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最強傭兵回都市

第41章 聯繫水車

書名:最強傭兵回都市 作者:懶一更 本章字數:3195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0日 08:43


如果真的說有關係的話,那只能是這幫小孩引起了他對往事的回憶,這麼小的孩子能有如此的身手,那一定經受過嚴酷的訓練,他們的童年過得一定很慘,他不由得同情起他們來,因為他也有一個悲慘的童年。

現在廖一凡回憶那些日子,連太陽都是暗淡無光的,殘忍,血腥,了無人性,那些日子身體的摧殘不是最難受的,最難受的是心靈的摧殘,內心的煎熬,機械地重複每天的生活,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夠離開那裡,不期待,也不敢奢望離開,內心早已麻木。

血玫瑰看了看廖一凡,見他沉默不語,突然開口說道:“想不到你會為了一個陌生人放棄一百萬,佩服,看來你是個重感情的人,之前我可能看錯你了,以前我們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今天我聽你的,不對這幫孩子們下手了。”

血玫瑰身後的人聽到她的話全部都把武器收了起來。

孩子們繃緊的神經也鬆弛了下來。

血玫瑰還是挺豪爽的,她剛才說的與廖一凡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他當然知道那是什麼意思,他和血玫瑰之間只有那麼兩次的誤會而已,她在他面前曾經脫光衣服。

如今她明確說了之間的恩怨一筆勾銷,這話說得廖一凡心裡還是相當舒服。

“但是——”血玫瑰說道。

“但是什麼?”廖一凡問道。

“但是我那一百萬呢?還給我。”血玫瑰說道。

“哦,原來是這個,好說。”廖一凡松了口氣,給西瓜使了個眼色,示意他把錢拿出來。

“這個……”西瓜的眼神有些為難的樣子,他跟後面的弟兄眨巴一下眼睛,那個弟兄走進後面一間房子。

一個包裹被提了出來。

“錢可以給你只是已經不是一百萬了。”西瓜說道。

他已經花掉了幾萬給死去的兄弟買了個墓地,並且為他做了個簡單的葬禮,只剩下九十萬了。

廖一凡聽到西瓜的話後笑了笑表示理解,這都是人之常情,兄弟死了有錢當然要讓他走得體面一些。

“玫瑰老大你看就這樣吧。”廖一凡用懇求的語氣說道。

“哼,居然有人敢花我血玫瑰的錢,這麼多年第一次碰到,看在你的面子上就算了。”血玫瑰氣呼呼地扭頭就走。

兩名手下把那九十萬抬起來送到了車上。

“我先走了,以後有事可以找我,我在青湖大學。”廖一凡看著血玫瑰走了,給西瓜留下了一句話。

廖一凡扭頭就想走,但是西瓜突然說話了:“真的嗎?”

廖一凡回過頭來看著西瓜,此時西瓜的眼神裡面已經沒有了那種陌生的感覺,取而代之的是一種熾熱的眼神,他已經把廖一凡當成了自己的親人。

“真的。”廖一凡鄭重地說道。

西瓜盯著廖一凡的眼神看了有兩秒鐘,突然開口說道:“大哥走好!”

“大哥走好!”他身後的幾十名兄弟全部跟著喊了起來。

廖一凡看了看那幾十雙真摯的眼神,他微笑著點了點頭,走出了大門。

第二天,張曉天和王明律出現在廖一凡面前,神色緊張。

“老大,那水車不來了,鋪子沒有水都不能開張了,他們都找我們說,能不能我們去給他認個錯,讓他接著回來送水。”

“什麼玩意兒?我們去認錯?開什麼玩笑?”廖一凡說道,自己去給一個開水車的人道歉,而且是對方的錯,簡直是天方夜譚!

“讓你們去查那傢伙的底細你們查了沒?”廖一凡眯著眼睛問道。

“查了,那小子和供水公司有關係,隨便賣水是違法的,不過因為他和供水公司的關係,不會有人來查,如果是別人的話,一定會有人過來查的,那樣會被處罰,所以除他之外沒有人敢過來賣水。”張曉天把自己得到的消息告訴了廖一凡,說話時帶著幾分得意,好像是在得意自己的能力,第一次就把老大的任務做得如此完美,把對方調查得一清二楚。

“供水公司?賣水違法?你在胡扯些什麼?”廖一凡瞪大眼睛罵道。

張曉天撓撓頭,一臉無辜,“他們是這樣說的呀?”

“那是送水的人唬人的把戲,你居然也相信了!”廖一凡說道。

“對對對,當時我也認為那是在胡扯。”王明律趕緊隨聲附和。

“對你個頭,你那裡候一直在點頭,出來時還說又長知識了,不能隨便賣水!”張曉天揭他的底兒。

“你丫閉嘴!”王明律瞪了他一眼。

“還有其他的嗎?”廖一凡

問道。

“還有他好像也和上一個收保護費的有點勾結。”張曉天說道。

“哦,和我猜的差不多。”廖一凡點點頭。

沒什麼勾結這兩撥人早就幹起來了,都是賺錢的買賣,誰看著對方都會眼紅。

“還有嗎?”廖一凡問道。

“沒了。”

“那水車是從哪兒來的?”廖一凡問道。

王明律和張曉天搖搖頭。

“他娘的最關鍵的事情你們不打聽出來,打聽了一堆沒用的!”廖一凡罵道。

王明律和張曉天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臉懵逼,他們感覺自己做的已經不錯了,但是還是被廖一凡罵。

“跟我走,我去查查那個送水人的底細!”廖一凡帶著他們走向白謹夕的車子。

“老大,白謹夕的車送你了嗎?真牛逼!”王明律開口就是拍馬屁。

“你懂什麼?老大就是吃這口飯的,是不老大?”張曉天問道。

“滾一邊去!”廖一凡罵道。

“就是,你怎麼能這樣直白地說老大呢?你這腦子一根筋嗎?”王明律說道。

“你也閉嘴!”廖一凡坐到了車上。

這車廖一凡是一早從白謹夕那借出來的,他估計今天會有事情發生所以提前準備好了。

車子直接開到了附近一家綠化公司。

這家綠化公司管著青湖大學這一片方圓幾十公里的綠化養護,廖一凡早就在網上查到了。

一進院子,院子裡面停著七八輛灑水車,其中就有昨天在小吃一條街上看到的那輛。

一個老師傅正拿了一盆水在一輛水車前,仔細地擦拭著車門。

“大大大哥,”張曉天小心翼翼地走了過去,說道:“我們請你拉車水行嗎?”

“行啊?去哪裡送水?十公里以內的話一車水三百塊。”師傅爽快地回答。

張曉天一聽樂了,“師傅我們那裡也就十公里,去青湖邊上的小吃一條街。”

張曉天伸出手掌,另外一隻手在手掌上面比比劃劃,如果按原來的價錢的話一車收一千五的話,那豈不是淨賺一千二?原來賺錢這麼容易呀!

“那不能去。”師傅搖搖頭說道。

“為什麼不能去?”一旁的張曉天正美滋滋地算錢呢,一聽這話傻眼了。

“那有人去了,我不能去。”老師傅說道。

“有人去了你就不能去嗎?”張曉天問道。

“對呀,做生意還講究貨比三家呢?”王明律說道。

“不能去就是不能去。”老師傅說話斬釘截鐵。

“五百。”張曉天拿出了談判的架子。

“不去。”

“六百。”

“不去。”

“哎你這老爺子,這麼好的買賣為什麼不去呢?你腦袋缺根弦呀?”張曉天沉不住氣了,他罵了一句。

“你們有完沒完?有正經事兒沒?沒有滾蛋!”老師傅也生氣了,瞪著眼睛就罵。

“怎麼了老張?你在罵誰?”門口突然走出一個人。

廖一凡他們三個一看這人傻眼了,這不是昨天挨揍的那個送水的人麼?

冤家路窄,送水的一看是他們,分外眼紅。

“屋子裡的哥幾個,抄傢伙,昨天揍我的那幾個今天送上門來了!”送水的大聲喊道。

“我湊——”張曉天吸了口冷氣,轉身就向外面跑去,王明律在後面喊:“等等我!”也跟著跑了出去。

廖一凡也跑到了車子裡面,發動了車子,一溜煙地跑了,氣得那送水人在院子外面直跺腳。

“老大,那人為什麼不給咱們送水呢?”張曉天問道。

“你沒見那人和被咱們揍的那人是一夥的嗎?他怎麼會搶同夥的生意呢?”王明律說道。

“對了,他們就是一夥的,怪不得那店主們說找不到第二個水車送水呢!”廖一凡說道。

“咦?路邊有個水車,我們再去問問唄,不見得這個也是他們一夥的吧!”張曉天說著就要下車。

廖一凡搖了搖頭,他認為張曉天這樣做是徒勞的,但是他還是把車停了下來。

“老伯伯,我想問一下你願意給青湖旁邊的小吃一條街送水嗎?”張曉天禮貌地問道。

那老伯伯停下手中的活計,沖著張曉天笑了笑。

張曉天一看有門,立刻又拿出了談判的姿勢:“剛才有一個送水的說二百,你要多少?”

這送水也就是一會兒的事兒,也不影響綠化作業,還順便掙點外快,多好的事兒,一定會有人去做的,張曉天又有了信心。

老伯伯一聽哈哈大笑,他說道:“小老弟,這邊的水車沒有人會給那裡送水的。”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