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蜜糖百分百:顧少獨寵小甜妻

第30章 就是想顯擺

書名:蜜糖百分百:顧少獨寵小甜妻 作者:占小狸 本章字數:3537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6日 20:18


  現在的安夏對季越一點好感都沒有了,往旁邊撤了撤準備繞開對方離開。

  然而她這個動作卻讓季越誤以為她是心虛,氣急敗壞的捏著安夏的胳膊,“安夏,你為什麼不說話,你不準備解釋點什麼嗎?”

  季越手勁兒很大,握著安夏的時候,幾乎用了全部的力氣。

  安夏皺著眉,“季越,你放開我。”

  “放開你也可以,你是不是應該給我好好解釋一下,這些錢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你真的被包養了?”

  安夏被捏的很疼,態度自然不會好到哪裡去,用力掙扎了一下,“季越,你放開我。”

  “怎麼會沒有關係,至少讓我知道,你在我們交往的時候有沒有背叛過我吧!”

  聽到這句話,安夏抬起頭,黝黑的眸子直直的看著季越的臉,“你相信我麼?”

  季越動作停頓了一下,不知道為什麼,被安夏這麼看著,心裡很慌,就好像這句話決定了他跟安夏的未來一般,他很不喜歡這種感覺。

  不自覺的別開視線,季越摸了摸鼻子,“既然沒有,那這筆錢是從哪裡來的。”

  答案不言而喻,季越並不相信她。

  安夏冷笑一聲,似乎早就已經預料到這個結果了。

  “季越,既然你心裡早就已經有了答案,又何必在這裡問我。這塊手錶,無論我如何處理,跟你都沒有任何的關係,現在麻煩你放開我。”

  見安夏這個態度,季越更慌了,急切的解釋著:“安夏,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沒有懷疑你的意思。我只是好奇你怎麼會忽然多那麼多錢,只要你說,我就相信。”

  只要你說,我就相信。

  安夏不禁回想起以前,那個站在陽光下的少年,在她最狼狽的時候,將手伸過來,也是說了同樣一句話,然而現在,安夏苦笑一聲。

  一切都不在了。

  “季越,我的一切都跟你沒有關係了,我們已經分手了。”

  態度強硬的將季越的手指掰開,安夏拎著手錶離開了。

  季越站在原地,看著安夏的背影,明明想追過去,雙腿卻像注了鉛一般,一點動不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那抹纖細的身影在自己面前消失。

  “越哥哥,你怎麼了。”

  看季越望著安夏離開的位置出神,安雅嫻連忙走過去拽著季越的衣袖,眼中都是擔心。

  “嗯?小雅,你怎麼在這裡?”

  季越的話讓安雅嫻愣了一下,僵硬的笑了笑,“越哥哥,我從剛剛就在這裡了,你不記得了麼?”

  “哦,我忘記了。”沒有靈魂的一句道歉。

  安夏,你為什麼要回來,為什麼又要搶走越哥哥的注意力!

  安雅嫻憤憤的想著,望著季越的眼中溢滿了淚水。

  剛回過神來的季越便看到安雅嫻紅著眼圈,小聲哽咽的模樣,頓時心裡一疼,“小雅,你怎麼哭了?”

  “越哥哥,我們還是分手吧。”

  “為什麼?”季越激動的捏著安雅嫻的肩膀,腦海中立馬蹦出安夏剛才的模樣,“小雅,你也要背叛我?”

  “不是的,不是的越哥哥。”安雅嫻捂著臉頰,發出痛苦的嗚咽聲。

  “那是什麼?”

  “越哥哥,你還喜歡姐姐吧。如果我們分手了,你就可以沒有負擔的跟姐姐重歸舊好了。你不用擔心我,我一個人也可以照顧好自己。”說完話,安雅嫻勾起一抹極為虛弱的笑容。

  看著這樣的安雅嫻,季越陷入了深深的自責,自己跟安夏這段感情中,都是自己在費力經營。

  自始自終,他都扮演著跟小雅一樣的角色。既然已經答應跟這個單純的小姑娘在一起了,就好好在一起吧。

  季越想開以後,捧著對方的小臉,眼睛認真看著對方的,“小雅,是越哥哥錯了,我不會跟你分手,以後我會好好對你的。”

  “越哥哥,你說的是真的?”

  “嗯。”

  “越哥哥,我很開心。”連眼淚都來不及擦,安雅嫻撲到季越懷裡。

  真是個單純的小姑娘,季越擁著安雅嫻想。

  但在他看不到的地方,安雅嫻卻不是他熟悉的模樣,陰沉著一張臉,不知道在想什麼。

  安夏在商場晃悠了兩個多小時之後,終於接到了顧霆爵的電話。

  被季越和安雅嫻噁心了一通,忽然聽到男人的聲音,倒有一種洗滌心靈的感覺。

  “嗯,我在商場。”

  “好的,我馬上去廣場等你。”

  掛斷電話後,安夏不做停留,拎著東西向目的地走過去,等到她趕過去,發現不算陌生的奧迪,不知在哪裡停了多久。

  安夏歎了口氣,走過去打開車門。

  “餓不餓?”

  男人還在處理檔,說話的時候頭都沒抬起來。

  “不餓。”

  “我買了童記家的

點心,你要不要吃一點?”

  童記家的點心可是帝都出名的好吃,安夏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好想吃啊,可是自己剛剛都說了不餓了。

  正在她糾結要怎開這口的時候,就聽到顧霆爵繼續說道:“我現在沒有時間陪你,怕你無聊,就當是小零嘴了。”

  安夏:大兄弟,幹的漂亮!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好吧。”很為難的語氣。

  “在旁邊的儲物格裡。”

  “嗯。”

  拿出點心之後,安夏深深的嗅了一口,沒錯就是這個味道。

  童記點心很好吃,但唯一一點不好的地方就是太貴了。買不起的那種!

  安夏喜滋滋的吃著,實在是太美味了,圓圓的貓眼愜意的眯成一條縫隙。

  顧霆爵本來心無旁騖的看著檔,但很快他便發現一個問題,身邊多了某個姑娘之後,他就沒法聚精會神了。忍不住將視線轉過去,看著對方可愛的吃相,臉色瞬間溫柔了很多。

  不過,當他看到某個部位時,眼睛倏地沉了下去,沉聲道:“手腕怎麼回事?”

  安夏正享受著美食呢,莫由來的一聲嚇得她被一口點心差點卡在嗓子眼裡。

  好不用順了下去,扭頭便看到男人有些陰沉的臉。

  如墨的眸子緊緊地盯著她發紫的手腕,安夏的膚色原本就是極白的,烏紫色顯得格外的滲人。

  “不小心磕的。”

  說著,將衣袖往下拉了拉。

  顧霆爵盯著看了一會兒,撤回視線,“下次小心點。”

  “嗯,知道了。不會有下次了。”她以後不會再跟季越見面了。

  提到季越,安夏就不自覺的想到安雅嫻,然後想起了今天對方看自己的眼神,惡狠狠的咬了口點心,綁架的事情,肯定跟她脫不了干係。

  小姑娘還是有事情瞞著他。

  煩躁的合上檔,顧霆爵捏了捏眉心,這種感覺真是讓人不爽。

  “這個給你。”

  顧霆爵反應慢半拍的捏著包裝袋的一角,因為震驚眼睛睜得大大的,難得的萌態。

  “給我的?”

  看著他這個樣子,安夏不自覺回想起之前生病發燒的模樣,真的好像一隻大狗狗。

  “嗯,給你的,就當做是給你的感謝禮吧,或者說結婚禮物也可以。”

  一句簡單的話,頓時化解了剛才所有的不愉快,顧霆爵小心地將禮物抱在懷裡,“謝謝,我很喜歡。”

  “你都不看是什麼,你就喜歡?”

  安夏剛咬了一個點心,說話含糊不清的。

  “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歡。”顧霆爵修長的手指摩挲著禮物邊角,上揚的唇角怎麼也壓不住。

  傻子,不就是個禮物麼,至於高興成那樣。

  安夏低頭,往嘴巴裡塞了一口點心,嘴角也不自覺勾了起來。

  第二天,顧氏。

  “五爺,這是誠運公司擬定的合同,請您過目一下,他們說如果您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他們可以改。”

  “放這裡吧。”

  辦公的男人隨手一指,陸澤見他的動作,疑惑的將文件放過去。

  “五爺,那我就先出去了。”

  “嗯。”男人用左手捏了捏眉心。

  陸澤皺著眉走出辦公司,剛出門就遇到帝子曦,對方看到他,嬉皮笑臉的湊過來。

  “呦,陸哥,你這是怎麼了,眉毛皺的這麼深,難不成是被我小叔罵了?”

  陸澤沒有說話,繞過帝子曦繼續往前走。

  “誒,陸哥,你怎麼不說話,你要是這樣,我可就傷心了呢。”

  帝子曦擋在陸澤面前,憂鬱的做出西子捧心的表情。

  這個時候,陸澤才施捨給他一個眼神,“五爺今天有點奇怪。”

  “嗯?怎麼說?”憑藉優秀的八卦基因,帝子曦嗅到了不尋常的資訊。

  “五爺今天頻繁的使用左手。”

  帝子曦:“……”

  他尷尬的笑了笑,“陸哥,你真是我小叔優秀的助手,他這個習慣你都能注意到。”

  陸澤看著帝子曦,總覺得對方的笑容有些不對勁兒,仔細想了想,自己說的話也沒有問題,“他是不是右手受傷了,以前捏眉心都是用右手的,難不成是舊傷復發了?”

  “不行,我要去看看。”陸澤說著,轉身往回走。

  帝子曦撓了撓頭,原來陸哥指的是這個啊。

  “陸哥,我跟你一起去看看。”

  “五爺!”

  “小叔!”

  顧霆爵抬頭,見緊張兮兮的兩個人,“有事?”

  “咦,小叔,你什麼時候戴手錶了?”

  “嗯,剛換的。”

  帝子曦看著顧霆爵側支著臉頰的模樣,有些無語的瞄了眼陸澤。

  陸哥是真的傻,難道看不出來,小叔就是想顯擺一下他的新手錶麼?

  “你們,有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