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總裁豪門 > 漫漫婚途:總裁老公太腹黑

第22章 簡直丟死人了

書名:漫漫婚途:總裁老公太腹黑 作者:小格調 本章字數:322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6日 14:00


強烈的男人氣息將她完全籠罩,鹿小乖皺皺眉,感覺體內的荷爾蒙激素快速增長,體內的某個欲望在翻湧。

她倒吸一口氣冷氣,就愛你給身體蜷縮起來,讓他沒有辦法貼著她睡。

可沒想到道高一尺魔高一丈,他居然也半屈著腿,膝蓋甚至頂住她的,手還搭在她的腰上,完全貼合……

她掀開江北冥的手,想要起身,結果卻被江北冥摁住。

“別動,否則我不確定你明早還能不能順利去上班。”

男人的話音剛落,鹿小乖便感覺有堅硬的物體頂在了她的臀部。

這男人又有反應了……

她咬著牙,連呼吸都不敢太大。

江北冥沉重著呼吸,隱忍克制著。

他很想要……

一個多小時過去了,懷裡的小女人已經睡著,可他還是沒有辦法軟下去,心中不免有些懊悔。

空氣裡,仿佛都彌漫著她的體香,她輕輕地呼吸,每一聲,都像是對他的熱情邀請。

後悔,他第一次感到後悔,剛剛為什麼沒有狠狠心,直接從後面要了她。

……

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玻璃窗灑了進來,落下了一地的晶瑩。

鹿小乖一睜眼,映入眼簾的便是江北冥那張帥氣的俊臉。

她朝後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面前的男人。

昨晚被威脅後,她秉著呼吸,就這樣睡著了,什麼時候翻的身都不知道。

晨曦光芒下的江北冥似乎格外的迷人,他的眼睫毛很長,像是密梳一般,厚薄適中的唇,輕抿著,即便是睡著的模樣,都帶著一股矜貴的味道。

鹿小乖枕著腦袋,靜靜地看著他,目光掠過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最後定格在他那張薄情地雙唇上。

都說唇薄的男人最無情,不知道江北冥是不是。

許是氣氛比較好,看著看著,她居然有些情不自禁的將臉湊了過去,等她反應過來的時候,她的唇已經輕輕地落在了他的唇上。

滑滑嫩嫩的觸感,讓鹿小乖的腦子嗡的一聲炸開。

她……她在做什麼啊?

她居然——親了他,而且是偷親!

好在江北冥睡 的很深沉,不然她簡直丟死人了。

穩著呼吸,鹿小乖不敢有下一步動作。

男人如同密梳般的眼睫突然動了一下,她往後一退,想要起身,一隻胳膊卻摟住了她的腰,將她又貼了回去。

鹿小乖的心口一驚,皺起眉:“你……幹什麼啊?”

那看起來像是深睡的男人睜開眼,深棕色的眼瞳深邃而魅惑,“這個問題應該是我問你。”

“什麼?”

“為什麼偷親我?”

鹿小乖的腦子一片空白,“我……”

事實上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因為連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偷親他,剛剛那只是有些情不自禁。

現在反應過來,突然覺得自己很傻,方才的她一定是魔怔了,居然會去偷親他。

江北冥的目光緊鎖著她,不管她因為什麼吻他,他的心情無疑都很好。

畢竟這次鹿小乖,第一次主動吻她。

沒等鹿小乖醞釀好該怎麼解釋,江北冥收緊了緊箍著鹿小乖腰部的手,讓兩個人更加密不透風的緊貼在一起。

他微微垂著臉,看著她,漂亮的瞳眸裡流露著耀眼的光澤,“現在我要對你實行偷吻我的懲罰。”

“……”鹿小乖不明所以。

忽然,江北冥俯首吻了過來,炙熱的雙唇緊緊地貼著她的。

他的吻一如既往的狂熱,霸道,撬開她的口腔後,在她的口中橫衝直撞。

熟悉的味道,呼吸的氣息,熟悉的觸感……

鹿小乖並沒有反抗,而是很順從的接受著他的‘懲罰’。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她開始不那麼討厭江北冥了,甚至對他有了一種難以言明的情感。

當然,江北冥永遠都不會知道,因為她是絕對不會告訴他,她對他已經開始有了不一樣的感覺。

他們在床上纏綿了好一會兒,洗漱之後,本來是一片狼藉的客廳,已經被打掃的恍然一新,餐桌上還有熱騰騰的早餐。

吃早餐的時候,江北冥突然說道:“今天你下班過後,我讓秦朗去接你,晚上我們在外面吃。”

鹿小乖愣了一下,隨後點點頭。

和江北冥在外面也不是第一次,她並沒有多想。

可如果她知道,江北冥的目的是什麼,她一定不會去。

……

下班過後,是秦朗來接的鹿小乖。

“鹿小姐,這是江總吩咐給您的。”

接過秦朗遞過來的禮盒,她疑惑的問:“裡面是什麼?”

“是

今晚您要穿的禮服。”秦朗說:“江總特地交代,您今晚務必穿這件過去。”

打開禮盒,裡面是一件深V的長裙,整體款式簡約,質地也很不錯,總體而言還滿合她胃口的。

唯一的缺點就是太露了。

很低胸的那種,穿在身上的話三分之一的胸部都露在外面,乳溝更是明顯的很,而且下賣弄是大開叉的,直接開到大腿的位置。

“江北冥說的,必須穿這件?”她疑惑的問。

秦朗點頭,算是面無表情地回答:“是的,江總特地交代的。”

鹿小乖垂了下眼眸,視線落回禮盒裡的禮服上,江北冥這葫蘆裡究竟賣的什麼藥?

為什麼一定要穿這麼暴露的衣服過去?

但轉念一想,反正就他們兩個人,也沒多大關係,畢竟她什麼都不穿的樣子,他都見過。

秦朗領著鹿小乖去了包間,“鹿小姐,江總就在隔壁包間,您換好衣服,就可以過去了。”

鹿小乖點頭應答:“好,我知道了。”

進入包間,鹿小乖將門反鎖後,換上了那條深V長裙。

和預期中的一樣,裙子很露,上面露,下面也很露。

好在鹿小乖的身材和氣質在那裡,要是換做一個普通女人穿,肯定會被穿出一種舞女的感覺,但穿在鹿小乖的身材,倒是平添了幾分嫵媚,讓她更加動人誘惑。

鹿小乖走進包間的那一刻,江北冥的幾乎屏住了呼吸。

他在模特身上看過禮服的效果,但遠遠不及鹿小乖 。

她真的很美,唇紅齒白,面若桃花,難怪他會這麼迷戀她。

“今晚為什麼挑這個地方?還有為什麼一定要我穿這件禮服?”說著話,鹿小乖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

江北冥俊眸微眯,薄唇輕抿,深棕色的眼眸此時深不見底。

為了得到她,所以才設計了今晚的一切,依照她的脾氣,估計她又會憎恨他。

但江北冥不後悔,因為只有用這種方式,他才能徹底斬斷她和陳浩之間的聯繫。

斬草不除根,必然留有後患,所以……

“喜歡嗎?”江北冥的嗓音帶著譏諷沙啞:“這個地方和衣服都是我專門為你挑選的,為了紀念我們同居一個星期。”

沒有江北冥的提醒,鹿小乖都快忘了,今天是最後一天。

突然,覺得心情有些沉重。

深吸一口氣後,她努力的仰起笑臉,貼近了他一些:“是啊,今晚一過,我們的交易也就結束了,江總可不要忘了答應過我的事。”

“合同帶了嗎?”江北冥饒有興致的看著他,眼眸眯起好看的弧度。

鹿小乖狐疑的回看他一眼,慢條斯理的從包裡拿出合同,這份合同她每天都會隨身攜帶。

江北冥幾乎沒有任何遲疑,從她手裡拿過合同和筆,直接大筆一揮,將自己的名字簽在了上面。

前一次她費盡口舌,江北冥就是不肯鬆口,甚至半點讓步都沒有。

可是現在就這麼痛快的把合同簽完了,說實話,鹿小乖總覺得心裡有些不踏實。

看著合同上的大名,她隱約感覺事情不會這麼順利。

下一秒,她整個人便被江北冥拽進了懷裡,“合同已經簽了,開心了?”

鹿小乖沒說話。

“現在是不是也該讓我開心開心了?”邊說,江北冥的手邊開始撫摸她的脖子,繼續地往下滑。

鹿小乖連忙摁住他的手,“在這?”

江北冥開懷笑起來,嘴角的笑容邪肆:“這幾天我們什麼地方都做過,可像是這種包間,似乎還是第一次,所以試試?”

他握著她的手,順而往下滑,落在他皮帶的地方,“幫我脫了,經過昨晚,你應該有經驗的。”

想到昨晚的烏龍,她有些紅了臉。

細密的吻落在她的身上,江北冥吻的很動情,鹿小乖也有些沉迷,甚至在江北冥的撫摸下,她的嘴裡發出舒服的嚶嚀。

突然,“嘭”的一聲,包間的門被人猛地推開,鹿小乖驚坐而起,眼神迷惘地看向門口的方向。

按照江北冥的謹慎,他是絕對不會允許有人突然闖入,而且秦朗也會守在外面,可是現在卻……

定了定神,她才看清門口站著的人是誰。

陳浩的突然出現,讓她的腦袋徹底懵掉,張了張嘴,卻一句話也說不出。

“嗯……”突如其來的,一陣大揉弄,讓她從咽喉裡不覺地發出一陣痛呼,可是在外人聽來,卻更像是舒服的嚶嚀。

鹿小乖完全沒有想到陳浩會突然出現在這裡,她下意識的垂眸,發現江北冥的一隻手正覆在那裡。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