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暖婚厚愛:厲少的心尖寵妻

第10章 就在這兒睡

書名:暖婚厚愛:厲少的心尖寵妻 作者:喬喬 本章字數:2144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5日 08:07


厲城言的臉色,這才算是緩和了下來。

猶豫了一會兒之後,安橋橋有些欲言又止,她知道自己和厲城言也只不過是契約關係罷了,這個請求也許有些失禮。

“阿言……”

說出這兩個字以後,安橋橋的臉色通紅,即便是從前和厲耀南在一起的時候,她也沒有叫過這樣親密的名字。

厲城言挑了挑眉。

“橋橋,你有什麼事?”

安橋橋憋了一口氣,但還是咬著牙開口,“我想請你幫我調查一下,那天晚上究竟是誰陷害了我?”

說完這句話,她就閉上了眼睛,等待著厲城言的判決。

自己和厲城言兩個人也只不過是剛剛認識而已,他和自己在一起的原因也說得明明白白,也只不過是為了爭奪家產罷了。

自己提出這樣一個要求確實是有些無理取鬧了,想到這裡之後安橋橋就是苦笑了一聲。

讓自己的丈夫,去調查那天晚上將她送到別人床上的人是誰,虧她也說得出口……

“好。”

聽見這樣的話之後,安橋橋頓時就有些不可思議的睜開了眼睛,傻乎乎的看著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相貌英俊,劍眉星目,即便是半靠在床上,都有一種旁人難以逼近的氣場。

可是這樣的人偏偏是個殘疾……

想到這裡之後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安橋就在心裡面憐憫起厲城言來。

這樣一個優秀的男人,如果當初沒有出了那樣的意外,想必現在也是一個天之驕子。

他絕對會和一個十分優雅的女人在一起,而不是選擇自己。

這個念頭一冒出來之後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安橋橋的心裡面居然升起了一股酸澀的感覺。

她連忙在腦海裡面止住了這樣的念頭。

難不成她對厲城言起了好感?

安橋橋你可真是不要臉,剛和厲耀南分手,現在居然就對一個其他的男人起了歹意。

想到這之後安橋橋就有一些彆扭,她在心裡面無數次的對自己重複——

她只是覺得和厲城言同命相連而已。

“在想什麼?”

厲城言輕笑了一聲,他覺得安橋橋現在這樣傻乎乎的樣子可愛極了,就好像是一個小兔子一樣。

忍不住的想要逗弄。

安橋橋一驚,然後就胡亂的搖了搖頭,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她忍不住在心裡面唾棄起自己來。

還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居然對著一個殘疾人起了非分之想。

“阿言,謝謝你。”

說完這句話之後,她就慌忙起身,為自己腦海裡剛才產生出來的念頭感到無地自容,只想著趕緊走出這間

不想要繼續面對厲城言。

可是厲城言怎麼可能會讓安橋橋如意?

他低垂著眸子,顯而易見的不愉了起來,聲音也是冷淡的。

“你要去哪兒?”

安橋橋的動作一僵,他扭著身子,乾巴巴的面對著眼前這個渾身上下充滿了冷傲的男人,一時之間就是有些失語。

他一直都是一個十分開朗的性子,可是不知道怎麼一回事,面對著

這個今天剛剛見面就已經變成了自己名義上丈夫的男人,她總是有些畏縮。

就好像是兔子見了大灰狼一樣。

“我,我要去睡覺……”

說完這句話之後她就低下頭去,恨不得找一個地方鑽進去,在心裡面忍不住的哀嚎了起來,她為什麼要和厲城言解釋這些?

“就在這兒睡。”

厲城言抬起頭來,看著安橋橋這幅鴕鳥似的樣子。

“我們現在是夫妻,如果被人發現分房睡,會對我的名聲有影響。”

他似乎是在解釋些什麼,說完這句話之後就拍了拍身旁的位子。

這兒是厲城言的房間,自然是奢華無比,一張席夢思大床恨不得有五米寬。

安橋橋咽了咽口水,剛想要說出拒絕的話來,可是一見厲城言的臉色之後就沒出息的憋了回去。

她有些好笑自己的自作多情。

像厲城言這樣的男人,即便是一個殘疾人,可是依舊有不知道多少女人想要撲上去,又怎麼可能會對自己起什麼非分之想?

更別提她早就已經是一個殘花敗柳了,被一個老男人給占了身子。

想到這裡之後,安橋橋就是苦澀的閉上了眼睛,然後淡淡的點了點頭,心裡面有些說不出的憋悶。

在注意到安橋橋毫無生機的躺在自己的身邊,厲城言心裡面難得的有一些疑惑,這是怎麼了?

剛才還好端端的,現在就好像是有了什麼心事一般。

他動了動嘴唇,剛想要開口,可是卻罕見的沉默了下來,別嚇著這個小兔子。

“阿言,這是牛奶。”

安橋橋小跑過來,給厲城言端了一杯牛奶。

她心裡有些苦巴巴的,以前在安家的時候雖然不得寵,但也算是一個大小姐,還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活計。

這樣給人做貼身保姆的活還是第一次。

只不過一想到昨天晚上厲城言已經答應了自己要調查陷害她的人究竟是誰,安橋橋就覺得心裡面升起了無盡的動力。

她一定會讓那個人付出代價。

雖然心裡面已經有了一個大概的猜測,但是安橋橋還是有一些莫名的希望。

如果真的是那樣,她的前半生活得還真是可笑。

“事情已經吩咐下去了,晚上回家的時候告訴你。”

厲城言眉眼淡淡,接過安橋橋遞過來的牛奶,淡淡的抿了一口。

“幫我打領帶。”

安橋橋抿著嘴唇點了點頭,然後就有些笨拙的蹲在厲城言的輪椅旁邊。

她還是第一回給男人打領帶,動作自然是十分生疏的,可是從前的時候見過媽媽給那個男人做這種事……

所以也能照葫蘆畫瓢打個大概。

目送厲城言獨自一個人推著輪椅走出這別墅大門的時候,安橋橋總算是松了一口氣,跌坐在椅子上。

忽然之間鋪天蓋地的委屈就湧了上來。

她抽噎著,然後擦了擦臉上的眼淚。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已經去世的媽媽以外,唯一對她釋放出善意的人居然是僅僅認識了一天的厲城言。

還真是有些諷刺。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