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豪門甜寵:老婆你別跑

第94章 一刀兩斷

書名:豪門甜寵:老婆你別跑 作者:蘇子西 本章字數:3162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5日 21:01


晚飯後蕭北城先送秦曼蒂回了酒店,他自己一個回了H集團,他沒有去辦公室,而是上了天臺。

他回想起剛剛跟秦曼蒂吃飯的時候說的話。

“你就那麼相信你跟蘇婉兒的感情,覺得我是個多餘的嗎?”

“你有沒有想過,要是你不是H集團的總經理,要是你沒有w城的企業,你要是沒有蕭逸,蘇婉兒還會跟你那麼好嗎?你到底有沒有想過,你們兩個人之間的是愛情還是只是金錢利益關係?”

“或者說蘇婉兒完全只是因為你的錢,你的家庭地位才故意和你生下了蕭逸,好讓自己能夠更進一步的接近你,進到你們家,過她這輩子奮鬥都得不到的蕭家兒媳婦兒的生活,你到底有沒有想過?”

“還有,我最後問你一句,你把我至於何地,我對你的心意你不是不清楚,我們現在的感情到底怎麼樣你心裡也有數?你想一直這樣下去嗎?難道我就應該一直等你,等到你回心轉意嗎?”

這些都是秦曼蒂的原話。

這字字句句都讓蕭北城不知道該怎麼是好。他蕭北城心裡很清楚秦曼蒂的心意,這次就是因為有了秦曼蒂,H集團才能在風雨中還掌握在自己手上。

“啊!”蕭北城發出了一聲怒吼。

“蘇婉兒,你真的是因為我的錢才接近我的嘛?那你又為什麼要讓我愛上你呢?你這個人真的是個妖精啊。”蕭北城自言自語道。

“你為我做了那麼多,難道都是假的嗎?你對我真的沒有一點感情嗎?”蕭北城繼續喃喃自語道。

天臺上的蕭北城,看到下面的車流跟蟲子的蠕動一般,家家戶戶的燈,只是斑斑點點。

蕭北城決定,等兩天后的董事會結束就回W城找蘇婉兒。找蘇婉兒問個明明白白。

終於,H集團的董事會結束了,一切都有驚無險。蕭北城留下來處理一些事情,秦曼蒂跟著父親秦老爺子先回去了。

辦完事情的蕭北城,直接開車來到了蘇婉兒住的酒店。

回到熟悉的酒店,只是蘇婉兒不見了蹤影。蕭北城問前臺的服務員,被告知蘇婉兒在下午三四點就就離開了酒店,一直就沒回酒店了的。

離開酒店的蘇婉兒去了哪裡呢。蕭北城看到蘇婉兒房間裡的東西都還在,應該不是真正離開了酒店。於是,他在他們以前常去的酒吧找到了蘇婉兒。

蘇婉兒居然跑出去買醉了,還打算夜不歸宿。

在酒吧服務員的手中接走了蘇婉兒,此時的蘇婉兒已經是醉醺醺的了。想問什麼也問不出了。

蕭北城把蘇婉兒帶回了酒店。

第二天早上,蘇婉兒睜開眼睛發現自己身邊居然還睡著個蕭北城,她簡直不敢相信。這個時候的蘇婉兒頭還是有點痛,她覺得這可能只是幻覺,於是什麼都沒管,繼續睡了。

外面的太陽透過窗簾縫照進了房間,這個時候蘇婉兒睜開了眼睛,發現身邊有個蕭北城,馬上就是一聲大叫:“啊!”

這一聲大叫把蕭北城吵醒了,“你叫什麼叫啊,還讓不讓人睡覺了?”蕭北城不耐煩的說道。

十分鐘過去了,蘇婉兒傻傻的坐在床上,蕭北城已經逐漸清醒。

“你怎麼在這兒?”蘇婉兒首先發問道。

“我昨天把你從酒吧撿回來的,你還好意思問我。”蕭北城冷冷的回答道。

“你還有臉回來?”蘇婉兒說罷,便起身去洗漱。

蕭北城心裡很是疑惑,他還沒問蘇婉兒的罪呢,反倒被蘇婉兒先問話了。

“你幹嘛!”正在洗漱的蘇婉兒被蕭北城一把按到了床上。

“我幹嘛,我還沒問你幹嘛呢。你一個人去酒吧喝什麼酒”。蕭北城眼睛瞪著蘇婉兒說道。

“我不用你管我,你管好你自己吧。”蘇婉兒生氣的回答道。

“好,我不管你。我就開門見山的問你一句,你是因為我的錢才接近我的嗎?”蕭北城摁著蘇婉兒的手問道。

“隨便你怎麼想,從今以後我們沒有任何瓜葛,只請你們蕭家好好照顧蕭逸。”蘇婉兒把頭扭向窗戶說道。

蘇婉兒的話剛落音,蕭北城就起身去洗漱了,隨即離開了酒店。

蕭北城的決絕,蕭北城離開房間的那種頭也不回,讓蘇婉兒頓時眼淚湧上來了。再想想郵箱裡的照片,蘇婉兒更是覺得剛剛離開的那個男人是那麼的讓她噁心。

於是,蘇婉兒打開了電腦,把郵箱裡的那些照片一張張的都送進了垃圾箱。每一次的刪除都那麼

的準確無誤。這也是她第一次刪除郵箱裡的東西。

“蕭北城,既然你今天走出了這個門,既然你覺得我是因為錢才接近你的,那麼我們今天就來個了斷。”蘇婉兒心裡想到。

刪完照片的蘇婉兒拿起了抽屜裡的信封,找來打火機,一張一張的把信封裡的照片都燒掉了。伴隨著火苗,伴隨著煙,這一切都結束了。

“蕭北城,我們就永別了吧。”

蘇婉兒,隨即開始收拾自己的行李,準備離開酒店。

剛走到酒店大廳的蘇婉兒,正好碰到了秦曼蒂。

“好久不見,蘇婉兒小姐。”秦曼蒂跟蘇婉兒打招呼道。

“好久不見。”蘇婉兒應和道。

“你這是要去哪裡呢?還帶著行李箱,是要出遠門嗎?需不需要我找人送你去呢?”秦曼蒂故意裝作什麼都不知道的樣子說道。

“不用了,謝謝你。”蘇婉兒回答秦曼蒂道。

“還有,祝你幸福”蘇婉兒補充道。

“謝謝,也希望你幸福。我還有點事要去忙,這是我的名片,你有什麼需要可以找我。”秦曼蒂一邊遞給蘇婉兒自己的名片,一邊裝作很著急的走了。

蘇婉兒瞥了一眼名片,上面不僅僅是秦曼蒂一個人的聯繫方式和相關資料。更有的是,蕭北城的名字。

名片被蘇婉兒隨便放了一個地方,其實她本想把這個名片撕爛,能丟多遠丟多遠,但是酒店大廳人來人往的,搞僵了對誰都不好。

“別了,秦曼蒂。”蘇婉兒喃喃道。

蘇婉兒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酒店。在計程車上,他撥出了許越奇的電話。

許越奇看著蘇婉兒憔悴的臉,看著她疲憊的身軀,猜也猜到蘇婉兒八成是跟蕭北城鬧不愉快了。

“你打算什麼時候原諒蕭北城?”許越奇張嘴就問道。

“不知道,可能永遠不會了吧。我蘇婉兒從此跟他蕭北城沒有任何瓜葛了。”蘇婉兒冷冷的回答道。

“這一開始就是一個錯誤,現在我們都知道了,又何必一直用謊言包裹呢?分開了反而好,現在的我很輕鬆。”蘇婉兒松了一口氣說道。

“我相信這不是你心中所想,你不是一個這麼決絕的人。這一點我們都很清楚,你是發生了什麼嗎?你可以跟我說說,說不定我有辦法解決呢?”許越奇安慰性的說道。

“你解決不了!”蘇婉兒突然放大聲音哀苦的說道。

這一句話的音量抵得了蘇婉兒平時說話聲音的兩倍了,著實嚇了許越奇一跳。

“好好好,解決不了就解決不了嘛,你別激動。”許越奇結結巴巴的對蘇婉兒說道。

“我也不問你發生什麼了,你就暫時搬我那邊去住吧,反正也空著兩間房子。”許越奇補充說道。

“他蕭北城算個什麼東西,在我這邊百般體貼,去了秦曼蒂那邊有成了那副鬼樣子。”蘇婉兒哭嚎道。

“蕭北城,我恨你,我這輩子都不會原諒你!”蘇婉兒繼續嚎道。

雖然許越奇和蘇婉兒是多年來的好友,但是從來沒有看到過她這麼傷心欲絕的樣子。她這是鐵了心要跟蕭北城分開啊。

許越奇又何嘗知道,在裝有照片的信封裡還有一封不知名的寫給蘇婉兒的信。與其說是信,不如說是威脅。

“蘇婉兒,既然照片都已經給你了,就請你離蕭北城遠一點,能離多遠就多遠,不然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別忘了你的寶貝兒子蕭逸還在蕭家,也別忘了只有我才能幫助蕭北城,讓他的事業走得更遠。你只是個意外,一個多餘的意外。”

蘇婉兒很清楚,這是給她照片的人帶給她的話,既然蕭北城也沒有做出任何挽留,她又有什麼必要留在蕭北城的身邊呢。

能帶給蕭北城事業上的幫助的,她能想到的就是秦曼蒂。雖然她一開始也很憤怒,但是現在,已經是死心了。

住進許越奇家的蘇婉兒,今天主動跟許越奇搭話了。

“許越奇,我想出國。我想離開這座讓我傷心的城市,你覺得怎麼樣?”蘇婉兒有氣無力的問著許越奇。

“你要真想出去的話,我也是支持你的。你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呢?”許越奇思考了三秒鐘說道。

“不用麻煩你了,我自己一個人就好。”蘇婉兒眼睛看著地板說道。

“你想出國的心情我能理解,出國玩一下吧,散散心,也給自己一次重生的機會。”許越奇摸摸鼻子繼續說道。

那就跟過去一刀兩斷吧,蘇婉兒想著。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