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妖孽小農民

第64章 我拒絕

書名:妖孽小農民 作者:圓圈兒 本章字數:3894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05日 22:13


  這個時候只聽趙闊說道:“許先生,你可能要失望了,政府的獎勵也就一兩萬塊錢而已。”

  聽到趙闊的這種情況,許強愣了一下,然後狠狠的掏了掏耳朵,表示要聽清楚,趙闊說這些話是什麼意思。

  幾分鐘之後,許強頓時發出了一陣哀嚎的聲音。

  “老子的錢長了翅膀飛了。”

  現在的中年老闆已經被押走,許強就算是找他去要錢,恐怕也已經要不來了。

  歎了一口氣之後,許強也只好自認倒楣。

  而就在這段期間,縣裡面的打假一下子被提高到了最嚴厲地步。

  那些誠信經營的企業,倒是沒有受到什麼牽連。

  不過像這種利潤大得難以想像的玉石行業,一個個全都是倒了黴。

  查封的查封,拘留的拘留。整個玉石行業就仿佛進入了數九寒冬一樣。

  而這一番整治下來,縣裡面竟然沒有一家一隻行業能夠正常營業。

  這番做法也是迎來了群眾們的一片喝彩。

  這個行業乃至暴利。

  暴利同時,就滋養一些,本不應該出現在陽光下面的陰暗。

  而這些普通老百姓對於他們全都是敢怒而不敢言。

  現在看到這些人被集中整治,除了叫好之外,也就只剩下叫好的聲音。

  孫啟山坐在辦公室之內看著眼前這一遝的文件,他不由得感覺到一陣觸目驚心。

  作為一縣之長,在自己的眼皮底下,竟然有人做著如此骯髒齷齪的生意。

  若不是被許強檢舉出來的話,自己這個縣長實在是太昏庸了。

  而現在孫啟山心中明白很,眼下自己所見到的只不過是冰山的一角而已。

  如果往深處去挖的話,絕對會發出一個驚天大秘密。

  只不過現在究竟還去不去挖,孫啟山有些頭疼。

  官場上的那些事兒,一個個全部都是心知肚明的。

  很可能自己這裡剛簽署一個檔,對方就已經得到了消息。

  這樣下去的話,除了打草驚蛇之外,似乎並沒有什麼有效性的效果。

  所以,如今他需要一個有膽識,而且不是官場中人。

  最好還能和自己沒有關係,卻又絕對忠誠的人去替他當這杆槍。

  孫啟山一下子便想到了許強。

  趙闊的手機響了。

  剛剛接通,孫啟山便聽到了電話那頭,傳來的許強的哀嚎聲。

  “那個許先生,縣長叫您過去一趟。”

  趙闊說完,許強自然是極不情願。

  “哼,竟是些受累不討好的事。”

  許強說完,踢踏著拖鞋往外走去。

  趙闊臉上也露出了尷尬,揉了揉鼻子跟了上去。

  縣長辦公室。

  一碼歸一碼,許強對於孫縣長,內心很是尊敬。

  如此剛正不阿,為民著想的好官,理所當然受到人們的欽佩。

  所以,許強到也收了他那狂妄不羈的行為,端端正正的坐在孫縣長對面的沙發上。

  “強子,玉器店這事還要好好感謝你,讓我們查出了經濟發展上這麼大的一個蛀蟲。”

  孫縣長端起面前的茶杯,輕輕抿了一口,放下後,又繼續語重心長道。

  “不過,想要肅清這些假貨,恐怕還需要你的技術支援。不光是縣裡,市里,省裡,乃至全國,都要狠抓嚴抓這種造假售假之風!”

  聽著這話,許強只感覺自己頭痛。

  這孫縣長敢情是給自己挖了一個大坑。

  這肅清之風如果蔓延到全國,而且是讓他許強挑頭,豈不是讓他許強把整個玉石界全得罪了?

  雖然他不怕事,不過,這種送死行為,如果不是傻子,恐怕不會答應。

  他許強自然也不會。

  “那個,縣長,這事太大了,恐怕我許強沒那個能耐,您還是另請高明吧。”

  僅僅一句話,孫啟山怎麼可能放過許強這個唯一的人選。

  “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小子打的什麼主意,你許強才不是個慫包,說吧,有什麼條件?”

  孫啟山那是十分瞭解許強的為人,直接開門見山。

  許強被揭穿了心思,嘿嘿一笑,雙眼都冒出光來,感覺自己剛剛失去的那一百萬好像又在向他揮手。

  “剛剛您讓我失去了一百萬,您總得補償我吧?”

  許強一句話,讓孫啟山直接一口茶水噴了出來。

  “你怎麼不去搶!”

  “搶犯法……”

  孫啟山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將手中的搪瓷茶杯重重的往桌子上一放,咬牙切齒下回答的更是斬釘截鐵。

  “不可能!”

  “那我也不可能……”

  許強低聲說完,拿出手機玩著。也不再看孫啟山。

  尊敬歸尊敬,但什麼也不能動搖許強的愛財之心。

  “歡迎來到王者榮耀!敵軍還有五秒到達戰場……”

  屋內一時之間陷入靜謐,只有許強手機中傳出的廝殺聲。

  時間一分一秒的消逝。

  

許強也正殺到關鍵時刻,操控的妲己已經把對面的安琪拉打的殘血左右躲藏。

  “換個條件。”

  看著沉迷遊戲中的許強,孫啟山歎了一口氣,也只得妥協。

  “叫你跑!叫你跑!”

  許強玩的正興起,哪裡顧及的上孫啟山。

  孫啟山卻是以為許強不同意,反而著了急。

  “只要不涉及財政,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答應你,這樣行不行?”

  “比較貴重也行嗎?”

  許強完成了最後的絕殺,從手機中抬起頭來,嘴角露出了一抹狡黠的笑容。

  孫啟山再一次點了點頭。

  “我兄弟劉斌,缺個媳婦。”

  許強說完,一挑眉,只等待看孫啟山的反應。

  果然。

  孫啟山剛剛放下的搪瓷茶杯,直接就朝許強的臉上呼來。

  “你個小兔崽子,你給我滾!”

  以許強的身手,茶杯到來之際,整個人已經閃出了屋去。

  茶杯滾落兀自在地上轉了幾個圈,茶水撒了一地。

  許強則嬉笑著從門外探進頭來。

  “縣長,我兄弟可是潛力股……”

  “滾!”

  許強一句話沒說完,孫啟山已經又抄起桌上一本厚重的書作勢就又要砸過來。

  好漢不吃眼前虧。

  許強腳底抹油,趁機不見了蹤影。

  “混帳東西,竟然拿紫瓊要脅我,看我不給你點顏色看看!”

  孫啟山一腔怒氣無處發洩,來回的在屋中踱著步子。

  隨後眼珠一轉,抄起旁邊的電話撥了出去。

  “我孫啟山,讓劉斌來一趟我的辦公室。”

  電話的那頭,正是劉斌所在轄區派出所。

  聽到縣長親自點名要見劉斌,整個派出所都吃了一驚。

  劉斌自己也是一頭霧水。

  自己好像與孫啟山並沒有那麼熟,如果不是借著許強的原因,孫啟山恐怕連自己是誰都不會知道。

  所長破例讓劉斌開了車,用了半個小時的功夫,劉斌便趕到了孫啟山的辦公室。

  “縣長,您找我?”

  禮貌的扣門,劉斌進去後,由於一路小跑仍有些氣喘吁吁。

  孫啟山看著劉斌,越看氣越是不打一處來。

  眼前的這個劉斌,要財產沒財產,要勢力沒勢力,就說這長相也算不上是出類拔萃。

  這個小子怎麼就敢肖想自己那如花似玉的閨女?

  憑他也配!

  一個人如果認定了一件事,自然是怎麼看也不會順眼的。

  比如,現在的孫啟山看劉斌……

  還有一種,就是老丈人看女婿……

  看著孫啟山看自己一副要生吞活剝了自己的樣子,劉斌更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自己好像並沒有得罪這位縣長大人吧?

  “縣長,您找我有事嗎?”

  劉斌再一次試探性問道。

  “男人就要敢作敢當,你好歹也是個人民警察,竟然敢用如此卑鄙無恥的手段威脅我,我看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膽了!”

  孫啟山看著一臉淡然的劉斌,心中的怒火再也壓抑不住,直接爆發出來。

  劉斌則是一臉無辜。

  自己怎麼就卑鄙無恥了?

  “縣長,您罵我可以,但請您尊重我的工作。”

  劉斌義正言辭,他不允許別人侮辱他的職業。

  在他心中他的職業是崇高的,絕對不允許別人玷污半分。

  “尊重?你竟然還敢跟我談尊重?”

  孫啟山被劉斌氣的已經是暴跳如雷,整個人再也坐不住,直接從椅子上跳起腳來。

  “你和許強那混帳小子合起夥來用紫瓊的幸福威脅我,還敢讓我尊重你?你們這種行為,就與拐賣婦女的人口販子無異!我告訴你,你們休想把紫瓊從我身邊拐走!”

  劉斌直接聽愣了。

  自己什麼時候和大哥合夥威脅孫啟山了?

  難道大哥背著自己做了什麼人神共憤的事?

  想想許強平時的所作所為,還真有這個可能。

  “縣長,您先消消氣,誰也沒有要拐賣您的寶貝閨女,這事肯定是有誤會,我先去打個電話……”

  劉斌小心翼翼的向孫啟山賠著不是,然後忙退出了辦公室。

  躲到一個角落,劉斌貓著腰撥通了電話,電話接通後更是壓低聲音。

  “大哥,你都跟孫縣長說了什麼?他現在看我就跟看見仇人似的!”

  “你搶走了人家上輩子的情人,這輩子的貼心小棉襖,還想讓人家對你客客氣氣的不成?”

  與劉斌的緊張不同。

  這邊的許強悠哉悠哉的躺在樹蔭下的搖椅上,半眯著雙眼養神。

  旁邊風扇快速的旋轉著,腳下趴著大黑狗旺財,一切都是那麼的愜意。

  “什麼情人?什麼棉襖?”

  劉斌一頭霧水。

  “你就告訴他,他不同意就沒得談。傻兄弟啊,你的終身大事,大哥也只能幫到這裡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