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可思議的蘿變!

第二卷 不可思議的超能力! 第七章 雙重約會邀請?

書名:不可思議的蘿變! 作者:伊吹濼 本章字數:697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4


個人原創小說

——L—O—S——

第七章

發生了許多事情。

比如說剛才就發生了我的一生中最重要且最可怕的事情。

公園的草叢裡正上演著這座城鎮中第三次的犯罪事件。

當然,受害者是我。

……

以上為我的胡言亂語。

純粹是某人隨意說說的而已。當然不可能發生這種事情,這種不正當行為,要發生在我的身上還太不可能了!

當然這也是胡言亂語。要說發生的話,那還真得可能發生。但是我不會讓其發生的,堵上我的性命,是絕對不會讓它發生的!

只是希望如此罷了……

……

然後再順便告訴冬葉。

你這個該死的蘿莉控是絕對推不到我的!啊哈哈哈!

一邊在旁邊大笑,一邊雙手叉腰做仰頭狀。

毫無疑問的,這誇張了。但是我告訴你們,如果哪天我實在是受不了了,大概也就如此發言的吧。恩,就像被氣急了的野狗一般,爆發出強大的能力和意識呢!

然而我是絕對不會用現在這種姿態對冬葉那麼說的——可能會觸犯什麼危險的東西,乾脆這麼說好了。

你這個蘿莉控是絕對推不到莉亞的!放棄吧!啊哈哈哈!

一邊在旁邊大笑,一邊雙手叉腰做仰頭狀。

然後就等著看冬葉那張被嚇到的表情好了。

“你這是在幹什麼……”

冬葉大概會這麼說,表情大概就像是看到了某個人類被流星擊中後所剩下的殘渣一樣驚訝。但是這種驚訝意義可能還會偏微妙一點。

恩,的確是挺有趣的。

但還是放棄好了,這貌似有損我的形象。

再這麼損下去就真是糟糕透了。

而且最近貌似被冠上了蘿莉控這個稱號——這明明就是應該給冬葉的啊!雖然這傢伙表面上是很老實的優等生。

再怎麼說,人不可貌相是吧。

就像自己的妹妹一樣。

“呃……”

“鈴一,這下子你有玩伴了。”

鈴一只是“呃”了一聲,然後就什麼都沒說。看到我後就一直保持著僵硬的表情,嘴張著真是讓我都覺得辛苦了。甚至有種會將手中某種準備晚飯要用的飲具落到地上,但是貌似沒有這樣。

“這、這傢伙是從哪裡找來的?”

“公園裡撿的。”

當然我沒想到翔竟然會這麼說。果然這傢伙也是具有相當強大的幽默感嗎?玩笑稍微有點誇張了啊。所以我也只好順著翔的意思了。

“恩……撿的。”

但是你也不想想到哪裡才可以撿到哥特洛麗塔式服裝的少女加貓耳這種稀有貨色——我一點也不覺得這個世界上哪裡還能發生這麼特殊的事情。何況是翔在路邊能用棒棒糖誘拐到蘿莉這種事情會發生,當然我也認為這不可能會發生。

然而事實卻發生了。

“那她呢?”

鈴一用手指著站在我旁邊的一名少女,穿著可愛的白色連衣裙,從哪個角度看都相當可愛的傢伙。

“一根棒棒糖換來的。”

不僅如此,這傢伙就一直在用舌頭舔食著這一根根本連款式都沒見過的外國進口棒棒糖——毫無疑問這是從翔的嘴裡得到的資訊。

“恩……這個…很好吃……”

當然,也不想想這個是某個白癡特地從外國的糖果公司預定到的高級貨,聽說一根就要上萬元。如果說水月在吃這個的時候卻說不好吃的話,那麼這個公司早晚會倒閉的。

“這樣啊……”

但是翔貌似很得意的樣子。

畢竟是左擁右抱的狀態。

左手放在我的肩上,右手放在水月的肩上。

臉上掛著笑容。就像是在告訴我們“今天出去一趟就弄到了兩個蘿莉,你們這群蘿莉控羡慕吧!”

我想也只有冬葉會羡慕吧……

“這怎麼可能的啊!”

“事實擺在眼前。”

“這……”

鈴一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水月(水月依然在舔著那根某個記不起來什麼名字的國家特別定做的棒棒糖),對於這種情況,鈴一已經是說不出半句話了。

當然我也是說不出話了。

身邊就是自己的父親,如果萬一不小心說錯話,被發現了,這個後果我承受不住。

“不僅是進…不對,沒有。竟然把她也帶回來了,這是怎麼回事啊?父親。”

“鈴一和這位元金色雙馬尾認識嗎?”

“當然認識!她可是……不管怎麼說,快把她送回去!”

鈴一都已經是急得都要發飆了,但是看水月的樣子還真是一點也不急啊。

不愧是超能力者啊,肯定能擺脫翔的魔掌吧。所以根本就不著急會發生什麼。

“我的能力不能傷害普通人的說。”

水月好像是發覺到了我的想法,說出了這麼一句震驚到我的話。

“什麼?!”

明明水月的說話的音量足以讓站在中間的父親聽到,但是翔卻像是根本沒有聽到一般,和鈴一說著話。

這也是超能力的原因嗎?

“我用氣流帶動著聲音傳播,聲音不是太大的話,別人一般是聽不到的。”

“原來如此。”

還有這麼方便的使用方法,水月還真是聰明啊。

但是不應該談論這個吧!

“不能傷害普通人?不會吧?”

“就是如此。”

水月又舔了舔她手上的糖,沒有太大表情的臉實在是看不出來她到底在想些什麼。

“既然如此……”

再怎麼說,這個理由也太隨意了點吧。這讓我想起來了今天早上水月說的一句話,這完全的矛盾了。

“那個想把我扔到空中摔下來的想法是怎麼回事?!難道我不是普通人嗎?”

“東橋君是特殊人物。”

“我到底有什麼特殊的地方啊!這分明是隨便找來的藉口!”

“東橋君現在的吐槽完全沒有感覺的說。”

“我真想現在就把你的秘密告訴其他人。”超能力者哦!報告給新聞社肯定會有很多錢的吧!雖然這麼做有損道德,但是現在已經沒用的了!我可以毫不猶豫地幹出這種事情的!我要看看你是怎麼在電視裡露出羞怯的表情,怎麼去面對大量的記者和學者們!讓你每一天都困在這當中,永不得安寧!

“難道東橋君肯下手把我的秘密告發出去嗎?……我很清楚你對我做過的事情的說。”

“不要說得那麼微妙!我根本就沒有對你做過什麼!”

“那我就把之前的事情告訴你的妹妹……”

“啊,你告訴吧!反正也沒…有……什麼……”

怎麼可能沒有發生過什麼!最開始的中午掀裙事件就已經非常的麻煩了,不僅如此,今天早上我貌似也幹了一件不妙的事情。那絕對不是故意的!那是潛意識下做出來的事情。

這個潛意識還真是糟糕啊!

這太糟糕了,比前面我舉的例子還要糟糕。

“沒什麼…事嗎……?”

“不……抱歉,我不會說出去的。”

“你們在講什麼呢?那麼小聲……”

“嗚啊!”

一轉頭看到鈴一的臉,稍微讓我嚇了一跳。然後再環顧了四周,卻發現翔不見了。

打算問問鈴一,我想大概被鈴一驅逐走掉了吧——不如一開始就讓鈴一幫我支走翔就好了,這事情當時完全沒有想到,真是失敗啊……

“父親人呢?”

“被我趕回房間去了,走的時候還非常不願意。”

“誰不會因為家裡有三個美少女而感到高興……”

“東橋君,現在感到很高興嗎?”

水月仍然舔著棒棒糖(還沒有吃完嗎?),像是在問我,也不像是在問我,那張冷漠的臉依然看不出任何東西啊……

要說高興的話……

“啊,要是說的話,還真的是有一點。”

的確如此,誰看到自己的面前站著兩個可愛的美少女都會高興的。雖然說其中有一個是自己的妹妹,有一個是超能力者。

呃……為什麼我會有莫名其妙的危機感?

“有一點…嗎……”

“難道和自己的妹妹在一起不高興嗎?”

“怎麼會!當然高興了!養我伺我的都我的妹妹啊!”

基本都是被強迫的,我也說不了什麼了。

鈴一要是生氣起來,我的伙食就得和我說拜拜了。

“嗚……就只有這個意思嗎!?”

“你在那生什麼氣啊!?難道我說錯什麼了?”

“東橋君完全不懂少女心……變身白變了嗎?”

水月明明沒有任何表情,卻做了這樣歪頭,將手指放在嘴邊的萌系動作,沒有表情的話,給別人的感覺徹底變了啊!

“你那是什麼意思啊?!”

變身也不至於白變了啊,總體來說還是明白了做女生的辛苦。當然不是指上廁所洗澡這類事情,雖然也是很困難的啦……

兩次洗澡發生的杯具我真是再也不想體驗下一次了!

“笨蛋進一不想吃晚飯了?”

“這和這個沒有關係啊!不僅如此,我怎麼可能不想吃啊!不吃晚飯這種事可是比被流星擊中還要糟糕的啊!”

“笨蛋進一,這個NETA你用了好多次了。”

“看來東橋君你的怨念很大。”

不大的話怎麼會在這裡和你們連續的吐槽,你們不嫌累我都嫌累了。

還是趁早結束掉好了。

“不管怎麼樣,我要回房間去了。還有,水月你趕快回去吧,在我們家裡小心被某大叔攻擊啊。”

“是……”

水月把已經小到不能再縮小的棒棒糖咬掉,含在了嘴裡。可以算是總算吃完了,這個時候在回答“是”後又舉起了右手。

仍然沒有表情,卻做這種看似很活潑的動作,這傢伙腦子到底是在想些什麼啊……

“那麼就這樣了,防止父親出來偷襲,趕快回房間鎖門……”

翔大概已經堅持不住了吧,那傢伙肯定會奔出房間裡,然後大喊著“她們兩個呢?!”,如果被發現的話,翔做出的第一舉動就是

沖過來抱住我。

嗚嗚……想著渾身就起雞皮疙瘩。

“進一君,這身衣服很適合你……”

水月搖晃著她那長長的劉海,間縫中露出的碧綠色右眼看著我,很難得的,再一次的微笑了一下。

像是看錯一樣。

當然我希望我沒看錯。

水月的笑容,總感覺很可愛啊……

……

一晚上的煎熬。

從房間內聽見了翔在外面大叫的聲音。

“她們呢?!她們倆人在哪?!”

像這樣的聲音。

但是這種聲音以後,總會聽到沉重的敲擊聲,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之後就沒聽到了。大概再過半個小時就又會聽到了。

重複。

所謂的煎熬指的不是我了。

指的其實是我的父親,東橋翔。

貌似真的很疼啊,重複了有好多次的樣子。

嘛,總之也不關我的事情,看看書什麼的,一晚上就這麼混過去了。

然後就到了隔天早上。

記起了今天貌似有什麼事情。

很重要的樣子。

我是不會忘記的。

向日未夏果,她邀請了我出門遊玩。

當然,這只是說得表面一點,說直白點,就是約會啊。

約會啊!

和女孩子單獨出去,這種事除了和鈴一一起的以外,是第一次啊!

和鈴一一起出去買東西只是單方面的被欺負而已,就不做解釋了。這種事情,腦內補充一下就可以了。儘量往我很慘的方面想就對了。

到現在才提,貌似有點晚了。

可惡之前一直發生了許多麻煩的事情,所以夏果一直都沒出場。

馬上整整一章可都是講她的哦!

當然這只是期望而已,不管怎麼說,這可是我第一次的約會啊!希望能好好地度過一天,但是總感覺會發生什麼意外。這種感覺每次都會顯靈,所以我這次特地做好了準備。但是,貌似給鈴一發現後,就有可能讓計畫泡湯了。

鈴一大概不會同意讓我出去約會吧……

“不可以!不能和我沒有同意接觸的女性出去!”

就是如此,鈴一是那種說出來的話就肯定去做的人。要讓她改變主意,這大概是不可能的了。雖然我很希望我能理直氣壯地對她說道:

“我~沒~有~聽~到~哦~哈哈哈。”

但是可能會死定了吧。

一周不允許吃飯。

喂喂!我會死掉的啊!

這件事很可能發生,到時候可能得靠吃樹根舔地活下去了。

超悲慘的說。

所以說我不會幹這種對我絕對沒有利益的事情的。

夏果說週末電話聯繫……

但是啊,關於這個約會,還是有些不能確定。再怎麼說,夏果也是人氣不錯的美少女呢,不可能隨隨便便地對誰感興趣啊。更何況我呢,像我這樣的笨蛋廢材超無前途的白癡有什麼值得女孩子喜歡的地方啊?連自己的妹妹都管不了……(可以說是被管的)

該不會是找我出去幫夏果做點事情,或是陪她買點東西當個移動式人工提包機。大概可能會發展成這種樣子吧。

總之我大概是要抱著50%的期待,和50%的祈求來度過這麼一天的了。

然後來談談關於今天早上發生的事情好了。

早上變身回來,發現衣服變回了昨晚出門時穿著的便裝,然後想問,這到底是該高興呢?還是該可惜呢?大概會有很多人想看某人變身後穿著昨晚的那種服裝的特寫照。這群蘿莉控還真是一點也不直率啊。

嘛嘛,都是男人嗎~

這說得還真是噁心啊。就算是男人也不能給別人做這種那種事情的,不知道怎麼回事就有這種想法了。

其他的女孩子也都是這樣的嗎?不是很瞭解哎……

就這樣,今天早上7點鐘爬起來後,就下樓自己準備早餐。

卻發現了有不明生物體趴在餐桌上。

很可惜這次並不是自己的妹妹,卻是自己的父親。

所以我打算無視他。

……

“貓耳蘿莉……金色雙馬尾……”

準備好早餐,坐在了餐桌的一角,聽到了父親大人說著夢話。

原來到現在還沒有放棄,你已經看不到我的那種形態了,今天貌似你就要走了。水月同學的身影你更是看不到的,那麼巧合的遇見,多次是不可能的。

“真是持之以恆啊。”

該怎麼說呢?

這就是父親大人能在商業界裡成功的原因,強大的耐心和強大的自信,一直以來都是如此啊,據我所知,翔的幽默感(這個幽默開多了會很危險)在商業界裡也是占很大的優勢。

貌似很幸運。

特別是母親大人幫助父親處理公務,沒有母親的幫助的話,翔也不可能成為這樣的知名人物的。當然我希望翔能夠稍微有點自覺……

“在這裡睡覺不太好吧……”

大概已經趴了一晚上了吧,要是感冒的話,現在也應該感冒了。或者說是被敲暈之後就一直棄在了這裡?鈴一真是一點也不手下留情啊。

嘛,不管他了。吃完早餐,鈴一貌似還沒醒的樣子,我決定出去走走,一直覺得早上散步不錯,那麼現在就試試好了。

今天天氣非常舒適,很適合出去遊玩啊。

對於早上散步也是非常好的天氣啊!

然後腦子想著這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一邊穿著鞋,一邊打開了門。

“喲…東橋君。”

“不要無表情地做這種動作啊。”

早上看到水月同學的出現稍微有點驚訝,但想到水月昨天知道了我家的地址,也有早上晨練的習慣,我想就算是出現在我家門口也是很正常的。

不正常的是,明明從不做出表情,卻用那種很有活力似的動作。

比如現在這種舉起手掌對著我說出“喲”的這種活力打招呼方式。

讓水月做這種動作完全是有點反效果,這讓我明明補充好的精力一下子全被吸光了。我想就是水月同學面無表情的原因,這讓這個動作做出來反而覺得異常反常。

“那麼,一早上過來這裡,是有什麼事嗎?”

“路過這裡,順便找東橋同學一起來晨跑……”

“啊…真是不敢當,比起晨跑,我還是比較喜歡散步。我果然比較懶吧……”

完全無法和水月比啊,我跟喜歡鍛煉的人是完全沒有什麼可溝通的話題啊,想必我是多麼的懶,對於水月這種早上晨練的人,像我這種早上只喜歡散步的人,簡直就是廢材角色吧。

所以水月你還是放棄我好了,讓我早上跑起來這種事情一般是做不到的。

“我可以和你一起散步……”

“就是嗎,我想也知道水月同學你是不會和我一起散步的,水月同學還是自己去晨跑好了……不對!你說你要和我一起散步?!”

“恩。”

看來是我判斷錯誤了,以為水月是不會和我一起散步的。原來水月也喜歡散步啊。

“真是難得啊,竟然選擇和我一起來到處走走這種無聊的事情。”

“早上散步對身體也不錯。”

“是嗎?不,散步什麼的,只是我的個人喜好而已啦,並不是為了讓身體健康啦。”

出了家門,本來想去公園坐坐,但是水月也跟著一起,乾脆到處逛逛再到公園好了。明明是說去散步而到公園裡閑坐,會不會顯得我很奇怪呢?

但是總歸還是要去公園的,還是馬上走過去好了。

……

今天早上能散步的時間不是很多,為了是回去等夏果的電話。

要是被鈴一接到的話,可能會引發大亂子吧……想想都覺得可怕。

花了不到5分鐘的時間,來到了公園的長椅上。

我和水月兩個人坐在上面。

“真是抱歉了,說是去散步,卻在這裡坐著。”

“沒關係。”“果然坐在這裡很舒服啊!”

伸了個懶腰,放鬆放鬆,感覺很好,心情也不錯。

“那個。”

“有什麼事嗎?”

水月轉過頭來,長長的劉海擋住了雙眼,也只露出了一點點的右眼,能讓我看見。嘴角一直都是平的,除了有打開過就沒有什麼變化了。無表情,看著我。

“今天下午。”

“恩?”

“約會…吧。”

“啊?”

聽到了不可思議的語句。

約會?

水月同學約我去約會?

這是多麼不可思議的事情啊!

但是,我已經答應過夏果了啊。這下子可不太好啊。

“不行嗎?”

雖然說這是確確實實的約會邀請,可能不是夏果那樣有可能只是來找我幫忙一般的約會邀請。但是,總不能因為水月同學來約了我,而對夏果失約的啊。

看來我也只能拒絕了。

“不是不行……只是…真是抱歉,今天下午我有事,沒有辦法和…水月同學……去約會……”

“……”

看不出來有什麼失望的感覺,水月也只是把頭轉了回去。當然動作之中表情也仍沒有變化。只是什麼也沒有說罷了。

過了一會,水月站了起來。

“有事…先走了……”

“啊……那再見了……”

和我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跑回去了。

看不出來那種被人拒絕後所產生的失落感,難道只是水月同學想耍耍我而已?

大概有80%的概率會這樣吧!像我這樣的超級廢材怎麼可能會有人喜歡?!在班級裡就不是很出眾,再加上又和平凡完全不搭邊了,戀愛什麼的,都可以去死了。要是有人想要和我去約會肯定是想要拿我當提包工具!我想水月也肯定是這個原因才來找我的!

一路上想了許多,就這麼回家了。

之後就接到了夏果的電話。

“那個……進一君?中午12點,在學校門口見哦……”

這種緊張的口氣,肯定就是向日未夏果了。

中午12點吧。

希望今天能圓滿結束。

水月同學到底在想什麼呢?

躺在床上思考,還是不清楚啊……

第七章 雙重約會邀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