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可思議的蘿變!

第二卷 不可思議的超能力! 終章 約會…該怎麼做?

書名:不可思議的蘿變! 作者:伊吹濼 本章字數:8851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4


個人原創小說

——L—O—S——

終章

“為什麼那個傢伙還沒有回去!”

當然不是在指早上在公園裡說要離開的水月同學。

而是指在家裡的某個明明事業很成功,卻總讓人覺得討厭的傢伙——東橋翔。

然而這句話大概不應該在這裡說出來的。

但是我的確是說了。

在接到夏果的電話之後,來到了客廳,驚奇的發現翔坐在沙發上一臉呆滯地看著電視的時候。

然後我就毫無猶豫地說出了以上這麼一句話。

“嗯…?”

很無力的樣子。

想不到像翔這種平時就很瘋狂的人,早上起床後也會有一段時間處於精神不佳的狀態。我真是對他刮目相看了,原來他還是一個普通人。

或者是昨晚趴在餐桌上睡了一晚,所以精神不佳?

我想他就算是站著睡,隔天早上也能相當有精神。

這傢伙絕對不是一般的貨色。

“這句話應該留到晚上再說啊……”

“難道你今天不打算走了嗎?!”

竟然是要我留到晚上說,果然是今天不走了,不然我晚上對著誰說?

如果不走的話。豈不是今天晚上也得鎖門一晚?

這真是糟糕啊。

想到這裡,我也只能期盼著父親能夠早一點離開。

這不過是期盼。不管是誰來,看到東橋翔坐在沙發上的這一身姿勢,都會覺得他今天會是毫無幹勁,可能連回不回去都懶的想了。

就連鈴一跑來問道,“父親大人,你在這裡幹什麼呢?”,東橋翔也連回頭這樣簡單的動作都沒有做出來,也只是盯著前方的電視看著。實在是想像不出來他今天在臨走之前的表情,可能他不想走了。

但是我想這是不可能的。

如果父親今天還不回去,可能會有一些大麻煩,至於是什麼樣的麻煩,我不清楚。但是作為一個社會上的工作人員,就算不是總經理般的角色也會非常的繁忙,更何況父親本身就是總經理這樣的角色。

另外一點,可能會被罵吧。

母親,霖雪可能會對此“懲罰”吧?

什麼樣的方式,至今也沒有見到過。大概非常糟糕,就不去做想像了……

“走嗎……如果我不回去,後果可能不堪設想……”

翔總算是把視線從電視上移開。將手上的電視遙控器擺在了一旁,仰起頭來,看著天花板。表情似笑非笑的,又像是在苦笑。

“我下令讓公司裡所有的人休假一天好了,呵呵。”

“你可以去死了。我真想看看你幹了這種事之後會有什麼樣的下場。”

“鈴一可能會因為買不到想要的東西而沖你發火吧。”

“為什麼最後都會扯到我……”

我是無辜的啊!為什麼?這和我有什麼關係,真是差勁的父親啊,你要是敢這麼做,我就和你斷絕父子關係。

“因為你平時的所作所為!”

“我平時有做什麼壞事嗎?!”

“你應該想想你今天是打算要做什麼的!”

“我今天要做什麼事和你有什麼關係?!”

真是差勁啊,做為一個已經有了孩子的男人,還要對著一個還未成年的孩子大喊大叫。而且那個人就是你的兒子。

不僅如此,被人拉去做移動式提包機器,難道你願意去嗎?!與其這樣我更想在家裡睡覺或是看電視!

或者去學習。

陪女人逛街這種乏力的事情為什麼要男人去做!?這乃是何意義?比起如此,我不如做在書桌面前打開那該死的英語書。

“約會啊!約會!我可是聽得清清楚楚!這個事實我要讓它成為這棟房子的焦點!”

可惡,忘記家裡是有分機的。

“要是離得近,我肯定要把電視遙控器塞進你的嘴裡!”

本想沖過去捂住翔的嘴,但是距離有限,只能放棄了。

結果這不妙的聲音的響度大概能傳遍整個房子了。

我不應該說可能會被誰聽見,這已經是必然的事情了。不如抱怨翔大喊似地說出來,況且這傢伙肯定是故意如此的。

而且,說到整棟房子,也只有我和翔還有一個人了。

然而,一想到那個人。

我立刻就從餐桌旁的座椅上起來,跑到了家門口,準備穿鞋。

就像是已經排練好的一連串動作。

相當的順流。

“笨蛋進一!約會那是什麼意思……!啊!站住站住!”

看來是猜對了。

鈴一在身後扯著嗓子喊叫著,是叫我站住。

當然!我是不可能站住的!就算是其他人也會如此!

“怎麼可能站住!還有我不是笨蛋!”

沒有任何猶豫,沖出了家門。

順利地跑到了外面。

說是跑到了,還是有點牽強了。應該說是逃到了。

順利地逃到了外面。

“呼……最近開始養成條件反射了……”

真是糟糕啊,這種條件反射我還真的不想要。雖然它“救”了我一命。

逃過一劫……

看了下時間,11點40分。

看來不少不多,就這麼向學校出發好了。

……

——東橋鈴一——

“可惡,竟然逃掉了……”

剛剛打開門,笨蛋進一就已經拐到了另一個方向,結果就找不到了。

最近跑得是越來越快了,是不是在哪裡練過的?

“嗚……都說了不准和其他女生接觸……”

竟然是約會……

這麼一想,心裡就發慌,不知道為什麼。

好想去阻止掉……嗯,為什麼呢?……

……

不然進一會惹出麻煩的,恩,就是這樣。

“一定要找到!”

“喲……東橋君的妹妹同學。”

“嗚哇!……”

轉回去後,看到了近在咫尺的一個人。是昨天爸爸從外面帶回來的女孩子,也是笨蛋進一的同學。金色的雙馬尾辮,像外國人一樣。好像還有著綠顏色的眼睛,要是沒有這麼長的劉海蓋住的話,應該會更可愛點吧……

而且也不怎麼說話,但是在進一面前就感覺話很多啊……難道說她對進一有某種意義上的好感?!

“怎麼了?”

“啊!沒什麼……”

不小心盯著看下去了……

但是的確很可愛啊。

不不不!這個人可是重點監督對象啊!

決不能讓她再接近進一!

“不對!你是什麼時候過來的?!”

“剛才。”

“不太說話啊……來這裡有什麼事嗎?笨蛋進一剛才已經跑掉了,就算在這裡也不會讓你見他的。”

“是去約會嗎?”

“哎?你怎麼知道?”

這個女孩子沒有表情地把頭歪了歪,然後又說道:

“我知道哦,東橋君的下落。”

“啊?是真的嗎?!”

“一起來跟蹤吧。”

——L—O—S——

……

“有點慢哦……”

12點10分,已經過了10分鐘了。

回頭望一眼,學校依然是一成不變。

忍不住笑了笑。

一座面積過千平方米的建築怎麼可能會就在一夜間突然倒塌了。

我想這不可能吧。

雖然是私立學校,但也不討厭這所學校。

可以當做是對這所學校的校服有著獨特的喜好罷了。

不對!意義有點微妙了。這絕對不是對女性校服有著喜愛,絕對絕對的不是!雖然說女孩子的裙子長度我很滿意噗!關於這點我要強烈的反對!這明顯是在對上下樓梯時,處於下方男學生的誘惑!

啊……嗯……唉……

貌似夏果慢的有點過分了……

啊——好吧,其實我真的不喜歡這所學校的風格,特別是服裝上的設計——非常的討厭!光是看到就絕對心情不爽,或是頭腦發暈,有可能還會吐!真希望哪天能夠和校長單獨談談關於學校服裝的問題。

但是……這是規定的吧,既然是已經規定好了的,我也沒什麼辦法了。就算是和校長單獨討論這個問題也是無濟於事的啊。這樣子的事情啊,我這樣沒用的角色去也是沒用的,不是嗎……況且這是別人的喜好嘛……

不能藐視別人的愛好!

關於這件事我已經無話可說了,那些是大人們的事情嗎……尊重才是對的吧……所以說,果然還是理解他們比較好吧?

啊啊…心裡實在是太高興了……

太感動了!

但是我絕不承認我喜歡這種服裝!很討厭的!真的很討厭!

“啊…對不起,我來晚了……”

遠處看到向日未夏果對著我喊道。

嗯……

穿著校服。

“不,沒、沒…關係,我也剛、剛、剛到……”

“是嗎?那太好了~”

這是校服吧?

絕對是學校裡的校服,我敢肯定,這是我最討厭的校服!

啊!我看到這個校服我就頭腦發熱……不對,錯了錯了,是頭腦發暈。

“為、為…為什麼還穿著校服……?”

“啊,這個啊,因為我是實在是不知道該穿什麼好了……所以乾脆就穿上校服好了……”

這樣華麗的短裙領帶蝴蝶結皆有的校服類型已經很少見了,當時(也就是入學的時候)在這裡見到時,都覺得很驚訝。

“而且……校服也挺可愛的……”

“啊?!”

“不…沒什麼……”

不行……

果然還是太高興了!

我以前所未有的運動效率飛速來到了夏果的身前,準備……結果摔倒了。

“沒事吧?!進一君……”

剛才好像看到了地面的石頭在移動,是錯覺嗎?

“不……沒事……”

重新站起來後,才發覺自己剛才正要做一件不妙的事情。

多虧了石頭君的幫助,沒有讓我得逞。

打算一把抱住夏果的,結果失敗了。

切……

上面的口氣是騙人的。那種一時腦充血要做出來的事情果然失敗了才好……不然事後後悔就來不及了……

一切罪惡的源泉就是面前夏果穿上校服的樣子實在是太可愛了!

本來平時沒有那種衝動,為什麼現在會有?難道是突然的爆發?果然是剛才想了一大堆有的沒的的吧……還真是危險啊…剛才要做的事情要是被鈴一知道了,豈不是完蛋了……

呼……幸好沒有做成功,不然真得要完蛋了……

“那麼…接下來去哪裡呢?”

“啊,跟我來好了……”

結果被夏果帶走了。

今天不過是剛開始而已,實在是太過於辛苦了……

期望能夠順利點……

……

“嗚!可惡,他們在幹什麼啊?!”

“噓,安靜點。觀察情況。”

身邊是東橋君的妹妹,我們在距離東橋君不遠的一小從草叢裡,觀察著東橋君。

準確來說,是跟蹤。

現在東橋君等著的人已經來了。

嗯…果然是班級裡的向日未同學。

“啊!笨蛋進一是要幹什麼啊!?向她沖過去了!?”

“不會讓東橋君得逞的……”

啊,旁邊有塊石子。看來可能用來絆倒東橋君。

雖然不知道東橋君要做什麼,是想要擁抱嗎?明明和向日未同學的關係並不是很好。東橋君一直都那麼大膽的說……

“啊,摔倒了。沒事吧…笨蛋進一……”

看來成功了,用風操控石子,雖然有些困難,在距離如此的情況下。

東橋君站起來了,向日未同學貌似沒有發覺東橋想要做什麼。

果然是天然呆嗎?

原來東橋君萌這種角色……

嗯……

“啊,笨蛋進一被拉走了……喂喂~”

“啊…快……快追上去……”

不小心發呆了,以後要少發生這種事……

……

我是很希望能夠順利地度過這天啦。

但是貌似沒有那麼簡單。

本是以為可能將會成為夏果的自動提物器,看來不是這樣。因為夏果並沒有去女孩子喜歡去的那些商場之類的地方。

而是選擇了往偏遠地區前進。

不知道是想要做什麼,沒有辦法,我也只能跟著夏果過去。

路程通過坐公車,行走,差不多花了有半個小時,也還沒有到達目的。這裡已經完全不是我熟知且清楚的地方了。

是一個斜坡。

中間是馬路,兩邊則為樹林。

好像已經離市中心很遠了的樣子。

除了我們兩個人以外,貌似就沒有其他人了。這麼說的原因是上了這個斜坡後就沒看到行人了。

本以為是去商城。

我想錯了。

向日未夏果大概並不在意自己的服裝,或是相貌。也只是普普通通地打扮一下,沒有像現在的青年一樣,打扮得“花枝招展”。不如說是怪裡怪氣好了。

這從這次夏果的穿著也看出來了……

然我是很喜歡啦…不對,我一點也不喜歡,這個奇怪的校服。

夏果今天並沒有穿便裝啊,而是選擇了校服。

很符合我的胃口。

不對,我可是不會對這種看到就想吐的校服產生莫名其妙的喜愛的!

我可從來沒說過我是服裝癖,當然我不是服裝癖。

所以,校服什麼的……最討厭了!

口氣怎麼變得那麼怪?果然是每天變身後的後遺症?我想男生的狀態下應該是不會有這種事情發生的啊,難道說我變態了?

變態可是比笨蛋還惡毒啊!

要是哪一天,鈴一喊我不再是“笨蛋進一”而是“變態進一”,那麼我不如立刻撞頭自滅好了……

扯遠了,果然說,夏果並不喜歡打扮自己的樣子。

關於這個,又想到了自己的妹妹。

貌似很喜歡打扮的樣子。

曾經不是說過,我一般負責打掃家裡的衛生什麼的。

當然,鈴一的房間也包括其中。

打掃了有一年了,那裡除了一些禦宅族的東西就什麼都沒有了。

對了,還有很多衣服。

一些商場裡面都看不到的衣服,比起那些小年輕們身上所穿著的一些花花綠綠的服裝,這些服裝顯得更加得獨特。

換句話講,根本沒有人會把這種衣服隨身穿上,以至於走到外面。

鈴一叫我不要碰這些衣服。

也不需要我去洗,總之就是這樣。

兩人完全不一樣啊……

比起那些到處買衣服的女人,還是夏果醬好啊。不用花那麼多錢在這方面,辦事也……貌似這很糟糕……

沒見過像夏果這樣糊裡糊塗的人。

“啊,我的橡皮……”

比如說,掉地一個橡皮,結果找了一節課。

“這題的答案是……哎?答案呢?”

比如說,本來是要說出這頁題目的答案,卻不知為何卻跑到了下一頁上,而且有時候會有從第12頁跑到第112頁這樣的高超技術。

“嗚……好痛……”

比如說…明明教室的門還沒有打開,就向外面走去,以至於撞到門上面。

恩,以樺涼靜陽的話來說,“這就是萌的最高境界!!”

因為這傢伙太過於激動了,沒聽他說下麵的我就離開了。

這種事情我知道了也沒有用啊……

“哎……”

順勢歎氣了一下,長長的斜坡到現在也沒有走完。

因為是上坡,實在是有些累了,真想休息一下……

“怎麼了?進一君。”

這一聲歎氣引起了夏果的注意。

“啊,沒什麼,有點累了而已……”

“累嗎?我並不是很累。”

可惡!都是可惡的傢伙!竟然感覺不到辛苦!這可是上坡啊!走一步都消耗很多的體力的啊!

好吧,我承認我是運動白癡,體力超差的廢柴……行了,別打擊我了……我的體力竟然比一個走在平坦的陸地上都能跌倒的人還差,真是太糟糕了!

“我可不是一般的累啊!我現在累得想躺在這會下滑的斜坡上睡覺,就算是從最上面滾到了最底端也不會醒來的!”

“這樣不會有事吧……”

“只要路途上不要有地刺之類的東西。”

這年代要是能找到地刺這種東西就算是古董了,或許還能賺到不少。

“啊,那個看起來好厲害的樣子。”

“啊?哪裡?”

路中間放著獸夾。

不偏不移地放著一個獸夾,那種專門用來捕捉大型動物的陷阱。

但是……

“是哪個白癡獵人會把獸夾放在馬路中間的啊!到底想要捕捉野獸還是想刺破汽車的輪胎的啊?!”

“我想大概是後者吧~”

“這一點也不好笑。”

還是趕快過去吧。

就當是無視了這馬路中央的獸夾,走了過去。

大概有一百米的樣子。

嘀嘀——!

開來了一輛汽車,隨後經過我們。

正好要經過那個錯位的獸夾。

啪!嘶————

好像夾破了輪胎。

“啊,猜對了!”

“這一點也不值得高興啊!那輛車的主人肯定很頭疼吧……”

我們站在前方遠處100米的樣子,只見到車子滑行了一段距離後停止了下來,車主也從車子裡下來了,正對著被夾爆的輪胎傷著腦筋。

雖然挺同情他的,但是這和我們沒什麼關係,而且也幫不上忙。那位男子肯定會撥打給員警來幫忙的吧。

“走吧,這事員警肯定會來解決的。”

“恩,說得也是。”

就這樣繼續向前走了。

……

——水月音——

“恩……”

跟蹤著進一來到了這條很長的斜坡。

兩邊都是樹林,這讓我們好隱藏了些。

一開始是順利地跟蹤著,但是到這裡卻發生了些事情。

“這該怎麼辦?……”

進一的妹妹看著前面,又是緊張又是害怕。

眼前是兩名成年男子威脅著一個貌似已經有工作了的男性。

情況不太妙。

這大概是那個獸夾的原因。利用獸夾等待路過的車輛,使其爆胎,然後上前搶劫。扒光車內的一切。

這件事情貌似之前也發生過,而且也上過報紙之類的。

發生的次數不多,但這次卻是在我們附近發生的。

進一他們已經走了過去,大概並沒有發覺這一切。

這大概該慶倖,不然可能會關聯到進一他們,那樣的話後果就不太妙了。

我們現在躲在馬路右側的樹林中,歹徒是從左側而來的。中間是被爆了胎的車輛和它的車主。

解決這件事。

“進一君的妹妹,你先過去跟上進一君他們,我去通知員警。”

“但是……這裡離市中心太遠了,員警不會那麼快的來到的……”

這我明白,選擇在這種人煙稀少的地方,已經成為犯罪的前提了。

“沒關係,我有辦法。你先走好了。”

當然,是不可能找員警的,他們來得太慢了。大概在過來之後,受害人已經早就被洗劫一空了吧。

“但是……好吧,那我先走嘍。”

“恩。”

待鈴一徹底離開這裡以後。

準備行動。

員警什麼的,其實已經沒什麼用了……

“好了,好了。現在可以把錢什麼的都交出來了吧。你看看這裡能有什麼人來救你嗎?”

“這一帶我們早已經摸熟了,就算你馬上通知員警,也需要半個小時才能來到這裡,在這之前,我們可以做很多事情的。”

通過風,聽到了一些對話,果然和我想的沒錯。他們已經是挑好的。

兩名看起來只有二十幾歲的年輕人。

“你們這是想要幹什麼?!”

“你在說笑嗎?當然是搶劫。”

“這……”

面對兩人,一個人肯定會害怕。更何況像這樣普通的上班族。

“少廢話了,敢抵抗你就廢了。”

一名歹徒從口袋裡拿出一把有手掌一般長的小刀。

受害人貌似有些恐懼,正想向後退,卻被自己的車子擋住了去路。

“最新拿到的管制刀具哦,看起來很鋒利的樣子。來讓我砍一刀好了。”

“喂喂,小心點,別往要害處砍哦。”

“不,等一下!你們不是要錢物嗎?!你們拿走吧,不要殺了我!”

“我只想試試刀而已,何須那麼激動呢……呵呵……”

看來有些不妙了。再這麼下去車主會受傷。

“……”

從樹林裡出來,揀起了地上的一顆不大不小的石子,立刻向歹徒手上的刀處扔去。

當然以控制風向和風力讓石子更具有準確度和衝擊力了。

“啊!……”

石子擊中了歹徒手中的刀,讓其掉落在地上。

“該死的!是誰?!”

“……”

並沒有說話,只是向他們走去。然後他們看到了我。

“哼,是個孩子。”

“喲,小孩子在這裡幹什麼?嘛,挺可愛的小女孩嗎,想和叔叔走嗎?”

“……”

真是差勁的對話啊,和你們說話真是一點樂趣也沒有。

“不說話嗎?叔叔可是有很多好玩的東西,要來嗎?”

“喂喂,這種小女孩有什麼好玩的?”

“……”

和你們說話真是太累了,只會拿這種話來騙我們年輕一代。當然我是不會上當的。

“你不覺得侵犯像這樣的小女生會有優越感嗎?”

“哼,只是你的變態而已。”

“不管怎麼說,這女孩我要定了。”

“……”

和東橋進一那有趣的行為言語比起來,你們的話根本不能讓我聽進去。就像是廢話一樣。

“啊啊,來…來叔叔這裡。”

年輕人向這裡走來,也伸開了雙手,這個動作可真是噁心。

再揀起地上的石子。

啪!——

“呃啊啊啊啊!!”

再次扔了出去。

擊中了眼睛。

貌似做得有些過火了,真是太討厭這個人了。

“該死的!你做了什麼!喂,沒事吧?”

隨即又揀起一塊。

這次並不是扔向另外一名歹徒,而是那個正向這裡看來的那位車主。

碰!——

“嗚!……”

用適當的威力讓其暈了過去,而且大概能夠忘記這段發生的事情吧。

讓普通人知道大概會不太妙。

“可惡的小鬼,竟然對我的同伴做出這種事情!”

連普通人都不放在眼裡的人,還要去在意什麼友情?

這位持著刀的男子向我這裡沖來。

雖然離得不遠,但是他是永遠都沒辦法接近我的。

“風……”

“什麼?!”

伴隨著小小的龍捲風,男子正站在其中。

“風力……低!”

“嗚——!!!”

風拳正中目標,完工。

“呼……”

只是暈了過去,大概有一段時間不會醒來吧……

打電話給員警,給他們處理好了。

要趕快追上進一他們了。

……

——東橋進一——

“呃……這就是夏果你今天要來的地方嗎?”

“恩…是的。”

墓地。

周圍只有墓碑。

這是安放死人的地方,永駐的地方。

“今天是母親的忌日哦。”

“是嗎……”

這很糟糕啊。

這也讓我知道了,夏果母親已經過世了。

“已經三年了呢……”

夏果望著面前的這杯墓碑,從前活潑的表情,這次卻變得有些憂愁了。

墓碑上刻著,向日未 花衣。

這是夏果的母親,名字是向日未花衣,並不知道原來的姓氏是什麼。這也無所謂了。

跪了下來,合起了雙掌對著面前的這位母親說道:

“願向日未夏果的母親,向日未花衣,能夠更加愉快。”

作為夏果的母親,活著肯定是非常的愉快吧。

那麼,我祝您,在死後的世界也能非常的愉快。也就是這樣。

“真是奇怪,在這裡做許願的動作。”

“不對,這是在祈禱!”

“是嗎?那我也來。”

“來吧來吧,你的母親肯定會高興的。”

“祝媽媽下世能夠幸福下去!”誰會在這個時候把聲音說得那麼大……

大概也只有夏果會這麼做了。

看著夏果這麼對著墓碑許願,不對,祈禱,也只能苦笑一笑了……

……

“好了,祈禱完畢。”

“……”

“進一君?”

“……”

“進一君在嗎?”

“恩……啊!”

“呀!”

果然校服最萌啦!

一把抱住了向日未夏果的身體。

不對,是校服。

一把抱住了向日未夏果的校服!

因為離得很近,所以也不怕會滑倒。

真是滿足啊!

“喂喂!笨蛋進一你在幹什麼啊!”

“呃!鈴一你怎麼在這裡?!”

突然鈴一沖了出來,嚇了一跳,鬆開了夏果。

“突突突突突然…抱、抱、抱……抱住向日未同學……真是大膽啊……”

“啊哈哈,哪裡的話,怎麼可能呢?”

看來移開視線也是沒用的啊,但是我還是這麼做了。該說是條件反射好了吧。

“進一!”

“是!”

這個條件反射的後果都不太妙啊……

“今天晚上……”

不要啊……不要說出來……

“不許吃飯!”

“真希望我什麼都沒聽到……”

“明天早上也是!”

“你這是在開玩笑嗎?!”

“中午也是!”

“我錯了……我知道錯了……我可愛的鈴一大人……”

很慘,但是我討回來了晚餐。

還算是幸運吧。

“哎……”

歎了一口氣,望向遠處,卻看見了水月音的身影。是她帶鈴一來的嗎?

我想。

大概是吧……

終章 約會…該怎麼做?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