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少帥,你老婆又爬牆了

第77章 少帥侵進她的嘴

書名:少帥,你老婆又爬牆了 作者:言堇七 本章字數:317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8日 22:07


而聽在李青耳朵就是尷尬不已了,他瞧著自己像是一個大電燈泡,不僅發亮,而且還發燙。

本來在聽見謝楠得驚呼就快速闖過來床邊了,現下就在謝楠身後,雖然像是看著他的上級和他的女人打情罵俏,依舊是雙手背立,一百分規規矩矩的軍姿站著。

“李青,你來,來搭把手……”謝楠剛一轉頭,就看見近在咫尺的李青。

嘴角抽搐,“你還真快啊!”

兩人合力把衛坷這高大得身軀搬正,謝楠搬正後細心幫衛坷掖上被子。

謝楠瞧著這病怏怏的男人,臉上顏色越來越鐵青,一副磨刀霍霍向豬羊的模樣,這模樣連常年血裡來火力去出生入死得李青看了都要嚇哭了,一個大老爺們兒可不能慫。

轉眼就一個想法冒出來,剛剛扶少帥睡正感受他身上的溫度真的賊高,“謝小姐,這少帥身上好燙啊,再這麼發熱下去,得讓熱氣把人活活熱死不可,要不您動動玉手,幫幫少帥擦拭一下身子,降降溫。”說完看向謝楠。

謝楠顯然不清楚李青急於離開得彎彎繞繞,質問,“你是他部下,你怎麼不給他擦啊!”

李青挺直本來就挺直得腰板,“回謝小姐,少帥平時就不喜歡和別人得肢體接觸,但是只要是你,他肯定不介意的,要是我來……可能就活不了……”說完,為表達真心誠意,就要鞠躬。

謝楠及時扶住他預加行禮的身體,忙道:“我來就是我來就是了!”

“謝小姐,我覺得你用冰水效果應該會更好。”在謝楠快要踏出房門去打水時,李青補充了一句。

“這倒是真的!”謝楠嘴上附和,腳下卻抹油似的往廚房走去。

打來了一盆冰水,謝楠把毛巾放進水裡泡著。

看著近在咫尺的少帥,那深邃的面孔依舊俊逸不凡,讓人不禁心慌意亂,小鹿亂撞。可是那緊緊皺著的眉頭卻是舒張不開,看起來整個人還是處於相對緊張的狀態,而且,面色發白,即使風姿依在,那身上得病癆氣兒還是滿滿當當。

謝楠和衛軻現在關係雖然好很多,可是平時也沒有經常肢體接觸,如下要給他擦拭身體,還是有些許尷尬的,但是她也是大敵當前面不改色的女殺手,當下就冷靜下來,掀開被子,把衛坷的襯衣扣子從上直下解開,可是來到褲子皮帶,愣是老半天沒能解開。

本來面不改色的李青在旁邊逐漸臉紅了起來。感覺氣氛似乎怪怪的,有點香豔是怎麼回事,然後搖了搖頭,警告自己不能胡思亂想,這可是自己的大老闆,衛少帥也,哪裡輪得上自己瞎想。

解了半天皮帶也沒解開的謝楠終於放棄,她想著自己先擦拭上半身好了,然後從冰水中擰乾一條濕毛巾,把毛巾兩半重疊,然後伸手要去擦拭,隨著手離這衣裳攤開的胸口越來越近,那古銅色得硬邦邦得肌肉讓本來面無表情的謝楠紅了臉。隨即,一副視死如歸的模樣,在這精壯的胸膛小心翼翼地擦拭著。

這加了冰水的毛巾一接觸到身體,把本來像火爐一般的少帥刺激醒,他微張著眼睛,才模糊得看見女子的身影,隨即用力把謝楠推開,聲嘶力竭道:“滾開!”

謝楠這還在小心翼翼地擦拭著,突然一股力氣把自己推開床邊,倒退了個釀蹌,隨即大聲道:“衛坷,你有毛病啊!”

而此刻的罪魁禍首卻是又昏睡過去,把謝楠愣在旁邊,上前也不是,走也不是。

李青本來在一旁候著,現下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這少帥怎麼連昏睡都能這麼折騰人。

這下了謝楠小姐的面子,我該怎麼做比較好,腦袋隨機快速轉動起來。

謝楠歎了口氣道,寵溺地看著床上的“死屍”道:“李青,他可能沒被女人看過身體害羞吧,或許是覺得自己這樣脆弱丟臉,他既然不想我擦拭,就你來幫他擦吧。”

一番話下來,李青愣愣地接過謝楠手中的毛巾,嘴上說好好好。心裡卻想,這謝楠小姐對我家少帥看的真透啊!

然後,房間出現這樣一幕,一個女人看著一個男人擦拭著另一個男人。

李青幫謝楠擦好了身子就端著水盆出去了,比較現在他已經給自家公子弄好了,再待在這裡也不合適,畢竟要給自己公子和謝姑娘單獨相處的機會。

李青出去一會,衛軻就困了,謝楠就讓他休息,說

現在已經沒事什麼事,讓衛軻休息一下也好。畢竟睡著了就不會想太多了。

衛軻也覺得謝楠說的對,最重要的是衛軻現在是真的很困,但是衛軻怕自己睡著了,謝楠就又走了。

因為衛軻怕現在自己看見謝楠這一切都是自己的夢,自己一睡著了,謝楠就又不見了,所以他情願不睡覺。

謝楠聽見衛軻這麼說,向衛軻保證她會一直在旁邊陪著他,不會走,還發了誓衛軻才乖乖睡覺的。

衛軻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早上,因為衛軻中的藥性已經挺深的了,所以這一休息就休息得很久。

第二天衛軻醒來感覺身上各個器官都在叫囂,我要,我要運動運動。伴隨著這莫名其妙的感覺,衛坷醒來了,身上蓋著的是自己臥室的天藍色蠶絲被,還好,昨天把趙雅芝那個女人推開了,不然算是交代了!這可怎麼對得起我的謝楠小寶貝。

衛坷還是有點暈暈的,他使勁搖了搖頭,自以為這樣可以讓自己更加清醒,然後一把拉扯開身上的被褥,猛地發現自己沒穿上衣,視窗吹進一絲風,這吹得胸口有些涼颼颼的。這把衛坷驚呆了,我昨晚有和女人做了嗎,不可能啊,一定沒有啊,有做什麼我怎麼會一丁點印象都沒有呢。

衛坷再次揮起他的大手,往腦袋猛地拍下去,嘗試讓自己更加清醒些。可是不論他怎麼想,就是沒有啊,除了昨晚推開那個女人有過和女人接觸,他真的沒有啊!

當他要揮手拍打第三次時他突然發現自己褲子還在啊,皮帶雖然一副被蹂躪過的模樣,可是還是嚴嚴實實的扣在褲子上的呀!

衛坷松了一口氣,還好還好,我還是黃花大閨女,哦呸,還是純真的少帥!

他不知道的是,他剛剛的一系列怪異舉動全部落在了門口口那個手捧排骨粥的女孩謝楠眼中。

謝楠本來眼中帶著一絲欣喜這時都被疑惑代替了,不過轉瞬又被擔憂侵佔。

謝楠覺得,這些奇怪的行徑應該是這個中毒後遺症,她不禁想,這傢伙兒,怎麼讓人這麼操心。

謝楠帶著疑惑、擔憂跨進衛坷的房間。

一進門,衛坷反應靈敏地望過來,他一見是他心尖上的人兒,冰霜一樣的臉立刻綻開一個笑容,那熱乎勁,就像是謝楠小時候的小黃狗看見骨頭一樣,平時面露凶色,一看見骨頭就喜笑顏開,像是要生撲上去似的。

“你……怎麼樣啊?好點了沒……”一句話彆彆扭扭地說出來,連謝楠自己都感覺到和平常的自己不一樣。

“我好多了,就是還有點暈,你昨天晚上沒回去,一直在照顧我嗎?”衛坷低頭看著比自己矮差不多半個頭的謝楠,一臉寵溺的笑著。

“沒事就好,我走啦!”謝楠看著他就來氣,昨晚莫名其妙推開了她。敢情他要一起春宵一刻值千金的物件不是她,她真的很失落,還有一種自己那麼喜歡他,他卻不是同樣感情的挫敗感,她現在是面對著他就很不知所措,本來以為心心相惜的相互愛戀,一夜之間成了她一個人的獨角戲,單戀的苦,擾得她一夜未眠,而且她本來是打算好獻身了的,現在呢,就是一個笑話!

對,自己就是一個笑話!

她說完就要離開,衛坷電光火石之間穿過她擋在門口,“謝楠,你怎麼了?”他一起來第一個見到的是謝楠,感覺真的很幸福,結果,納尼,她要走了!有誰能告訴他發生了什麼事情!

他現在是心裡打鼓,小心翼翼地看著謝楠,等著謝楠回答。

可誰料到,謝楠這個小妮子,壓根不為所動,直言道:“沒什麼,這是排骨粥,清淡點好,你去吃吧!我回房間了!”

衛坷覺得實在莫名其妙,一定要一探究竟,於是上前一步,隨手把門關上,落了鎖。

眼疾手快的衛坷一把擒住謝楠的下巴,急問:“你這一大清早,鬧什麼脾氣?”

謝楠對上他的眼睛,本來那氣息奄奄的顏色瞬間變了樣,有點惡狠狠地與衛坷對視,衛坷實在疑惑,因為這個眼睛本來凶巴巴的,後來就抹上了一層淡淡的水霧,好似他欺負了她似的。

他直接上唇,親著謝楠的下巴,還帶著牙齒輕輕摩擦了一下。

謝楠瞬間像觸電了一樣,整個人僵住了,他怎麼可以!怎麼可以這樣調戲她,奈何她自詡堂堂宇宙第一美女殺手,可是在他手下,不用過招,就自動臣服,潰不成軍。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