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億萬寵婚:老公別太壞

第49章 你要對我負責

書名:億萬寵婚:老公別太壞 作者:雨田大丫 本章字數:3164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17日 00:03


司空朗早就料到程瀟瀟會來這麼當頭“撞”,他靈活地一偏身子,躲了過去。程瀟瀟使了全力,一下子沒有刹住,整個身子倒在了司空朗的懷裡。

“還要?”司空朗輕笑一下,一偏腿壓住她的雙腿,附在她的耳邊小聲說:“瀟瀟,還想要?那咱今天就再大戰三百回合!正好我也意猶未盡呢?”

程瀟瀟被司空朗按在身下,踢腳,躬腰,撞頭都使不上勁。只好張開口想咬住司空朗的臉。正好被司空朗的唇堵住,熱吻起來。

兩個人先是強龍壓住美女蛇,後來形勢就變了,程瀟瀟被司空朗身上的薰衣草味道熏得暈暈忽忽渾身酥軟,再一次被司空朗軟欺硬奪了幾個回合。

這一次,程瀟瀟在極其清醒的情況下體驗了歡愉的極致時刻。當偃旗息鼓之後,她躺在司空朗的臂彎中眼神迷離,呼吸悠長,回味著兩個人運動的分分秒秒,她羞得緊閉雙眼,躲在司空朗的懷裡。

司空朗扣住懷裡的小女人,調笑著:“怎麼了?害羞了?現在知道害羞了?”

程瀟瀟猛然從迷離中醒過來,她騰地從司空朗的懷裡掙脫出來,忽然發現她身上竟然一絲不掛。臉色一變,一把扯過司空朗身上蓋的床單,結果司空朗的果體呈現在程瀟瀟的視線範圍。

她扔下床單雙手捂住自己的眼睛:“司空朗,你個大色狼,大流氓,你,你,竟敢把我誑到家裡先灌酒,後迷見,你好壞……”

程瀟瀟嘴裡說得硬氣,可是心裡卻有點心虛,她努力回憶昨夜,她好像喝了幾杯之後,就感覺到熱……還抱了樹,好像還進了游泳池……

司空朗用雙手把程瀟瀟的兩隻手從臉上拿下來:“老婆,誰教你捂臉的?難道你不知道,你的臉天天被人看,誰看都可以,根本不怕別人看。

可是你看你,捂臉,卻暴露更多……”

他點著程瀟瀟的從上到下:“老婆,你的身子都被看光光了……”他的手從上到下擺一下,程瀟瀟這才低頭,發現兩個人一直是“坦誠面對”著。急忙用手去捂自己的關鍵之處。

可是身上的重要部位有三點,兩隻手忙來忙去,把司空朗逗得哈哈大笑起來。

程瀟瀟不管了,乾脆不捂了,兩隻手輪流捶打著司空朗:“你個大壞蛋,平時裝得像個好人似的,原來是個衣冠禽獸……”

司空朗被打得連連後退,一直退到了床邊上,一個後仰,往床下跌去。

好在臥室裡的地毯是純毛的,柔軟而溫暖,司空朗一個翻身翻滾起來,正好摸 到旁邊的手機。

司空朗把手機藏到身後對張牙舞爪的女人說:“Calm down程瀟瀟,我都不計較你昨晚強上了我,你還恩將仇報?”

程瀟瀟更氣了,顧不上果著身體,指著司空朗眼睛一凜:“司空朗,你是男人不,趁機把我灌醉占我便宜……”

司空朗驚愕“我就知道你會來這套?多虧我早有準備,你等著!”。他飛快地翻開自己的手機:“我有證據證明是你強上了我……,你別火,冷靜!我錄影沒別的意思,我怕就怕你清醒過來就不認帳,我……”他終於翻到了昨晚錄的那段,點擊播放。

錄影是從她抱著司空朗的脖子,在臉上又是蹭,又是啃,還喃喃呢呢,哼哼嘰嘰,邊蹭邊呢喃“你是什麼樹,怎麼有刺,不過我喜歡,好解癢喲!……嗯……嗯再涼快點……涼快點嘛,好不……”接下來的影像,程瀟瀟自己都看不下去了,她……她,她竟然只穿著三點,還一個勁往下揪,還,還雙腿盤在司空朗的腰上,蹭……

哎呀我的媽媽啊,蹭就蹭吧,嘴裡還說那樣的話……

程瀟瀟用手捂住自己的臉,從指縫裡看著那只手機,天啊,自己竟然還有這麼熱辣的一面,怎麼像是在拍電影一樣,怎麼那麼不害羞,說的什麼話?還“熱,我要涼快……游泳……”她,她還兩隻手去揪司空朗的皮帶……

程瀟瀟眼睛瞪得老大,“這是我嗎?司空朗,你到底把我怎麼了?”程瀟瀟的臉紅得自己都能感覺到冒火。看著自己昨夜的“霸道,無賴”,恨不得地上裂開一道縫讓自己鑽進去。不顧一切奔過去搶手機。“你給我快點刪了?”

司空朗的手縮回來,臉一沉:“刪?不行!程瀟瀟,你看到了吧!這是證據,證明是你強上我的,你可要對我負責任……”

程瀟瀟到了這個時候,哪還有厲害的

份?只剩下羞愧了。她連連點頭:“我,我會對你負責的……不過,這錄影,你可千萬不要給別人看,丟死人了!我求求你刪除吧!”

“刪除?我才不刪除呢!萬一刪除了,你又不認帳,又不想對我不負責怎麼辦?我可是被你強上了,我可失去了我的‘醋’……”這話說出來,司空朗都忍不住要把自己噁心得吐出來了,堂堂一個男子漢為了得到一個女人,竟然說出這種賤話來,還“醋”男!

也對,還真是醋……男!

住在醫院的那些天,肖天豪每天抱著一捧鮮花來看“他”,實際上,肖天豪每天一進病房的門,鮮花就遞給程瀟瀟,眼睛也盯著程瀟瀟。哼,程瀟瀟那個傻丫頭,還真以為肖天豪愛她!

等有一天她真上了肖天豪道兒,和他有了真感情……呸,呸,程瀟瀟和肖天豪不可能有真感情,就算是假感情也不能有,我已經是她的人了!

想到這裡,他一激動,竟然脫口而出:“程瀟瀟,從昨晚起,我就是你的人了,你要說話算話,言而有信!對我負責到底!”

程瀟瀟徹底被自己的錄影雷住了,她不僅莙得很,還糗死了。

這會兒她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身上只遮蓋著被單,見司空朗臉色嚴肅,忙點了點頭:“負責,我會負責到底!半輩子,不!一輩子……”

門外響起敲門聲:“表哥,表哥,你怎麼出院了?對了,你看到程瀟瀟了嗎?我找不到她了……”

司空朗上前兩步就要開門,被程瀟瀟一個惡撲,壁咚到門上按住手:“我還沒穿衣服……”

司空朗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紋:“沒穿衣服正好……”

他左手一掄,撈過程瀟瀟摟在懷裡,卡住她的雙手,小心地把她身上的床單往上拉一拉,蓋住讓他直咽口水的蝴蝶骨。這才一隻手拉開了房門:“喊什麼喊?從此後,你要叫她嫂嫂……”

肖天豪眼睛瞪得老大,手裡的玫瑰花“啪”地掉到地上。

程瀟瀟披散著一頭蓬鬆的長髮,身上只著一條床單,小鳥依人地被司空朗摟在懷裡!

“表,表可,這是什麼情況?你不是說你對她沒有想法嗎?”肖天豪都要哭了。

“本來嘛,我是沒想法的,可是昨晚,我失身了,被她給……”司空朗指著程瀟瀟,又指了指自己身上的浴袍和程瀟瀟披著床單的莙樣兒:“肖天豪,你可是個老司機,看到這種情形你還不懂?噢,你早就是那個……那個,殘花敗柳了。不對,你是男的,我應該說你早就是殘松敗柳了。你見過不少世面,開過不少拖拉機……”

肖天豪算是明白了,今天表哥當著程瀟瀟的面是想罵他是花心大蘿蔔,那能行嗎?他拿起那束花朝司空朗打去:“不,你說誰過過不少拖拉機呢?你別以為你是個“醋”你就牛,有什麼牛……”

“你說得對,我就是一個被她破了‘初’的男人!我還生生的被她給強迫了!她已經答應了對我負責!所以,無論我有沒有想法,我都沒有退路了!你懂吧!”

司空朗重重地懟了一下肖天豪的胸口,還加重語氣“你明白了?現在她要對我負責任!你邊兒上去!”

肖天豪哭喪的臉被表哥的表情雷住了。他就不明白了,司空朗的一臉委屈,程瀟瀟的做賊心虛都很不正常,這都是什麼跟什麼啊!哪有大男人還說自己被破了“初”的,真夠臉皮厚的了。不就是欺負程瀟瀟單純,不黯世事,沒看清整件事情都是司空朗這個大表哥在背後操作!

“哼,偽君子!”肖天豪氣嗯嗯地把花扔到地上:“程瀟瀟,只要你一天沒與某男人領證,我就有機會!你等著!我是不會放棄的!程瀟瀟,去把你的衣服穿上,我等著你!”

程瀟瀟意識到肖天豪的到來,明明是在警醒她“任務”“任務”“任務”。可是她怎麼才能做到既能對司空朗負責,又能靠近肖天豪,完成任務。

她扯了扯身上的被單對肖天豪說:“肖大少爺,我真的要對司空朗負責任的,可是我還能去你的公司工作嗎?我很需要這份工作。”

肖天豪心裡一喜,把頭點得如小雞叨米:“如果你願意,你能隨時隨地可以來我的公司工作。走,我們出去談!”

“談什麼談!程瀟瀟,你還是進來和我談一談如何對我負責任吧!你可是堂堂N國奧大的高材生,受過高等教育,不能言而無信吧!進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