開始就接受了我的行為一樣。現在則像是第一次來到這裡一樣四處張望。

恩,如果說拉美少女來樓頂是犯罪的話。

那我肯定是死罪了——對東橋鈴一法律來說。

“啊,怎麼說呢——”

“那個,手。”

被打斷的自己微微地低下了頭,發現自己仍然牽著水月她,像是忘記了鬆開一樣,或者也可以說是我故意的。

事實上我也沒有什麼臉面“故意”做出這種事情……

“啊啊,不好意思……”

當然,對於異性之間是不能太過於親密了啊……感覺到不對的自己猛地把手縮了回來。

如果太親密了會有不好的傳言。就算是剛上小學的小學生也應該知道的基本。

“不,沒有關係。”

“這樣啊……”水月舒張了一下自己的右手。表情卻完全沒有改變,自顧自地看著一邊,要我說來,也就是一直都是那樣無所事事的樣子。怎麼說呢,如果給個總體的評價的話——

真是很可愛啊。

啊,不僅是臉型,身材和鈴一也都是一個等級的,或許甚至超過了鈴一她。

原本金色的雙馬尾就已經讓我有些驚訝了,少女她那劉海之下的碧綠色瞳色也成為了亮點。完全像是外國的人偶一般。

看著水月的樣子,不禁發起了呆。

“盯……”

“嗚啊!!!”

自己被嚇了一跳,條件反射地瞬間往後退了有幾步卻沒有摔倒。就像是已經熟練了的動作一般,自己簡單地就做了出來。

但卻並沒有給我休息的機會,像是故意為難我一般,水月她湊近了身子,小聲地問了一句:

“對我的身體感興趣了?”

雖然水月她的表情沒怎麼變化,但是我足以感覺得到有種特殊的氣息從她身上散發出來。

所謂的魂壓一般的嗎?

“喂喂你在說什麼呢?……”

下意識地撇開了眼睛,完全無法直視水月的眼睛。

說是不感興趣那是騙人的。

就算不是蘿莉控的我也是會對水月這個可愛的傢伙感興趣的,這是男人的共識!說白了就是變態的萌芽……

啊每個男人都是含有如此的萌芽的。

所以說,身為男人的我表示無法抗拒。

“真的,不感興趣?”

水月再次問了一邊並且又湊近了一點。這樣的距離足以能讓我順勢奪走少女的初吻。不過處於劣勢的自己,下意識地又往後退了一點。

“等等……”

能夠看到少女歪斜的臉頰中露出的眼神,以及她那泛著紅潤的嘴唇。這樣子的誘惑真的是承受不起了,像是恐懼了的膽小鬼般的自己一次一次地後退著卻一次一次地被拉進距離。

“有趣。”

嘩——

聽到了背部撞到鐵欄的聲音。我想我已經退到底了,後面是以防止危險墜落事故的鐵欄。

這下子真的是無路可走了……

“……”

看著已經被逼到絕境的自己的水月並沒有再靠近過來,只是緩緩地閉上了雙眼,小小後退了幾步。

把雙手放在了身後,嘴裡念叨起了什麼。

“風。”

隨後,周圍立即吹起了並不像是由於自然而起的風。

它是以水月為中心的漩渦,向四周以上掛起了不算太大的風力,大概也只有能把衣服吹起的程度。

不過這是要做什麼呢?

啊,風的吹向有些莫名其妙的……

“這是在做什麼……”

無可厚非,水月樂正以著能把衣服吹起來程度的風從自己的下方向上方使力。

展現在我面前的是一副青春的畫,畫裡描述的是一位少女的校服裙子被來歷不明的風吹了起來……是來歷不明的風嗎?

水月這傢伙是故意的嗎?

可以看見她那清晰可見的…

純白色,並帶著蝴蝶結的經典式內褲。

“……”

眼球表面幹了一樣。

啊,換成了這樣的形式嗎?我在心裡吐槽著一天換一次的這種正常行為,順便也間接地肯定了自己的心理變態。

怎麼說呢?

對我來說,女生裙子裡的世界還是非常新鮮的。

像我這種接近于廢柴類的男生——大其也只會打理家務。別說是女生裙底了,就連被吹起來這種場面都沒看見過。

所以說,對於這樣子的印象還是能夠記得十分清楚的。

“你……你、你在幹什麼呢!?”

對於這種事件的發生,我是無法像是搞笑劇場的演員一樣只是一句「啊,純白色的啊。」這樣的臺詞而逃離現場的。

況且我也想不出應該說些什麼。

“不是說不感興趣的嗎?”

“不,這、這個……”

水月音她能夠說出上面那句話說明我現在的臉絕對是非常紅的。不妙,被陌生的少女抓住了把柄,指不定明天就會被下達什麼命令……喂喂我可不是什麼M傾向的男人。

真想找個洞鑽進去。

如果這樣子的話,我的尊嚴也大其是全丟盡了吧……

“昨天也看到了吧。”

風停了下來。

裙子也隨著落了下來,蓋住了她那如同她本人一般可愛的純白色內褲。

有些感到可惜啊。

不不,這也算是一種犯罪吧?我竟然會對女生的內衣產生莫名其妙的遐想,我這個男人真是相當的糟糕。

思想糟糕透了!什麼的。

“啊……好像是的。”

不是好像,是沒錯。

在記憶中,水月從頂房上跳落下來的那連幾秒鐘都沒有的瞬間,的確是被我的眼睛給錄製了下來。

但是距離不是很近,看得不是很清楚。

和剛才是不能比的!

“……”

“……”

一段讓我覺得真是尷尬的寂靜。

本當想找些話題的自己卻像是壞掉了一樣一句不言,而水月也是如此一直盯著我。啊,那可是真的受不了了。

像是在等著我說些什麼而等不下去的水月,給了我第一個要求。

“那個,把變身能力再給我看看。”

再一次,這次也依舊沒有防備地,稍微走進了點,水月她。

直視著我的臉,絲毫沒有表情變化,冷酷地這麼說著。

當然,我是知道的,這個要求大概我是無法辦到的。就算現在天臺沒有任何人。

“真是抱歉,不行。”

“為什麼?……”

水月聽到我的話之後,眼角好像跳動了一下。

“因為不是晚上啊……”

“只能晚上?……”

“沒錯……”

“……”

水月並沒有說話,只是盯著我看。

停不下來的感覺,那個看我的眼神,就好似要被吞噬掉了的感覺……

“回去了。”

“啊?……哦……”

水月扔給我這麼一句話,就轉身向回走了。而自己還傻傻地站在旁邊看著水月離去。路上並沒有回頭看我,但在關上房頂門的同時,回頭看了我一眼。

啪,門被關上了。只是這樣簡單的步驟。

“呼,渡過一劫……”

這是何等的辛苦?

在這裡和水月在一起的那幾分鐘。

雖然只是幾分鐘的間隙,不過相對於我來說可是猶如10個小時的飛機旅程一般的概念。現在比連續上了24小時的課之後的下課休息還要輕鬆許多。

雙腿突然無力,一下子坐到了地上。

感歎著剛才經過的一切,右手舉了起來抓了抓腦袋,本鬱悶的臉也被我強行地撐了開來。

雖然說是如此,但也算是受到了一些好處。

比如見到了什麼難得一見的東西。

不是有這麼一句古話嗎,「見到的,總比聽到的好」什麼的。

恩啊,我的眼睛上可是正在放著高清畫面視頻!

正當我感慨的時候。

嘭!

頂台的大門再一次被打開了,這次卻不像前幾次,而是發出了很大的聲音。

“笨蛋進一!”

“是!”

一聲強勢的少女音,隨後自己卻條件反射地以軍姿的姿勢站了起來。

可以想到,絕對是我的妹妹。

東橋鈴一貌似帶著既可愛又生氣的表情一步一步地走了過來。

“剛剛那個走過去的女孩是誰?”

“啊不,這個啊……那個……”

啊呀呀,不妙了,本能地告訴我自己,鈴一肯定是在過來這裡的路上看到了水月她,所以才會有這樣的問題吧。

“啊,對了,只是和我一樣樓頂上放著松的女孩子。啊哈、哈哈……哈……”

自己勉強地豎起了食指,這麼說道。

“胡說!冬葉都告訴我了!”

“什麼?!冬葉怎麼可能那麼容易說出來?”

在此順便提一下,我以前可是跟冬葉做過約定的。

【不管是誰的秘密,都要對自己的妹妹保密!】

那個時候好像是小學的時候。

不過到現在也虧冬葉能記得住,所以我想冬葉不會這麼輕易地說出來。

“果然……”

啊啊啊,好像是被騙了。

“笨蛋進一!”

“是!”

關於那個感不感興趣的問題啊。

真的,真的,我,真的是不感興趣的!

那就怪了。

第二章 不感興趣的藉口是口胡 END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