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赤瞳的多菲蕾婭

工匠少女與紅發少年 第二章:一路順風,少年!

書名:赤瞳的多菲蕾婭 作者:瘋狂的Poi 本章字數:2875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9日 15:11


一如既往的噩夢。

自從去年爺爺去世之後,多菲蕾婭就開始做這個噩夢了。

就像在看一場第一人稱的戰爭電影,自己什麼都做不了,每次都是這個場景,整耳欲聾的炮聲,密密麻麻的槍聲,慘叫與鮮血,戰士與屍體。多菲蕾婭看著面前年輕的士兵,他很快就會被一發流彈擊中脖子,痛苦的死去。還有旁邊正在投擲手榴彈的戰士,過不了多久就會被翻越戰壕的坦克碾壓。這就像一段重複播放的電影,她幾乎能背下來每個人說的話和每個人的遭遇。

這時候,視野的左邊,一位青年士兵跑了過來,抓住多菲蕾婭的雙肩,用力的搖晃了幾下。“你還好嗎?還能戰鬥嗎?”

多菲蕾婭確定這不是任何她知道的語言,但是她就是能聽懂。“我沒事。”她不受控制的回答。多菲蕾婭見自己拿起了一把槍,然後把頭探出戰壕。面前是在硝煙的遮擋下貓著腰沖過來的敵人,戴著鋼盔,穿著統一的綠色軍服。

真是奇怪,這倒有點像是地球上的二戰了,這個世界可沒有槍,也沒有坦克和大炮。多菲蕾婭看著自己舉槍射擊,她知道這一輪射擊自己至少擊殺了五名敵人。然後她就被一支強有力的大手抓住胳膊,拖進戰壕裡。

那是臉上帶著一道刀疤的老戰士,他的軍裝領子上繡著花邊和三顆星。“嘿!快去地下避難所!將軍在等你!”說完,老戰士推了多菲蕾婭一把。

她沒法回頭確認周圍的狀況,只能任由自己向複雜的戰壕深處跑去。大約跑了五分鐘,多菲蕾婭看見了那扇半開的巨大金屬門,這就是避難所的入口。就在這時,多菲蕾婭的視野一陣顫抖,緊接著是一聲沉悶的爆炸聲。整個天空仿佛被點燃了,刺眼的亮光瞬間改過了太陽的光輝,地平線上騰起了一朵巨大的蘑菇雲。

夢境到這裡就結束了。多菲蕾婭只是知道在戰場上有一顆核彈,或者類似的武器被引爆了。但是對於夢境本身她還是莫名其妙,這場戰鬥發生在何時何地?為什麼自己總是夢見這個場景?也許這就是自己身上隱藏的秘密吧。

睜開眼睛,清晨的陽光透過窗簾印在地板上,床邊上的魔導鐘告訴她現在是早上七點。多菲蕾婭想了想,還是把被子拉起來蒙住頭。“人類怎麼可能在七點就起床呢。”為自己找了這樣的理由然後用被子蒙住頭。

穿越到異界,最大的變化是什麼?沒了網路,沒了電腦,沒了遊戲,自己也從宅男變成了宅女。即使是變身穿越,也改變不了宅的本性嘛?

“那就繼續宅吧,嘛,這麼和平的日子,誰也不能阻止我睡懶覺。”

就在多菲蕾婭繼續睡懶覺的時候,小鎮的另一邊,蘭帕德已經開始打包自己的行李了。

雖然自稱是多菲蕾婭的青梅竹馬,但是兩人認識也不過是三年的時間罷了;昨天蘭帕德其實是想找多菲蕾婭借一些金幣的,但是很明顯,他最終還是沒能開口。“男子漢就要靠自己的雙手掙錢啊!”紅發少年鬥志昂揚的想著。“靠雙手掙到足夠的金幣,就能繼續去城裡上學,最後成為名動一方的強者!這就是我的目標啊!”少年輕聲鼓勵著自己。

蘭帕德的父親站在門口看著自己的兒子打包行李。他張了張嘴,卻什麼也沒有說,然後掉頭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不一會,蘭帕德就準備好了自己的包袱。

冒險者如果在公會接了任務,那麼在任務完成之前是很少有時間回到據點或者旅館的,大部分時間他們都會在野外過夜,蘭帕德從學院的前輩哪裡得來了一些情報,自然是要準備帳篷和其他物品的。他把自己的包袱系好,然後伸手拿起自己的劍。這把長劍跟了他三年,雖然他用心維護,但是本身就是劣質品的長劍已經變得破舊不堪了。

這樣的劍真的可以嗎?蘭帕德心裡不由得有些洩氣。之前與鋼毛野豬戰鬥的時候,這把劍就已經出現了裂紋和難以修復的缺口,現在自己就要依靠這把劍出去

闖蕩一番,真的沒問題嗎?不會在戰鬥中折斷吧。

“蘭帕德!”

少年楞了一下,他聽出這個聲音是自己的父親,但是他並沒有應聲。

蘭帕德的父親手裡拎著一個長條狀的布袋走進了他的房間。“你的劍,已經不能用了吧。”

少年沒有回答,昨晚與父親大吵了一架,很明顯,現在他還在賭氣。

父親也沒有在意,直接把布袋解開,裡面是一把帶著劍鞘的雙手劍。這把劍也有些年頭了,劍鞘外面的蒙皮雖然精心保養卻仍然出現了脫落和裂紋,劍柄的護手上也佈滿了細長的劃痕,每一道劃痕都代表護手承受的一次猛擊。“這把劍就給你了,帶著它吧。”

蘭帕德驚訝的望著他的父親。“這……不是老爸你……”

“是啊,是我的佩劍,也是你爺爺的佩劍。”他伸手,像撫摸著愛人的頭髮一樣撫摸著劍鞘。“但是我已經不需要了,現在是你們年輕人的時代,帶著它吧,這可是我們家代代相傳的武器。”說著,父親抽出了長劍,劍刃在清晨的日光下反射出一道炫目的閃光。仔細看就會發現,劍身上有很多修補的痕跡,有些部分甚至連劍刃都是新的——本來的部分應該是崩裂出去了,只能用相同的材料修補,所以劍刃看起來是新的。父親最後看了一眼自己的老搭檔,然後把劍收回劍鞘。“這把劍折斷過很多次,甚至劍身都重鑄過兩次了,但是!這是我們克裡斯家的精神所在!無論劍刃折斷多少次,崩壞多少次,你都可以修補它,但是蘭帕德我的兒子,你必須記住,你心裡的劍決不能折斷,心裡的劍斷了,你就再也沒有握劍的資格了!你記住了嗎?!”

蘭帕德用力點頭。“是的父親,我記住了。”

離開了家,蘭帕德猶豫了一下,還是決定先去找一下多菲蕾婭。

這個時間,工坊是不會開門的,蘭帕德知道多菲蕾婭那個傢伙是個喜歡睡懶覺的,但是,不去看一看的話,就會有一種不放心的感覺呢。蘭帕德想著,站在了工坊的門口。古樸的木門上繪著法蘭西斯工坊的標記——被齒輪包裹著的鐵氈和錘子。

果然,沒有開門呢。蘭帕德低聲說道:“再見,多菲。”

“叮鈴鈴”工坊的大門突然被打開了。蘭帕德嚇了一跳,然後發現多菲蕾婭穿著睡衣赤著腳站在門口。一陣屬於少女的體香伴隨著被窩裡帶出來的溫暖氣息撲面而來。

少年雙頰一紅,微微轉過頭去。“多……多菲,你怎麼……”

真是個可愛的傻瓜呢。多菲蕾婭看著面前個子比她高一些的少年想著。隨後她打了個哈欠。“啊~~本來想著今天下午去給你回禮的,但是想到你這傢伙的作風,我就強迫自己起來了。”

“我的作風?”

“沒錯啦,你這傢伙看起來一副淡定老實的模樣,其實是個一根筋的急性子呢!”說著,多菲蕾婭注意到了少年背上的劍。“看來你有了一把新武器了啊,那麼進來吧,東西在房間裡,你不會讓我給你搬出來吧?”

走進工坊,蘭帕德一眼就看見那個安裝了背板掛在牆上的鋼毛野豬頭。她還真的掛起來了啊!這樣想著,少年被帶進了後面亂糟糟的房間。

“這個,送給你了,好好帶著吧!”多菲蕾婭指著靠在牆角的一件胸甲。

“盔甲的話,我其實不需要的。”蘭帕德不好意思的說。

多菲蕾婭愣住了,然後一副惱怒的表情看著蘭帕德。“你這笨蛋!再怎麼說我這裡也是魔導工坊,不是鐵匠鋪!給我好好地穿上這件我親手打造的胸甲然後給我滾出去!哼!”說完,少女一扭頭跑上了二樓,緊接著傳來重重的關門聲。

蘭帕德發出一聲悲鳴,看來自己又一次惹惱了多菲啊。

聽見樓下傳來“叮鈴鈴”的鈴聲和門鎖扣合的聲音,多菲蕾婭這才打開房門來到書房的窗戶邊。看著小路上,紅發的少年的確穿上了那件胸甲,她這才松了一口氣。

“別死了哦!一路順風,少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