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可思議的蘿變!

第三卷 不妙的時段轉換? 第四章 出其不意的結果

書名:不可思議的蘿變! 作者:伊吹濼 本章字數:740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4


個人原創小說

——L—O—S——

第四章

在一段時間的安定之後肯定有爆發的。

比如說在被四季天強硬著做了很多事情,

開什麼玩笑!什麼什麼我為的,明明就是被強迫的。

不要啊不要啊!這樣子說了一萬遍也沒有用的。某個白癡是絕對不會聽我的,到頭來只能順著他的意思。

這輩子我只能被牽著鼻子走了嗎?這是什麼鬼世界?我的主導權呢?我的基本法權呢?!

被剝奪了!

被剝奪得毫無剩餘!

毫、毫無剩餘啊……!

“哦哦,好可愛的女孩子……”

“是小學生嗎?怎麼來高中?”

“不對,應該是跳級了吧?天才?”

想都別想了,我心裡回應到那些因為激動而把話說出來的同學。準確說是那些我已經熟悉到想去死的程度同學的臉。

另外一說,我怎麼可能會跳級,天才什麼的就更不可能了。

“哎?她那身服裝是怎麼回事?”

“興趣愛好嗎?”

不可能不可能,這要是我的興趣愛好我就完蛋了,這都要怪在鈴一的頭上!

在家裡的衣櫃裡放著的全都是那種稀奇古怪的玩意,話說那些正常點的服飾去哪裡了?我在收拾其他地方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但是衣櫃裡卻看不見其他。

這傢伙把普通的衣服都藏在哪裡了?

真是搞不清的……

不過現在也沒時間煩惱這些了。

“這個男的是誰?他也是轉校生嗎?”

有人問起了這個問題。

是在說四季天。四季天好像也聽到了這句話,看了一眼我熟悉的教師,接著把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說道:

“我的名字是四季天 艾華,是這所學校的贊助商。而她是……”

接著又把手攤開向著我。

“她是我的大小姐,東橋莉亞,哦不,以後的名字可能會是四季天莉亞……各位庶民,請期待著吧。”

期待你妹啊!我才不會期待這種事情發生的!還有隨隨便便叫別人庶民不太好吧……

會引起公憤嗎?

“哎?!他就是四季天嗎?!”

一個女生驚訝般地說道。

“什麼?是什麼人物?”

“就是那個傳說中的贊助商啊……雖然我不知道是做什麼工作的……不過聽說連這附近的那所貴族學校也是他大力贊助的。”

“哦哦,就是那個上過報紙新聞的四季天?”

“其實是超厲害的人物……”

越說越小聲了……不對,這傢伙在口胡。

如果說四季天是那個什麼什麼學校的贊助商的話……

該不會在那裡上學吧?

四季天的樣子明顯只比我大一歲啊!

應該是這樣子的……

有錢人!貴、貴族噗,有錢人學校都贊助起來了……這傢伙到底贊助了多少錢啊?難道是五億?五兆?!我想根本不會有那麼誇張吧,真是我到底想到哪裡去了……

這是在開玩笑嗎?!

不過這讓我想起了當年自己父親對我說的一句話。

“我可沒有想讓進一你們去貴族學校啊,去了那裡就不好玩了。”

什麼不好玩?真糟糕啊

不過也倒好……不對,過去的話可能還不會變成現在這種局面的啊……

“東橋?這不是班裡的那個天天和自己妹妹親熱的混蛋進一的姓嗎?該不會這次轉來的學生和那個混蛋是親戚?……”

班裡的某個男生在抱怨。

“哦哦哦!這不是上次我在公園裡遇到的神秘的可愛女孩子嗎!?”

班裡的某個男生震驚了並且突然站起。

“真是可惡啊!又和那個東橋有關係嗎?怎麼回事怎麼回事?!”

這個笨蛋瘋掉了。

不必多說了,他是班級裡公認的白癡,樺涼靜陽。

是一個禦宅族,但並不會給別人討厭的感覺,很神奇的人。

“喂喂,冬葉你知道詳細吧,你和那個東橋很熟的吧。”

結果很快扯上冬葉他。

“那、那個……”

冬葉緊張了,臉紅了。

雙手連忙揮手向著樺涼,也不時地瞄著我。

這個笨蛋在關鍵時刻總會措手不及啊……蘿莉控都這樣嗎?我想樺涼也是個蘿莉控吧,但是他怎麼沒有如此強烈的反應?

“看冬葉你的樣子大概是清楚的,快說明真相!”

“不……那個……”

“快說快說!”

“樂山同學你就不要隱瞞了。”

“就是說。”

真是不妙啊,結果有其他男生加入了樺涼。場面一片混亂啊……

然而冬葉好像很困擾的樣子。

這糟糕透了。

想去阻止但又無從下手,不行啊不行啊……

“安靜!庶民們。”

發言的人是四季天。

“如果你們都對我的大小姐感興趣的話,可以來玩一個遊戲。”

“恩?什麼遊戲?”

“該不會對我們不利吧……”

“沒有那回事。”

四季天走到了講臺的前面,手按在了上面。

然後用另一隻手用力地向一邊甩了過去。

當然是對著我的方向。

“獎品就是可以帶我的大小姐參觀學校!”

“什麼?!……”

我驚訝地差點叫出了聲。

在搞什麼呢?!什麼叫做可以帶我去參觀學校?喂喂,我對這個學校可是比你還熟的啊!況且這種獎勵怎麼看都像是兩人的單獨約會,沒有錯,絕對是這樣。

我不願意啊!那些可都是一群怪大叔們啊!危險啊危險,四季天你完全不負責任啊,明明是借你的名聲來讓我處在安全的地方,但是這讓我更加不安全啊!

……

我只能忍氣吞聲了。

這種形態要是惹上事了肯定不好辦。

然而自己這麼想著的時候,卻不妙地出現了許多不妙的情況。

“那麼,遊戲規則是這樣的。”

四季天在黑板上寫了一行大字。老師早已經被四季天支走了,只是用了一句“你可以先離開了。”就把我們的那個看起來不是很糟的和藹老頭給打發走了。

是地位強勢的原因嗎,老師一點抱怨的聲音也沒有哎。

這麼把學生們放在這裡好嗎?

家長可是會投訴的哦,喂喂,老師,回來呀。

“用一段話。”

四季天走出了講臺中間,來到了我旁邊。

“用一段話打動大小姐,如果成功的話……”

就是獲勝者嗎?

“啊,就是獲勝者了。”

四季天說完這句中心點語後,轉回身來,在黑板上寫下,“不管是什麼形式的語句,內容不限,只要構成不超過300字的一段話”。

均可以算數。

啊,真不妙,這樣豈不是這所班級。

不過我還是不明白四季天的目的,我想他是不會做出對自己不利的事情的。

“當然,由我來評分。”

果然如此……

“喂喂!這樣太不公平了啊!”

樺涼首先大喊道。

“就是啊,明擺著是在肯定自己的勝利!”

“不管怎麼說,到後面給我們的打分絕對沒有自己的高!”

立刻就有人開始抱怨此事,而且四季天的目的被一下子看穿了。

“不,我的評分由大小姐來。”

四季天是這麼說的。

是嗎?那你輸定了。

我是這麼想著的。

……

——四季天艾華——

我的大小姐轉到這個班級引起了轟動。

哼,這當然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這群庶民應該感到無比的榮幸。

不過我還是想讓大小姐去那所貴族學校,也罷,還是順著大小姐的想法。

這裡既不悠久,也不安靜。這種庶民的學校實在是有點讓人過意不去。

這個班級的學生們,也就因為我的大小姐轉來的事情,喧鬧到了現在。

不過也好,這樣子更可以讓他們明白我的大小姐的希貴之處,在此我想和他們玩一個“遊戲”,這不是一個普通的遊戲。

“由我來評分。”

當然是我來評分,滿分十分,他們不可能說出什麼能打動大小姐的話的,只有打上一分,或者兩分就可以結束一切。

“不公平!”

某一個庶民學生喊道。

這我清楚,為了公平,我將會將我的評分交給大小姐。

曾今每天為父親接聽電話並且回話的技術,現在已經瞭解地再不過了,正常人的思想以及情感問題。對於我來說,交談是我的力量。

“我的評分由大小姐來。”

當然,什麼樣的話能讓大小姐感到。

在之前30分鐘的點心時間中,已經非常的清楚了。

一個與眾不同的女孩子,那就用與眾不同的方式來處理。

……

“就是這樣了,接下來的順序,由抽籤決定。我,在最後就可以。”

……

——莉亞——

四季天說要用抽籤的方式,而他選擇在最後。

參加四季天的遊戲的人數,全部男生加上半數的女生。男生先不論,不過女生倒是對此沒有太大的興趣,多半是看我現在的樣子可愛所以想靠近我罷了。

啊啊……女生的想法啊……

“嗚……”

耳邊有風吹過。

“進一君。”

形成了聲音。

立即反應過來,向水月的方向看。她看著我,開口小聲說了一句,“你不用說話了,聽我說。”儘管我這裡離水月的距離很遠,但依然能聽的很清楚。

操控風的能力嗎……

也是操控聲音嗎?

“你和那個男的不認識吧,看來你現在的樣子很容易惹麻煩上身的說呢……”

這傢伙在說什麼呢,我也不想啊,誰願意給自己找麻煩啊。那傢伙是變態嗎?

“你那時段性的變身能力,現在更替時段了的樣子。”

不對啊!我從來沒跟水月說過這件事啊!

“進一君在想我怎麼知道的嗎?我也知道你是因為被流星砸中才會這樣的……”

不,我根本沒有對鈴一和幽香以外的人說過,關於我被流星擊中的事情。就連夏果,她不過是知道我能變身罷了。

“不用在意那麼多了。”

怎麼可能不在意那麼多?!既然水月知道這件事的話,那麼肯定清楚那個流星是什麼東西的吧,或許我可以回到平常的生活。

告別這個身體。

“順便一說,我沒有參加。”

參加?就是這個讓大小姐心動大賽嗎?很糟糕的比賽啊……

那不管怎麼說也來阻止啊!

“我想看看會發生什麼……”

完全沒有救我的打算。

“倒不如說參加太麻煩了……”

你那是什麼想法啊,說一段就可以了啊。

不過前提要能夠打動我。

那麼我裝出很被打動的樣子讓你得稍微高一點的分數,之後再給四季天打零分,這樣一來我就安全了。

“我要參加了,就無趣了。”

什麼無趣啊!什麼理由說明水月參加了能讓這遊戲無趣?不過這遊戲本身就很無趣吧!至少我是這麼認為的。

“那個奇怪的貴族好像要說話了,那麼我繼續看著好了……”

“喂喂,等一下……”

輕聲地說了幾句,不過水月貌似沒聽到一般,就像是人偶一般地看著我,沒有動作沒有表情,連眨眼的動作都感覺不復存在。

“抽籤結束,按順序一個一個來吧。”

四季天這麼說道。順便一說那個專用抽獎盒是四季天的那位助理拿來的,並且還準備了零到九評分牌。

真是敬業啊……

“第一位是……”

第一位是班裡的男生,有點影響,不過並不在意,經常無視掉。所以也記不得名字了。

因為班裡的男生占的比較多吧,所以男生抽到第一位的幾率大一點,嘛,不過無所謂了,我只需要強硬地露出笑臉,等結果就好了。

“東、東…東橋莉亞是吧……(啊啊,那個混蛋)”緊張的樣子,不過後面又小聲地說了一句。

不過,我聽到了!我聽到他在罵我!

“我從沒見到你就一直喜歡你了!”

“……”

普通的告白嗎?

不過什麼叫做“從沒見到你”,那是什麼?沒見到怎麼一直喜歡的,難道有誰說出去嗎?

“樺涼他說你是個十分可愛且萌的女孩子,雖然我一開始對樺涼的話感到疑問,不過這次我終於見到你了,不愧是我所喜歡的類型!所以,求交往。”

“……”

被男人表白我一點喜感都沒有,況且還有點厭惡的噁心感。

啊啊,我果然是個正常的男性。

“啊啊,完了嗎?”

四季天突然插進話來。

“什麼?”

“是說完了吧。”

“啊……是的……”

“好,零分。”

“喂喂!零分啊!?”

男生大喊了起來。

“嫌少嗎?那一分好了。”

四季天舉起了只寫著一分的評分牌。

“你是想來幹架是吧!”

那個男生貌似有點不能接受,情緒很激動的樣子。

“少廢話,回去洗洗臉吧!你應該清楚是打動大小姐,像你這樣子只是表達自己心意的語言怎麼可能能打動的了大小姐。一分情有可原。”

“一分你分明是瞧不起人!”

“再者,看看大小姐的表情,完全沒有被打動的樣子。所以,一分。”

那位男生看了看我,我也只能苦笑了下麵對。

“好吧,那就一分好了,可惡……”

看來他是放棄了,從我面前離開了,回到座位上去顯得沒有精神。

四季天的身體轉動帶動著了他的低馬尾,銀色的頭髮飄翔著,或許對女生而言,是很帥氣的畫面吧……

“好了,接下來是,第二位……”

“真是糟糕啊……”

我低聲地說著。

接下來一個又一個,稍微有些吃不消啊……

我希望我能夠早點逃離這裡。

當然是越早越好……

……

自認為是越早越好。

當然這沒有多大的可能性。

啊啊,這麼下去沒完沒了。

先不說那些會花言巧語地說一些有的沒的的人,像詩一般的句子我已經聽的快受不了了。

當然有一些人功底好能編出點有趣或是不錯的句子,讓我有那麼一點驚訝。

結果就因為我有一點驚訝的那樣的表情,四季天這傢伙就給7分的高分。某種意義上這樣的分數已經很高了啊!這傢伙有那麼自信對於我會給他打高分嗎?

自信有點過了吧?

不過因為這樣我倒是感到輕鬆了些,因為能說出不錯的句子的人,大多數是女生。現在最高分7分也正是一位女生所得到的。

如果是和女生的話……我想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吧?

當然只是我想啦,本想讓夏果能夠獲勝,想特點表現的震驚一下。

不過卻失敗了。

“啊……那個……啊啊,我要說什麼的?”

這個粗心大意的笨蛋在這個時候完全亂了套,連像樣點的話都沒說出來。

啊啊,裝出震驚的樣子就太不真實了,再說這已經讓我非常的無語了。可能我的臉頰上都開始直流汗了吧。

不過這樣子我倒是對夏果完全的放棄了。

順便一說四季天打的分是兩分。

哦哦,比第一個男生高一分呢,大概那傢伙怨念要爆炸了。

先不管那麼多了,也不想再聽下去了。

只是在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是因為這個身體太可愛了嗎?不會吧,我想效果不會那麼厲害的。

果然應該是樺涼那個白癡四處宣揚的原因吧?喂喂,雖然有傳到我的耳朵裡,但真的那麼有影響力嗎?

不就是碰巧見了兩次面嗎?就到處亂說,實在是太差勁了。

啊啊,果然這個世界已經絕望了嗎?

然後發覺這個比賽的本身發生了改變。

並不是為了讓我被打動什麼了。

“打動人的不是話語,而是語氣!”

大聲地宣揚加上意義深重的句子,完全成為了“站在臺上說著自己的觀點”,那種氣勢宏偉的場面。

已經不看我的面相了。

只有言辭有理,聽上去能夠覺得他說的很不錯就能得到高分了。

這之後,冬葉位於中間的位置,上來只是大聲地說道:

“啊……對於整個世界,你可能只是一個人。可是對於某一個人來說,你就是整個世界!……”

“啊?”

真實不妙,我沒聽懂他在說什麼。

“真不錯啊,之前靦腆的小男生現在煥然一新了嗎。”

四季天笑了笑,端起了茶水。

“算你高點好了,八分八分。”

“好高啊,這一句話值那麼高的分嗎?”

有人開始抱怨了起來,這應該是很正常的事情。

“果然不公平啊……”

“是啊是啊……”

“少廢話了。”

站了起來的四季天,並把茶杯放在一邊,大概又要開始花言巧語了吧。

之前已經受夠了的……

“不管怎麼說,就是要有心理準備以及要有深度。雖然我不瞭解這位同學,不過,以之前你們逼問他且緊張的神情可以看出來,這傢伙是很害羞的啊!”

這個白癡在說些什麼呢?

“然而……卻有現在這種情況,那是什麼意義呢!?”

果然是白癡沒錯……

“是愛啊!愛啊!”

“啊?……”

“樂山他原來是蘿莉控啊……”

“一般男生都是這樣子吧……”

“真差勁啊……”

不好的言論瘋狂地冒出,控制不足了。

四季天像是明白了一切了一樣,展開雙臂,又像是要抱住什麼一般,抱起胸來。

這個動作看著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啊。

四季天指著冬葉,說道:

“沒錯,就是這樣,小子,我看好你了。”

看來這不是假的啊。

……

雖然情況很糟糕,不過我還算是挺高興的。這樣一來結局不是和那個笨蛋貴族在一起已經是相當美好的事情了。

恩恩,我是這麼想著的。

本應該是這麼想著的。

結果往往出乎意料啊。

“我也是相當地有愛啊!”

某人雙手拍桌,大聲地宣佈著。

“從腳趾一直延伸到發尖,沒有一點剩餘地完全地將愛全部傾注上去了啊!”

能那麼激動地說道,肯定就是樺涼靜陽這個八嘎了。

“沒錯,更為重要的是那個髮型!”

“哦哦!你難道明白了什麼?”

四季天突然站起來驚訝道。

“過腰直發啊直發!以那個身高來說是多麼不可思議啊!而且還如此的順滑!那是長髮直發中的精髓啊精髓!不愧是所謂的最強直發傳說啊!”

說到頭髮啊,梳理很麻煩啊,再加上完全都快到腳邊了,走路都覺得超級困難呢。原因之一就是怕踩到的說啊。

不對!不是這樣啊!樺涼那個白癡在說什麼呢!?最強直發傳說是什麼啊!?

“志同道合的人啊!同是長髮愛好者啊!”

“那是當然的了,長髮對我來說可是人生的全部啊。”

“我也一樣。”

不知道這兩個傢伙在說些什麼,竟然走到一起握起手來。

是多年沒見的兄弟嗎?喂喂,淚水都快出來了。

“既然如此,九分!”

“喔喔!好高!”

“喂喂,怎麼回事,這也能叫做打動嗎?明顯是同好們的‘因為是熟人所有要給點好處’這樣子的啊!”

“這個白癡貴族果然很差勁……”

大家紛紛發表自己所謂的真相。

恩,完全沒有錯,這個笨蛋貴族所設的這個遊戲完全就是只為自己的利益所想。

“好了,現在全部人都結束了,就剩我一個了。”

原來樺涼是最後一個啊。

“大小姐,我可以開始了嗎?”

“啊……可以……”

還沒搞清狀況呢,這傢伙就開始準備了。

“對了,請拿著這個。”

“啊?什麼這是?”

是評分牌吧……上面清楚地寫著“10”。

“搞什麼啊!”

一瞬間起了想拿這個砸四季天的頭的衝動,在這個衝動正要成功的時候。

“唔!……”

卻看到了水月向這裡一揮手。

那種意義不明的動作。

“啊……”

帶來一股強風。

評分牌摔在了地上。

變成了兩半了,左半邊寫著“1”,右半邊寫著“0”。

“怎麼回事?……啊啊啊!這是怎麼回事?!”

四季天望了過來,看到評分牌的慘狀不由自主的叫了起來。

“哦哈哈,10分分成兩半,那是對你的報應啊!”

“啊啊,怎麼會……”

樺涼在這個時候還在幸災樂禍。

不對,這不是“災禍”了。

“既然十分的牌子沒有了,那麼就沒有比九分還高的了吧。”

周圍的一個同學這麼說道。

啊啊,是啊,這麼說我就不用再跟著這個笨蛋貴族了嗎,呼呼,我可以乘這個時候趕快逃跑。

“雖然四季天大人什麼都沒說,不過還是得到了分。但是,不管是0,分還是0分,哦不,1分。都沒有我的分數高,所有……”

“好吧,吾自甘認輸,這是我的失策……那個,你的名字……”

“樺涼靜陽。”

真糟糕啊。

“樺涼靜陽以九分的高分,獲勝!”

糟糕透了。

第四章 出其不意的結果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