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蠱夫

苗族巫蠱術 008,汪神醫救我!

書名:蠱夫 作者:月蓉 本章字數:2908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3


  燒死?

  這鬼地方還有沒王法啊?!

  不一會,那幾個青年就上前,要抓住樊守。而樊守居然沒有反抗的意思!

  見狀,我心跳加快,如果樊守被燒死了,很有可能我的命運就更加悲慘了,要麼落到樊牛大手裡,要麼就落在現在這叫樊子的小夥手裡。

  無論是誰的手裡,都不可能像樊守這樣,對我好的!

  所以,我一著急,忙喊道:“他沒有下蠱,那天是一隻黑蟲子,自己飛到樊牛大嘴裡的。我親眼看見的!”

  我這話一出,還拉了拉樊守的衣角。

  樊守好半天才淡淡的道:“樊子,你腦子是裝的屎吧,我要是給樊牛大下蠱,他還有命在嗎?而且,當天圍在樊牛大家門口看熱鬧的村民多的去了,你特麼怎麼不問問他們我有沒有下蠱?老子本來懶得和你們解釋的,結果非逼得我不得不浪費口水!”

  “沒有就沒有,幹嘛不願解釋?哼,我希望你好好當好蠱公,最好別出一點差錯,不然就把位置讓出來!”樊子咧嘴一笑,隨後,白了樊守一眼,就招手喊湊近樊守的幾個小夥離開了。

  最終那叫樊子的矮個青年,騎著摩托車下山了。似乎他上山,就是為了來氣樊守一頓似得。

  “守哥,他們是誰啊?那麼囂張!”我等他們走了,好奇的問了一句。

  “不是好東西!記住,見到他們離的遠遠的。”

  “哦。”不用樊守提醒,我也知道,那幫人不是好東西。不過,“守哥,那天樊牛大嘴裡的黑蛾是你下的嗎?”

  “是。”

  “……”本以為他會否認,但沒想到,他居然承認了。

  “那守哥,你們要是真的給自己的族人下蠱,真的就會被綁到祠堂活活燒死嗎?”我追問。

  “我要是不肯,誰敢燒我!還有,你以後別做出頭鳥,遇到事情,躲在我身後就好,今天這樣的情況,不允許有第二次。”樊守丟下這句話後,就轉身往他家那山坡上走去。

  這人還講不講理了?我之前不是為他好嗎?

  氣歸氣,我還是要跟上他。

  因為我不會做飯,所以,午飯是樊守做的,我跟著他後面看到他抱柴、生火、舀水、煮飯,蒸熏肉什麼的。他也壓根沒讓我動手的意思,自己三下五除二,一頓飯很快就做好了。

  我幫忙拿了筷子和碗,他負責盛飯什麼的,也算是協調。

  “守哥,你們這的小夥為什麼不出去闖蕩呢?”我一邊吃飯,一邊問道。其實,我想說通他離開這裡,這樣我不就能跟著回到城裡,到時候,打通報警電話,就什麼都解決了。

  “祖訓規定,只要是蠱族養蠱人,都不可以隨隨便便離開寨子,因為怕養蠱人出去害人,給蠱族帶來仇家。”他說話間,放下飯碗,起身走到門口處,目光眺望遠處,臉上有嚮往之情。

  估計他也想離開寨子,只是祖訓不允許吧?

  我看他只是站在門口看著村那邊,並沒有走遠,我就沒起身去追他,而是繼續吃飯。他煮的柴禾米飯和熏肉真的味道不錯,是我在城裡吃不到的。這會我倒是吃的津津有味。

  “樊守,你給我出來!”就在我吃的快飽了的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一抹淩厲的男聲。

  這聲音不像樊守的洪亮,但也清冽好聽。這讓我不禁扭頭往外看了一眼。

  只見一個身穿白色短袖襯衣,下身著西褲和皮鞋的男人,領著兩個穿民族服飾的小青年快步走到樊守跟前。

  樊守看到他,不耐煩的說:“你又來幹嘛?”

  “我不來,難道看你一個醫者害人嗎?趕緊的,把你買來的媳婦放了。”這個男的我一開始沒怎麼注意。但他這話一出,我立馬放下碗,走到門口處,仔細打量著他。

  發現他戴著金絲

邊的眼鏡,文質彬彬的,相貌英俊,一看就不是壞人。

  我心裡激動了,難道這村子裡還有好人?我是不是快要得救了?

  “進去!”樊守發現我出來,朝我吼了一句。

  我要是這時候真的進去,那就太傻了!所以,我不但沒有進去,還朝白衣男人跪地了,“救命啊!他給我中了蠱,這位先生求求你幫幫我!我要離開這……求你們了!”

  “滾進去!”樊守這下急了,伸手就來拽我的胳膊,要把我往房間裡拖。

  我死活把住門沿,哀求的看著那個男的,“快救救我……呃……”

  結果我話還沒說完,樊守的口中就傳來“噠噠噠”的聲音,我的肚子痛的要死。我鬆開了門沿,不等手捂住肚子,樊守就把我扔到床上了。

  因為肚子太痛,我沒力氣下來,只蜷曲著身子,在床上翻來覆去的喊痛。

  “樊守!你太殘忍了,她不過是個女孩,你怎麼能對她下蠱呢?雖然她不是本族人,你也不可以這樣對她!把她給放了吧。”這個男的聲音焦急,但是,他卻不敢靠近樊守來救我。

  “姓汪的,你少來說教我,趕緊滾回去,不然,我給你下蠱!”樊守停下咂舌的怪聲,朝那個男人警告說。

  那個男人沒開口,他身後的兩個小青年卻相繼開口,大多說樊守太狠毒、不識好歹、不尊重汪神醫什麼的。

  我這會肚子不太痛了,所以,聽到汪神醫三個字,眼前一亮,這就是村民口中那個神醫呀!看來他是個好人!

  可惜,他最終沒有救出我,而是被樊守拿出黑色的蠱蟲給趕走了。

  他們一走,樊守氣的把家裡的東西差不多都踹翻了,我嚇得躲在床角落處不敢亂動。

  “我都警告過你了,你已經是我的婆娘了,這輩子除非你死或我死,否則你都別想離開我!”

  他這話一出,我心裡極其憤怒,更是在心裡反駁他,我不會認命的!總有一天我會逃離,然後把你繩之於法!

  比起那個黑計程車的司機來,我更恨眼前買我的這個男人!因為“沒有買賣,就沒有傷害”。他就是拐賣婦女兒童那樣的源頭。

  估計他看我眼神太倔強,所以,再次喚小蝦子鬧騰我。這一次,他還差點對我用強,但在最後一刻,他鬆開了我,坐到門口抽悶煙去了。

  在煙霧繚繞下,他寬闊的背影,變得蕭索孤寂,還有一些陰鷙感,讓我越發不敢招惹他了。

  隨後的幾天時間裡,我徹底的學會了隱忍,不再表現的反抗了。甚至於,我還會主動做一些家務。

  樊守一開始不願領著我出門,後來的幾天,看我老實下來,就領著我開始上山下山摘草藥,餵養他養在家裡床底下的蠱蟲子,還有偶爾有些村民前來治病,給他送東西,大多是大米、熏肉、雞蛋什麼的,我發現,這個村裡的人似乎把他當神供奉,是又敬又怕。

  今天他拿草藥喂完蠱蟲,就帶我去看了大蝦子(花皮蟒蛇)了,因為他嫌棄我爬山慢,所以,半道上,是他背的我上去的。我害怕蟒蛇,在他和蟒蛇玩耍的時候,我就躲得遠遠的。

  而就在我躲在一棵松樹後面,怯怯的看向他和蟒蛇玩耍的時候,我的肩膀被人重重拍了一下,我嚇了一跳,剛要喊,一隻手捂住了我的嘴巴,耳邊也傳來一抹好聽的女聲:“噓,妹妹別說話,我是好人,是來救你的。”

  我一聽是女音,再加上她還說是來救我的!瞬間就感動的想哭了,忙點點頭。

  那女的確定我不會叫喊了,就將手從我的嘴巴上挪開,然後,拉著我要往外走。

  我忙指著肚子輕聲告訴她,“不行啊,我被這男的放了一條蜈蚣在肚子裡。”

  “什麼,他對你中蠱了?”這個女的詫異了一下,同時就止住了步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