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權少的獨家寵愛

正文 第27章 沉浸其中

書名:權少的獨家寵愛 作者:賀允 本章字數:389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10:42


他是領導,剛給自己安排了工作,她若是不聽話,好像對不起領導,可是她實在不知道他什麼意思,又想到他是君子,那天那種情況他都沒碰自己,應該不會有事,她決定聽話。

看著表,一分鐘一分鐘的數著時間,周啟雲和高麗麗溫嵐還在唱,好像還很興致。

林易宸別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燕涵,要不我去送你吧?”

“啊?”燕涵一呆,忙搖頭。“不,不用了!”

“不如我去送你,有車很方便!”

“不用,真的不用,林警官,我得走了,麻煩你幫我跟他們說一聲,我朋友要來接我!”

“嗯!好吧!”林易宸點點頭。

燕涵抓起包先離開了。

走出包房,她徑直下樓。

走到裴東宸說的那個站牌下,四下張望,沒看到裴東宸,她在想,他是不是耍她?

而後面,林易宸也走出包房,來到樓梯間的窗戶邊,視線望向窗外,眼看著燕涵走出大廈,走出大門,穿過馬路,昏黃的路燈下,那抹小身影過了馬路。

然後,不經意間,他看到了一輛黑色的車子開出停車場,停在了她身邊,林易宸視線一頓,再然後,那個車子突然朝前開去。

站牌前只剩下了燕涵,林易宸微微皺眉,難道是他多想了?!

燕涵眼看著裴東宸的車子停在了身邊,剛要走過去,車子突然滑出去,一下子停在了前方200米的地方。

燕涵呆了呆,自嘲一笑,也許他根本沒事!不然怎麼一下子又開出去了。

她等著最後一輛末班車,希望還趕得上,可是電話響了,她看了眼號碼,是裴東宸,無奈的接電話,那邊傳來低沉的嗓音:“走過來!快點!”

她心想,老兄您這是搞得哪一出啊,明明都停下來了,還要她再走200米,他真有興致,耍著她玩。但她還是趕緊的走過去,不敢讓大領導等急了。

倒車鏡裡,裴東宸眯起眼睛望著從後面走來的纖細身影,她走的很快,不多時就走了過來,而他身子一個傾側,打開副駕駛的位置,她剛好走到車邊。

上了車子後,裴東宸沉聲道:“關車門!”

“是!”燕涵聽話的關上車門。“裴主壬,您找我有事?”

他不說話,修長的手指握住方向盤,左手掛檔,車子滑出去。

“裴、裴主壬!”燕涵其實很怕他,他不說話讓她上車,車子說開就開走,他這是要幹什麼啊?她不由得問他:“裴主壬,您到底什麼事?”

“編制下來沒有?”他終於開了尊口。

“嗯!這事真的要謝謝你!沒有你,我也不會有這個鐵飯碗!”

“我可沒感覺出你心裡感激我!”他冷哼一聲。

燕涵一呆,傻傻的道:“真的,我真的心裡很感激你!會感激你一輩子!”

他不再說話,而是把車子開到了海邊。

燕涵傻了,半夜不回家睡覺開到海邊來,神經了!

“裴主壬,我明天還要上班!”

“陪我坐一會兒!”他道。

“呃!”好吧!他的語氣聽起來像是很累,她一頭霧水的說道:“你好像很累的樣子,回家休息不是更好?坐在這裡不是更累?”

他側過身來,直直地看著她,眼神裡有種說不出的複雜情緒,然後他開口:“再唱一遍黃梅戲給我聽!”

“啊!”燕涵徹底傻了。

她真的沒想到他不回家睡覺拉她來海邊居然要她唱黃梅戲給他聽,她心懷忐忑地望著他,“那,那個你愛聽戲?”

他不回答。

燕涵很不解風情。“我唱的不好聽,不如你聽收音機或者碟吧,或者明天我給你買幾盤黃梅戲經典,你以後聽?”

他突然陰鬱著臉,看著她。“我現在就想聽!”

“可——”

“你唱不唱?”他聲音低了下去,透著一絲淩厲。

燕涵只是覺得很尷尬,因為她一直不好意思唱戲,覺得女孩子唱戲有點趕不上潮流,而且現在在車子裡,尤其是唱給他聽,她真的有些不好意思,想拒絕,但又找不到更合適的藉口,低垂著頭,抿了抿嘴唇,極不好意思地對裴東宸說道:“好吧,我唱的不好聽,您別笑話我!”

聞言,裴東宸勾了勾唇,燕涵飛快的瞄了眼他的臉,發現他好像笑了,不對,是似笑非笑。

她輕輕地咳嗽了一下,然後開口唱了起來:“為救李郎離家園,誰料皇榜中狀元,中狀元著紅袍,帽插宮花好啊好新鮮——”

她輕輕地唱著,臉也羞紅了,他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她唱戲,他的眼睛落在她輕啟的唇瓣上,然後他突然伸出手,大手輕輕一攬將她攬了過來,燕涵猛地一驚,他猛然吻了下來——

燕涵一下子驚呆了,聲音卡在喉嚨裡,眼睛瞪大大大的,而溫熱的

帶著點煙草氣味的唇瓣堵住了她的唇,一張俊逸的臉就在眼前,他唇裡的氣息噴在她臉上,低喃著開口:“閉上眼睛!”

她還沒反應過來。

他的牙齒磕在她的唇上,有點痛!

他的吻突然猛列了起來。

燕涵一下子反應過來,想要扭頭躲開,卻被他鉗住下巴,另一隻手扣住後腦,絲毫動彈不得。越是用力掙扎,他貼得越緊,這個時候,她才知道原來一個男人的力氣可以比女人大那麼多。

他的氣息透過他的吻,鋪天蓋地地襲來,激烈淩厲,盛氣淩人地幾乎讓她暈眩,她從來沒有被人這樣吻過,即便她跟譚雲飛吻過很多次,但是也每一次都是點到為止,譚雲飛從來沒有這樣吻過她,而裴東宸帶給她的感受,是如此的陌生而新奇。

那種激吻有種快意和歡暢,而她竟沉淪了,他只是個陌生人,對自己不由得心下氣惱,趁他不注意,一口狠狠地往他唇上咬去,尖牙利齒,見了血,濃重的血腥味在彼此口腔裡泛開,他吃痛,卻沒有放開她,眉毛一挑,就著她的嘴角,也咬了上去……

她不知道他們吻了多久,等結束時已經氣喘吁吁,鮮血淋漓,虎視眈眈地看著對方,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時間似乎停止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放開了她,氣喘吁吁,卻依舊臉對著臉,鼻尖挨著鼻尖。

她頂著略微充血的嘴唇,恨恨的直視著他。

她的臉很紅,熱辣辣的,瞪著一對無辜而清澈的眸子,無邪的還像個孩子,他一瞬間有些犯罪感……卻只是抬手擦掉她唇邊的血跡,只見她正氣鼓鼓地盯著他。

他沒咬傷她,那是他的血,她還真下得了口,一口咬下去,沒留一點餘地。

他也有些意外自己吻了她,就這樣,他們相互盯了很久,直到彼此的呼吸漸漸平穩,她終於徹底回神,臉騰地紅了起來,然後惱怒的轉身就要下車。

他一把拉住她。

她惱火了。“裴主壬,我不是那種女人!”

他怔了一下,冷哼一聲:“剛才不是很沉浸其中嗎?”

他的語氣帶著淡淡的嘲諷,燕涵被他的話刺傷。

她不由自主地顫了一下,定了定神,努力讓自己的語氣變得輕鬆一點:“裴主壬,我想你誤會了!”

“燕涵,欲擒故縱的遊戲不好玩!”裴東宸冷冷的笑了一聲。

朦朧的月光照射進來,她看到他眼裡閃過忽明忽暗的情緒,燕涵用袖子抹了下唇,她的這個舉動刺激了裴東宸,她居然嫌棄他髒?!

他怒瞪著她。

燕涵也瞪著她,他這樣強吻了她,還說她是欲擒故縱?!

他以為他是領導,安排了她的工作就可以“潛規則”她嗎?

她扭頭又要開車門,可是他的手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腕,不讓她開車門,他身上淡淡的煙草味道傳來,忽然之間,沒由來得就讓她有了想哭的衝動。

“我送你回去!”他沉聲開口,語氣冷硬。

“不需要!”她的語氣也一樣很冷。

他一把拉住她。

她氣鼓鼓的轉身:“放手!”

他說:“燕涵,你若再掙扎,我不保證在這裡做點別的!”

她一下呆住,他唇角血跡未幹,卻高深莫測的笑著,是那種飄忽不明、捉摸不定的笑容,不由得讓她心生懼怕。

他的大手緊緊地握著她的手腕,很疼,他的另一隻手越過她的身子,靠過來把車門關上,並且遙控上鎖。

燕涵一下子感覺手腕被他握的疼痛的膨脹,眼淚逼出了眼眶,卻沒落下:“我、我自己可以回去!”

“海邊不好找車,這麼晚了會出事!”他語氣更加冷硬。

出事?

她在車裡才出事!

“坐好!”他鬆開她的手腕,發動車子,開車載著她去了她的小公寓。

黑暗中的車廂裡,燕涵的眼淚在眼圈裡打轉。

裴東宸唇角緊抿,很是嚴肅,偶爾餘光瞥一下她,她楚楚可憐的低垂著頭,那樣子像是被色狼非禮了一般,他突然有些煩躁,真想一下子停車托起她的小臉,再吻一次,吻掉她的不情願。

她還是第一個拒絕他吻的女人!他吻過的女人,好像也有幾個吧?!哪一個不是很享受的?

她先前不也是很享受,突然就變得厭惡了,該死的女人,他發現他還真的不知道她心裡想些什麼,突然對她的好奇心又濃了一分。

過紅綠燈的時候,裴東宸轉頭望她,隱約瞧見她的雙眼,覆著氤氳水氣。

他呆了一下,惱怒的吐出幾個字,“就那麼難以忍受嗎?”

“?”她轉過頭,瞪了他一眼,帶著指控。

裴東宸更是懊惱了,在大領導面前都沒這麼憋屈過,他冷哼一聲,一腳踩了油門,闖了紅燈,嚇得她差點尖叫出聲。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