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蠱夫

苗族巫蠱術 005,血蠱

書名:蠱夫 作者:月蓉 本章字數:315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3


  “蜈……蚣!”我肚子裡被他放進去一隻蜈蚣?

  我瞬間停止掙扎,身子癱軟在他懷中。

  我怎麼感覺,他比那個樊牛大還要恐怖呢?我真是瞎了眼了,之前居然還把他當好人!

  突然想起以前看過的武俠劇,裡面就見過有人把毒蟲啥的放進人家嘴裡,說是中蠱啥的,當時認為那是假的,沒當真。現在,我經歷了,只覺得我全身都在發惡寒,我不會是被這農民中蠱了吧?這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蠱這回事啊?

  我最怕這些小蟲子了,前段時間看騰訊新聞,還看見一個女生不愛衛生,一條蜈蚣鑽進她的耳道裡安了家,痛的那女孩受不住去醫院檢查了,因此發現這情況。

  沒想到,現在有條蜈蚣居然也在我的肚子裡!

  一想到這一點,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頭皮也發麻,嚇得心臟跳的驟快,我祈求的拉著他的胳膊,“樊先生,放過我,我還給你二萬……不,十萬……二十萬……你要多少錢都行,我不要呆在這,不要肚子裡有蜈蚣……嗚嗚……”

  在父母呵護下,平平安安的活了二十年的我,怎麼能受得了現在的打擊啊?被賣到農村還不算,差點被強也不算慘,可居然還被人放進一條蜈蚣在肚子裡!我真的絕望了……

  這樣的話,我就是逃出去,也會痛苦的死掉。更何況,剛才那種痛,我這輩子都不想在承受第二遍了。

  “都和你說了,我不要錢,只要你。”他也不和我發火,一直這麼邪笑著,“所以,你要是不想像剛才那樣痛苦,你最好留下來,老老實實的和我過日子。”

  想到之前受的那些痛苦,我認命的低下頭,趴在了他的肩膀上,失聲痛哭起來。

  看來,我真的只能暫時認命了!

  哭了好久,他把我抱進了屋,也不嫌髒的把我丟床上,蓋上被,啥也沒說就背對著我也睡了過去。

  之後,我一直哭,哭累了睡過去。總希望醒來,我是在自己的家裡,然後媽媽告訴我是在做惡夢。或者,我醒來就看到爸爸媽媽在員警的帶領下,把我救了出來……

  可是,我醒來的時候,我還是在這間四面漏風的破山石房子裡。於是,我就接著哭。從白天到黑夜,再到白天,再到黑夜,這樣也不知道過了幾天,我實在身體支持不住,昏了過去,徹底的失去意識。

  我以為這就死了,誰知道,肚子裡突然傳來尖銳的痛,讓我又驚醒過來。

  這時,視線模糊間,看到他的痘包臉,還聽到樊守吧嗒嘴發出“噠噠噠”的聲音,好像上次他讓我肚子疼的時候,也發出這種怪聲。

  他這聲音不停,我肚子就疼得受不了,背後全是虛汗往外冒。

  我實在受不住了,這麼多天以來,第一次張開嘴說話,聲音沙啞的很,“好痛……求你了,放過我!”

  他停了一下,然後朝我不耐煩的說:“滾起來吃飯,吃完飯去屋後面的溪裡洗澡,收拾乾淨了,今天去族裡給長輩們磕頭去。”

  我捂住緩和下來的肚子,深呼吸著,“磕頭?什麼意思……”

  “就是我們這新婆娘嫁過來的時候,要入族譜,給長輩們磕頭,讓他們認一認。”樊守淡淡的解釋道。

  “可我……可我還沒嫁給你!”

  “所以,才讓你過去。給長輩們磕了頭,把手印印在族譜牆上,你也就正式成為我婆娘了。快別囉嗦了,起來!”他不耐煩的催促我道。

  “我……我不去……”只稍微遲疑了一會,他嘴裡又開始發怪聲音了,我趕忙改口說:“好……好……別喊了,我去。”

  我現在連哭的力氣都沒有了,勉強翻了個身,想起來,可沒起的來。他見狀,把我提小雞似得提起來,拽到屋中間的一張破木頭釘的桌邊坐下。隨後又給我盛了一碗黑乎乎的粥,冒著熱氣,味道卻很香。

  我好多天沒吃東西了,所以,聞到這香味,就顧不得多想,稀裡嘩啦的就把這碗粥喝了下去。

  喝完才發現這粥味道真不錯,還想來一碗,但是沒膽子和他要。

  他好像看出我的心思,就又給我盛了一碗來。

  大概喝了三碗,我才飽了。身上的力氣也漸漸恢復。所以,休息了一會,不要他抱,我自己就跟著他走,來到破山石房的後面小溪那邊去了。

  時至初秋,照理說該很冷才對,可這裡氣溫很溫暖。我抬頭四周打量了一下,發現他家的破山石房在半山坡上,周圍都是綠油油的各種我沒見過的草。當然,我在城市長大,是連韭菜和小麥長在地裡都分不清的,更別說這些草了。

  掃了掃周圍的大山,我無奈的歎著氣。就算我肚子裡沒有蜈蚣,也不一定能走出這大山。但是,我絕不會放棄逃出這裡的信念!

  暫時收了逃跑的心思,跟著他來到小溪這邊,一來這裡,我才發現,這小溪的水,好乾淨!

  在污染嚴重的城市,是見不到這樣清澈的水了。

  小溪底下,被人為的挖了個很大的坑,溪底下全是山石。我看到溪水這麼乾淨,不用他說,就穿著衣服下去了。

  “這裡沒別人,脫衣服洗。”他站在岸邊,不懷好意的盯著我亂看。

  他不就是別人啊?

  我警惕的看著他,“你……你能不能背過身啊?”

  哪知他一聽我這話,張開嘴又打算吧嗒發聲,我嚇得搖頭,“不用了。”

  我咬住唇,忍住淚,在他的不懷好意的目光下,慢慢的就下了小溪進去洗。

  剛開始下去的時候,還有點冷,但為了躲掉他那猥瑣的目光,就猛地將整個身子沒進去。

  之後,就不感覺到冷了。隨後,我洗完,身上沒什麼力氣了,他見我虛弱,就毫不猶豫的把我從溪裡抱起來,去了屋裡。

  因為他前幾天從樊牛大那要回我的行李箱,所以,我有衣服可換了,於是,從裡面挑了一條相對乾淨一點的粉色連衣裙換上,就跟著他下了山去見族裡的長輩。

  族裡的祠堂在山下村落的正中位置,看起來很古舊,牆壁上到處刻著古怪的文字,但這些文字有一半被利器損毀了,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不過,在損毀的那些劃痕上,都印有許多女人的手指印。樊守在我看這些手指印的時候,也拿來紅色的印泥,讓我塗在手指上,往牆上印去,一開始我還抗拒,可他一做出吧嗒嘴的動作,我就老老實實的把手指印弄上去了。

  他看到後,頗為滿意的笑了笑,“以後,你陳碧落可就是我的婆娘了。”

  我愣了一下,朝他詫異的看過去,“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

  “你行李箱裡有你的身份證,我看到了。”他淡淡道,“不過,你名字不錯。陳碧落,很符合我們這裡的鄉土氣息。”

  這是在誇我的名字好聽?

  不過,他在這窮鄉僻壤的地方也上過學?

  想到他樊牛大之前說他是什麼巫蠱師,估計,他應該還是有點學問的吧?

  剛才來這裡的時候,一路上我看到不少村民,都穿著那種類似苗族服飾的衣裳。包括現在,樊守也穿的是一種黑色的少數民族服飾。

  我看了他一眼,趕緊就別過目光了,他的臉實在看起來肉麻,低下頭,我還是鼓起勇氣小心翼翼的問,“你們這是哪?什麼少數民族?好像大多數人都姓樊。是上面木爻木,下面大字的樊嗎?”

  “對,就是那個樊。我呢,今天好好給你做個自我介紹,我叫樊守,樊就是那個樊,守是守望的守。我們這裡大多人都姓樊,除了外來的媳婦以外。不過入了族譜之後,外來媳婦也要叫做樊某氏,比如你吧,你今後在村子裡,就叫樊陳氏。”他朝我溫和的說道。

  樊陳氏,真土!

  我別過頭,假裝看牆壁上的手印,沒理會他。不是我瞧不起農民兄弟,而是,他太醜,又被他肚子裡放了蜈蚣,逼婚之後,我本就對他很憎惡,所以,附帶討厭這裡的一切。

  等了十幾分鐘後,族裡的長輩都出現了,我發現,他們大多穿著少數民族的服飾,但頭上都戴著一種很奇怪的綠葉條。就像是粽葉似得東西,但又不是粽葉。

  進來後,他們居然是一個接一個的跪在地上,先是朝樊守跪地拜了拜,口裡喊著鄉音很濃的話:“蠱公不僵。”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