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蠱夫

苗族巫蠱術 015,甘蔗林的秘密

書名:蠱夫 作者:月蓉 本章字數:347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3


  她猛地說出這樣的話來,讓我心口猛地一痛,我根本就沒有做過傷害她的事情,之前連認識都不認識她,她居然就想我死!不,不是想我死,她之前已經動手騙我去西山,要害死我了!

  “你為什麼想我死?我有惹過你嗎?”雖然我陳碧落是被拐賣到這裡來的,但我也不是個好欺負的!

  這會我手裡緊緊捏著竹枝做的掃帚,目光死死的盯著她。

  樊雅嘴角斜斜的揚起,朝我陰笑說:“你和樊守在一起,就是惹了我!”

  “你和他有仇,關我什麼事?”我激動的朝她吼道,“不救我可以,但你害我,就是不對!我勸你從這滾出去,不然,別怪我動手攆你出去!”

  “就憑你也敢攆我?”樊雅突然舉起手,我就看到她手心裡放出一隻通體發黑的蝴蝶。

  蝴蝶眼見著就要飛向我的時候,一把破蒲扇突然出現我面前,擋住了那只飛向我的黑色蝴蝶,於此同時,一把鹽灑在了那只蝴蝶上,頓時,漆黑的濃湯順著蒲扇的邊滑落下來。

  我驚愕的捏住衣領,向後退了兩步。

  這時,我看到突然過來的樊守,收回了蒲扇,一邊向自己扇著風;一邊不屑的俯視著他對面的樊雅,“陰的不行,你就來明的啦?樊雅,你當我這蠱公是浪得虛名啊?”

  樊守居然還說了句字正圓腔的普通話,看起來真像是電視劇裡的大俠。

  “哼,什麼蠱公,要不是我阿爹當初信了你的話,收養你,你早死了!現在我阿爹死了,你蠱術學成,翅膀硬了,就敢搶他蠱公名號了!樊守,我絕不會放過你的!”樊雅仰起頭,雙手捏拳,眯著眸看著樊守。

  那模樣,好像恨不得將樊守生吞活剝了。

  而樊守聽到這話時,並沒有之前那麼囂張了,放下手裡的蒲扇,“總是說這些……好了,你走吧。”

  這樊守也真有意思,明知這個女的這麼壞,現在又想來害我,他居然這麼輕易的就放走她了?

  樊雅見他這樣,氣焰更加囂張,“你不把這個女人肚子裡的情蠱取出來,我是不會走的!”

  情蠱?她指的是我肚子裡的蜈蚣嗎?原來我肚子裡的蜈蚣是什麼情蠱?

  聞言,我心裡暗自竊喜!目光趕緊移到樊守的臉上去,期待著他能夠聽樊雅的話,把我肚子裡的蜈蚣弄出去!

  “不可能了,我和她已經睡了!”樊守淡淡的掃了我一眼說道。

  睡了?我可沒和他睡啊,他這是幹嘛呀?難道是不想取出蜈蚣,故意這樣說的?我要不要揭穿他呢?

  可腦海裡浮現出之前他喚小蝦子鬧騰我的畫面來,我果斷閉嘴了。

  樊雅聽到這句話後,身子一震,唇瓣抽動了好幾下,才咬牙切齒的問道:“你說什麼?”

  “我說,這次你下手晚了,我已經和她睡了,情蠱就算取出來,她也是我樊守的女人。這一點,永遠都改變不了了。”樊守這話說到最後,語氣帶了一絲的溫和,“樊雅,別再害人了。”

  樊雅聞言,也不知道是氣的還是怎麼了,眼圈發紅,“你居然真的敢和外姓女的……”

  說到這,她目光幽怨的移向我,好像恨不得把我給生吞了一樣。我怕她再給我扔出一條蠱蟲什麼的來,所以,忙躲到樊守身後。

  她的目光跟隨我,重新移到樊守身上,然後突然和個神經病一樣,抬頭大笑起來,只是,她的笑聲淒慘,“哈哈哈哈……樊守是你逼我的,接下來就別怪我狠毒!”

  我聽到這話,嚇得一個激靈,這個女人不會笑著笑著又拋來什麼蠱蟲吧?

  然而,我卻多慮了,她笑完之後,就轉身離開了。

  她一走,我就從樊守背後出來,拍著自己的胸口,朝他看過去。我發現他深皺著濃眉,痘包臉上表情惆悵的望著樊雅消失處。

  這讓我不禁好奇,“守哥,你和樊雅到底有什麼過節啊?她好像真的很恨你。”

  “我都說了她是因情生恨,你還不信嗎?”他收回目光,扔掉手裡的扇子,朝我說道。

  我居然忍不住“噗”一聲,笑出聲來,“不信。”

  別逗了,他長得這麼醜,又窮,還粗俗,樊雅長得那麼漂亮,看穿著就知道家裡也不窮,怎麼會看上他?

  樊守見我笑,鼻哼了一聲,“以後你就信了!”

  說話間,伸手就要拉我往外走。

  我忙問他,“我地還沒掃完呢,你帶我去哪啊?”

  “你頭上甘蔗葉沒了,很容易招來髒東西,我重新給你弄一片去。”樊守解釋道。

  “迷信。”我輕聲嘀咕。

  “你這樣的大學生我見多了,明明傻不拉幾的,還覺得自己特聰明。”樊守不屑的嘲諷了我一句。

  我就很不滿的爭論,“我哪傻了?”

  “不傻會被拐賣?”

  “那是我不小心打了個黑計程車,當時我著急回校,要不然,我不會出事的!”說到這,我甩開他牽我的手,難受的蹲在路邊,捂住臉哭了起來。

  我真的後悔死了,當時怎麼就打了那輛黑計程車呢?

  哭著哭著,樊守不知道什麼時候也蹲下來,朝我勸道:“你別哭了,這也許就是我倆的緣分,今後只要你乖乖的,我保證對你好。”

  話末,還伸手拍了拍我的後背。

  我看他語氣溫和,忍不住再次嘗試勸服他放我走,“守哥,我真的不想呆在這,我想回家,求你放了我吧,事後你要多少錢,我都給你!”

  他聞言,面色一沉,收回手,氣憤的站起身,“不是錢的事,你已經是我老婆了,我要對你負責任!這輩子,我都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說完這句話,他就不管我了,自顧自的往山下走去。

  他一走,我怕肚子疼,只能一邊流淚,一邊跟著他走。

  到了山下的一片甘蔗林,他找了半天,從裡面挑到了一片葉子,給我系在頭上。

  我低著頭,木納的任憑他擺佈。

  他也沒多說什麼,隨後拉著我的手要離開甘蔗林,這時,甘蔗林裡,突然傳來女人那種時候的叫聲。

  隨後還有男人粗喘氣的聲音。

  這些農村人也太開放了吧?居然在這種地方也啥了!

  我頓時臉就發燙了,忙要走出這塊地方,哪知樊守卻拉著我的手,不讓我走,還壞壞的朝我笑著,輕聲道:“帶你看看,也學習學習,將來我們圓房,你也好有經驗!”

  誰和他圓房啊?不要臉!

  “我才不看呢!”我趕忙單手捂眼。

  樊守哪裡肯聽我的,硬是把我往甘蔗林裡拽,並且還輕手輕腳的扒開甘蔗尋找那對男女。

  走到甘蔗林深處,果然在最中間的位置,看到一個女人和一個男人正在以女跪男站的姿勢做壞事。我看到後,臉燙的不行,伸手拽了拽樊守,意思讓他離開。他卻一使勁,把我給拽進他懷裡抱住,手也開始不老實起來。

  我被他驚到了,忍不住“呃”了一聲,結果驚擾了正動作的男女,“誰在那?”

  那對男女,頓時停止動作,扭過頭往我們這邊看來。

  一扭頭,我驚到了!

  因為,這一男一女我都認識!男的是那天騎摩托車上山警告樊守的青年男人,好像叫什麼樊子,女的是樊守給孩子釣蠱的孩子他媽!據說,這女的丈夫在城裡,那麼,這個男的肯定不可能是她老公了,他們這是在偷、情啊?!

  真沒想到,看那個女的本本分分的樣子,居然能做出這種事情來!

  樊守這會自然也看到了,呼吸不穩,似乎生氣了。

  “到底是誰在那偷看,不怕長雞眼,招勞資的草鬼啊?!”樊子這會被打擾了,很火大的從女人的身上出來,往我們這邊走來。

  而那個女的卻在他一走來的時候,身子癱軟的倒在了地上,好像是瞬間失去意識了。

  “別看,走!”樊守見那個樊子走過來,忙拉著我就跑。

  這人,剛才明明是他要看的!

  可我不明白,明明就是他們見不得人,我們逃什麼呀?

  好不容易跑回家,樊守還不等我喘氣,就從家裡的床底下抱出一個蠱壇,拿甘蔗葉子從裡面釣出一隻血紅色的小蜘蛛,隨即把這蜘蛛放進放進衣兜裡,朝我道:“走,我們去民嫂家。”

  “民嫂是誰?”我納悶的問道。

  “就是剛才那個女的。”樊守回答我的時候,已經領著我走出屋子了。

  “你想幹嘛呀?不會要去揭穿她和人家偷、情的事情吧?你這樣會害死她的!勸勸她倒是可以的。”我生怕樊守會粗魯的去找那個女的算帳。

  萬一這件事情被弄得人盡皆知,她將來還怎麼在村子裡生活啊?她老公估計也不會放過她,而孩子就更慘了!

  樊守卻白了我一眼,“我要是想揭穿她,剛才在甘蔗林就喊了!”

  “那你現在去她家幹嘛?”

  “我去救她!”樊守淡淡的道。

  “救她?”我驚愕了。

  這哪跟哪啊?剛才那個女的正和樊子那啥,好像很嗨的樣子,哪像有危險的樣子啊?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