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億萬寵婚:老公別太壞

第19章 想試試我的花拳繡腿

書名:億萬寵婚:老公別太壞 作者:雨田大丫 本章字數:3213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7日 00:10


再聯想到試圖綁架她的方元對她講的事,所以程瀟瀟認為,程金安這次騙她回來一定是和何玉欣以她的名譽惹了事。

而只有她程瀟瀟回來了,才有可能修復公司的問題。

程瀟瀟越想,越覺得程金安哭喪的臉背後一定有不可告人的陰謀。

在國外留學的這六年,正是她如饑似渴地吸取知識的營養,充實自己,完善自己的六年。所以,此時的她不再是衝動的小女孩了。

她見父親吭哧不語,也不再說話,返身往司空朗的車走去,她心裡慶倖司空朗一直等在街邊。

司空朗剛才看到她一個人扒著院子的鐵大門往裡看的時候,心裡竟然感覺到一股酸楚湧上了心頭。六年前的……那一天,他正好知曉了媽自殺的消息,而且自己的媽又死得那麼屈辱,那麼不值……那一天…所有的事都趕到一塊了…

瞬間司空朗感覺有一絲絲傷感湧上眼眶。

程瀟瀟已大步往這邊走了,他急忙回過神來,嗨,我這是怎麼了?程瀟瀟只不過是一個往日的學妹而已,怎麼會對她有了一絲絲的別樣的情素?

司空朗這邊感歎著,那邊程瀟瀟已拉開車門重新坐上了副駕駛的位置。

一上車,程瀟瀟看著司空朗的臉色,這才意識到,自己連句客氣話都沒說,就又上了人家的車。急忙莞爾一笑:“司空大哥,你能把我載到天平律師樓吧?不好意思 ,又給你添麻煩了。”

司空朗想說:“我樂意。”可是自己突然意識到這話說出來是不是太肉麻了?所以嘴裡說出來的變了別的味:“哼,你別忘了,你可是欠我的!我當然要保障你的安全,你活著才可以讓我隨時隨地討債喲……”

程瀟瀟冷眼看了一眼司空朗,笑了:“放心吧,我跑不了,再說跑了和尚也跑不了廟啊。我媽在你家,有媽的地方,就是我的廟啊…”

司空朗也笑了:“那我也要天天盯著你!省得你真跑了和尚,卻把人質留下讓我來負責任,陪了夫人還折兵的事我可不幹!再說了,我可是你的債主!”

“那你可得小心照顧我媽,現在我媽在你家,你把她當成了人質!那我可告訴你,如果你們敢對我媽有一丁點的不尊重,或者我看到我媽受一點委屈,我就拿你是問!右轉,天平律師樓!”

程瀟瀟轉頭去看兩邊的街道,。

司空朗發現坐在自己右邊的小女子怎麼就這麼輕易左右自己的情緒?剛才還籠罩著陰雲的心田,這一會又被她的調皮吹得天高雲淡了。

他的唇角又勾起一道笑紋,也隨著程瀟瀟看著前面的路面。天平律師樓所在的那條街正是CBD中心,那是一個很大的律師樓。就在前面不遠處。

“可以問一下,你找律師有什麼事嗎?我們司空家有自己的律師團隊,要不我給你介紹一個律師?”

程瀟瀟搖了搖頭,“我們家……”

她沒再接著說下去,她還記得當時程氏財團和天平律師樓是長年的合約。可是現在她還能稱程氏財團是“我們家”嗎?

程金安見程瀟瀟真的上了司空朗的車離去,他想要說話,想要辦的事都還沒說,目的一點沒達到,哪敢回家啊,乾脆開車跟在後面。

眼看前面就到了程瀟瀟記憶中的那個律師樓所在地了,司空朗卻把車子一轉頭,往另外一條路上走去。

見程瀟瀟要說話,司空朗忙說:“天平律師樓早就換了地址了,再說,你不是要找樊律師嗎?我能帶你找到他不就得了。”說著他拿出電話,撥了一個號:“再過20分鐘,將有一個重要客人到達你的地盤,你把其它的約會都取消!”

樊天青看了一眼電話,揶揄一句:“司空大少,你親自帶人來見律師,這可是新鮮事兒,女的吧?噢,我明白了,你是不是為了什麼人錯過了婚禮,人家找你麻煩?來吧,有我在…… ”

“想得美,我找你是把你當盤菜,你少跟貧!別以為你叫天青,就是青天大老爺了……”

程瀟瀟聽到調侃,轉頭瞪了司空朗一眼:“和你說話的是樊律師?你怎麼能用這種口氣和他說話?再有,你怎麼知道我要去見樊大律師?你剛才偷聽我說話?”

司空朗嘴角一彎:“別說得那麼難聽,對於我的債主的資訊,我有知情權!”

程瀟瀟眼睛一淩:“司空朗,你一個大男人怎麼能偷聽別人說話?太沒風度了。”

“都要去找律師了,我這個和你一起被捉了奸的人瞭解一下情況還不行?再說了

,你那麼暴力一個人,萬一在律師面前說我真把你怎麼地了,我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畢竟,我是和你赤誠相見了一個曖昧的夜晚……”說到這裡司空朗意識到程瀟瀟非打他不可,急忙把自己的身體用力往車門方向躲去。

可是再一轉頭,程瀟瀟臉色緋紅,大眼睛使勁瞪著他:“司空朗,我嚴重懷疑被捉姦事件,你也有份預謀……”

司空朗轉頭看一眼程瀟瀟,粉紅色的小臉有幾分的羞色,呶著紅嘟嘟的嘴唇,一付女孩撒嬌的樣子,他的心裡怦然一動,竟然有點走神。

程瀟瀟指著前面:“小心開車……”

司空朗急忙回過神來,差點闖了紅燈。

綠燈亮了,他一腳油門開過十字路口,再一轉彎把車停在路邊,這才覺得剛才狂跳的心平靜了一些。他轉過頭:“破爛公主…你…剛才……”

程瀟瀟臉色一沉,變得鐵青:“司空朗,你再這麼對我說話,小心我收拾你!”她從小到大,最恨別人叫她這個綽號,六年前,如果司空朗不這麼稱呼她,她也不至少和他動刀……

可是現在她再也不是那個刁鑽野蠻的小女孩了。

出國這幾年她明白自己是背水一戰,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她真是拼了,幾乎把自己當成了讀書狂人,六年間不但拿到了博士證書,還把自己練成了健身鐵人。

除了ICPO的基礎項目訓練之外,她還自創了一套散打套路。因為是拳腳相加,所以她給這套散打套路起個名字叫“花拳繡腿”。

司空朗知道自己又說錯話了,他時刻準備著程瀟瀟的拳頭,把自己的身子儘量往車門邊躲。

程瀟瀟看著離自己僅僅只有一個拳頭近的帥臉,先是緊崩著,然後咧嘴一笑:“知道說錯了?對了,司空大哥,你看到那天我對付入室搶劫的那個人吧?那幾招你認為怎麼樣?你知道那套路叫什麼名字嘛?”

司空朗緊靠著車門,眼睛盯著程瀟瀟的手:“不知道,請美女賜教……”

程瀟瀟仰臉爽朗地大笑起來:“那幾招是本小女自創的,套路名字叫花拳繡腿!你看是看過了,可是沒看全吧? 想試試我的花拳繡腿?要不我再在你身上演一把?”

這回輪到司空朗憋不住笑了,他指著程瀟瀟:“就你那幾招?一隻高跟鞋子就把那人打頭頭破血流。一個大男人被你的花拳繡腿踩到腳底下,你也真行!對了,美女,你這套絕招跟誰學的?”

“離我遠點,如果你知道我的花拳繡腿的厲害,快點開車,別在這裡磨蹭。”程瀟瀟眼睛溜了一下後面,程金安的車還跟著呢。

司空朗坐坐正:“那咱說好,一,你不可以突然襲擊,二你不能打臉!”司空朗並不是怕誰,而是覺得眼前的女孩真是一個讓人猜不透的謎,越是讓他猜不透,他越是有興趣。

天平律師樓現在已經變成了司空家的御用團隊,因為有了和司空集團的獨家代理合約,所以也順理成章的搬進了司空集團的辦公樓群之中。

程瀟瀟還記得六年前,她父母辦理離婚手續的時候,是她陪著母親去的天平律師樓簽的字。

可是今天一進門,她竟然不認識眼前的“樊律師”。

電梯門一開,樊天青臉上掛著不冷不熱的笑容,眼睛看著程瀟瀟,嘴裡的話卻是對另外一個人說的:“司空大少,你們來了!”

“瀟瀟,這位就是攀律師。”司空朗指著樊天青介紹。

“我是樊天青,有什麼可以幫到你?請到我的辦公室。”樊天青沒有想到司空朗竟然帶來一個大美女,這可是破天荒第一次。

程瀟瀟搖搖頭:“我要找的樊律師是位年齡大的先生,樊大律師。”她轉身要離去。

六年了,當年樊律師已是60多歲的人了,現在說不定真的已經退休了。她看到程金安就在門外,先去問一問最好。

“等等,你不是程瀟瀟嗎?是的話,就回來!”樊天青在後面提高聲音。

“是我。”程瀟瀟站住回過身:“你怎麼認識我?”

“我父親就是你要找的樊律師,他老人家已把你的案子轉交到我的手上……”樊天青已收起了剛才和司空朗兩個人的嬉笑的表情,一本正經地伸出手:“請跟我來。”

程瀟瀟看了一眼司空朗,對方點了點頭:“天平律師樓現在已經被我的司空集團簽約為御用律師團了,你認識的樊唐漢大律師已經不在了。他的兒子樊天青已經在所裡工作三年了,他接替了父親的所有的案子。”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