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大叔的蜜寵甜妻

第37章 互相表白

書名:大叔的蜜寵甜妻 作者:甜奶茶 本章字數:2106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3日 00:33


“讓我來拿決策啊?”歐靖皓順勢把正在撒著嬌的小狐狸往自己懷裡一攬,親密的讓她坐在了自己的懷裡,揮手就讓管家拿了一份世界地圖來。

“去這裡吧,去歐洲好不好?”歐靖皓眯著眼睛看了看手上的世界地圖,圈了一個地方說道。

“好呀,其實我也有想過這裡的,但感覺就是有些不太方便。”葉思思靠在歐靖皓懷裡十分享受的靠著這個人肉坐墊。

“沒有什麼不方便的,你有護照嗎?沒有?過幾天我帶你去辦吧?”歐靖皓把世界地圖隨手扔在一邊,就開始對葉思思動手動腳,堅持要履行到自己對葉思思的義務,讓她懷上孩子。

“哎呀,你別弄了癢死了。”葉思思掙扎著從歐靖皓懷裡出來笑駡一聲道:“哼,你這個大壞蛋,以後再也不想和你坐一起啦!”

歐靖皓聳聳肩,表達了下自己的無辜。

“那我們現在買機票嗎?”葉思思又坐了下來,有些痞子樣的翹著個二郎腿說道。

“呵。”歐靖皓揉了揉葉思思的頭髮,抵住她的額頭,輕笑著說:“不用買,我們家有自己的飛機。”

壕無人性,葉思思在心裡面感歎一句,不過又有些得意的想起來,現在自己也是壕無人性中的一員了,想想真是有些小興奮呢。

“怎麼,被嚇到了?”歐靖皓有些愛憐的碰了碰葉思思的嘴角,又繼續說道:“又不只是這一架飛機,到時候帶你慢慢去看。”

這時,突然一聲低沉,而又帶著些懶散的聲音,傳到了葉思思耳邊。

“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葉思思雖然對之前歐靖皓的流氓行動沒有一絲感覺,但這時卻對歐靖皓這句話,葉思思的臉突然就有些紅了,她別過臉去,輕輕的推了歐靖皓一下。

“怎麼啦?害羞啦?”兩個人的臉貼在一起,連呼吸聲都交錯著。

葉思思也不搭理他,只是有些緊張的眨了兩下睫毛。歐靖皓把葉思思垂在兩側的碎發給撩了上去在她的耳邊低語道:“怎麼不說話?”

葉思思也開了口,她的聲音同樣很近,溫熱的氣息打在他身上,軟軟的,就像貓咪肉呼呼又有點刺刺的爪子撓在心上,讓人簡直克制不住,想要去親近一番。

“好喜歡你。”

歐靖皓有些寵溺的摸了摸葉思思的臉,微微一笑的說道:“我也是。”

我也喜歡你。

在看姚承軒這邊,姚臣的死和他之前所做的事情,雖然對姚家造成了顛覆性的打擊,但好在之前,姚老夫人和姚臣早就分道揚鑣,所以,姚承軒就以姚老太太的名義,重新注資到姚家,使它變得煥然一新。

但之前的姚氏早早就因為股票暴跌,導致破產,於是,姚承軒便著手,讓人重新開了一家公司。

“承軒,發什麼呆呢?今天公司裡面沒有事情嗎?”程悅看了一眼眼神有些放空的姚晨宣,有些調笑的問著他。

“母親。”姚承軒站了起來,聲音

裡面不帶什麼波動的說道,他不是很喜歡這個母親,是不是可以說是有些厭惡的脾氣,如果不是因為他,小時候,也許姚臣還不會對他動輒打罵。

姚承軒握緊了拳頭掩去了自己所有的情緒。

程悅看著這個面上十分冷淡的男孩,心裡也有些不好受,對,她雖然明白,是因為自己從來沒有給他過母愛。但自己也純屬是迫不得已,雖然說自己是生下了姚承軒,可自從那以後,自己幾乎沒有看見過他,也不能怪他對自己感情如此淡薄。

看懂了程悅眼中隱隱的心疼,和對自己淡淡的哀愁之後姚承軒便皺了皺眉,他對這個母親實在是沒有什麼好眷戀的,於是就揮了揮手,找了個藉口把她打發走了,一個人在辦公室裡面,撐著個頭,看著窗外。

今天不是個好天氣,下著點細細的雨,大雨淋濕了外面的窗戶,視線被這樣破碎的畫面弄的模糊起來,空氣裡一股潮濕的氣味。

沒有太陽的日子,真是討厭,歐靖皓這樣想。

自從在追悼會那天知道了葉思思和另外一個男人,也就是名義上的,她的丈夫走了之後,姚承軒心裡就一直不太舒服。但他也無法解釋,為什麼心裡會這樣想?畢竟,他只算得上是自己的姐姐,不,他還不是,他只是自己姐姐的朋友罷了。姚承軒垂了眸子,繼續開始工作了。

時間過得很快,就好像一下子到了黑夜。

姚承軒這幾天都是先在辦公大樓裡面的,他不想再踏入姚家一步,更不知道如何和自己名義上的母親相處。

雨下的更大了,就好像所有事物都被泡在鋪天蓋地的雨水裡面一樣,世界寂靜無聲,只有點點雨水拍打到透明玻璃上的聲音,姚承軒站在落地窗邊,有些疲累的揉揉眉心,準備去休息了。

他做了一個夢。

在夢裡,他依舊呆在姚家,不過這個夢裡,沒有沒有程悅,沒有姚臣,也沒有自己名義上的姐姐,沒有任何亂七八糟不相關的人,只有一個,那就是葉思思。

女孩被囚禁在一座巨大的籠子裡面,外面都是嬌嫩的薔薇花,鮮紅鮮紅的籠罩著裡面的人兒。籠子裡面則遍佈了荊棘,小人兒這般嬌嫩的皮膚,自然受不了。於是,絲絲的鮮血,從她的腳上流了出來。女孩的身上不著寸縷,只是哀哀的站在籠子中間也不動,眼神有些麻木的盯著前方,也不知道在看哪裡。

就像只被主人鎖住的金絲雀。

姚承軒走近了幾步,發現葉思思這樣真的很美麗。

就像那種快要枯萎的鮮花,努力的展示著自己最後的生機,而自己,就是那個把握她命脈的人,她不能不聽從,不能不依賴。

自己就是她的命。

姚承軒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夢中,還是在現實裡,雖然腦中無比的混沌,但意識竟然有些清醒了起來。

葉思思卻突然開始動了,她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過來,踏著腳上的荊棘,走出一條血路。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