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妖孽小農民

第75章 考古專家

書名:妖孽小農民 作者:圓圈兒 本章字數:7394

更新時間:2019年05月16日 21:59


  這名眼鏡男所指的,是一枚鑲嵌在墓壁上,上面紋有蓮花圖案的圓形瓦塊。

  那白鬍子老者聞言後,快步的走上前去。

  看清了這片瓦片,忙激動的鬍子亂顫。

  而後他伸手就往這塊瓦片摁去。

  瓦片下沉。

  然而,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無論是眼前的石門,還是許強他們掉下去的那塊擋板,都絲毫沒有動靜。

  “對啊,不會錯啊,這是怎麼回事?”

  白鬍子老者一手掐腰,一手捋著自己雪白的鬍鬚,低頭沉思,更像是喃喃自語。

  “找找另一邊對稱的位置,肯定還有一塊一模一樣的!”

  白鬍子老者突然恍然大悟,一拍大腿就往另一邊走去。

  

  那眼鏡男聞言,也快步的走到另一邊。

  果然,片刻後,眼鏡男就欣喜若狂的叫喊。

  “孫老師,這裡真的有一塊一模一樣的!”

  “來,咱們一起摁下去!”

  而後二人目光對後,二人一起倒數。

  “三!”

  “二!”

  “一!”

  兩邊的瓦片同時被摁下,墓道內頓時響起了鐵鍊的哢嚓哢嚓聲。

  在眾人再次的注視與期待中,許強落下的那枚擋板終於緩緩打開。

  在其下面的許強與燕子頭頂終於傳來了一絲絲的光亮。

  “燕子,燕子!”

  白鬍子老者關切的來到洞口,急切的呼喊著。

  “爺爺,我在這裡呢!我沒事,你快讓人把他救上去!”

  燕子口中的他,無疑就是許強。

  黑暗中,許強看著為他心疼的燕子很是無奈。

  其實他的傷,在這片刻的功夫,就已經自愈了七七八八。

  可是,自己這種表態體質怎麼能和燕子說?

  如果被傳出去,估計要被抓去切片了……

  不過,這種被人關心和惦記的感覺還是很好的,既然如此,那就好好享受一下這感覺和待遇。

  “燕子你先上來,其他人還有我們呢!”

  這時候,眼鏡男也沖了過來,推開站在洞口的劉斌,急切的表現。

  “不,你們先把許強救出去!”

  燕子態度很是堅決,對於眼鏡男的提議直接拒絕。

  “大哥,我來救你!”

  劉斌話不多說,擔心許強傷勢的他,一把將礙事的眼睛男推到一邊,拿了麻繩便放了下去。

  “要表現滾一邊去,別擋在這裡礙事!”

  好脾氣的劉斌被這個眼鏡男徹底惹惱,只關心許強傷勢的他,沒有給眼鏡男留一絲一毫的臉面。

  眼鏡男長的身形瘦弱,好似一隻雞架子,哪裡能是員警身份的劉斌的對手。

  這一推,直接幾個趔趄,向後退了幾步後,屁股猛的摔在地面上。

  麻繩已經被燕子為許強綁在腰間,劉斌招呼了一聲後,在一眾員警的幫助下,緩緩的將許強拉了上來。

  “大哥,你怎麼樣?快,快送我大哥去醫院!”

  看著身上衣衫已經全部被鮮血染紅的許強,劉斌扔了手裡的麻繩,架起許強就要向墓穴外沖去。

  而這邊燕子也在眼眶男,以及白鬍子老者的幫助下出了洞口。

  “燕子,有沒有受傷?你還好嗎?”

  白鬍子老者緊張的抓住燕子的手,仔仔細細,上上下下的查看一番,生怕他的寶貝孫女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而那名眼鏡男也殷勤的在燕子身旁,一陣噓寒問暖。

  燕子顧不上回答白鬍子老者的話,從他的手中掙脫開,就一溜小跑來到了許強的身邊。

  “劉斌,所長還沒來,這裡需要你主持大局,許強就由我送他去醫院吧。”

  劉斌看了看許強,又看了看燕子,怎麼感覺,哪裡好像不一樣了?

  這兩個人,不是針尖對麥芒,一看見對方就紅眼的存在嗎?

  什麼時候竟然這麼友愛了?

  想想燕子說的倒也在理,可是劉斌心中又實在放心不下許強身上的傷勢,一時之間,他陷入兩難。

  “二弟你留在這裡吧,我身上的傷沒事的。”

  許強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聽著許強的胸口被拍打得砰砰直響,在看許強那生龍活虎的模樣,劉斌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此時許強湊過頭來,說出的話讓劉斌忍俊不禁,而且十分有同感。

  “老子早就看那個四眼不順眼了,弄他!有事大哥替你擔著!”

  在許強眼中,那可當真是萬物皆可盤……

  “好嘞!我絕對不會讓大哥丟了面子!”

  劉斌回答的那叫一個爽快。

  那不遠處的眼鏡男感受著劉斌和許強,在他身上來回打量的目光,就好像自己被兩隻矯捷的狐狸盯上了一般,不禁渾身汗毛倒豎。

  可是他哪裡肯服輸?

  自己可是有孫老師撐腰,而且也是在荊州見過大世面的,哪裡是這兩個土包子可以比的!

  如此這般想著,眼鏡男扶了扶眼鏡,將腰板挺了又挺。

  許強和劉斌看著自我感覺良好的眼鏡男,二人不禁對視一眼,而後大笑出聲,看著那名眼鏡男就像在看一個傻子。

  來到了我這一畝三分地,饒是強龍也要低下頭!

  許強示意的拍了拍劉斌的肩膀,這才在燕子的攙扶下上了其中一輛警車,呼嘯離去。

  “孫老師,咱們開始吧。”

  劉斌走回來,對於白鬍子老者給出了足夠的尊敬。

  這名白鬍子老者正是孫燕的爺爺——孫策。

  他是京都之中歷史研究的專家,堪稱整個歷史研究體系中的翹楚,更是許多考古作業的牽頭人。

  劉斌對於他的這份尊敬,實在是實至名歸。

  但是,龐然大物上附著的那些蛆蟲,卻實在是讓人噁心。

  比如——

  “你催什麼催?孫老師長途跋涉,一口氣都沒喘,一口水都沒喝,哪有你們這種待客之道?”

  說這話的,就是那條如瘋狗一般存在的眼鏡男。

  劉斌對於眼鏡男的挑釁,並沒有理睬,而是雙眼瞥了他一眼,面對白鬍子老者孫策恭恭敬敬的開口。

  “孫老師,我覺得你可能比我還要心切,畢竟那些盜墓賊一日不抓住,國家的文物財產就會受到巨大的損失。”

  劉斌剛剛說完,孫策便點了點頭。

  “小夥子,你說的對,這些文物財產一旦損失,便是不可逆的,咱們快走吧!”

  “好。”

  劉斌招呼了其他員警,帶上了飲用水和一些乾糧,將這些文物工作者,保護在隊伍的最中央,便又重新下了墓穴。

  首先經過的便是許強和燕子走過的那些地方。

  劉斌他們這些門外漢,都一個個被眼前精美絕倫,氣勢恢宏的景象所震撼。

  而作為術業有專攻的,尤其是這方面翹楚的孫策以及眼鏡男等文物工作者,那激動的心情更是無以復加。

  他們一個個用手親切的撫摸著牆壁上的那些壁畫,好似在撫摸著情人的臉一般溫柔。

  “多麼精美絕倫的壁畫呀,這簡直就是古代人類智慧結晶的完美展現!”

  “你看這流暢的線條,以及這大膽的用色,還有這些侍女所穿著的服飾與打扮,這座墓的主人,一定身處唐朝,而且僅僅是墓道上便擁有如此恢宏的壁畫,想必墓主人的身份也絕非一般!”

  孫策邊說著邊難掩語氣中的激動。

  “我就說嘛,跟著孫老師那是有無盡的知識可學!孫老師,您先喝口水歇一歇,我和小王他們這就去把壁畫拓印下來。”

  眼鏡男邊恭維的說著,邊眼疾手快的將保溫杯的蓋子打開,並點頭哈腰的遞到了孫策眼前。

  孫策滿意的點了點頭,喝了口水,便又要求繼續向前。

  “劉警官,這裡就交給胡明全他們,我跟你們繼續向前追擊那些盜墓賊。”

  劉斌看著滿頭白髮的孫策,心中不免有擔憂之色。

  “孫老師,您這樣馬不停蹄,身體吃得消嗎?不如我們先歇一歇?”

  劉斌出言勸說著。

  可是,老者孫策卻果斷的拒絕了劉斌的建議。

  “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時間刻不容緩,咱們走吧!”

  說著,便抬腳便率先向前繼續走去。

  過了壁畫墓道,便是耳室,然後便來到了許強他們來過的墓門門庭。

  由於這一路的機關早已經被徐佳和燕子破除,所以劉斌和老者孫策一路走來倒也相安無事。

  看著這端樓門庭,老者孫策激動的根本說不出話來。

  “孫老師,這,這是真的門樓嗎?”

  劉斌也一臉吃驚的看著眼前的端樓。

  一左一右,一前一後的這種佈局,再加上中間成拱形,兩頭高挑的造型,以及上面看似真實的門窗,不禁有了這種錯覺。

  “這叫端樓,全部以巨大的青石壘制,你想想看,在毫無工業化設備的情況下。緊緊依靠人力,就能夠把這些巨石堆疊,並且嚴絲合縫,造型精美,這足以表現出了我們古代勞動人民的智慧。”

  老者孫策拿出相機,調好曝光,摁下了快門,為這恢宏的建築,留下了珍貴的記錄。

  “那咱們快要接近墓主人的棺槨了嗎?”

  劉斌好奇的問道。

  “小夥子,這端樓僅僅是墓葬的入口,咱們離墓主人的棺槨還遠著呢!”

  孫策笑呵呵的捋著自己發白的鬍鬚,繼續往前行進。

  劉斌尷尬的撓了撓自己的頭,忙抬步追了上去。

  這名眼鏡男所指的,是一枚鑲嵌在墓壁上,上面紋有蓮花圖案的圓形瓦塊。

  那白鬍子老者聞言後,快步的走上前去。

  看清了這片瓦片,忙激動的鬍子亂顫。

  而後他伸手就往這塊瓦片摁去。

  瓦片下沉。

  然而,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無論是眼前的石門,還是許強他們掉下去的那塊擋板,都絲毫沒有動靜。

  “對啊,不會錯啊,這是怎麼回事?”

  白鬍子老者一手掐腰,一手捋著自己雪白的鬍鬚,低頭沉思,更像是喃喃自語。

  “找找另一邊對稱的位置,肯定還有一塊一模一樣的!”

  白鬍子老者突然恍然大悟,一拍大腿就往另一邊走去。

  

  那眼鏡男聞言,也快步的走到另一邊。

  果然,片刻後,眼鏡男就欣喜若狂的叫喊。

  “孫老師,這裡真的有一塊一模一樣的!”

  “來,咱們一起摁下去!”

  而後二人目光對後,二人一起倒數。

  “三!”

  “二!”

  “一!”

  兩邊的瓦片同時被摁下,墓道內頓時響起了鐵鍊的哢嚓哢嚓聲。

  在眾人再次的注視與期待中,許強落下的那枚擋板終於緩緩打開。

  在其下面的許強與燕子頭頂終於傳來了一絲絲的光亮。

  “燕子,燕子!”

  白鬍子老者關切的來到洞口,急切的呼喊著。

  “爺爺,我在這裡呢!我沒事,你快讓人把他救上去!”

  燕子口中的他,無疑就是許強。

  黑暗中,許強看著為他心疼的燕子很是無奈。

  其實他的傷,在這片刻的功夫,就已經自愈了七七八八。

  可是,自己這種表態體質怎麼能和燕子說?

  如果被傳出去,估計要被抓去切片了……

  不過,這種被人關心和惦記的感覺還是很好的,既然如此,那就好好享受一下這感覺和待遇。

  “燕子你先上來,其他人還有我們呢!”

  這時候,眼鏡男也沖了過來,推開站在洞口的劉斌,急切的表現。

  “不,你們先把許強救出去!”

  燕子態度很是堅決,對於眼鏡男的提議直接拒絕。

  “大哥,我來救你!”

  劉斌話不多說,擔心許強傷勢的他,一把將礙事的眼睛男推到一邊,拿了麻繩便放了下去。

  “要表現滾一邊去,別擋在這裡礙事!”

  好脾氣的劉斌被這個眼鏡男徹底惹惱,只關心許強傷勢的他,沒有給眼鏡男留一絲一毫的臉面。

  眼鏡男長的身形瘦弱,好似一隻雞架子,哪裡能是員警身份的劉斌的對手。

  這一推,直接幾個趔趄,向後退了幾步後,屁股猛的摔在地面上。

  麻繩已經被燕子為許強綁在腰間,劉斌招呼了一聲後,在一眾員警的幫助下,緩緩的將許強拉了上來。

  “大哥,你怎麼樣?快,快送我大哥去醫院!”

  看著身上衣衫已經全部被鮮血染紅的許強,劉斌扔了手裡的麻繩,架起許強就要向墓穴外沖去。

  而這邊燕子也在眼眶男,以及白鬍子老者的幫助下出了洞口。

  “燕子,有沒有受傷?你還好嗎?”

  白鬍子老者緊張的抓住燕子的手,仔仔細細,上上下下的查看一番,生怕他的寶貝孫女受到一絲一毫的傷害。

  而那名眼鏡男也殷勤的在燕子身旁,一陣噓寒問暖。

  燕子顧不上回答白鬍子老者的話,從他的手中掙脫開,就一溜小跑來到了許強的身邊。

  “劉斌,所長還沒來,這裡需要你主持大局,許強就由我送他去醫院吧。”

  劉斌看了看許強,又看了看燕子,怎麼感覺,哪裡好像不一樣了?

  這兩個人,不是針尖對麥芒,一看見對方就紅眼的存在嗎?

  什麼時候竟然這麼友愛了?

  想想燕子說的倒也在理,可是劉斌心中又實在放心不下許強身上的傷勢,一時之間,他陷入兩難。

  “二弟你留在這裡吧,我身上的傷沒事的。”

  許強一邊說著,一邊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膛。

  聽著許強的胸口被拍打得砰砰直響,在看許強那生龍活虎的模樣,劉斌這才稍稍放下心來。

  此時許強湊過頭來,說出的話讓劉斌忍俊不禁,而且十分有同感。

  “老子早就看那個四眼不順眼了,弄他!有事大哥替你擔著!”

  在許強眼中,那可當真是萬物皆可盤……

  “好嘞!我絕對不會讓大哥丟了面子!”

  劉斌回答的那叫一個爽快。

  那不遠處的眼鏡男感受著劉斌和許強,在他身上來回打量的目光,就好像自己被兩隻矯捷的狐狸盯上了一般,不禁渾身汗毛倒豎。

  可是他哪裡肯服輸?

  自己可是有孫老師撐腰,而且也是在荊州見過大世面的,哪裡是這兩個土包子可以比的!

  如此這般想著,眼鏡男扶了扶眼鏡,將腰板挺了又挺。

  許強和劉斌看著自我感覺良好的眼鏡男,二人不禁對視一眼,而後大笑出聲,看著那名眼鏡男就像在看一個傻子。

  來到了我這一畝三分地,饒是強龍也要低下頭!

  許強示意的拍了拍劉斌的肩膀,這才在燕子的攙扶下上了其中一輛警車,呼嘯離去。

  “孫老師,咱們開始吧。”

  劉斌走回來,對於白鬍子老者給出了足夠的尊敬。

  這名白鬍子老者正是孫燕的爺爺——孫策。

  他是京都之中歷史研究的專家,堪稱整個歷史研究體系中的翹楚,更是許多考古作業的牽頭人。

  劉斌對於他的這份尊敬,實在是實至名歸。

  但是,龐然大物上附著的那些蛆蟲,卻實在是讓人噁心。

  比如——

  “你催什麼催?孫老師長途跋涉,一口氣都沒喘,一口水都沒喝,哪有你們這種待客之道?”

  說這話的,就是那條如瘋狗一般存在的眼鏡男。

  劉斌對於眼鏡男的挑釁,並沒有理睬,而是雙眼瞥了他一眼,面對白鬍子老者孫策恭恭敬敬的開口。

  “孫老師,我覺得你可能比我還要心切,畢竟那些盜墓賊一日不抓住,國家的文物財產就會受到巨大的損失。”

  劉斌剛剛說完,孫策便點了點頭。

  “小夥子,你說的對,這些文物財產一旦損失,便是不可逆的,咱們快走吧!”

  “好。”

  劉斌招呼了其他員警,帶上了飲用水和一些乾糧,將這些文物工作者,保護在隊伍的最中央,便又重新下了墓穴。

  首先經過的便是許強和燕子走過的那些地方。

  劉斌他們這些門外漢,都一個個被眼前精美絕倫,氣勢恢宏的景象所震撼。

  而作為術業有專攻的,尤其是這方面翹楚的孫策以及眼鏡男等文物工作者,那激動的心情更是無以復加。

  他們一個個用手親切的撫摸著牆壁上的那些壁畫,好似在撫摸著情人的臉一般溫柔。

  “多麼精美絕倫的壁畫呀,這簡直就是古代人類智慧結晶的完美展現!”

  “你看這流暢的線條,以及這大膽的用色,還有這些侍女所穿著的服飾與打扮,這座墓的主人,一定身處唐朝,而且僅僅是墓道上便擁有如此恢宏的壁畫,想必墓主人的身份也絕非一般!”

  孫策邊說著邊難掩語氣中的激動。

  “我就說嘛,跟著孫老師那是有無盡的知識可學!孫老師,您先喝口水歇一歇,我和小王他們這就去把壁畫拓印下來。”

  眼鏡男邊恭維的說著,邊眼疾手快的將保溫杯的蓋子打開,並點頭哈腰的遞到了孫策眼前。

  孫策滿意的點了點頭,喝了口水,便又要求繼續向前。

  “劉警官,這裡就交給胡明全他們,我跟你們繼續向前追擊那些盜墓賊。”

  劉斌看著滿頭白髮的孫策,心中不免有擔憂之色。

  “孫老師,您這樣馬不停蹄,身體吃得消嗎?不如我們先歇一歇?”

  劉斌出言勸說著。

  可是,老者孫策卻果斷的拒絕了劉斌的建議。

  “我的身體我自己知道,時間刻不容緩,咱們走吧!”

  說著,便抬腳便率先向前繼續走去。

  過了壁畫墓道,便是耳室,然後便來到了許強他們來過的墓門門庭。

  由於這一路的機關早已經被徐佳和燕子破除,所以劉斌和老者孫策一路走來倒也相安無事。

  看著這端樓門庭,老者孫策激動的根本說不出話來。

  “孫老師,這,這是真的門樓嗎?”

  劉斌也一臉吃驚的看著眼前的端樓。

  一左一右,一前一後的這種佈局,再加上中間成拱形,兩頭高挑的造型,以及上面看似真實的門窗,不禁有了這種錯覺。

  “這叫端樓,全部以巨大的青石壘制,你想想看,在毫無工業化設備的情況下。緊緊依靠人力,就能夠把這些巨石堆疊,並且嚴絲合縫,造型精美,這足以表現出了我們古代勞動人民的智慧。”

  老者孫策拿出相機,調好曝光,摁下了快門,為這恢宏的建築,留下了珍貴的記錄。

  “那咱們快要接近墓主人的棺槨了嗎?”

  劉斌好奇的問道。

  “小夥子,這端樓僅僅是墓葬的入口,咱們離墓主人的棺槨還遠著呢!”

  孫策笑呵呵的捋著自己發白的鬍鬚,繼續往前行進。

  劉斌尷尬的撓了撓自己的頭,忙抬步追了上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