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懸疑靈異 > 都市捉鬼小農民

第31章 陰謀

書名:都市捉鬼小農民 作者:九爺 本章字數:3390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4日 12:35


到了項霸的屋裡,哥倆圍坐在炭火爐旁,燙上一壺小酒悠哉的喝了起來。

“好久沒有如此喝酒了,我在板橋村的時候,每天都這麼喝的。”

“師弟似乎有心事,跟我說說,我幫你開導。”

“師兄,你有沒有人生理想,是什麼?”

項霸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這才說道:“我小時候身體羸弱,而且多病多災,好幾次都差點一命嗚呼。在我三歲的時候,我的父母就把我給扔了,再就是被我師父給撿了回去,他教了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自從修煉了這個功法後我的身體就越來越健壯結實,命算是保住了,只是這功法必須要修煉到陽極陰生,陰極陽生,陰陽互轉之後才能達到陰陽平衡,而我也就可以找伴侶結婚雙修了。”

黃善啞然道:“就這個?”

項霸瞪著眼珠子,不服的說道:“這個怎麼了,對我來說那可是非常的難。這其中需要找到至陰和至陽的靈物才行,師父讓我跟著你也是這個意思,說你能幫我找到。”

“你先等等,帶我為你蔔一卦。”

黃善突然就察覺到了什麼,從身上抓出三枚銅線搖了起來,嘴裡還念念叨叨的,最後一撒手將三枚銅錢扔到了地上。

銅錢在地上轉了好一會兒,最後有兩枚一正一反的躺著,一枚卻是立在了中間。

“這是什麼意思?”項霸跟著師父二十多年,卻是沒有學習相術、風水術,只練武了。

黃善收起了銅錢,搖頭說道:“父母為天地,天為至陽,地為至陰,你父母為了成全你,他們以身化物來成全你,真是令人感動啊!”

項霸似乎聽出了什麼,抓住了黃善,搖晃了起來,“你說清楚點,到底怎麼回事?”

“不要激動,情況並不是你想的那樣。可具體是怎麼回事,等找到至陰至陽之物就知道了。”

“是嗎,可我怎麼感覺你說的是我父母雙親為了我,犧牲了自身。”

“也說不上犧牲,凡事都要往好處想,或許解除了你身上的桎梏後,你父母能夠借你的八荒六合唯我獨尊功再次重生也是有可能的。”

黃善安慰了項霸一番,立刻轉移了話題,“師兄,你父母是做什麼的?”

“是道士,我父親項冬青是茅山派的掌教,母親也是一位修為高深的女道士。在三十多年前突然退隱江湖,回到了楚州老家歸隱。在我跟了師父後,他們就又消失了,是死是活,在哪裡,我卻是不知道了。”

“嗯,我想他們一定是遭遇了什麼事,等著鳳城事了,我陪師兄去找你的父母。”

“那就謝謝師弟了,其實我師父帶著我跑遍了神州大地,也一直在找他們。”

項霸點點頭,感激不已,“師弟,你這麼大的家業,還有這麼多女人,以後還會有一大堆的孩子,讓你跟我出去,真是太為難你了。”

“師兄不必如此,其實我的父母也失蹤了,我一樣要找到他們,咱們兩兄弟正好結伴找媽媽。”

“哈哈哈,好!”

兩人又幹了一杯,“師弟你的理想又是什麼?”

“我的非常簡單,最初想的是跟玉紅結婚生子,老老實實的在板橋村過老婆孩子熱炕頭的生活,但現實太殘忍了,如此簡單的夢想都沒有實現。”

“現在不是有機會了嗎?玉紅妹子成了寡婦,你可以娶她了啊!”

“不行,至少現在還不到時機,若是我娶了玉紅,那會被村裡人指點死的,人言可畏,必須要等個三五年才行。”

現在黃善要是回村跟玉紅結婚,人們肯定會懷疑是黃善用妖術害死了趙真一家子,這事絕對不能做。必須要用足夠的時間來消除人們的誤解,等狗蛋兒長大了,為趙家立起了門戶,他和玉紅才有機會。

兄弟倆談了一宿,都是有修為在身,卻也不覺得乏累,立刻又投入到了工作中。

項霸建立了一個馗龍建築公司,然後經過運作將楊家的龍湖房地產給收購成了子公司,這一下立刻就有了雄厚的底蘊。陳圓圓也成為了馗龍集團公司的總裁,逐漸的將房地產業務收縮,重心則是向工程建設方面轉移。

在黎青囊將馗龍澤的三維地形圖繪製完成後,黃善研究了祖傳的泰一九宮陣,經過一番修改後,便在馗龍澤動工了。

這泰一九宮陣是王癩頭根據太乙神數自創的天機大陣,非常的神奇,能夠隔絕天道,在陣法中能自成一個小天地。

六百年前在板橋村布下這個大陣,拯救了一千多災民,因此引發了天罰,但天罰並不能對陣法內造成任何的傷害,最後還是王癩頭自己跑出去主動承受的天罰雷劫。

黃善並沒有依照原樣在馗龍澤佈設,而是做了一番修改,將陣法完美的融入到自然環境中,不啟動的時候,沒有

任何的痕跡。

馗龍建築公司開始了施工,在外人看來他們只是在馗龍澤開發區週邊修建圍牆欄杆,挖掘溝渠。卻是不知道沒隔三百米便打的深井下,有著更大的工程。

黃善佈設這個泰一九宮陣並沒有使用法寶做為陣基,而是用金屬鑄造銅人、鐵牛、金鼎,按照奇門遁甲,八陣圖,在地下佈設,陣法與天上的天罡地煞、二十八宿、南斗北斗,九耀星辰搖搖相對。

這是一個非常浩大的工程,在週邊的圍牆,欄杆,護城河都竣工之後,地下的工程還在繼續著。

鳳城背面是燕山,西面的丘陵,東邊和南邊是五河沖積而成的平地。馗龍澤周圍也是一馬的平川,黃善定制了兩艘清淤船,把馗龍澤的淤泥挖掘出來,沼澤變成了湖塘,深度挖到了可以養魚的程度。

挖出來的淤泥堆積在湖塘的周圍變成了高地,變硬之後便栽種上了樹木,這樣一來硬化了地面,還形成了好大一片的樹林,遠遠的望去如同森林一般。

穿過週邊的樹林,裡面就是大面積的水域,名字也改成了馗龍湖。

在馗龍湖外的所以田地都開發成了農田,地主當然是黃善了,按照地塊和土質種植了不同的作物,靠近馗龍湖的濕潤地種植水稻,再遠種植蔬菜,邊緣種植有果樹、藥材、小麥、玉米等。在土質不好的煙鹼沙土地開發成了花圃。

這樣一來,荒蕪了千百年的馗龍澤完全被利用了起來,沒有一塊地浪費。

蒲莊子村拆了,原本住在這裡的村民也沒有被趕走,而是成為了黃家農莊雇傭的工人。不過這些村民都是七老八十的老人,他們要做的就是看場子巡邏的工作,真正從事生產的都是黃善從大學招收的大學生。

黃善在自家地盤上折騰的風風火火,鳳城的政商兩界則是發生了巨震。一直跟八水協會唱對台的常務副市長韓雁壽被調離鳳城,到其他地方當官去了。

林靈毓的人文安全管理局不是實權部門,韓雁壽一走,她的意見也沒有人理睬了。

在商界,趙川成為了龍頭,手腳觸及社會民生,經濟發展所涉及的方方面面。礦山、水陸交通、運輸、建築、金融、電子、製造、鋼鐵所有的行業都觸及了,唯一沒有插手的就是農業生產。

鳳城有夏河、秦河、唐河、宋河、明河,若是將鳳城看做一個手掌,這五條河就是五根手指。夏河的起點在鳳城,向東流向渤海,入海口就是黃沽港。秦河從南而來,最終注入馗龍澤;唐河發自燕山,向西南注入玄濡潭;宋河從西而來,原本是在板橋村拐彎和唐河合併匯流的,後來從板橋村新開挖了明河流入愛晚湖。再後來修建鳳凰大學的時候,明河又改道向北重新匯入唐河。

趙川的八水協會成立後,提出了五河三湖改造項目,這個項目大體設計概念是在鳳城的環城路外再開挖一條環城運河,這條河的命名依舊延續歷史規則,被叫做共河。

共河如其名,就是將原本的夏河、秦河、唐河、宋河、明河、馗龍澤、玄濡潭連通起來,圍成一個大圈子,愛晚湖則是在共河的中心,被南北、東西也開鑿運河,在鳳城市內形成一個大十字。

這樣一來,整個鳳城的水系就規整了,各個河流不再亂糟糟,變得清晰明朗。同時也對水運發展有良好的促進作用,趙川也是下了血本,只他一家就拿出了一半的投資資金,剩下的要八水協會的其他企業共同投資。

這是一個合作共利,利國利民的大工程,完成後對所有的鳳城人都有好處。

反對這個項目的韓雁壽就是這樣被擠走的,五河三湖改造工程不僅得到了鳳城百姓的支援,也得到了省裡領導的大力支持。

黃家大院裡,黃善的面前放著一張巨大的規劃圖,項霸、林靈毓、林萍母女、陳圓圓娘倆,朱崇祖、黎青囊、王紫霜都圍在周圍盯著規劃圖。

“你們看出了什麼?”黃善頓了下手中的烏金拐棍兒,晃著一頭灰白的頭髮問道。

他的腿已經好了,可已經習慣了拄拐,不抓在手裡就感覺少點什麼似的。不過,這也讓他看起來更加的氣派,派頭十足。

“師父,我來說說吧!”

朱崇祖是風水大師,眼界自不一般。他手中也有一根拐棍兒,一樣的喜歡穿馬褂布鞋,一頭華髮飛揚,跟黃善是最搭。

“這鳳城之所以叫鳳城,那是因為鳳城的地形像一隻鸞鳳,馗龍澤是鳳頭,夏河是風嘴,秦河為鳳翎,唐河、宋河、明河為鳳羽,玄濡潭是鳳腳,愛晚湖為鳳膽。”

黃善點頭,說道:“沒錯!只不過在傳統文化中,鳳屬陽,龍屬陰,火屬陽,水屬陰。這只鸞鳳卻是水組成的,它的存在有蘊涵了什麼意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