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不可思議的蘿變!

第三卷 不妙的時段轉換? 終章 超能力的襲來

書名:不可思議的蘿變! 作者:伊吹濼 本章字數:8674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6:24


個人原創小說

——L—O—S——

終章

可以說是,原本不知道這些事情的啊。

不不不,我根本也不想去知道,可以說是怕麻煩吧。總之這實在是可能會耗費我的大量時間,但是卻無法制止,只能隨著事情的發展。

控制不了的局面。

這是有夠麻煩的,並不是說是討厭如此啊,只是自己再遇到了太多的事情之後,有點讓自己承受不住這些超乎想像的非科學。

變身啊變身啊變身啊。

超能力啊超能力啊超能力啊。

就真的像是進入了小說裡的情節一樣,周圍的生活隨著一次不可思議的事件逐步的變化。

但是啊,不知道自己會怎麼樣。

不管怎麼說這都是現實,永遠不可能是電影。

不會像“劇情”一樣,是被設定好的。

現在所發生的一切我都不知道是怎麼回事,成為了無法控制的局面。

不想啊……

由衷地不希望如此啊……

就算是自己的周圍一個一個地出現著美少女,但是這幾天分明是自己在受苦啊。所以乾脆這麼說好了,自己身邊的女生多,或是自己的人緣好,不管怎麼說都不一定就肯定是美好的……

舉個例子吧,我的妹妹鈴一,雖然是很可愛我就不多提了。但是,就當時利益來說的話,總感覺我受的苦多於了“自己有個可愛的妹妹哦~”這種能夠炫耀的話語……

不不不……大概是價值觀的問題吧?總之這實在是太麻煩了。

好不容易能夠好好地休息一天好好想想辦法,結果一浪未平又起一浪啊。

某個自稱某人姐姐的單目遮嬌小身軀金色長髮少女,知道我的真實身份,而且居然也說自己是有特殊能力的那種人。

俗稱,能力者,超能力。

這種漫畫式的詞語用在現實還是有點讓我不能接受啊,不過看到水月的那樣不太妙的風操控,有點吃不消啊……

真不知道旁邊的這位少女會有怎麼樣的能力……

應該不會很危險吧……應該不會吧?

不會吧……

“來,要喝水嗎要喝水嗎要喝水嗎要喝水嗎?”

“呃啊……要做什麼?……”

少女猛地靠近我,明明有只眼睛已經被遮住了,但另一隻眼睛裡卻像是星星一樣快速地閃爍著。

啊啊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嘴裡只是不停地說著“要喝水嗎?”這幾個字眼,少女完全成了貓爬的姿勢一點一點地靠過來……

感覺有莫名其妙地恐懼感啊,嗚啊啊啊,不得了了。

“來啦來啦,其實很好喝的~”

“等、等……等下啊……”

明明手裡什麼都沒拿啊,為什麼要我喝水啊,總覺得讓我喝的東西很糟糕啊……

被逼到了樹前,不妙了,後面被樹擋住了,望向兩旁也根本逃不掉了。

只有面前的少女一點一點地爬向自己。

明明是這麼糟糕的畫面,但附近的人們都像是理所當然的一樣只是看了一眼就離開了。難道說在現在人們的眼裡,一位女生逆推一位少年很正常嗎?!

不對,完全不是這樣,在人們的眼中,現在的場面只是兩個少女在嬉鬧而已……

“不想喝嗎?”

“到底是要喝什麼啊……”

“一種飲料。”

“那是什麼……”

兩人的臉大概連20釐米的距離都沒到。

光是這樣就讓我臉紅了起來。

“妹妹她或許討厭我做這件事,但這樣就能讓她嫉妒——”

眼前的少女明明說出這樣調皮的話語,但整個人趴在我的前頭似笑似不笑的壞臉卻表露出那麼一點的違和,這讓我感到了一絲的錯覺——謊、言?

“啊、啊是要做什麼?”

“我也不知道我想要做什麼……”

“樂!”

從遠處大喊著的聲音。

習慣性地讓我向那裡看去。

只是看到了一雙金色的馬尾辮……但我想我已經知道是誰了,那位大膽地在我面前掀起了裙子的少女,自稱是超能力者的少女,雖然不常說話但卻很能使壞的少女……

水月音。

如果現在眼前的少女是音的姐姐的話,那麼眼前被她所成為“樂”的少女就是……

“水月樂?唔——!”

本想如此說出眼前少女的名字,但是嘴卻被堵住了,說不出其他話了。

“……”

水月音在那裡突然站住不動。

這種奇怪的觸感,不,並不是被手給堵住的——而是被少女細膩的嘴唇所堵住的,被眼前少女的嘴唇所堵住的。

這讓我嚇了一跳。

明明是少女身的自己,初吻卻被搶走了……被眼前的少女搶走了。不是獻給誰,而是被誰給奪走了。

只能說是很糟糕嗎?

被嚇一跳的自己睜大了眼睛,被震驚到的音也睜大了眼睛。

“嗚呼啊啊!你這是在做什麼啊……”

鬆開了那一瞬間我像是已經準備好了著已經,非常緊張著將一連串的話語吐了出來……眼前的少女,樂只是低下了頭像是在想著什麼,退了回去,盤坐在草地上,面對著剛才才到來的水月音。

可以說是姐妹兩人的初次登場一般的感覺,莫名奇妙地緊張感。

“音,已經到了啊……”

“……”

就像是平常一樣,水月她,不,這樣說根本分不清是誰了。

音她,像往常一樣一句話也沒說,只是看向這裡。

“水月……等一下,你……你不是應該在學校裡嗎?……”

我驚訝地問道,但樂卻沒有在看著我。

照常來說現在還應該是上課時間啊,而且她怎麼會知道我在這裡,以及,水月是怎麼出去校門的?大門應該會被看管著。

難不成是動用了特殊能力?

“飛過來的……”

“飛?!”喂等一下,風的操縱已經如火純情了嗎?!在空中飛翔已經不成問題了嗎?這個進步也太快了吧!不過,要是能將自己飛起來的話,那不是說明能有很大的動力嘛……啊啊,這樣要是釋迦到人的身上成為傷害性的攻擊的話豈不是很危險?!

能在一秒鐘推理出那麼多我已經是筋疲力盡了……完全搞不清楚現在的情況了……

“本以為音你會晚一點的……”

“……”

音低下了頭,因為快蓋住眼睛的劉海擋住了整個表情,因此看不清楚現在的音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表情。

是高興呢?還是生氣呢?我想只要是普通人,見到自己的姐姐也不會有什麼討厭的感覺。

不過我大概是說對了。

“姐姐你在這裡做什麼?”

水月音露出了微笑。

完全分不清是否是自然的微笑,平時根本沒有表情的臉上第一次露出了微笑。我沒有見過她的微笑自然看不出真假,但如此可愛的音讓我有些心動……

不過現在根本不是心動的時候了。

為什麼水月音要對著自己的姐姐做著不屬於自己的反常動作?

“我只是來見見他的。”

“那為什麼要親上去?……”

氣氛變得很奇怪,水月那明明很自然的笑臉,現在卻顯得變得不自然了。

難道是平時不露出笑臉的音在這次微笑而顯得吃力?就算就是如此,也不應該會有那種違和的奇怪氣氛。

“當然是搶先奪走了。”

“……為什麼要做這種事。”

“……”

“都說了不要再攝入我的生活了!”

音生氣了起來,起碼她的口氣已經變成了警告。她看著我身邊的少女,眼中映射出來的比起是憎恨,不如更像是害怕——

“別再來找我了……”

就像是在苦求一般,音她慢慢地後退,自己的聲色變得脆弱,好似玻璃一般看似強韌卻容易粉碎。

而水月樂她,我不懂她的表情。

——水月音——

上課的時候,感到了不好的預感。

就當班裡的數學老師正在解析一個公式的時候,卻感到了這座城市中的一個熟悉的氣息……也可以說是討厭的氣息……

“老師!”

“怎麼了?水月同學。”

然後這鐘討厭的氣息越來越強烈,自己已經按捺不住了。

“……我,離開一下。”

“喂等等——”

而且,東橋他今天沒有來學校。

肯定成為第一的目標了……

快步來到了學校屋頂,用跑步的速度是根本來不及的,從這裡到東橋的家裡,還是有很長的一段距離。只能用風拖住自己了,雖然我知道這很危險,如果被看到了肯定不好解釋——但是現在的情況很緊急了……如果要是晚一步的話,不對,根本就不能讓她和東橋接觸……

但是,東橋他在不在家中呢?

不,現在關鍵是要先找到她。那不太喜愛的氣息。

過分的濕氣……

從空氣中的水氣程度就能知道她在哪裡了,天空也變得感覺是要下雨了一樣。

已經越來越嚴重了嗎?

縱風的能力不單單是能夠控制空氣的流動,以及聲音的傳播,這大概是從最近才知道的,那就是味覺。

並不是自己的味覺突然很強,而是用風的流速讓其氣味傳播的更快……

雖然貌似很麻煩,不過要讓自己知道那種不平常的濕氣在哪裡的話,也算是輕而易舉的。

水氣……太嚴重了。

……

大概是知道了在哪個方向,在高空人們用肉眼看不清楚的高度飛空著。

濕氣越來越重了。

大概普通人聞不出來,但是如果是吃什麼東西,或者是在用面紙之類吸水效果好的物品的時候,就能夠清楚的發現周圍的濕度了……

那不是自然散發出來的。

在公園裡嗎?

“是要做什麼?……”

聽到了……聽到了東橋的聲音。

“……就能讓她嫉妒了吧……”

我的身體正在因為自由落體而下落著。

這個時候,我聽到了那句話。對,那是她的聲音,熟悉的聲音……我的大腦詢問著我:他們已經遇到了嗎?該怎麼辦?

我大腦中已經快要一片空白了,但我始終決定這麼做——

“樂!”

自己大喊著自己的姐姐的名字。

但是我現在卻一點也不想承認她是我的家人……

我一直以來都是一個人住的……

過去也是,一個人“住”的。

……

——東橋莉亞——

這到底是在做什麼?

妹妹與姐姐的關係不好,家庭中是否是出現了什麼事情?

我不清楚啊……

只能呆在一旁看著兩人,矛盾衝突卻不知道該幹些什麼……我已經去上前阻止吧?不不不……這不是自己的事情啊,再說我還不明白現在的情況……

隨著中午的到來,公園中的人越來越少了,大概都是回家吃飯去了。

“音,我們是姐妹……如果你還承認我這個姐姐的話,我一直都是——”

“這種姐姐我不要。”

“都說了,那不是我的錯……”

音只是撇過了頭,沒有回答她。感覺好像是已經習慣了這樣的場景似地,樂沒有更多的表態,而音也只是站在那裡,什麼都不做。

而在這之後的第一個動作,是樂踏出去的腳步。

“不要過來!”

本正準備踏出一步走向水月音的樂,卻被音強烈的話語給制止了。

“那個、音,那些都是誤會……”

或許這都只是樂的堅持罷了,裝作沒有聽從音的話語而嘗試繼續走向她。

接著又向前踏了一步。

“都說了不要過來!”

呼——

突然起來的風,根本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而來的強力的風以音為原點向四周攻擊過去。

將一切四周的雜物一同扔到了遠處。

“音!……嗚……”

“呃啊啊啊!——”連同樂的身體也被吹了開來,但這種程度,一般來說一個人的身體也是能夠撐得住的。

但是,不可思議的,樂卻像是被割開了肉體一般慘叫了起來,而樂的動作……簡直就好像在甩開正要抓住她的人一般,她連續左右揮著雙手,節節後退。

“呃啊、啊……啊……不、不要!”

“怎麼了?!”

她開始晃動,好像已經站不穩了……糟糕,這樣樂會倒在地上的,自己立刻沖了上去,接住了樂的身體。

“嗚……為什麼總、總是這種事情……不要、不要……”

樂被擋住的右眼露了出來,她的右眼變得渾濁而又蒼白,像是已經失

去功能似的——接著沒過多久樂使勁地捂住了自己的右眼。她的身體也像是受凍般地顫抖起來。

不對,這點風的強力還不至於讓人感到痛傷。難道樂的身體已經差到弱不禁風了?不,這不可能。

水月音只是低著頭,沒有看向這裡。

水月樂卻捂著自己的右眼,左眼已經滲出眼淚。

是有什麼東西紮進樂的右眼裡嗎?真糟糕……

“右眼怎麼了?沒事吧?”

“不要、要……不要讓我看見……”

看見什麼?樂說出的話和現在的狀況風馬牛不相及。

真是的,我越來越搞不懂了。

“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

水月音在站離我不超過3米的地方這麼說道。

“為什麼要同情那個人?……”

“什麼那個人啊,她不是你的姐姐嗎?”

“我……不要這樣的姐姐……”

這到底是在說什麼?水月你也在任性嗎?這簡直就像是那次事件中任性中的鈴一一樣。

“不要任性了!”

“嗚……”

不常訓人的自己難得的一次生氣。

結果竟然是沖著水月發火。

“這才不是任性……要不是姐姐她做出那些事……但是、但是,我不知道!我討厭這些!”

“喂!水月你要去哪裡?!”

只是嘴裡嘟囔著這種話,根本沒有回頭地,直直地跑出了公園中。

把我和樂兩人丟在了這裡。

“呼……”

樂好像是冷靜了下來,也在我的懷中睡著了。

但是這之後該怎麼辦?

不管怎麼說先把她帶回家吧,如果有什麼事就趕緊送去醫院,就這樣了……

不過,音和樂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這如同深井中的皮球……讓我碰也碰不到,拿也更拿不出來——我是推理不出來的了,我開始有些後悔自己的無力。

——L—O—S——

話說回來,鈴一說要到中午之後才能回來吧?

完了完了,現在才不過12點左右,這樣四季天那個傢伙會過來的啊。

你知道的啊,背著一名比我高一點的少女回家可是多麼累人的事情啊……本來身體的承受能力就不高,還得一步一步地走回去,實在是太累人了。

回到家之後,把水月樂放在了床上之後我也一起躺倒在了床上。

一時半會似乎起不來了……

在這裡躺著,也開始思考起來剛才發生的事情了。

水月音不喜歡自己的姐姐,水月樂,而樂卻想和自己的妹妹,水月音和好。

看似簡單的問題卻異常的麻煩啊。

首先就不知道為什麼水月她會那麼討厭自己的姐姐。是因為家庭的原因嗎?還是說只是單方面的厭惡,不對,水月她並沒有露出那種厭惡的表情,大概只是不想和樂她接觸吧。

「都說了不要再攝入我的生活了!」

這句話頗為重要啊,感覺就像是曾經發生過什麼一樣,不過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不要這種姐姐……」

樂你有做些什麼嗎?是什麼事情讓音如此討厭你?

到底是怎麼回事?……

就算絞盡腦汁我也不明白。

我坐了起來,我坐在了床邊,背對著樂抬頭望著天花板卻什麼都想不起來。

大腦已經混亂了,怎麼去解決這件事情,大腦根本就想不出任何的辦法,只是發著呆,隨著時間的流過。

“音、音音……”

沒有一會,我的身後傳來的樂的聲音,但是她好像叫著音的名字。接著我感到了被雙手抱住的感覺,是起來的樂從後面抱住了我的上身,她在顫抖著。

說起來,她當時到底是看見了什麼?

到底是什麼東西讓樂如此恐懼……

“這是什麼情況啊……”

“……”

總之,我被樂用雙手抱住,這下子我是不敢動了。

而且她好像還沒有醒來,難不成剛才她把我當成了她的妹妹嘛?

“明明是姐妹卻發生了這種事情……”

我緩緩地轉過身去,她的雙手還纏在我的身上,而且抱得更緊了一點。她抱在我的懷裡,我用手撥開她臉上的劉海,露出了她右眼。

現在是閉上的。

我不敢看她睜開的右眼,剛才我的的確確看到了,是蒼白色的眼瞳,仿佛已經失神了。

她難道用這只眼睛看到了什麼嘛?

“啊?……”

“哦哦,醒了啊。”

“啊!……對不起……我以為……”

水月樂發現了自己正抱著我,立刻松了開來,對著我道歉道。果然她以為自己抱著的是自己的妹妹音。

“沒、沒關係,只是……現在好些了嗎?”

“……沒事,現在沒事了……”

樂用右手捂住了自己的右眼,那被劉海蓋住的右眼,仿佛是在檢查著什麼。

果然是右眼的問題嘛。

“樂,你的右眼怎麼了?”

與其在哪裡推理,不如問問本人好了。

“嗯……你真的想聽嘛?”

樂這麼問道,她的眼神中有一點不安。

“嗯,沒關係。”

叮咚——!

突然響起不是很大聲的門鈴聲,但是我卻聽得清清楚楚。

不妙了不妙了,四季天那傢伙已經來了。真不妙啊,要是樂現在被四季天看到該怎麼辦?……真糟糕,這樣下去不是辦法啊……

“話說這裡是?”

“啊啊,這是我家……等等,我去看看!樂你先躺下來休息休息吧。記住不要到窗戶邊上去啊。”

絕對不能讓樂被四季天看到,不管怎麼說我先去把四季天打發走。

……

上蒼啊,不要讓門外頭的人是四季天那傢伙啊。

“大小姐,看起來精神甚好啊。”

果然是你啊!可惡啊!

你那銀色的低馬尾趕快剪掉吧,太礙眼了!就算你再怎麼帥氣我也不可能喜歡上男人的!別想了白癡!

“啊……是啊……”

“那麼,大小姐我可以帶你去遊玩了。”

“哎?!不是學校嗎?”

突然變了啊可惡啊,怎麼回事?

“少爺,下午可是還有課程的。”

“暫時幫我請假吧,我的成績應該是沒有問題的。”

“少爺你已經請了好多次了,再這麼下去規定的課程不達到是不能升學的。”

“真該死的啊……”

到底在吵些什麼啊……

“好吧,這樣好了。”

“啊恩?”

其實我很想馬上逃走的,但是貌似可能性不大,放棄了放棄了。

“跟我一起來上課吧。”

“不要!”

不會後悔的,說出了這句話。

“沒關係,不用在意其他人的眼光,盡情地坐在我的懷中就可以了!”

“……”

讓我現在這樣的姿態坐在一個企圖不軌的怪大叔懷中實在是比死還難受啊……

還是趕快把他打發走吧,這樣下去沒完沒了啊。

“所以說了,大小姐你必須要——啊啊啊啊啊啊!”

“啊啊啊啊?怎麼了?!”

被嚇了一大跳,看見四季天用手指向上面指著。

他可是“啊啊啊啊啊啊!”地大叫起來了,控制不足了,果然啊果然啊。

“大小姐的家中竟然還有一位元不認識的美少女!”

果然你還是被發現了啊。

果然如此啊,真糟糕啊,都說了不要到窗戶旁邊了,你是小孩子嗎?那種越說不行就越要去看看的那種小孩子嗎?

水月樂正歪著頭看向這裡,四季天則驚訝地張大了嘴指著她。

搞什麼啊!

“等一下!”

碰!

把門關上以後立馬跑到了2樓自己的房間中,把水月拉了過來。

“啊啊,都說了不要到窗戶邊去啊……”

“對不起……頭有點昏昏的感覺沒有聽清楚……”

“你這傢伙是故意的嗎……”

這樣不好把四季天打發走了啊……

“傷腦筋了啊……怎麼才能讓四季天離開啊……”

“下雨可以嗎?”

水月樂揚起了嘴角對我問道。

下雨?

你是怎麼做到的?

……

“啊啊,竟然下雨了,天氣預報不是說今天不會下雨嗎?”

“少爺,既然下雨了就回去吧,讓附病的莉亞小姐在下雨天出來實在是太危險了點。”

沒想到真的下雨了。

嘩嘩——

雖然雨水不大,但是足夠影響部分的交通了……

明為四季天打著雨傘,站在門口談論著,看來大概是要放棄了。

“好吧……雖然感覺很可惜,但是也只能這樣了,大小姐保重了……”

“哦……好的……”

對著四季天揮了揮手,看著他走進了他的專屬車中,接著慢慢地開走了。

心中總算是松了一口氣。

“不過樂你是怎麼做到的?”

回到房間裡第一件事情就是問道如此。

“這是我的能力。”

“下雨的超能力?”

好奇特的能力啊……

“不是不是……是操縱水的能力……嗯,姑且就這麼說好了。”

“縱水?水的超能力……”

聽起來怎麼那麼怪異……真的成為校園超能力大戰了嗎?風能力者出現了,水能力者也出現了……不久之後不是就要出現火的了嗎……

感覺火比較可怕啊。

“那你的右眼是怎麼回事?”

因為掀開了劉海而發出慘叫,難不成是超能力的後遺症?

“不……這個是……”

樂坐在床邊上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是因為本身的能力太強了……”

“能力太強了?”

“恩,並不是我喜歡才弄成這樣的一個髮型,不過這也挺不錯的~”

水月樂對著我嘿嘿笑了笑,摸了摸自己右眼上的劉海。

“這是為了擋住我右眼的視線,因為緊閉著一隻眼睛這樣有些太累了點。”

“……”

“如果右眼不被擋住的話,我會看到一些不太好的東西……”

比如說什麼呢?讓水月樂你痛苦地慘叫著,那種恐怖可怕的東西。

“只要從黑暗中離開一秒鐘,那些恐怖可怕噁心骯髒的東西……攪動的肉塊,腐化的骨架,血染的大地,奇形怪狀的生物……之類的……”

“好了好了,不用再說了,痛苦的事情就不用再提起來了。”

光是在旁邊聽著都覺得恐怖。

不,水月樂到底用右眼看到了什麼……不敢去想像啊……

“謝謝你……”

眼前的少女低下了頭,眼前這奪走我初吻的少女低下了頭,沒有一點虛假的感覺向我道謝。我不知道該如何回應她,但是我想到了一個方式。

“等我一下啊。”

“恩?怎麼了?”

“我馬上回來。”

“啊恩……”

自己只是想這麼去做,並不知道這麼做之後會有什麼樣的結果,她是會高興呢?還是根本不在乎什麼,嘛,都無所謂了。

從自己曾經的收藏之中拿出一件物品。

那是準備給水月樂的。

“來,戴上這個。”

“這個是……”

一個普普通通的單眼罩,那種類似海賊的眼罩。

是自己曾經無聊去逛商場的時候買來的飾品,當時大概是覺得戴上它會比較帥吧。

現在的我已經不需要這個了。

“戴上後就不用怕劉海被風給吹開了啊。”

“……”水月音看著我遞給她的那個眼罩,黑色的外表,上面的圖案並不是那種海盜的骷髏,而是三道從眼罩中心向四周擴散的波浪,就像是水的波浪一樣。

“恩?不喜歡嗎?真是抱歉了,我擅自下決定……”

果然是不喜歡嗎……看來我不應該給女孩子眼罩啊……

“不,沒有的事。”

“恩?”

“真的……很謝謝你。”

水月樂笑了起來,從剛才那些事情開始,是第一次的真正的微笑。

我……沒有臉紅吧?

……

“怎麼樣?好看嗎?”

“啊……恩啊!”

水月樂戴上了眼罩在我面前笑了起來,但是因為劉海擋住了等於沒有戴上啊……

“哦啊啊,感覺很不錯!”

“根本看不到啊……”

“什麼?看不到?明天把劉海剪掉好了……”

喂喂,不能這樣啊,你的萌點就是單目遮啊。

“算、算了吧,樂你現在單目遮的髮型很可愛的!”

對著水月樂豎起了大拇指。

怎麼感覺這和當時父親那個白癡的動作一模一樣?

“是嗎?我也覺得很不錯啊~”

你到底在感慨著什麼呢。

終章 超能力的再一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