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動漫同人 > 我家屋子怪東西很多

噫 真鬧鬼了? 【1】故事的開始總要撿到什麼奇怪的東西才行

書名:我家屋子怪東西很多 作者:灰塵飄飄 本章字數:3112

更新時間:2018年11月19日 10:51


除夕夜,正是萬家團圓時。

耳畔迴響著著遠處隱約傳來的煙花爆鳴聲,看看窗外遠處市區的點點燈火,以及被焰火照耀的半邊夜空,言塵感覺自己像悲情劇的男主角。

事實上,言塵還真算是....

比如說,若想要成為後宮男主角,業界有那麼一句“有妹有房,父母雙亡”的調侃,看上去很具詼諧氣息的一句話,真發生在自己身上的話...絕對不會是好的體驗。

言塵如今雖算是有一棟屋子,符合了“有房”的要求,而且因為一次離奇的事故…

曾經還有著妹妹的四口之家,如今只有言塵一人了...

看來用這種詼諧的語氣說出這種事有些顯得冷漠,

...也許只是時間沖淡了很多,言塵似乎也早已走出陰影,面對現實,決定以“樂觀”的生活態度繼續生活

...

真的樂觀嗎?

...

決定樂觀的言塵無言的看了看窗外,回過頭,接著扒著一個人的“年夜飯”,然後繼續盯著播放著動畫的電視,

配以電視裡傳出“Waryyyyy...!”謎樣的聲效,畫面莫名淒涼。

整棟大屋子,現在只有客廳開著燈,動畫的聲音回蕩在這空蕩蕩的三層別墅裡,其他地方一片漆黑靜寂,著實有些滲人。

前文提到過的,言塵有房,這還不是普通的房,是一棟別墅,還不是普通別墅,是一棟遠離市區的,據說鬧鬼的別墅。

不過,言塵自認自個兒是從小接受唯物主義教育,堅決跟隨偉大領袖的腳步的,堅信牛鬼蛇神是不存在的五好青年!

飯過,收拾碗筷,言塵嘴裡哼著不成形小調兒來到廚房洗碗,一路無視了兩次拐角處飄過的白影,忽略了身後的腳步聲,看見水龍頭似乎流出了紅色液體,也只是揉揉眼,然後發現那只是普通的水

“妖魔鬼怪什麼的是不存在的啦....”

言塵認為自己也許有病,精神病,病因是小時候失去家人的打擊,

他也是那時候發現自己身邊老是有些奇怪的東西,所以從那以後,他不管看見什麼不對勁的東西,乾脆都歸為幻覺不加理會了。

就這樣,愣生生無視了各種靈異現象在這屋子裡住了八年,反正習慣了,見怪不怪,而且那些怪異的現象還沒有對言塵造成什麼實際影響過。

所以在旁人看來言塵確實有精神病,一個人住在這麼陰森的屋子裡,總能讓人聯想到某些影視劇內陰謀家、瘋狂科學家那種需要社會關愛的可憐人士。

收拾完後,回到客廳,正好客廳角落的老式座鐘響起,低沉的鐘聲響徹別墅,宣告午夜以及新年的到來,每當午夜鐘聲響起時,屋子內外老是隱約的有什麼東西的哀號聲,言塵當然歸為座鐘老化發出的怪聲,反正沒影響使用,隨它去吧。

“大過年的,還不想睡啊…這時候開電腦又顯得我像個孤獨的死宅似的。”再次無視了忽閃了兩次的電燈,言塵試圖在午夜找點樂子。

“喔…去地下室看看吧,應該擱了不少老物件。”

嗒—嗒,開關沒反應,看來是地下室電燈壞了,言塵也只是掏出手機,借著微光晃晃悠悠的走進了一抹黑的陰森地下室。

對地下室的詭異氛圍熟視無睹,言塵發現角落的置物架上放了個活動用巨型禮花。這東西得讓人合抱,簡直可以當義大利炮使。

言塵一捶手掌“果然過年還是得放放煙花啊!”

偶爾興頭來了行動力極強的言塵換了衣服,抱上煙花,揣著火機,蹭蹭蹭跑出了房門,迎面的冷(陰)風讓言塵一個激靈,更有精神了。

屋子後面不遠處有個小山坡,常年沒人涉足還長了片不小的的林子,不過林子中央開了一片草地出來,還有個小亭子,這是曾經言塵一家人度假來活動的地方,可謂滿是回憶。

這兒此刻已被大雪鋪上一層銀白,遠離市區而顯得清澈的天空上撒下星光月光,倒是頗有意境。

言塵小跑著哼小曲晃悠來這兒頗有煞風景的意思。

把巨型禮花立在雪堆裡,火機一點

“義大利炮準備發射!”

喊出如此羞恥的臺詞,也是虧的周圍無人。

引信很快便在一片火花中燃到了盡頭,

砰的一聲沉重的悶響,火光沖天而上,言塵眼見身後雪地頗為厚實,乾脆配合場景轉身撲倒在雪裡,還

自顧自喊道“臥倒!”。

....倒退十秒,不高的空中一道金光閃過,竟出現了一個渾身狼藉的身影:“哈哈哈!真是天不亡我!我成功逃…”

接著這人的視野隨即被溫暖的光芒充斥,撲面而來的暖意使他想起南國老家的春天,沁人心扉,讓他一瞬間以為看到了已故的外婆。

轟!!

可怕的巨響從背後傳來,沉重的震撼感衝擊著言塵的後背,要不是言塵事先中二臥倒還張了嘴,這種衝擊力絕對能震得人渾身難受。

“我去,這真是炮啊!怎麼這麼低就炸了!無良商家這是要害死人啊!”言塵翻了個身,天空一片火光,空氣裡傳來刺鼻的硫磺味,那畫面感,簡直就像空中剛剛爆了台直升機。

“真是晦氣啊…”再欣賞了一下焰火,感慨了一下自己的氣運,言塵準備回家了。

這時視野角落有什麼東西在發出青色的微光,言塵轉頭看去,極佳的目力借助火光,發現遠處雪堆裡有什麼東西在反射光芒。

走過去撿起來,是一塊半個手掌大的玉佩,入手溫潤滑順,抬頭借助月光觀察,發現玉佩晶瑩剔透,似乎還有光華流轉,看了看花紋,正面紋了一頭臥著的老虎,栩栩如生。背面的文字有些類似篆體字,但似乎有些不同,好歹還是認了出來。“青羅?什麼意思,是指衣料嗎?”言塵疑惑道,“而且,這東西不得了啊…”

言塵還是比較識貨的,這東西的質地做工,價格怎麼都不會和街邊攤的人工玉佩一樣。

趕緊看了看四周,這附近就自己一家,又不在交通幹道上,可謂廖無人煙,哪來的這東西。

於是言塵對著黑漆漆的林子喊道:“喂!有人嗎!有誰的玉佩掉了!”

當然無人回應,言塵咂咂嘴,揣好玉佩

“這…有空還是得去派出所登記吧,畢竟算是個值錢的物什…”

不遠處的雪堆中,顫巍巍伸出一隻焦黑的手,用細若蚊吟的聲音喊到:“那……那是…我的…”

啪嗒一聲,手摔在地上,不再動彈…

也許有人在想,言塵為何沒想乾脆自個兒收了算了?

因為他——不缺錢

這三個字對無數窮宅造成了爆表的傷害。

這別墅雖然外表看著陰森破敗,但這也是別墅啊!

事實上這只是言塵父母留下來的財產之一,這棟郊區的這別墅只是休假時一家來休閒,平時都住在城中。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除了這別墅的住宅都變賣了,父母的企業也幾已被瓜分。

但存款和屋子這不動產還是有的的啊,言塵繼承了大部分,如今二十出頭的言塵便靠著這些積蓄生活。

小時候拒絕了名義上言家監護人的收留,獨自住在此處,未成年時會定期打來生活費,現在,剩下的財產都歸言塵了。

說來話長,言塵對於父親的那些親戚根本不想有所聯繫,父親離開本家,獨自闖蕩打拼多年,發家之後那幫傢伙才貼來,死了就拼著爭財產…常年在電視裡看到的家庭糾紛也能發生在自己身邊,是一種新奇的體驗,也是絕對不想再次感受的體驗。

其實那些親戚幾乎沒人關心他這孤兒,要不是老爸的摯友以及律師朋友的幫助,自己根本沒可能得到這麼多遺產,畢竟家人離去得太突然,並沒有遺囑之類。

與其在所謂監護人那皮笑肉不笑的笑臉下生活,寄人籬下,不如早點出來獨立,

於是,在父親一些真心朋友的關照下,言塵幾乎是磨完了學生生活,並沒有考大學……

然後想著不能太頹廢,試著出租屋子當房東,畢竟二樓有著五間客房,仗著郊區別墅親近自然的幌子低價宣傳,一開始還真有些文藝青年來這兒住過,還沒等言塵過足房東癮,就都被各種奇怪東西嚇跑了。

然而言塵現在依舊掛著出租的廣告在網上…

雖說言塵自我感覺是樂觀生活,可看這漫無目的的生活,誰知道呢?…

........

言塵回家時,並沒有注意到兜裡的玉佩正有規律的發出光芒,無形的波動迅速蕩過了方圓百里,驚動了不少常人難以認知的事物。

這是一片漆黑的山林,皎潔的月光似乎無法觸及這個世界,這兒一片死寂黑暗。但隨著玉佩的波動盪過,某些不應再現于現世的東西,開始在這兒蠢蠢欲動了“…有…有食物的氣味……”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