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一夜沉淪:調教惹火嬌妻

正文 第26章 差點流產

書名:一夜沉淪:調教惹火嬌妻 作者:遲小宴 本章字數:3789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08日 17:03


失去雨傘的遮蔽,坐在臺階上的夏冬渾身都被淋濕了,臉色慘白得就像是白紙一般,雙手護著腹部,痛得渾身顫抖,她感覺到下身有一股熱流湧了出來,慌得反手抓住福嫂的手臂,“孩子,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福嫂焦急地叫著,“快,快叫老夫人!”

咚咚的腳步聲響起,很快就湧來一群人,最先靠近夏冬的是蘇星辰,她幫著福嫂將夏冬從地上扶了起來,看到她腳邊殷紅的血跡,淚水立刻湧了出來,“小夏姐姐,對不起,都是我不好,要不是我剛剛驚叫起來,你也不會受驚,也就不會跌倒,都是我不好!”

“小夏,不要怕,沒事的!”聞訊趕來的百里雲一把推開蘇星辰,彎腰將夏冬抱了起來,快步往主宅走去。

夏冬痛得渾身顫抖,下身還是在不停地流血,鮮血順著大腿流下來,染紅了她的裙子。她好怕,怕這個陪伴了她一個多月的孩子就這麼離開了。她緊緊抓著百里雲的手臂,就像是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聲音因為痛苦而顯得沙啞,“保住孩子,一定要保住我的孩子。”

“沒事,沒事,一定會沒事的,不要怕。”百里雲看到她的裙子被鮮血染紅一片,觸目驚心,從來沒有過的恐慌竄入心間,將她更緊的抱入懷中。“醫生很快就來,堅持住!”

慌亂的人群來了又去,一群人慌慌張張地在主宅裡面跑來跑去。

臺階前,明亮的燈光下,很快只剩下蘇星辰和百里翰兩個人。

臺階下,幾把雨傘胡亂地躺在雨水裡,狼狽的樣子,讓人還能推測出剛才那番慌亂的場景。

百里翰像是雕塑一般,一動不動的站在臺階上,身邊為他撐傘的僕人也不敢動,就這麼僵硬地站著替他撐傘。

百里翰淡漠的視線落在左邊的臺階上,那裡有一灘血跡,即使是在夜裡,他也看得清楚。血跡融入雨水裡,越來越淡,卻還有淡淡的血腥味彌散在潮濕的空氣裡。

“百里哥哥,小夏姐姐不會有事吧?”蘇星辰靠近百里翰,眼角還噙著淚水,“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她懷了孩子。”

“走吧。”百里翰絲毫不理睬蘇星辰,邁步向臺階下麵走去,僕人趕緊跟上。

蘇星辰看著百里翰離開,眼角的淚水漸漸隱去,吩咐身旁撐傘的僕人,“我們也走吧,我要去看看小夏姐姐。”

汽車裡,百里翰沉默地坐在後座上,雨水沖刷著車窗,看不清外面的情景。

司機是跟著他一起參加宴會的助理陸子皓,陸子皓猶豫了半晌,說道,“總裁,您要不要回去看看夏小姐?”

“開車。”冷硬的聲音。

“可是——”

百里翰冷冷地截斷他的話,“我的事情還輪不到你來管,如果你想換一份工作,我會成全你。”

“對不起,總裁。”陸子皓緊張得汗水都冒了出來,連忙啟動汽車。

經過醫生幾個小時的急救,夏冬肚子裡的孩子總算是保住了,不過,因為她的情形太過危險,所以需要好好休養一段時間。

聽說孩子保住了,一直在手中默念佛珠的老夫人終於松了口氣,一直陪著她的蘇星辰歡喜得落下淚來,“奶奶,太好了,小夏姐姐的孩子保住了。”

百里雲掃了一眼蘇星辰,默不作聲地上樓回房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直到現在,他的手都是抖的,那滿目的鮮紅,只要一閉上眼,就全部湧到了他的腦海裡。

老夫人緩緩呼出一口氣,淩厲的視線掃視一圈,最後落在幫夏冬撐傘的僕人福嫂身上,“福嫂,你說說,當時到底是怎麼回事?小姐為什麼會跌倒?”

剛才情況太緊急,她一直沒有心情審問夏冬跌倒的事情,現在她有時間了,就一定要查清楚這件事!

福嫂在百里家做了二十年傭人,做事沉穩,一直很得老夫人的重視。她不急不躁,說道,“老夫人,我想單獨跟您談一談。”

雖然蘇星辰跟百里家的關係很好,但畢竟是外人,要是把今天發生的事情宣揚出去,只怕對百里家的影響不好。

老夫人明白福嫂的顧慮,“你跟我上樓來。”

樓上書房裡,福嫂一五一十的將當時的情形跟老夫人和老太爺講訴了一遍,老夫人聽完,眉頭皺了起來,“你說,當時是阿翰將夏冬推開的?”

福嫂點頭稱是。

“我就說,他怎麼這麼輕易就答應了我的要求,同意把孩子留下來,原來是在這裡等著我呢!如果孩子出了意外沒了,可不就不關他的事情麼?”

老夫人歎了口氣,她沒想到百里翰會做出這麼歹毒的事情,夏冬肚子裡的,那可是他的種啊,虎毒尚且不食子,他怎麼就那麼狠心?他就那麼不願意要那個孩子麼?

“老頭子,你說,是不是我逼

得太緊了?”老夫人開始懷疑自己的做法,目光中流露出幾分無奈和疲憊之色。

老太爺讓福嫂退下去,安慰道,“孩子不是保住了麼,你也別自責,阿翰那裡,也需要循序漸進,畢竟是骨肉血親,說不定他哪天就能接受了。”

老夫人深深歎了口氣,骨肉血親,如果血緣關係真的有用的話,孫子和兒子之間的關係也就不會那麼僵冷了。這百里家到底是怎麼了,明明是一家人,大家卻搞得像是仇人一樣。

“咚咚”的敲門聲,蘇星辰輕柔的聲音,“百里爺爺,奶奶,我能進來嗎?”

老夫人整理了一下面部表情,“是星辰啊,快進來吧。”

蘇星辰剛才在臺階上滑了一下,差點跌倒,衣服弄濕了一點兒,老夫人讓僕人找出百里靜的新衣服給她換上,她現在穿著一件粉色的雪紡短裙,看起來乖巧可愛,只是表情有些局促不安,眼眶紅通通的,“爺爺奶奶,我是來認錯的。”

百里家和蘇家是世交,老夫人一向都很喜歡天真可愛的蘇星辰,這種喜歡甚至蓋過了對百里翰的女朋友蘇雲芊的喜歡,老夫人見蘇星辰這副表情,連忙拉住她的手噓長問短,“這是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快跟奶奶說說。”

蘇星辰“哇”地一聲哭了起來,哭得就像個孩子似的,一邊哭,一邊含糊不清地說道,“奶奶,是我對不起小夏姐姐,小夏姐姐變成這樣,都是我害的。是我差點跌倒,驚叫了一聲,才驚得小夏姐姐也跌倒了。奶奶,都是我不好,你打我,罵我吧!”

“這孩子,我還以為是什麼事呢!你也差點跌倒了,怎麼能怪你呢?”老夫人邊說邊抽出紙巾替她擦拭眼淚,言語中滿是疼惜,“你這孩子,也不小了,怎麼還哭得跟個小娃娃似的,讓你爸媽看見,還以為我們欺負你了呢。”

老太爺也慈祥地笑了起來,“你這丫頭,怎麼跟小靜一個脾氣,動不動就掉金豆子,快別哭了。”

蘇星辰撅了撅嘴,抽噎著說道,“哪有,爺爺奶奶對我最好了!爺爺,奶奶,你們原諒我好不好,以後我再也不會毛手毛腳,嚇到小夏姐姐了。”

老太爺摸了摸她的頭,“不哭不哭,我們從來沒有怪過你,當然就不存在原諒不原諒了。”

蘇星辰破涕為笑,甜甜地說道,“謝謝爺爺奶奶。”

等所有的事情安排妥當,已經是淩晨,老夫人跟老太爺商量了一番,決定把夏冬留在老宅修養身體,並且把百里翰叫過來,在夏冬養好身體之前,都讓他陪同住在老宅。

夏冬蘇醒來第一件事,就是摸自己的腹部,腹部很平坦,沒有一點感覺,她驚慌地想要爬起來,被一雙手臂給攔住了,“你剛醒來,不好好歇著,想去哪裡?”

“孩子——”夏冬焦急地抓住百里雲的手,緊張得連話都說不完整。

“孩子很好,你乖乖躺下休息。”百里雲動作溫柔地扶著她躺下,坐到她的床邊,深深地望著她,“你已經昏迷了一天一夜了,你害得我二十四小時沒有睡覺了,該怎麼補償我?”

“對不起,還有,謝謝。”夏冬知道是他把自己抱回了房間,是他第一個吩咐僕人打電話叫來醫生,她醒來第一眼看到的人,還是他。她真的對他所做的事情充滿感激。

百里雲揉了揉她的頭髮,唇邊勾起一抹壞笑,“光是道謝還不夠,不如,你親我一下,當是回報?”

夏冬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你就不能正經一會兒?”

“我是很正經地在提建議。”百里雲輕佻地挑了挑眉。

“我謝謝你哦,你的提議對我一點幫助都沒有。”

夏冬畢竟是剛蘇醒過來,還沒有恢復元氣,說了幾句話,臉上就顯露出疲憊之色。百里雲體貼的叫來僕人為她喂了一碗粥,替她捏了捏被角,叮囑她好好休息。

百里雲走出夏冬的房間,在走廊上碰到迎面而來的老夫人,知道她是去探望夏冬,他恭敬地叫了一聲“奶奶。”

老夫人“嗯”了一聲,臉上神色淡淡的,說道,“這次小夏多虧了你,才保住了孩子,你做得很好。”

“謝謝奶奶誇獎。”百里雲側身讓出一條路。

老夫人並沒有立刻離開,而是靜靜地打量了他一會兒,突然說道,“你很關心夏冬。”

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百里雲勾唇一笑,“夏冬是我的朋友,關心朋友,是應當的。”

老夫人臉色一沉,明著暗著提醒,“你在外面愛怎麼玩怎麼瘋,我都不會管,但是夏冬現在是我的幹孫女,肚子裡還懷著阿翰的孩子,她就不能再跟第二個姓百里的男人扯上關係,你可明白我的意思?”

百里雲低了低頭,一副恭敬的神色,“奶奶說的我都明白。”

“那就好。”老夫人滿意地離開。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