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暖婚厚愛:厲少的心尖寵妻

第15章 路上搭車

書名:暖婚厚愛:厲少的心尖寵妻 作者:喬喬 本章字數:2188

更新時間:2019年01月07日 08:06


人來人往的車道上。

現在是下午六點鐘,正值下班的高峰期,安橋橋著急得不得了,她只覺得自己口乾舌燥的,幾乎要說不出話了。

現在張媽也不知道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個情況,如果真的生了很嚴重的病,怎麼能夠耽擱下去?

想到這裡之後安橋橋就咬了咬牙看向自己身邊那輛異常奢華的邁巴赫。

在從前她還沒有和安建軍決裂的時候也可以說得上是一個勉強的富家小姐,那個時候安建軍為了打腫臉充胖子,所以對這些名車都有了一些粗淺的研究。

現在算是便宜了安橋橋,她知道自己身邊這輛車不是非富即貴的人,根本就買不起。

“扣扣扣。”

薄景琛揉了揉頭痛的眉心。

“把車窗打開。”

安橋橋咽了咽口水,看著車窗一點一點的放了下來,心裡面緊張得不得了,但是因為實在是太過擔心張媽的情況,所以她還是咬著牙開口。

“先生,能不能麻煩您,將我這位阿姨送到醫院去?”

薄景琛皺了皺眉,他一直都是一個十分冷淡的性子,如果不是因為最近集團裡面要有大動作,他根本就不會到這座城市裡面來。

因為實在是放心不下,所以才打算來看看,看來這樣的決定根本就是一個錯誤,現在不就遇上了一個麻煩。

雖然說他性子冷淡,可也不至於見死不救,那個女孩兒的小電驢上馱著一個老人,看起來似乎是昏迷了。

如果不是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恐怕她也不會敲響自己的車窗。

“上來吧。”

聽見這樣的話之後,安橋橋就是眼睛一亮,心裡面激動的不得了,這才算是松了一口氣。

雖然說自己騎著小電驢,可是速度實在是太慢了,她生怕自己因為耽擱了時間而讓張媽的病情加重。

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恐怕安橋橋的心裡面要愧疚一輩子了。

“真是謝謝您……”

安橋橋低聲下氣的,可是卻感覺到空氣裡彌漫著一股子尷尬的氣氛,那個男人根本就沒有絲毫想要跟她搭話的意思。

意識到這裡之後,安橋橋松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是感到一陣的屈辱。

她確實知道自己這樣的情況,也許是打擾了眼前的這個男人。

可是這個人實在是太過自大了,自己好心好意的跟他道歉,他怎麼這樣的高傲?

想到這裡之後,安橋橋就是抿了抿嘴唇也不想要繼續熱臉貼冷屁股。

……

“下車。”

沒過多長時間以後就到了市醫院,薄景琛重新睜開眼睛,淡淡的吩咐了一聲。

安橋橋的臉色立刻就變得青紅燥白了起來,但還是低聲地道了聲謝。

“謝謝您。”

根本就沒有等到回應,那輛奢華而又低調的邁巴赫,就已經消失不見,離開了安橋橋的視線。

“什麼情況啊……”

她小聲嘟囔著。

……

在門診室的門口安橋橋有些心慌意亂的走來走去,她實在是太過擔心張媽現在究竟是一個什麼樣的情況。

剛剛給厲城言打了一個電話,在電話裡面他整個人都

暴跳如雷,如果不是因為隔著好遠,恐怕安橋橋當場就能哆嗦起來。

說曹操,曹操到。

“你究竟有沒有腦子?”

坐在輪椅上,厲城言整個人的臉色都難看的要命,他實在是不知道應該說些安橋橋叫什麼才好。

如果不是因為知道這個女孩沒有什麼惡意的話,他恐怕就要覺得安橋橋是故意的了。

張媽昏迷了之後,她居然騎著電驢將張媽給帶到醫院裡面來,且不說耽擱的時間,如果在路上出了什麼岔子應該怎麼辦?

一想到這個可能性之後,厲城言整個人就好像是一個火山一般——

馬上就要爆發。

“林森不在家,這樣是最快的方法了。”

安橋橋也是委屈的不得了,不知道為什麼厲城言要這麼凶巴巴的,自己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將張媽給帶過來,可是現在算是怎麼一回事?

厲城言為什麼要這麼說自己?

“你就不會給我打電話嗎?”

聽見這樣的話之後,安橋橋就是沉默了下來,她低下頭去不知道應該說些什麼才好,心裡面也是覺得自己的處置不太恰當。

就在這個時候,醫生走了出來。

“沒什麼問題,就是老人高血壓,以後注意飲食。”

安橋橋和厲城言兩個人都松了一口氣。

她心裡面的委屈爆發了出來。

於是扭著頭,直接離開。

厲城言一愣,似乎是沒有想到安橋橋會是這樣的反應。

已經有多長時間了?

自從那個女人離開以後,他的生命裡面就只剩下了金錢,權力,和想要利用他走上上流世界的女人。

已經不知道有多長時間,沒有一個人敢對厲城言使這樣的小性子了。

等到他回過神來的時候,安橋橋的身影早就已經消失不見。

“這個世界怎麼會這樣不公平?”

安橋橋坐在醫院的長椅上,心裡面只覺得自己真是太過可憐了一些。

先是被相戀多年的男友背叛,而後又是被細節涉及到了一個老男人的床上,最後和一個從來都沒有見過的男人結婚。

眼淚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這幾個月她流的眼淚幾乎比之前二十多年都要多了,如果不是因為當初發生了那樣的事,恐怕現在她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安橋橋。

為什麼所有的厄運都要降臨在她的頭上?

吸了吸鼻子,安橋橋胡亂的擦了擦臉上的眼淚。

從前的時候,媽媽和她說過——眼淚是這個世界上最沒用的東西。

“媽媽,我好想你……”

安橋橋只覺得自己好像是這個世界上無根的浮萍,沒有任何一個地方可以接納她。

即便是已經和厲城言兩個人有了夫妻關係,可是厲城言對待她根本就沒有一絲一毫的尊重,自己只不過是一個另類的保姆而已。

忽然之間,身後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這段時間以來,她已經聽慣了厲城言的輪椅聲,所以現在知道是誰過來。

但是因為剛剛厲城言的態度,所以安橋橋冷著臉沒有轉過頭去。

她倒是要看看——

厲城言究竟想要做些什麼。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