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捉鬼小農民

第18章 天譴

書名:都市捉鬼小農民 作者:九爺 本章字數:3219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07日 13:13


“呵呵,你們兩個小鬼頭,心眼倒是挺多。三爺告訴你們,人的死有兩種,一種是真死,一種是假死。王癩頭那是真死,自我意識泯滅後即便是輪回或者複生,都已經不再是他本人。我不是,剛才那個嬰兒也不是,你們就重新拜我為師吧!”

黎青囊和王紫霜對視了一眼,雙雙跪倒在黃善的面前,磕頭道:“弟子黎青囊、王紫霜給師父磕頭,給師娘磕頭。”

黃善沒怎麼,林靈毓可是樂壞了,急忙將兩個孩子給拉了起來,“好,好孩子,快快起來!”

有了兩個小孩兒後,林靈毓算是不寂寞了,跟兩個孩子玩兒了起來。黃善則是自己找了個洞室,專心研究起那‘十法界圖’,這個東西要是多理解一點,離開這個山洞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黃善獲得了王癩頭的記憶,可這記憶畢竟不是自己的,想要完全的消化吸收只有一點點的來。最初的王癩頭並不是癩頭,而是一個英俊瀟灑的風水地師,有著美滿的婚姻,還有了一個漂亮的女兒,就是那個可愛的小姑娘王紫霜。

只是在王紫霜出生後,妻子就一命嗚呼與世長辭了。王癩頭就生了病,頭頂生滿了毒瘡,體內的經脈、血管都潰爛了,全是膿血,眼看著自己離完蛋也不遠了,心中頓時就生出了怨念,也生出了執念。

怨恨自己殘缺的命格,更不舍自己的女兒。王癩頭用刀子將自己的右腳心刺出六個窟窿,頭頂也紮出了七個窟窿,這叫頭頂北斗七星,腳踩南斗六星,晚上采星辰之力洗練身體,將體內的膿血從腳底板流出去。

只是這個方法雖然保住了他的殘命,一身的修為卻是在不斷的流失。後來帶著徒弟黎青囊和女兒王紫霜雲遊到了雲棲,得到袾宏禪師的指點,開始學習佛法,用行善來積攢功德化解身上的業力。

自從修行佛法之後,身體的狀況果然越來越好了,這樣過了七八年,王癩頭的身體已經恢復了五成,若是繼續堅持下去遲早有一天會痊癒的。

可就在他雲遊到了鳳城後,趕上了大災荒。別人不知道這災荒從何而來,他卻是看的清清楚楚,天上的七曜星辰慘白慘白的,正是天下殺伐過剩,煞氣和殺氣沖天,形成了‘七星絕煞’的天象。

這是天道降下的天災,沒有人能夠阻止,也不敢阻止。王癩頭推算出鳳城的這場天災要死四萬九千人才能結束,災難的前期階段,王癩頭只是冷眼看著,並沒有插手。可到了最後,整個鳳城地界的人除了逃走外地的,剩下的人基本死絕了,遍地都是死屍、到處都是白骨,有人的,也有牲畜野獸的。

就在七曜星全被染紅的時候,他們師徒父女走到了板橋村,奇跡般的見到這個村子的村民竟然還都活著。好奇心驅使下便進了村子,進村後才發現原來這個村子的村民是依靠村北塢堡內的糧食才沒有餓死。

只是這些村民雖然沒有餓死,卻都被瘟疫傳染了,用不了多久就會全部病死。本來這個村子也就一百多人,可因為有塢堡內的糧食,附近的村民,逃難路過的災民經過這裡時,有好多人便留了下來,在王癩頭到來後,竟然達到了一千人。

板橋村的村西有一條河叫宋河,宋河河面寬闊,百里內沒有橋樑,平時人們渡河都是靠擺渡。只有在板橋村這有一到木板橋,這座橋是金國的攻打宋朝時修建的,宋河也是一條運河,是宋遼的分界線,後來金國建立後攻打大宋便用巨木打入河底,在木樁上釘木板建造了一座橋。

板橋村的村西有宋兵的城堡,被金國攻打下來後,金國摧毀了城堡,又在村北修建了一座塢堡,駐紮金兵。百十年過去了,經歷了金、元兩朝,到了明朝後,塢堡內依舊有官兵駐紮。

直到天災降臨,大明的官兵也撤走了,但依舊留下了不少的糧食,板橋村的村民就是靠這些糧食在災荒中生存了下來,並且還收留了不少的流民,老老少少的達到了一千多人。

王癩頭師徒到了板橋村後,村民們拿出了糧食來給他們吃,王癩頭感動之餘也留了下來,帶著徒弟黎青囊和女兒王紫霜出去采藥給災民們治病。

相處久了,師徒三人就跟這些災民生出了感情,王癩頭最後實在是不忍看著這些人也死於天災,就再次的動用了風水術,在板橋村布下了泰一九宮風水陣,隔絕了天道。

在泰一九宮陣生效時,鳳城已經死了四萬八千人,還差一千‘七星絕煞’的天災便會結束,

而這一千人就是板橋村一千人,其他地方的都逃走外地了,沒有逃走的也都死了。

王癩頭望著天上的七曜星也是忐忑不安,在他想來,自己救下的一千人不死,天道規則的牽扯下也會從其他的地方拉人來替補。可是他還是算錯了,老天爺是不會妥協的,天上很快就聚積了大片的烏雲,黑壓壓的壓了下來,電閃雷鳴,暴雨傾盆。

但是非常的奇怪,這暴雨雷電只在板橋村上空有,一出村便是晴空萬里,豔陽高照。

這玩意兒就是要劈死這一千人,淹死這一千人的節奏。村民們要逃出村,可是一出村就會發病身死。

王癩頭最後沒有辦法,便主動的占了出來,撤去了修為法力。天雷沒有任何猶豫的就把王癩頭劈死了,他身上有大功德,人一死,那功德直接被天道收回,立刻就化去了七星的煞氣,災難隨之結束。

等暴雨雷電消失後,村民們將這災禍的源頭安在了王癩頭的頭上,一時激動之下又打死了王癩頭的徒弟黎青囊,女兒王紫霜,將他們的屍骨拆散扔到了四面八方。

災難過去後,板橋村的人都活了下來,那些逃走外地的也返回了家鄉。這些災荒中活下來的人從板橋村西的宋河掘開一條水道,一直挖到了哀婉湖,將遍地的屍體、白骨撿起來扔到河裡沖走,這些白骨最終都沖到了哀婉湖。

法深大師和袾宏禪師是好友,跟王癩頭也有過一面之緣,他到了鳳城後,先到板橋村將化成怨魂厲鬼的黎青囊和王紫霜找到,並將他們收到了七星葫蘆內。而王癩頭的屍骨則是被帶走,最後葬在了白骨塔下養魂。

這樣做雖然不能令王癩頭復活重生,卻是能抱住他的真靈不滅,從新進入輪回還是有可能的,雖然不再為王癩頭,可總比灰飛煙滅要好上不少。

王癩頭的東西也都被法深給收集了起來,並替他找了個傳人。只是這傳人只得到了傳承,沒有師父的教導,六百年來個個都修成了大騙子大忽悠,沒有一個有真本事的。更不知道祖師爺還是個道佛兼修的全真。

黃善將王癩頭記憶裡關於佛經的東西都給翻了出來,硬生生的消化吸收。

在袾宏禪師的佛法裡認為,‘佛’是除盡眼、耳、鼻、舌、身五識,和意識、意根之後,只留第八識阿賴耶,也叫真如、性海、如來藏。

這個在道家也有個說法叫做‘執念’,不生不滅的念頭,或者叫真靈。

不管是哪一個說法,反正這第八識只有成道之人才能覺醒,也就是仙和佛。若覺醒第八識者不為仙,不為佛,那必定是‘魔’。

現在的黃善什麼也不是,更離不開眼耳鼻舌身五識,只要五識感知還在,便會困在這有形的宇宙空間內,想要離開這個山洞也也難上加難了。

“一念之心,全真成妄,全妄即真,不變隨緣。不念佛界便念九界,不念三乘便念六凡,不念人天便念三途,不念鬼畜便念地獄。在凡有心不能無念,無念心體惟佛獨證,自等覺還,一念而起,必落十界,更無念出十界外。”

黃善念了千百遍這十法界經文,只因心不誠,做不到心中只有佛,卻是一點效果都沒有。眼前的石頭還是石頭,開不出門戶來。

林靈毓笑了起來,她已經習慣了這洞裡的生活,晚上有男人陪著睡覺,白天有兩個孩子可以玩耍,還有三隊陰兵可以訓練,倒也體驗到了充實和滿足。

“呵呵,三爺你也是好笑,念佛不信佛,真要被你打開門才奇怪呢!”

林靈毓現在的心情不錯,之前她做員警,雖然注意保養,可臉色比起一般的女人還是要黑不少。再加上她沒有男朋友的滋潤,內分泌混亂不堪,皮膚也顯得很是粗糙。

在這洞中過了半個月,沒有陽光紫外線的照射,再加上天天吃大補的毒蟲,還有男人一天七八次的雨露滋潤,皮膚變得白皙細膩,柔滑光潤了起來。

更大變化還是她原本鮮明的線條圓潤柔和了,直而英挺的眉毛也變成了彎彎的柳葉眉。胸脯更豐滿,屁股更挺翹,自己摸上去都會陶醉不已。

見到越來越滋潤的林靈毓,黃善卻是不爽了起來,苦惱的說道:“禦姐,我待不下去了,這都過去半個月了,沙虺一點動靜都沒有,必須想想別的辦法。”

“你有什麼辦法就想好了,我都聽你的。”

林靈毓俯在黃善的懷裡,細膩柔滑的小手往下抓了一把,笑嘻嘻的對黃善說道:“哦,對了,還有一件事要告訴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