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權少的獨家寵愛

正文 第22章 齷齪的男人

書名:權少的獨家寵愛 作者:賀允 本章字數:3518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10:42


怎麼也想不到那個笑起來像陽光一樣溫暖的男人居然這樣對自己,如今,她真的不想跟譚雲飛有任何牽扯了,但是他們之間需要講清楚,畢竟兩人是未婚夫妻,還有不久就是婚期,她需要面對面跟他說清楚。

於是,她開機,撥了譚雲飛電話。“譚雲飛,我們明天見個面,把事情說清楚吧!”

第二天。

兩人約好了在環保局對面的一家咖啡廳見面。

再次看到譚雲飛,燕涵的心裡還是抽搐了一下,她知道很疼!

疼的幾乎窒息!

六年所愛,所托非人,差一點就交付終身,老天開眼終於還是沒有,她很慶倖自己一直很矜持,沒有跟他之前發生過關係,不然也許這一生她就毀了。

她一直記得媽媽說過的話:“涵涵,女人得第一次很重要,如果不能確定那個人真心愛你,一定不可以輕易交付,把人生最美好的第一次留到結婚的那天,你的丈夫才會善待你!”

她一直堅守著,譚雲飛也一直沒有越舉,她以為,馬上就要結婚了,六年來他一直對她不錯,她想要交付給她,卻沒想到會是這樣!

看著譚雲飛疾步走來,她站在原地只覺得腿軟軟的使不出力氣,深呼吸數次她才評定情緒,以冷漠的態度面對他。

譚雲飛看到她,試著笑了笑,卻很尷尬:“涵涵……”

“進去吧!”

兩人一前一後走進咖啡廳,譚雲飛要了兩杯咖啡。

燕涵沒喝。

譚雲飛也沉默了,一時話無從開口。

還是燕涵首先打破了僵局,直接開口:“譚雲飛,你告訴我,把我當成商品送給陌生的男人心裡真的一點不在乎?”

“涵涵,我那不是沒辦法了嗎?”譚雲飛立刻道。

“譚雲飛,我是你未婚妻啊!我們要結婚了,你居然主動要戴綠帽子?天下怎麼會有你這種男人?”

“涵涵,我不在乎啊!我會好好疼你的,正是因為你是第一次,所以才有作用啊!”

“呵呵!”燕涵冷笑,漂亮的大眼睛裡很快升騰出一片水霧,本來很性感的紅唇不受控制的開始抖動,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涵涵,我是走投無路了才這樣的,我幫污水廠上了一套設備,抽取了十萬塊錢的回扣,我不是為了我們結婚弄點錢嘛!哪想到設備出了問題,污染很嚴重,引起了大領導的注意,裴東宸他跟我們舉長熟悉,又是一把手身邊的紅人,年輕有為,我這不是……”

“譚雲飛,這麼說我要感謝了?感謝你為了我們即將到來的婚姻捨身取義,火中取栗的去貪污那些錢?是不是我還要給你發一本榮譽證書,昭告天下告訴他們你是為了我的幸福才這麼做的?譚雲飛,你受過高等教育,你居然做出這種齷齪的事情!用自己的老婆作為自己扶搖直上的妻子你就覺得很光彩嗎?不過幸好,我們還沒結婚,不然我這輩子就真的被你毀了!”

“正是因為我受過高等教育所以我才會不在乎你的第一次,涵涵,你捫心自問,我們的同學,多少高中時候就做了那事,是你太純!是你一直在堅持,你知道我忍得多辛苦?”

“你混蛋!”燕涵冷笑一聲。“譚雲飛,你忍了嗎?那天晚上那個女人是誰?”

“一個朋友!”

“是不是我們戀愛的這幾年,你一直都有跟別的女人發生關係?”

譚雲飛沒有說話,燕涵知道是的,怪不得他能忍著,男人和女人不一樣,大學時候多少人笑話她,說她保守封建,不喂男朋友小心男朋友跑了!

她卻自信的告訴她們說,雲飛不是那樣的人,他沒那麼膚淺!

難怪那時,她的室友看著她的眼神裡充滿了憐惜,如今回想起來,原來那時,他就有了姘頭!她真傻,傻得到現在才發現,如果他要不是做出這樣的事,只怕她永遠也發現不了吧?!

想起來心裡就升起一股惡寒。不錯,相戀六年,沒感情那自欺,但是被騙後還要妥協真的做不到。六年來還是很清晰的在腦海裡閃現,她恨這種清晰,那是一種恥辱。

她一直引以為傲的柏拉圖似的精神之戀原來是一場騙局!

一切在真相沒背揭露時候是如此的美麗。以為生活在天堂,可是一眨眼工夫就被人從天堂打入無間地獄去了,並且差點讓她萬劫不復。

她靜靜地看著他,開口:“譚雲飛,我們之間不可能了,你的

事情我無能為力,坐牢不坐牢真的不是我能管的!你的錢我沒見到一分,我不欠你,所以,請你自求多福吧!”

“涵涵,裴主壬他能管,他在處理這件事,只要他跟我們舉長交代一聲,我就沒事!你告訴我,那天他到底說了什麼?”

“說了什麼你不是應該知道嗎?你不是做足了準備嗎?”

譚雲飛臉一紅,“我準備的攝像頭被他發現了,沒有留下任何證據!”

“你準備了攝像頭?”燕涵整個人完全呆了,她不敢相信,譚雲飛居然要拍攝她跟別的男人上——床的一幕,原來她只是一個工具而已!

“對不起,涵涵,我錯了!我也後悔了!”譚雲飛臉上浮現一絲慚愧的神色。

“譚雲飛,我真的沒想到你齷齪到這個地步!”燕涵冷笑著,真的想哭,可她不會為了這種人哭,平靜了一下,她道:“他說他會調查誰背後給他送女人,並且要那個人萬劫不復!你還是自己多多保重吧,我沒告訴他是你,但是我想他那樣的人,應該可以查出來!譚雲飛,六年,我們之間的唯一一點情分,就是在你對我做了這種事後我依然沒有出賣你!以後別再糾纏我!我的話說完了!”

說完,她站了起來,向外走去。

譚雲飛付帳後,立刻追出去。“涵涵,我知道我可能要坐牢,你等我好不好?我們談了六年戀愛,你忍心這樣結束?”

他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燕涵甩開,兩人拉拉扯扯,燕涵尖叫:“啊!你放手!”

譚雲飛就是不放手。“我為了你要坐牢,你不能這麼對我,要是我坐牢了,你得等我,涵涵,我保證以後再也不做對不起你的事情了!”

對面環保局門口,某個挺拔的人影聽到這邊的尖叫,視線忍不住投了過來,待到看清楚是燕涵時,劍眉皺起,這個女人還真是可惡,跟男人在大街上拉拉扯扯也不是一次了!

燕涵一想到譚雲飛跟那個女人的那一幕,又聽到他這麼跟自己說,只覺得一陣噁心上湧喉頭,她的手緊緊的握在一起成拳狀,尖尖的指甲刺進掌心,帶來一陣發洩的疼痛,然後猛地用力,踢了譚雲飛的腿,轉身向外跑去。

“涵涵,聽我說!”譚雲飛又追。

燕涵急匆匆往環保局這邊跑,她想只要到了環保局門口,譚雲飛在自己的工作單位就會老實了,可是她跑的太快,根本沒注意到馬路上賓士的車輛!

“涵涵——”譚雲飛突然大吼一聲。

燕涵跑的更急了,不顧車輛,橫穿馬路,馬路上響起了尖銳的刹車聲,“吱——”

那聲音尖銳的刺耳,燕涵只感覺一陣疾風,她被帶了下,整個身子被撞得倒在地上,膝蓋好痛,但好像沒斷,因為那司機好像提前制動了。

裴東宸一時間也呆了下,這個女人不要命了,他只是回頭跟人說了句話,沒想到她居然飛奔著橫穿馬路,還出了車禍,他幾乎是下意識的想要過去看看,旁邊的人提醒:“裴主壬,十點的會議,現在還有二十分鐘!”

裴東宸看看表,閉了閉眼,他想起自己的身份,平靜了神色,又不動聲色地瞅了眼馬路上站起來的燕涵,像是不經意掃一眼般的淡漠,而燕涵此刻正彎腰揉著自己的膝蓋,譚雲飛從那邊跑過來蹲在她身邊檢查她的傷勢,司機鑽出車子,高聲罵著燕涵:“你想死啊?你想死別拖累我啊,老子不想晦氣!”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看到!”燕涵一個勁兒的跟汽車司機道歉。“我沒事,對不起!”

裴東宸視線黯了下,終於鑽進車子裡,沉聲對前排的司機道:“開車!”

車子調頭駛入街道,剛好從車禍現場滑過,裴東宸的視線望著車窗外那個不停鞠躬給人賠禮的纖細身影,以及她身邊那個男人,冷哼一聲,真是個笨女人,被撞的是她,居然給人家道歉!還有那個男人是誰?她身邊男人還真不少!

司機見他一直看著窗外,張了張嘴,道:“剛才真險,那女人命真大!這麼驚險居然沒事。”

說著,又從觀後鏡裡打量了一下裴東宸的神色,他已經靠在椅背上,閉上了眼睛,修長的雙-腿隨意分開,額前的頭髮遮掩了他的俊容,眼瞼下覆著又長又密的睫毛,沒有回話。

司機閉上了嘴巴,裴主壬不愛說話的時候千萬別說話。

裴東宸腦海裡一直閃爍著剛才燕涵跟人鞠躬道歉的樣子,不知道怎麼回事,心裡竟然對她動了一點憐憫之心。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