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億萬寵婚:老公別太壞

第18章 血濃於水

書名:億萬寵婚:老公別太壞 作者:雨田大丫 本章字數:3151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6日 00:12


“程小小,不,應該叫你程大俠,我,那個,我正好要去市區辦事。要不我順道送你?只是順道而已……”司空朗知道自己找的藉口很蹩腳,但是只要能讓她上車,管他用什麼藉口呢,管用就好。

“順道?好吧!那就謝謝你!”程瀟瀟的嘴角勾了一下,轉頭把自己的箱子拖過來。司空朗急忙跳下車,把那只看起來很輕的箱子拿起來,結果拎了一下竟然沒拎動。他明明看著程瀟瀟拎起那箱子毫不費力的。

他第二次屏住呼吸,再次拎起箱子,這才放進了車裡。

心裡暗暗感歎一下,這女子難道是超人?怎麼力氣這麼大,剛才扛她爸爸的時候,簡直就是臉不變色心不跳。司空朗越發對眼前的女孩子另眼相看起來。

程瀟瀟一上來,一股清香湧進司空朗的鼻翼,他的心情大好:“女俠去哪裡?小生願意捨命陪君子。”

“別,司空大少爺的命,小女可要不起你的命,只要你不記我的一刀之仇,我就燒高香了。”

“哼,你不提我差點忘記了,我告訴你,你欠我的一刀,你還欠我好幾百CC的血,這個你要記得,有機會我一定要讓你血債血償。不過,我今天幫你主要是……”司空朗突然間變得靦腆起來。

六年來,一每逢陰天下雨,肩膀上的刀疤痕都會有些許的癢痛,每每他都會想起那女孩子揮刀刺來的樣子。

既然此刻他已經知道了眼前的人正是他的“仇人”,怎麼還想要幫她?奇怪了。

可是程瀟瀟並沒有理會司空大少的扭扭捏捏,兩眼注意著兩邊的街道,沒過多一會兒,她就指著路邊說:“到了,請停車。”

程瀟瀟眼睛一直盯著路邊的大門,化解了司空朗的尷尬。

程瀟瀟跳下車,跑到闊別了六年的豪華大別墅門口,這才發現,原來在她心裡高端大氣上檔次的別墅社區如今和剛才路邊的豪華別墅區比起來,好像是過了氣的站街女,雖然抹著粉,但是卻仍然掩蓋不住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寒酸。

院子的門鎖著,那只大銅鎖頭上長滿了綠鏽,可見有多少日子沒有人打開過了?

她站在街邊茫然地朝裡望去,使勁拍了拍半天院子門,可是裡面外面都沒有人回答她。

程瀟瀟的眼睛盈上了水氣。

這還是她的家嗎?斑駁的牆面,鏽跡斑斑的鐵大門,園子裡到處都是荒草……窗子裡的那片她最喜愛的白色蕾絲窗簾變得黑乎乎的千瘡百孔。

“瀟瀟,我的好女兒,我尋思你就到這裡來了,走錯了!你怎麼還往這裡跑?我和你媽在新家等你半天,她說你可能來這裡,我還不信呢,沒想到你真來這裡了。”程金安從一輛豪華保姆車下來。

“我媽?我媽已經被司空老爺收留在司空家了。你說誰啊?程金安我告訴你,我程瀟瀟這輩子只有一個媽,她叫徐麗春!你少拿別人噁心我。”程瀟瀟知道自己這麼說話很沒教養,可是一想到媽媽在療養院裡那個慘樣子,她的心就疼。

程金安眼睛一瞪,就要發火,但就那麼一轉臉,再回頭間已換上了微笑。

他太瞭解自己的女兒了,真和她頂著來,恐怕不但達不到目的,還得搭上自己的老臉被女兒無情的數落一通,畢竟是他這個當爹的理虧在先。

他歎口氣,換成極溫暖的口氣:“寶貝兒女兒,六年過去了,你怎麼還是這麼強?這個房子早已沒人住了……我們的家早就搬去了豪華新區,再說,你媽,不,是你何,何姨她又給你生了一個小弟弟,現在她是我們家的功臣,你看在我的面子上,好歹也叫她一聲媽……,咱上車,爸爸帶你回家!”

“家?我還有家嗎?姓程的,如果你還承認你是我的父親,那就別在我面前提別人,在我這兒……”程瀟瀟拍了拍自己的心:“我只有一個親人,那就是我媽徐麗春。可是現在,我的這個唯一的親人被你們送去什麼狗屁的療養院!我媽的日子過得連你們家的狗都不如,你還好意思說是我的父親!她可是你的結髮妻子,你的心怎麼就那麼狠!”

程瀟瀟越說越生氣,越說越激動,到了最後,她乾脆指著程金安:“你是不是要我帶著你去奶奶的墓地去和她老人家說一說……”

程瀟瀟一提到奶奶,程金安馬上泄了氣,低三下氣地湊到女兒的眼前:

“瀟瀟,血濃於水,你是我的女兒這個事實是誰也改變不了

的,我從小養到你這麼大,又送你出國留學,現在咱們家的公司遇到了困難,你就別提你奶奶……”程金安幾乎要跪了。

“咱們家的公司?你說的是程氏財團吧?當然有我的份了,六年前不是指定了由我媽做我的財產監護人嗎?這次我回來正好可以把監護權拿回來。”程瀟瀟說話的時候,眼睛一直盯著程金安。

程金安急忙說:“女兒,我說的是我們的新公司,是金欣!房地產開發公司!”

“金欣?聽名字好像是你和何玉欣兩人的吧?怎麼也有我的股份?”這一點程瀟瀟沒有想到。

“有……有啊,怎麼沒有?”程金安在這個節骨眼上一咬牙:“公司是我……我們三個人的股份。你不但有百分之……百分之三十四的股份,而且……而且你還是法人呢!”

程金安說的是實話,當時何玉欣兄妹出的主意。

“怪不得!”程瀟瀟冷笑一聲,原來如此。這男人真是她的父親,開了公司,竟然把法人安排成了她這個遠在國外的女兒頭上,真是個奇葩!

程金安的汗都流了下來了,公司之所以寫著三個人的名字,還真是不得已。當初程金安提出離婚的時候,徐麗春要求把程家所有的家產分成三份,再把家裡的別墅轉成程瀟瀟的名字。

因為當時程瀟瀟還沒有成年,所以在她名下的這份家產和房產還有程氏公司名下的股份都由媽媽代管理。

可是誰能想到,何玉欣還真有野心,借著生了兒子,有了功勞的關鍵時刻,吵著鬧著要開房地產開發公司。

在何玉欣的心裡,程金安只不過是一個走了狗吃屎運的暴發戶,他除了有幾個錢,在她的眼裡一分不值。

可是畢竟錢是個好東東。儘管何玉欣恨不得徐麗春死,但是她跟錢沒仇啊!

就算是徐麗春死了,她的遺產也到不了何玉欣的手裡啊。

而且,一旦徐麗春死了,她名下所有公司的股份和銀行裡的現都會自動轉到了程瀟瀟的名下,那可是一大筆錢。

何玉欣越想越心疼,她可不能好不容易坐上正妻的座,再把錢拱手送給前妻的女兒。於是何玉欣給程金安出了好主意。

一根筋的徐麗春任憑著程金安說出個天花來,就是不簽字。不但不簽字,誰一提簽字她就一言不發。

程金安早就想要程瀟瀟回來,可是他怕萬一女兒回來了,拆穿了他和何玉欣的貪心怎麼辦?

程金安後悔啊。自從他娶了何玉欣,他在家裡的地位直線下降,原來在徐麗春面前,他就是一個成功人士,有錢的老闆,體貼的丈夫。

可是在何玉欣生了兒子之後,程金安便成了何玉欣的下人,保姆,打雜的,司機加上銀行提款機。

何玉欣哪像她原來說的那樣“我和你在一起,可不是為了你的錢,是因為我喜歡上你的老成持重和滿腹經綸……”

她在孩子剛滿月就開始又哭又鬧的要求進公司掌大權,沒過三個月,她又開始算計創辦新公司。

程金安有什麼辦法,人家都生了兒子了,他又怎麼能拒絕愛妻的要求呢?

可是後來的事情就越發不受程金安控制了,創辦新公司上層都換成了何玉欣的親戚,從這個時候開始,公司年年拆東牆補西牆。

他這個當家人變得負債累累,焦頭爛額,還沒到50歲,已經開始拔頂了。

本來想只要把程瀟瀟騙回D城,騙她簽了字就能把銀行裡抵押房子的假簽名給換回來。這事太嚴重了,如果何玉欣的這招魚目混珠被銀行發現,結果將是一場災難。

唉,程金安深歎了一口氣:“女兒,女兒,爸爸求你了……”

程瀟瀟沉著臉:“少給我打親情牌,我和你沒那麼肉麻!有事說事,沒事我可走了。沒看到人家還在那邊等我嘛!”

程瀟瀟覺得自己真夠無恥的,這才幾天啊,竟然好幾次把這傢伙當“靠山”左一次右一次的利用。

再一轉念,反正也就這樣了,誰讓他死皮賴臉的在後面跟著了,不用白不用。再說,多用一次,少用一次對司空朗來說,好像也不介意。

於是,她說:“我們一起去找樊律師吧,正好,我已經成人了……我和司空朗也有事找他……”

程瀟瀟是故意這樣說的,看媽媽的樣子,已不是一天兩天在療養院受折磨了,她父親怎麼之前從來沒有打過電話?而偏偏在這個時候讓她回來?還撒謊說媽病危!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