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可思議的蘿變!

第三卷 不妙的時段轉換? 第一章 不妙的時段轉換

書名:不可思議的蘿變! 作者:伊吹濼 本章字數:713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4


個人原創小說

——L—O—S——

第一章

很在意那到底是什麼情況。

鈴一莫名其妙地出現,遠處又看見了奇怪的超能力者,明明今天是夏果母親的忌日,卻意外的熱鬧。

總感覺心裡不自在,覺得像是得罪了夏果一樣。

瘙癢感啊,心裡面。

抱怨來抱怨去,也總算是知道了一些。

鈴一在追我出來之後,貌似遇到了水月,之後水月說是要來找我的。再之後順水行舟,就開始跟蹤我和夏果了。

真是可惡啊……

跟蹤可是犯罪的行為啊!雖然我從沒聽說過,但這並不妙。

可想而知,是哪個白癡在我興奮激動而沖向夏果想抱住她的時候,被路邊不可能將我絆倒的小石子給絆倒了。

開什麼玩笑!?

哈哈!你以為我會上當嗎?!

我還是做到了的啊!抱住夏果這樣的舉動!

可惜的是,這光榮犧牲了我的用餐可能。

“拜託了!”

“不行。”

就連跪坐在我的妹妹,東橋鈴一的面前雙手合併,將頭低下這樣最基本的認錯姿勢也絲毫不能改變什麼,就只有不行兩個字把我打發走了。

“真的,真的,以後不會做了!”

“騙人。”

承諾什麼的,在鈴一面前已經絲毫不起作用了啊!果然是以前這種方式用得太多了嗎?

我很希望鈴一能原諒我……然後把晚餐給我。

啊啊……

咕——

肚子餓得不行了。

就只是到了晚餐而已。

“哎……”

歎了一口氣,我決定回房間了,看來今天晚上的晚餐沒戲了。

但是我一點也沒覺得不高興啊,真是奇怪。

原因也大概是……

……

“真是不得了啊……”

水月能追蹤我們到這裡,真是不可思議。

“不要說得那麼不可思議。”

我的同班同學,水月音,她用手指戳了戳我的臉,這麼說道。

地點是,墓地吧。在鈴一和水月匯合之後,她們貌似講了些什麼,總之就是現在的結果了。

“沒見過跟蹤了別人還那麼光明正大地戳別人的臉。”

“難道要偷偷的?”

“當然不是!”

水月你該不會是過來讓我吐槽的吧?我可不希望天天被人跟蹤,不要因為你是會超能力我就會怕你哦!可惡啊可惡。

真的是很糟糕啊,鈴一在旁邊生著悶氣,大概是因為我一失手做出的那件不妙的事情吧。

那只是不可抗拒的條件反射的啊!

“進一君很喜歡校服嗎?”

“大概……吧。”

把視線轉向一邊。

“與其說是喜歡,不如說是興趣吧。”

“呃……”

正中紅心。

要是說,我對校服沒有興趣,那還真是虛假啊。雖然一開始並沒有表露出這點,但漸漸我還是發現我貌似對服裝的興趣。

不…不對,這樣不就是在自爆嗎?

這種興趣真是糟糕啊……要趕緊戒掉了好……

“沒有興趣嗎?”

“不…這個……”

水月把臉靠了過來,我有點驚訝地向後退了一部,開始有點緊張起來了。

該怎麼說呢,我已經算是一個被動的人物的。

“果然…是有興趣吧……”

真不妙,看來我只能認輸了。

“好吧…我不得不承認……”

“對於我的裙內。”

“不可能有興趣的!”

我被耍了。

徹徹底底地被欺負了一頓。

真是敗給她了……

“好了好了,該分開點了吧。”

鈴一總算是來圓場了,把我和水月兩個人推了開來。說實話我倒是挺開心的。但不知為什麼,鈴一卻用那種可怕的眼神盯著我,實在是有些吃不消啊……

“既然今天的晚餐,明天的早餐和午餐都沒有了,就不要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啦,我壓力很大的。”

“哼,不知道其實開心到哪裡去了。”

“怎麼會!?誰會因為沒有飯吃而高興的啊!?那傢伙是變態嗎?還是說是未知的怪物?”

“是一個大色狼!”

啊!這是在說我嗎?!

“不……不會吧……”

人生第一次被妹妹稱作為“色狼”這種生物,我果然是不應該活在這個世界裡嗎?

我這個廢材果然是什麼都做不到啊。不僅如此,晚上還會變成女生,這種奇怪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實在是太讓人欣慰了,這一切不應該發生的……

比如說,接受夏果的邀請。

“進一君可不是什麼色狼!”

“沒用了,夏果醬。這一切已經成為定局了。”

我的另一位同班同學,向日未夏果,站在我的旁邊,大力地否定著這個事實。

但是,我想我再說什麼也沒用了,“色狼”這個代名詞已經深深刻刻地打入了我的心中。

不,是嵌入了我的存在。

我的存在也就不過是個“大色狼”罷了。

哎……

“進一君……”

夏果用同情的眼神看著我,這是我的錯覺嗎?

“已經陷入自暴自棄的狀態了嗎?”

“……啊,沒錯。我已經不能被世界給原諒了。”

“真是可惜……神明會與你同在的……”

水月握住了我的手,放在胸口說著。

雖然我很想吐槽她,但是,看在我已經成為“人渣狼”的份上,我就不吐什麼了……

“等、等一下,哎哎?這是什麼情況,笨蛋進一怎麼了?”

“被叫成‘大色狼’而被深深地打擊了。”

我是在說實話。

“笨蛋進一難道不是大色狼嗎?”

“呃……”

我的心,再一次碎了。

這一次,比上一次,多碎了幾片。

……

總之,圓滿回到家了。

和夏果,水月分別之後,就和鈴一一起回到了自己那離開沒多久的家。

當然,是一點懷念感都沒有的。

一路上,鈴一的眼神依然很犀利。自從這個星期的開始,我就發現,鈴一這麼看著我的次數是越來越多了。比起曾今,這一個星期至少多了五六次,甚至更多。

以前很難才能惹鈴一生一次氣,現在卻發現異常的簡單。真不知道是為什麼,就像是人整個變了一個樣了。

說不清的煩惱啊,這種事,那種事。

想去瞭解,卻又非常的麻煩。明知道瞭解了也得不到什麼好處,而且還異常的麻煩,卻執著著去瞭解……

真是奇怪啊,自己的妹妹。

說起來,為了我而做的事情,真是非常的多啊。

仔細想一想,有這麼一個妹妹算是給自己減少了許多的憂愁。

不僅如此,飯菜還那麼的美味……不,這不提了。今天晚上是吃不到了……

轉過頭來看向走在身邊的鈴一。

嬌小的身軀,微藍色的長髮,左耳邊綁著那許久的銀灰色緞帶,真的是十分的可愛。或許哪一天會有想要抱緊她的衝動吧。

啊,我期望那不會有的……

“嗯?”

鈴一好像是感覺到了我的視線,轉過頭來看著我。

“啊,沒什麼事。”

“呃……”

結果鈴一卻突然用手掩住了自己的身體。眼神就像在看變態一樣,和我拉開了一些距離。

“笨蛋進一,大色狼……”

用那張小嘴吐出的字眼雖然感覺是在罵我,卻十分的可愛。

忍不住苦笑了笑了。

“嗚……”

鈴一看見我笑了下,很吃驚樣子,又拉遠了點距離。說道:

“變態進一……”

真不妙。

看來我可以撞頭自滅了……

……

“喲,進一,今天玩得怎麼樣?”

“你還在啊……”

回到家裡,第一眼看到的,卻是一位坐在沙發上無所事事的大叔。——東橋翔,是我的父親。本以為他應該走了,人卻還在這裡。

稍微吃驚了一下,接著就是無盡的抱怨了。

“我想等我的兒子和女兒回來之後,再出發。”

“好了,我們已經回來了。你可以選擇馬上離開了。”

“嘛,不要那麼急地催你父親離開了……”

東橋翔走近了我身旁,用手臂摟住我的脖子,小聲地說道:

“那麼,自己的妹妹感覺如何?”

“哈?”

聽不懂他在講什麼。

沒有聽說過,自己的妹妹能感覺怎麼樣。

這可是人啊,又不是商品。

“什麼?沒有下手?!”

“你在想些什麼啊……”

自己的父親在自己面前討論對自己妹妹下手的方針,這是在搞什麼啊!

我怎麼可能會對鈴一做什麼呢?那種虐兄控我說了多少遍了!是完全的沒興趣!

“真是對你太失望了!兒子啊!”

“這口氣真是有夠欠打的。”

“那麼,其他的呢?”

翔是這麼問著的。

“沒有對那個美少女攻略嗎?我還是覺得妹線是絕對沒錯——嗚!”

正當翔這麼說著的時候,突然有龐然大物襲來,擊中了翔的頭部。翔頓時毫無聲息。

被秒殺了。

太太太太可怕了……!

“這和我一點關係都沒有,我是絕對不會想做那種事的!”

轉身後就大聲地道歉起來,我很清楚,剛才攻擊翔的人,只是一名可愛的少女罷了。

“絕對不會做……?”

“是的!絕對不會!”

我可不想落入和我的白癡父親一樣的下場,所以我這麼說道。

希望能讓鈴一放我一條生路。

就在這麼想著的時候。

“呃——!”

那是書包吧,而且好像是我的。鈴一用這個書包,攻擊了我。

啊,被擊中了。

主控制室已經被摧毀了!

大腦這麼對我警告著。

但是已經沒有用了。

昏迷了過去……

“笨蛋哥哥……”

……

“你覺得是什麼原因讓我們兩個人的頭上都綁著繃帶。”

“誰知道呢。”

這麼詢問著自己的父親,但是,完全沒有給我答覆。

大概是因為我知道得很清楚吧。

我們都被鈴一用書包擊暈了,很清楚翔被擊暈的原因,但為什麼也要攻擊受害者的我,真是一點也不清楚。

“為什麼我也要受這個苦……?”

“誰知道呢。”

問這白癡已經沒有用了嗎?看來只能放棄了。

但是,

我還是要問一件事。

“行動出發的時間到底是什麼時候?隊長!”

“哦!敵人進攻的太猛烈了!所以我們決定推後到六點再出發!”

“不行啊!隊長!六點出發實在是太危險了!”

“不要怕,有我呢!”

翔叼著香煙,豎起大拇指,對著我笑了一下。

“你妹啊!”

我掀翻了茶几……真可惜這裡並沒有茶几,所以我什麼都翻不了。

“進一你的幽默感越來越強了。”

“不,這我一點也不高興。”

“有著這點後,成為了後宮第一人物?”

“我真的是一點也不高興啊……”

自己父親開玩笑的水準已經超過了一定的界限,這讓我有點吃不消。

現在時間:五點三十一分,下午。

我不希望在六點之後看到翔站在這裡,難道說我馬上還是要先偷跑出去一趟嗎?這真的很糟糕啊……

看來我是要出去“散步”了啊。

正打算離開的時候,翔卻突然說道。

“又要去散步嗎?偶爾父親陪兒子一起去散步不是感覺很好嘛?”

真是爆破性的發言啊!

“不…不用了。”

“嘛,不用那麼客氣,父子兩人是要增加增加感情的才對。”

可惡,這種破道理就會在這種時候拿出來。

這樣下去不行啊,是要找鈴一幫忙了……

到廚房裡看了看,發現人不在這裡。正當我想上樓去的時候。

“找鈴一嗎?鈴一在房間裡不肯出來了哦,大概在換衣服吧。我這裡有鑽洞器,要嗎?”

“不,不用了。”

你還真是萬事具備啊……啊,要是說鈴一在房間裡的話……不就是說根本不能找她幫忙嗎?!

要是我破門而入的話肯定會死得很慘。這方案先扔一邊。

但是,沒有鈴一的幫忙的話……

不,我根本就想像不能。

“今天再出去逛逛,或許還能碰到上次那兩個女孩子哦~”

是指我和水月嗎?

翔這傢伙到底在想些什麼呢……

“別異想天開了。”

“喂喂,怎麼能這麼說自己的父親。”

“趕快去死吧。”

“啊啊,父親我受打擊了!”

你那張臉上面明顯寫著,“我是不會死的!”六個大字。

……

本以為能圓滿地逃出來。

但是,貌似失敗了。

“你還是跟出來了啊……”

“嘛,等會直接就可以離開了。”

“六點之後吧……”

“那當然。”

翔又掏出一根香煙,點燃放在嘴邊。

吸煙對身體不好哦。本打算這麼對他說,但是我想這大概也是無用功吧。

“早走一點難道能讓世界毀滅嗎?!還是說會有外星人攻擊地球?”

“可能吧。”

“你是掌握世界毀滅的人物啊!?”

舉起手來看了看時間,現在時間不用仔細地去看秒針時針指在哪裡,也能知道現在的時間已經離六點整差的不多了。

也就是說,這麼下去,會很危險。

比方說,在父親面前轉換了。

準確講是轉換了性別。

然而我會清楚父親是個美少女控。

在見到我那種姿態的一瞬間,大概會像冬葉那樣控制不住自己吧……

之後,來到了那個公園裡坐著。

也就是我常光顧的那個長椅。

因為經常來這裡的原因,而且也不是很遠,所以已經有了走到這裡的習慣。以後還是去遠一點的地方吧……

“哦哦,上次遇到那個貓耳少女的地方哦。”

“啊,是啊。”

真是糟糕啊,早知道不應該來到這裡。

“進一你認識她嗎?”

翔擺出一臉疑問的樣子,其實是在強力地追問我。

“啊,難道說自己的兒子已經在爸爸不在的時候攻略了全鎮的少女們?!”

“我精力會不足的……”

你對你的兒子期望太高了,我可是連班級裡的女生都沒有講過話的哦,何況是說對全鎮的少女們,那樣子是要有多少精力才能完成……

看著翔本身很閑的樣子,實在是以為他是故意的,故意在六點之後才離開的。

該不會是已經知道了?

不,這張正面寫著“我很強哦。”,其實反面寫的是,“我是白癡。”的臉,實在是看不出來他有發覺上次見到的那個貓耳少女就是我。

或者說是鈴一告訴了他?

我想這不會吧,鈴一是不會和翔站在同一陣線的。

“喂,進一……”

好像聽到翔在叫著我,姑且不去管他,現在可是緊急時刻啊。

找個方法逃脫這裡?

直接奔跑出公園,甩掉東橋翔?

這主意不錯啊。

“……”

“發呆了嗎?”

翔用手在我的眼睛前面晃了晃。

然後我突然間站起了。

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逃跑!

“……嗚!”

“要去哪裡?突然跑起來幹什麼?”

真不妙,被抓到手臂了。

“少廢話,我去哪裡和你無關啊!”

“怎麼會無關!?兒子的秘密就是我的秘密!我的秘密就是兒子的秘密啊!”

“這種道理我才沒有聽過!快放開我!”

你有告訴過我自己的秘密嗎!?死命地甩著手臂,但是並沒有用。翔依舊抓著我不讓我離開。

“難道說有什麼秘密存在嗎?”

“怎麼可能!”

這真是糟糕透了,馬上就要六點了。

況且旁邊還有些路人。

啊啊,公共場合中變身啊……

正當我這麼想著的時候,手錶上,時針指到了晚上六點。

“呃……”

沒有掙扎著讓翔放開我,只是看著手錶。

“沒有變啊……”

“恩?變什麼?”

翔歪著頭,這麼問著我。

的確是什麼都沒發生。

沒有出現光芒,身高什麼的,也沒有發生改變。

“啊……”

聲音也沒有變過去。

難道說?

我解脫了?

“啊啊啊!太好了!”

意識到這點的我感到無比的高興。

父親被我的舉動冷不經地嚇了一跳,鬆開了我的手。

“你在幹什麼啊……”

雖然看著翔那樣撓著後腦勺,一臉乏累的表情,感覺不舒服,但是現在的心情好到這樣子也不想吐槽了。

可以說是皆大歡喜吧。

“父親大人,你可以盡情地與我散步了!”

“呃……我看我還是趕快走吧,雪她會生氣的。”

“哦!父親大人慢走!”

“哦!我走了!……嗚…雞皮疙瘩啊……”

……

“父親呢?回去了嗎?……不,等等,現在應該是六點之後了吧……”

鈴一見到我回到家之後,很神奇地看著我。

“哦!這次沒有變過去哦!”

“呃……”

自己沖著鈴一非常活力地一笑,鈴一卻很可惜一般地看著我。

真的有那麼討厭現在的我嗎?!

真的就不想看到男生的我嗎?!

我認為處於女孩子的狀態是相當辛苦的啊,而且我本身就身為你的哥哥,說什麼我也應該是一名男生的說!

不管這麼多,首先我想問一件事。

“為什麼桌子上會有這麼些奇奇怪怪的服裝?”

這些不應該是放在你的衣櫃裡的嗎?

而且不是說不想讓我打理嗎?為什麼還要拿到外面來?

是要馬上換嗎?

在自己的哥哥面前換衣服不太好吧……

“嗚…沒什麼,等會兒你把這些拿到我房間裡放好。”

“哎?為什麼這也要我來?”

真是糟糕啊,這不應該我來做吧。

“作為一個兄長,應該幫助年下的妹妹!”

“只有這個時候才會扯大道理……”

和翔一個樣啊,果然是父女嗎?說這麼多也沒用,事到如今,我也只能把這些可惡的服裝放到鈴一的衣櫃裡。

明明說不讓我收拾這些。

拿起來一看,裡面有一件上次破門而入時,鈴一正打算穿上的那一件。

學名是,女僕裝…吧?

嘛,不清楚那麼多,總之疊疊好之後,帶了上樓。

回來後卻看到鈴一已經開始吃飯了。

“啊,已經做好啦。”

大概是我出門散步的那些時間中準備好了吧。

本打算做到鈴一的對面用餐,卻發現……

桌子上什麼都沒有。

不,準確說是沒有我的一份。

“啊……忘記了……”

“啊嗚。”

鈴一故意發出了吃飯的聲音,那是在引誘我啊……

得罪了鈴一,今天晚上沒有晚餐了。

那麼重要的事情我給忘記了。

真是太糟糕了!

碰——!

頭一下子撞到了桌子上。

發出了很大的聲音,然而我卻感覺不到痛,應該說,是已經不知道什麼是痛了吧……

“鈴一啊…你不能這樣對待你的親生哥哥……”

抱著一點希望把用過無數遍的語句又掏了出來。

“哼!”

自然是一點效果都沒有。

接下來就是跪求鈴一饒恕我。

當然,沒有結果的。

那些一開始已經講過了,就不提了……

但是,我心情還是不錯的,

原因也大概是……

今天晚上,不是蘿莉的樣子了吧……

……

我高興呢!

一晚上的高興!

感覺真的是不錯,興奮了一晚上,連飯都忘記吃了。

不,其實是不給吃的……

總之我是非常高興,以至於站在鏡子面前照了三十分鐘的樣子,當然我不是自戀狂,不過是為我現在的樣子感到欣慰。

很高興。

非常的高興。

以至於都想開一個宴會慶祝如此。

但是,真是可惜啊……

在第二天早上卻發生了超不尋常的事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早上一覺睡起,才發現不正常。

比如說,伸手夠鬧鐘無效化,從床上下來不是站到地上,而是跳下來的。

恩……

睡衣為什麼沒有變成自然大小?

“好大哦……”

真是糟糕……

這麼穿著簡直就是在對別人說,“我很H”一樣。

一個星期之後時段轉換?

大概是早上六點之後發生了變化吧……

這樣豈不是晚上六點才能變回去?

那麼,學校的事情……怎麼辦?

第一章 不妙的時段轉換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