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蠱夫

苗族巫蠱術 014,詭異消失的傷疤

書名:蠱夫 作者:月蓉 本章字數:308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3


  直到第二天早上,聽到鳥叫聲,我才醒了過來。

  醒來的時候,身邊沒人了,樊守不知道去了哪,我忙坐起身,在屋內的四周看了看,沒看到他,我暗自一喜,難不成他外出了?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發現肚子也不疼,是不是他趁我睡著出去忙活,然後又怕蜈蚣弄醒我,就先把它弄出去了?

  想到這一點,我激動的心跳都不穩了,穿上鞋就往外跑去。

  只是,剛跑出山石院子門口,肚子就傳來一陣絞痛……

  我瞬間捂住肚子,就跌倒在地,目光看著一步之遙的破樹枝做的院門,淚水不停的湧了出來。我還是跑不掉……

  “你又想逃?”這時,我身後傳來樊守淡漠的聲音。

  我的肚子也就不疼了。他應該是正在走向我。

  我肚子不疼了,人也就清醒過來,忙手撐地起身,看向他。只見他手裡抱著一捆柴禾,步伐穩健的走向我。

  我窺著他痘包臉上的表情,發現他臉色陰沉,一看就是不高興了。

  我怕被他那樣懲罰,所以,忙想著說辭,“我……我看你不在屋裡,以為你外出了,就想找找你。”

  “胡扯!”他聞言,白了我一眼,隨即把手裡的柴禾往地上一丟,伸手就將我拽進懷裡。

  我不備他這麼一拽,整個臉撞進他結實的胸口處,把鼻子撞痛的同時,也聞到了他身上的麻油味和一股腥味。

  “你是又想我罰你吧?”他不等我恢復過來,粗糙的大手就捏了捏我的腰。

  一股羞辱感就湧遍我的全身,我想推開他,可他反捏的更緊了。我沒轍,只好怯怯的說道:“你……你後背受傷了,別亂來了。我知道錯了,下次一定不逃了!”

  “我後背受傷了,又不是下面受傷了,怕什麼?”他故意低下頭,說話間在我耳邊吹氣。

  這樣弄得我全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我深怕他強迫我,所以,我僵著身子,轉移話題,“我……我肚子餓了……我們去做飯!”

  我什麼時候才能離開這混蛋啊!好想殺了他!又醜又壞!

  “嗯,我也正好有點餓了。”樊守聞言,在我臉上親了兩口,才鬆開我,隨即吩咐我把地上的柴禾撿到廚房去,他則去淘米了。

  我一邊掉著眼淚,一邊將柴禾抱進了廚房。

  他已經將米放進鍋裡,又倒上水,今天我看到他除了在飯鍋裡蒸了熏肉,還在灶台底下的坑裡放了個瓦罐。等米飯做熟了之後,他拿火夾端出那個瓦罐,然後,揭開上面的蓋子,頓時一股肉香味撲鼻而來,他聞了聞,笑道:“這下可以好好補一補了。”

  “守哥,什麼肉啊?這麼香!”我本來昨天在滅蠱嬰的時候,就吐得胃空了,晚上又因為樊守後背受傷,沒法做飯吃,所以也沒吃飯,現在一聞這香味,就餓的不行。

  樊守估計是還在生我剛才逃跑的氣,沒回答我。而是把瓦罐裡燉的湯倒進大瓷碗裡,隨後端上桌子,然後讓我去盛米飯什麼的,一切弄妥,我們相對而坐,他就舀了碗瓦罐湯給我。

  我迫不及待的喝了兩口,味道好鮮!

  這可是我這輩子喝到的最鮮美的湯了!

  因為太鮮了,再加上我很餓,所以,我連喝三碗,又吃了一碗米飯才算飽。

  “好吃嗎?”樊守見我放下筷子,看著我目光賊兮兮的。

  我點點頭,“嗯,挺……挺好吃的!”

  他這種目光我很害怕,下意識的想起身跑掉,但我知道我根本跑不掉,只能認命的坐在板凳上,伸手捏著拳頭,忙轉移話題,“守哥,你後背的傷,需要塗藥吧?一會我幫你塗吧。”

  “好的差不多了,不過,再塗一下鞏固鞏固也是好的。”樊守就被我成功轉移注意力了。

  我暗自松了口氣,收拾了碗筷。

  等收拾完,樊守就脫了上衣,趴在床上讓我給他塗藥。我拿起昨晚那個蠱壇,伸手進去弄了藥,就要往他背上抹去,可一看到他後背,我驚愕的倒吸了一口涼氣,手上的蠱壇也

差點掉到地上去!

  “守哥……你……你的後背怎麼好了?”

  樊守的後背昨天明明被火蝠燒出好多泡的,現在居然一點痕跡都沒有了!要不是上面還沾著我昨天給他塗的麻油混合蠱蟲的黑色粉末物,我現在一定會認為昨天我是眼花才看到樊守後背起泡的。

  我是醫大學生,就算不是,也不會信燙出水泡的傷口,會在一天之內就恢復如初的!

  樊守聞言,伸手摸了摸後背,驚喜的坐起身,朝我笑道:“哈哈,這麼快就恢復了?看樣子,剛才那烏金水蛭湯真是大補!”

  “烏金水蛭湯?”我眼前頓時浮現出他從蠱嬰頭顱裡拽出來的蟲子……

  天啊,我剛才喝的湯,不會是那蟲子吧?

  我開始要反胃了!

  樊守見狀,一把將我拉到他腿上坐下,“別吐啊!那可是好東西,吃了不但延年益壽,還包治百病呢!”

  我已經不是反胃了,全身的雞皮疙瘩都豎起來了,“守……守哥,麻煩你以後做什麼湯的時候,告訴我一聲是什麼東西好不好?這樣真的好可怕!”

  我伸手捂住胃,恐懼的看著他。

  樊守好笑的看了我兩眼,然後點點頭,“好!下次一定告訴你!”

  我這才松了口氣,下次有這種古怪蟲子,我是死活也不吃了!

  就在我胃難受的時候,樊守手開始不老實起來。我驚了一下,忙要從他身上起來,他卻更大力的把我往床上一壓,“之前你想跑是不是?!”

  他這話一出,我就知道意味著什麼了,閉上眼睛不去看他的臉,咬著唇瓣,道:“沒……”

  我又沒用的傷心哭了。

  “別撒謊,我討厭撒謊的女人。先是想逃跑,現在又撒謊……你說,我是不是要狠狠的處罰你?”他說話間,氣息撲在我的臉上,讓我汗毛直豎,噁心極了。

  “你……你別亂來,否則,我死給你看!呃……”我驚恐的警告話語還沒說完,他就一下吻住了我,將我接下來的話,堵在了喉嚨裡了!

  我嚇得不輕,拼命的掙扎著,想要推開他,可他就和一座大山一樣,怎麼推都推不開!

  最後,他還不要臉的警告我,如果我亂動,他保證要把我吃幹抹淨。

  我沒轍,只得停止反抗了。我忍住屈辱在哭泣,他卻和個沒事人一樣,手還在不老實,之後說了句,“老婆,你的皮膚更細膩了。”

  他這麼一說,我回過神,睜開眼睛,把手湊到眼前一看,我發現我本來手上之前拿手術刀刮破留疤的地方,居然都恢復如初了,並且手變得細膩光滑!忙坐起身,看看身體其它有疤的地方,真的都沒有了痕跡。我驚恐不解的看向樊守,“守哥,這是吃了那個水蛭的原因嗎?”

  等我一看到樊守的臉,我頓時驚呆了!

  他……

  他臉上的痘包少了好多!看起來比之前好多了,我呼吸都變得急促了。

  樊守倒是無所謂的朝我一笑,“不是水蛭,是烏金水蛭!這可是蠱蟲中難得的上品!這條烏金水蛭就是控制蠱嬰體內養分的蠱蟲,這蠱嬰吸了五六年的養分,都被它給吸收了,我們吃了,自然是大補的。”

  說到這,他打了個哈欠居然睡了。

  看到他睡了,我深深的籲了口氣,我又躲過一劫!

  我盯著他臉上漸漸變小的痘包,心裡有點小激動,不知道他臉上徹底沒了痘包之後,會成什麼樣?

  樊守睡到下午才起來,而我因為實在看不慣屋裡亂糟糟的,所以趁他睡覺的時候,收拾家。

  正在掃院子的時候,眼下突然出現一雙著了尖角名族鞋的女人腳!

  我順著腳往上看去,就是黑色的綁腿、繡著花的黑色褶裙、圍腰、銀飾腰帶、立領短袖對襟名族服,只是民族服被胸口豐滿撐的鼓鼓的,再往上就是帶著金絲邊甘蔗葉護額的美麗臉蛋了。

  是樊雅,只是,她朝我看來的目光不像之前裝的那麼友善,而是怨毒的剜著我,“你居然沒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