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億萬寵婚:老公別太壞

第40章 演戲

書名:億萬寵婚:老公別太壞 作者:雨田大丫 本章字數:3170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8日 00:03


一提電擊二字,程瀟瀟看到何玉欣的眉頭又動了一下,左眼皮掀開飛快地溜了一下室內的情況,立馬閉上。

程瀟瀟心裡有數,這女人還真能演!好吧,你能演,那我就陪你演下去,早晚有你謝幕的那一刻。

程自豪聽到媽媽的哭聲,跑了過來,上前就拉何玉欣的手:“媽,媽媽,你麼了?你是不是太累了?昨晚你打了一夜的麻將,一定是太累了!媽,要不你回家去睡?”

程瀟瀟明瞭,她拉過小男孩:“自豪,今天晚上媽媽可能住在醫院裡,你以後跟姐姐回家去住好不好?”

“好吧!那我媽媽什麼時候能來接我?”小男孩臉上有幾分的憂傷,眼睛紅紅的,想哭。可是去拼命忍著。

程瀟瀟不去管何玉欣了,她惦記著手術室裡的司空朗,更惦記著自己的母親在家裡怎麼樣了?可是為了應付程自豪,她還是很有耐性地說:“自豪,你是一個好孩子,是不是能看好媽媽的包包?要不咱們把媽媽的包包打開看一看,她住在醫院需要付一些費用。我們來看她有錢沒?”

“有,爸爸昨晚給了媽媽一張卡,有好多錢!”

程自豪使勁點著頭:“我知道是哪個卡,我知道……”

他飛快地從包裡找出一隻LV的花皮錢包,從裡面抽出一張卡來:“姐姐,這張卡裡一定有好多錢,昨天晚上我聽爸爸對媽媽說,這本來是他留給你的……給你!”

說著,小自豪已把那張卡塞到程瀟瀟的手裡:“我媽媽一定是忘記給你了……反正是你的卡,那去吧!”

程瀟瀟被小自豪的話說得心裡如打翻了五味瓶,甜酸苦辣都湧上來,她沒接。

程自豪以為程瀟瀟擔心沒有錢,一個勁往她手上塞:“你放心,卡上有錢,爸爸說的有100呢!”

看著小男孩那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 程瀟瀟微笑著接過卡:“既然是爸爸給我的卡,那姐姐就先給你媽媽去交費,好不好?等你媽媽好起來,她就能回家了!”

程瀟瀟拉著程自豪還沒轉身,只聽到何玉欣在滑床上悠悠一聲長歎,淒淒慘慘的哭聲:“老程,你怎麼就死了呢?”說著她已起身一把從程瀟瀟的手裡搶過錢包和銀行卡,回手打了程自豪一巴掌:“小孩子,誰教你胡說的?這錢是你爸爸給我的!你再說,再說我回家收拾你……”何玉欣的手在程自豪的頭上揮了幾下,把程自豪嚇得縮著頭,閉著眼睛等著挨打。

程瀟瀟飛快伸手握住何玉欣的手:“你就是這樣對待你老公和你兒子的嗎?”

何玉欣使勁想掙脫程瀟瀟的,掙了幾下沒掙出來,嘴裡還不服氣:“你到底把你爸爸怎麼了還沒跟我說清楚,又來管我打兒子!你是不是多吃了蘿蔔,淡操心!你鬆手,我不打了還不行!”

程瀟瀟鬆開手,何玉欣忙把卡塞回到自己的包裡。

醫生和程瀟瀟的眼神對視一下,嘴角掛著一絲譏諷的微笑搖了搖頭。

程瀟瀟問:“你不暈了?要不要檢查一下?”

何玉欣馬上用手扶著頭:“我的頭好暈,要不我先回去……”

程瀟瀟手機裡來了個短信,方元說,林大林已派人去了公司。

她放下心來。

醫生過來催她交費:“這位女士要不要住院檢查一下?年紀輕輕的,動不動就昏迷可不是好事……”

程瀟瀟湊到何玉欣的眼前:“何總,反正卡裡的錢是我父親留給我的,要不我用這個卡付費,為你做一身體檢查?”

她回頭對醫生解釋說:“之前剛剛送來的去世的人正是這位女士的丈夫,她傷心過度……”

醫生搖頭說:“小姐你錯了吧,我看了那位男士,少說有60歲了,怎麼……”

何玉欣正氣著,聽到這話,她“騰”地從床上跳下來:“我們老夫少妻不行嗎?醫生,我強烈要求立即馬上見到我老公,我懷疑有人把他藏起來了!”她剜了程瀟瀟一眼。

醫生對護士說:“請你帶這位女士去太平間。”

護士說:“何女士,走吧!”

何玉欣一愣,忽然感覺前所未有的輕鬆,心裡反復念叨著“老不死的真死了?死了?死了!”她的心裡不由得歡呼起來!

可在程瀟瀟面前她還是要反咬一口:“醫生,我老公真的死了?天啊,老公,你怎麼死得不清不白?你早上還好好的,怎麼被你女兒送進醫院就死了

?醫生,醫生,我要求瞭解我老公死亡的真相!我不相信他是被打死的,說不定他早就有心臟病,腦出血什麼的!”

醫生輕哼一下:“你這次真的和死者的女兒很默契,她已經提出申請,要求我們給出一份屍檢報告!”

何玉欣有點吃驚,馬上就明白了什麼,態度轉變得很快:“程瀟瀟,你什麼意思?你憑什麼一個人決定對已經去世的人開腸破肚?你問過我這個未亡人嗎?”

說到這裡,她又開始拍起大腿來:“哎哎呀,老程啊,你看到了嗎?你這個女兒她安的是什麼心?她竟然要讓你屍骨分離,造孽啊……”

哭著喊著,何玉欣竟然坐到地上拍著大腿嚎起來。

醫生先忙去關上搶救室的門,再回過身勸何玉欣:“這位女士,你不用擔心,我們只要屍檢一查,就能知道你丈夫到底死于什麼原因。不過目前最直觀的原因就是因外傷引起的腦內出血。”

他從旁邊掛著的一些頭骨的片子中取下一張:“你看,外面的傷口那麼大,好像打他的這個人跟他有深仇大恨,否則怎麼能用這麼大的力,顱骨都斷裂了。”

醫生的話,好像關閉了一個開關,何玉欣馬上閉上了嘴,“不可能,我丈夫頭骨特別硬,打一下就能砸裂頭骨?他一定是得了心臟病,或者腦出血……對,一定是腦出血!他今天早上還說頭疼來著!”

醫生拿出一張表格對程瀟瀟說:“家屬要求屍檢的話,要走一定的程式。請填寫這份表格。”

程瀟瀟冷著臉拿過來:“我填寫,我堅決要求屍檢!”

何玉欣正嚎得來勁,聽到程瀟瀟的話,馬上從地上爬起來指著程瀟瀟鼻子問:“不行,我不同意!你父親屍骨未寒,難道你就要不認我這個繼母?我說就讓他安安靜靜的走吧!為什麼人死了都不能讓他安生?”說著她搶過表格撕得粉碎。

程瀟瀟沒理她,從醫生手裡拿過一張新的表格,埋頭填寫起來。

她懷疑的是父親真的不是死於外傷,而是死於某種藥物中毒,或者某種“危哥”類藥物的反作用的傷害。

何玉欣真怕了,六年來,她從覺得程金安在她的生活中有如今天這般的重要,第一次覺得沒了程金安這個靠山,真是天塌了。

她現在怕的是程金安一旦查出來真是顱骨骨折,那就是說是她弟弟何家林那一棒子打的。何家林會因為對他人造成過失傷害,致人死亡而在牢中渡過十幾年人生。

到了這個時候,她才真正懂得程金安當初不同意讓她哥哥,她弟弟,她家親戚進入公司的目的。到真正有事發生的時候,她弟,她哥都只能是給她添亂的那夥人。

何家林把自己的靠山打死了,如果程瀟瀟緊揪住不放,他就算是傾家蕩產也還是要坐牢的。

何家森把司空朗那個霸道大總裁打成生死不知,人家司空家有錢有勢追究起來刑期可能更長。

何玉欣真哭了。對於她來說,現在所有的一切,金錢,富有,享受都是因為有了一個有錢的老丈夫才有的。如今丈夫沒了,靠山沒了,她還有什麼?

她的心翻騰著,要怎麼辦才能想辦法把這些錢抓在自己的手上,到了這個時候,只有錢才會讓她有安全感。何玉欣捏了捏手裡的包,剛才那張銀行卡還在,她要先下手,否則程瀟瀟想到,她就沒機會了。

這幾年她在程金安身邊,沒少劃拉錢,連程金安在老公司賺的所有的股份都被她摳出來。 更別說這幾年程瀟瀟不在家,她又在金欣房裡的產公司裡偷偷以其它的名譽占了不少錢。昨晚為了程瀟瀟當著她的面數落了她的哥哥和弟弟,程金安又把手裡最後一張卡也都交到了她的手裡。

程自豪蹬蹬跑了過來。何玉欣好像從兒子的跑動過來的動作中想到了什麼,她飛快地擦乾眼淚程瀟瀟說:“瀟瀟,你幫忙照看你弟弟,我要去跟你父親道個別……”說罷,她頭也沒回,跟著護士去了太平間。

……

程瀟瀟手里拉著小男孩軟軟的小手,看著何玉欣匆匆離去的背影,心裡湧起了一絲絲不安的感覺。

“叮呤”一聲,手術室有鈴聲響起。

程瀟瀟回身的時候手術室的門已打開,司空朗被從裡面推出來。他仍然側著軀體,還在昏迷中。

程瀟瀟彎腰在司空朗的耳邊輕輕呼喚兩聲:“司空朗,司空大少爺,你醒醒……”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