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靈異推理 > 蠱夫

苗族巫蠱術 018,蠱魔露出狐狸尾巴

書名:蠱夫 作者:月蓉 本章字數:3217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9:13


  樊守卻不顧她的勸阻,在我的注視下,伸手碰到我的臉上,“別怕,我們回家!”

  我不知道自己此時的臉上是什麼樣,但一定很醜,可他還是在村裡人驚呼的聲音下,親了我額頭一下,然後,將我打橫抱了起來,要往家走。樊雅在後面哭著罵他蠢,村民也不讓他抱著我離開。可他就是不停下步伐。村民害怕身上被沾染毒汁,一個個只是敢喊,並不敢靠近。

  我視線不怎麼清晰了,可還是不肯閉上眼睛,我一直在他懷裡仰望著他,即使我現在能開口說話,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只是這一刻,我本冰涼的心口,慢慢變得溫暖起來。或許,樊守這個人並不壞,至少,他願意陪我一起死!

  樊守抱著我,好不容易走到家門口,他就一下跌跪在地,我們兩個人都倒在了門口。

  他艱難的深呼吸幾下,伸手緊緊捏著我的手,我感覺到了,使勁的眨了眨眼,視線變得清楚了一點點,就好像看到他的臉上滿是水泡,估計毒性發作到全身了,我想開口說他傻,可唇瓣怎麼都動不了。好像唇瓣也腫了。

  可樊守好像還能說句話,只聽他說出了一句話,但就像是被人捏住脖子時發出來的那種聲音,他說:“老婆……到家了……別怕……”

  我以為他會說出什麼感人肺腑的話來,結果卻是這麼一句話,但很奇怪,就是這麼一句話,讓我不再害怕死亡。閉上眼睛,手緊緊和他的手牽在了一起,慢慢的失去意識。

  “快倒柴油,快點的……”

  “他們死了沒啊?活著燒了可傷天理啊!”

  “這麼久了,早該死絕了!”

  “……”

  黑暗中,我聽到了兩個男人說話的聲音,其中一個好像是樊子,與此同時我還聞到了濃烈的柴油味!

  我腦子裡漸漸浮現起被樊守抱回家的畫面來,難道是樊子他們追到我們家來,想活生生的把我和樊守燒死嗎?

  想到這,我猛地睜開眼,發現周圍黑漆漆的,而且天上只有星星,沒有月亮。

  看來天都黑了!我是不是昏迷了很久?

  就在我看著天納悶的時候,耳邊傳來了倒柴油時的那種咕嚕咕嚕聲。我忙坐起身,朝出聲處看去,果然看到有兩個男人的黑影在屋子周圍澆著柴油!

  我們這還沒死呢,他們就要來燒死我們,不是謀殺又是什麼?這些村民太大膽了。

  我想單手撐地站起身制止他們,可一動手,發現手還被樊守緊緊握住,並且,我還能感受到他手心溫熱的。這說明,他也沒死!

  我趕緊伸手搖晃他,想搖晃醒他,但搖了兩下,我突然發現一個令人吃驚的問題,我身上不痛不癢了,而且,還充滿了力量!

  我下意識的縮回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光滑細膩,根本不像是起了泡的樣子,摸完自己,我又去摸樊守,他的臉上倒是有疙疙瘩瘩的觸感,但那些都是他本來臉上的痘包,並沒有那麼多的毒泡了!

  難道我們身上的毒,奇異的消失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不過想到我們還活著這一點,我興奮極了,伸手拍打起樊守的肩膀,“守哥,快醒醒!我們還活著!”

  雖然我的聲音沙啞,但喉嚨裡沒有那種腫脹的感覺了,我更是興奮起來。

  “誰在那?”我拍打了樊守幾下沒把他弄醒,反倒是驚到了在那倒柴油的樊子他們。

  我回過神,猛地站起身,朝他們那邊喊道:“我們還沒死呢?你們居然就想燒死我們,你們也太毒了吧?”

  我這一喊,和樊子一起來的那個男的,嚇得將手裡的油桶一扔,大喊著有鬼啊,就跌跌撞撞的跑了。

  樊子見他跑了,卻罵了他一句膽小鬼,然後就拿起打火機,點著了火,舉起來對我說:“真是笑話,我們養蠱學蠱術的人,不毒才怪!今天,你們不死也得死!”

  他話末,撿起一根樹枝,點著火,就往牆角一扔。

  頓時小火點燃了地上的柴油,“噗”一聲,火苗竄湧起來,連屋頂的草都燃燒起來了,將我和樊守圍在裡頭。我害怕極了,顧不得樊子在火場外,仰頭大笑的囂張模樣。而是拽起樊守的胳膊,就想把他拽起來,然後帶他沖出

火場。

  可是,他太重了,任憑我使多大的力量,也沒辦法拖動他。

  “樊守你快醒醒啊,再不醒我們就要被燒死了!”

  我拖不動他,就著急的哭了,伸手搖晃著他,試圖喊醒他。可他就是醒不過來,眼看著火離我們越來越近了,我心裡急的和貓抓似的。

  怎麼辦啊?

  “姑娘,你再不出來肯定會被燒死的,不如你不要管樊守了,出來跟我吧!我保證好好疼你!嘿嘿!”樊子這會還沒走。

  我扭過頭憤怒的剜著他,在火光的映照下,他臉上的笑容更加的猥瑣噁心!

  “我就是燒死了,也不會跟你這種人渣的!敗類!”我憤怒的朝他罵道。

  樊子聞言,氣的罵了我一句賤、貨,就舉起柴油壺就往我這邊扔過來。

  我眼見著柴油壺扔過來,嚇了一跳,本能的閉上眼,迎接柴油灑到我身上後,在被火點燃全身的慘劇發生。

  然而,我卻聽到“嗵”一聲,柴油壺和柴油並沒有灑到我身上,而是在院牆那邊傳來撞擊聲。

  我趕忙睜開眼一看,就看到那柴油壺真的在院牆那裡著了火,隨後發出“砰”一聲爆炸的聲音,嚇了我一跳,“呃!”

  可我剛喊出聲,身體就突然騰空,不等我反應過來,我整個人已經被人抗在肩膀上,沖出火場了!

  “守……守哥?!”沖出來之後,我驚喜的喊出聲。

  樊守居然在關鍵時刻醒了!太好了!

  他沒回應我,而是把我放到安全的地方,然後朝樊子那邊走去,聲音略帶沙啞的吼道:“樊子……你先害民嫂母子,然後再來陷害我們還不夠,現在居然放火燒我們,真當我樊守是個軟柿子嗎?”

  說話間,我聽到他手捏拳頭傳來的咯咯聲。

  樊子見狀,忙後退幾步,在火光的映照下也能看出他的面色發白,“你……你別過來!不是我要害你們,我只是按照樊雅師姐的吩咐辦事。”

  “樊雅……果然是她!我忍讓了你們這麼多次,你們居然還是不肯罷手!那麼……就別怪我了!”

  樊守說話間手一揮,樊子就突然捂住脖子,吃痛的喊出聲,“啊……你居然對我下蠱!呃……你這是要違背族規了嗎?”

  “什麼族規,你們都違背了,我還遵守什麼!”樊守咧著嘴朝樊子笑道。

  這笑容很陰狠,看得我都不自覺的打了個顫。

  樊子睜大眼睛還想說什麼,可是卻因為脖子被什麼蠱蟲咬了,腫的好大,讓他一句話說不出來,隨後去自己兜裡掏出好多小瓶子,艱難的要打開蓋子塗脖子,可樊守卻一腳給他踢開了。

  “血蜘蛛的毒,你那些個藥是對付不了的。放心,我養的蜘蛛害不死人,頂多讓你下半輩子躺床上度過而已!哼!”

  樊守這句話一出,樊子就拿手指著他,“呃呃呃……”的想說什麼,可一個字也吐不出來了。

  樊守嫌棄的在他身上吐了口吐沫,就一腳把他給踹到我們家前面的山坡小路上,讓他就這樣骨碌碌的滾了下去。

  他一滾下去,樊守就突然扭過頭看著我。

  在火光的映照下,我發現他臉上的痘又少了很多,面貌變得英俊起來,他這會挑著濃眉看我的樣子,讓我心跳有些不穩了,“幹嘛……幹嘛這麼看著我啊?我沒想逃!”

  他聞言,咧嘴一笑。露出潔白的牙齒,“我知道!剛才幸虧你沒逃,把我喊醒,不然,我就葬身火海了!”

  他居然在和我說普通話!發音好標準,聲音好好聽!

  可就在我看著他發愣的時候,他目光移到了著火的房子那邊,收了臉上的笑容,“老婆,看來你要接著和我吃苦了。”

  我順著他的目光看向火光四溢的房子那裡,忙走到他身邊,拉了拉他的胳膊,“守哥,房子沒了,我們不如離開這吧?”

  我心跳的驟快,只要他帶我離開這個村子,我就一定有辦法逃走!

  可樊守卻搖搖頭,“就算要走,也要等我把藏在村裡的那個蠱魔給揪出來!找了他整整十五年,他才露出一點行蹤,我絕不會放棄!蠱嬰、劇毒血蜘蛛……哼……這次看我不揪住他的狐狸尾巴!”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