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蠱夫

苗族巫蠱術 007,寵物蟒

書名:蠱夫 作者:月蓉 本章字數:309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3


  那群圍觀的村民見狀,都回應似得拍了自己的腰間三下,好像是在告訴她,不是他們下的蠱。

  這婦女見狀,這才抹了抹眼淚,回了屋。

  看到這,我又被震驚了。這一次,徹徹底底的刷新了我的認知觀。這世界上,真的有蠱!好像他們這蠱也稱草鬼。

  樊守在她回來的時候問她:“你這段時間有沒有帶孩子出村?”

  他這一問,這個婦女立馬一驚,“有,前幾天我帶孩子去城裡見他阿爸了。”

  “這草鬼估計是在城裡的時候被下的,因為個頭不小了。”樊守推測說。

  婦女聞言,臉色一白,好像想起什麼似地,但卻什麼也沒說,隨後,就陷入了深思中。

  老族長這時推了推婦女,“回頭別忘了給蠱公診費。”

  樊守卻搖搖手,“算了吧,他們母子在村裡也不容易。”

  他這麼說,倒是出乎我的意料,我以為他是個很壞的山野村夫,哪裡想到,還會這麼有同情心啊!

  婦女見他不收她的診費,過意不去,非要從雞圈裡捉住兩隻老母雞給他,樊守先是不要,可那婦女都要給他下跪了,再加上族長勸他,他就收了。但是,卻讓我提著!我第一次提這樣的活雞,嚇得把雞舉著離我老遠。

  隨後在婦女千恩萬謝之下,我們走出她家。

  樊守一出來,我就發現村裡那些本圍觀的人,一股腦兒的退了好遠,並且看樊守的目光很畏懼,似乎他就是什麼怪物似得。但同時也在他走後,朝他恭敬的躬身行禮,說什麼“蠱公慢走”之類的話。

  我算是看出來了,這個村裡的人都對樊守又敬又怕。估計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好找老婆,要去人販子那買媳婦吧!

  我也真是夠倒楣的,本來還以為他會救我……

  但我絕對不會認命!我一定會逃出這鬼地方的,然後報警,抓住人販子、樊牛大和樊守這些混蛋!

  從那婦女家出來,樊守沒有帶我回家,而是領著我去了一座小山坡上,山坡上長著很多怪草,而且路也不好走,我好幾次摔倒在地,把雞也摔得受驚亂叫,可他也不等我。我怕肚子疼,就趕緊爬起來,撿起雞跟著他。

  “你真慢。城裡的姑娘好像也沒這麼弱的吧,回頭可得好好鍛煉你。”好不容易跟他來到山坡頂端的一棵松樹下,他就朝我埋怨起來。

  我氣喘吁吁的伸手抹掉額頭的汗水,抬頭看著他,這是我這幾天,第一次認真打量他。他如果臉上沒痘,應該不會太醜,因為他有濃眉、高鼻樑、薄唇,臉型輪廓分明。身材魁梧,整體看起來,大概三十歲左右,一米八左右的身高。南方人結婚早,他這樣的年紀估計是大齡青年了。

  “我……我以前很少爬山的。”我假裝委屈的回了他一句話。

  現在我想讓自己看起來柔弱無害,然後讓他慢慢放鬆警惕。最重要的是,我得想辦法哄他把我肚子裡的蜈蚣給取出來。

  他聽到後,詫異的看著我好一會,隨即軟了語氣,居然說了一句字正圓腔的普通話,“以後你會經常爬山的,所以,好好鍛煉!只有身體強了,將來也好給我生兒子。”

  “……”我聽到他這種話,心裡說不上來的難受,淚水又從眼眶裡湧了出來。

  他簡直是做夢!我要是真的給他這粗野的村夫生孩子,還不如死了算了!

  “又哭……”他見我哭,頗為煩惱的拍了拍自己的腦門,“行了,別哭了,只要你老老實實的,我保證,不強迫你。”

  我聽這話,心裡還好受點,擦了擦眼淚,四處打量了一眼,問他:“你們這是哪裡?”

  “雲南的某個小山村,我們的祖輩,是從苗蠱族分離出來的,時間久了,成為另外一種少數民族,風俗習慣與現在的苗族差的很遠了,但政府也把我們歸屬苗族。這裡群山環繞,就算你逃出這個村寨,面對那些大山,你這樣弱的身體,肯定跨不過去,最後就死在山裡頭了。所以,我勸你還是打消逃跑的念頭。”他走到我跟前,擋住了我面前很多

的光亮。

  說實話,別說是逃出這村寨了,眼前有他這座大山,我哪也逃不了!所以,我得想辦法征服他這座大山才行。

  “我不逃了。”我低下頭,假裝認命的說,“樊先生,只要以後你能對我好點就成。”

  “什麼先生,喊得好生疏,聽的也不舒服。你以後要麼叫我守哥,要麼叫我歐。不然的話,我讓小蝦子鬧騰你。”他厲聲警告我。

  歐我現在明白了,就是他們這的“親愛的”或者是“老公”的意思。

  他警告我,讓我氣憤不已,可還是忍下怒氣,說了一個“好”字。

  我的順從讓他很滿意,隨後居然蹲下身,背著我往山上繼續走去。

  被他這麼背著,就聞到了他身上淡淡的草藥味和腥味,讓我排斥極了。但是,這種時候,我還不會傻的讓他放我下來。

  他背著我,我提著雞,這樣爬了好長一段山路,我實在忍不住又問了他一句,“先……守哥,你這是要帶我去哪啊?”

  “去喂大蝦子。”他淡淡的回了我一句。

  大蝦子?莫名的我想到了一隻特大號的蜈蚣,嚇的我呼吸都不穩了。

  結果,真的見到大蝦子時,我差點嚇暈了!根本就不是大蜈蚣,而是一條超大的花皮蟒蛇!

  樊守把雞直接扔到蟒蛇的洞口,蟒蛇就迅速的一張嘴,把活生生的雞連毛一起給咽到肚子裡去了……

  吃完,大花皮蟒蛇還從山頂的岩洞裡嗖的一聲滑出來,朝樊守這邊遊過來。

  我嚇得“啊”一聲尖叫,就顧不得什麼肚子痛了,拼命的要往山下跑。

  身後還傳來樊守爽朗的取笑聲,在這樣寂靜的山谷裡顯得格外慎人。

  最終我跑了一小會,就被劇烈的腹痛止住了步伐,又不得不捂住肚子折回了一點。抬頭一看,發現那條花皮蟒蛇纏著樊守,對他吐著長長的信子,看起來好可怕,可樊守卻一點都不怕,還笑著騰出一隻手撫摸蟒蛇的頭,我簡直是驚得目瞪口呆了!

  樊守和這條蟒蛇玩了一會,就扶著我下山了,路上告訴我,這是他另一條寵物,叫大蝦子。今天帶我來讓它認識什麼的。

  我嚇得身子都軟了,一句話也沒說的出來。我心裡只想著,要趕緊的想辦法,離這噁心、變態、可怕的村夫遠點再遠點!

  好不容易下山,來到村裡那條石子路上,卻看到幾個男的騎著摩托車,朝我們這邊沖過來,我嚇了一跳,本能的往樊守身後躲了一下。

  樊守卻淡定的站在那,看著那幾輛摩托車朝他沖過來。

  摩托車在離他半步距離的時候,一一停了下來,幾個其貌不揚,皮膚黝黑的矮小男青年,就下了車,其中一個光著膀子,頭上紮著黑色頭巾的男的,打了站腳朝樊守陰冷的瞪過來,嗤笑說,“阿守啊,你小子能耐了是吧,居然敢欺負我家牛大,不給錢,就從他手裡搶老婆!”

  說話間,他的目光從樊守身上,移到我身上,看到我面貌之後,臉上的笑容僵了一下,“呦,這姑娘長得真不耐,怎麼滴也得有個五萬塊吧!”

  這男的說這話時,我看到他小眼裡朝我閃過一道猥瑣的目光,這讓我有些害怕。

  樊守見狀,不疾不徐的道,“樊子,我都和樊牛大說好了,二萬塊,有錢的時候給他,你來找什麼茬?”

  “我可不是來找茬的,只是,想問問你,牛大身上的黑蛾蠱是不是你下的?”樊子聲音驟然加大,抬起頭,伸手指著樊守的臉質問道。

  樊守掃了我一眼,卻沒回答他。

  “怎麼不說話?默認了嗎?別忘了,你可是苗蠱醫,並且還是蠱公級別,你要是對自己族人下了蠱……哼……你知道族裡的規矩!”樊子冷笑,“我再問你一遍,樊牛大那天的黑蛾蠱是不是你下的?!”

  樊守低下頭,雙手捏拳,沒開口承認,也沒開口否認。

  “看來你真的是默認了!石頭,你們給我把他綁到祠堂,燒死!”這叫樊子的小夥,朝身後幾個青年招了招手吩咐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