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耽美同人 > 狐狸拐賣白兔的日記

我想這段光陰會永存 海原祭--Part3 所以說人少的地方就是約會的最佳場所

書名:狐狸拐賣白兔的日記 作者:淺水青城 本章字數:3667

更新時間:2019年02月13日 16:40


柳蓮二帶著小池走在去測默契的場館的路上,小池踢著石子,今天出門的時候特意沒有帶上小寶。(前面沒有看過或者已經忘記了的親們,小寶是一隻比手掌大的捕鳥蛛)

柳蓮二對著小池說:“你知道今年的默契獎品是什麼麻?”

小池表示我不知道。

——是幸村設置的。

——哦~那應該很有意思吧。

——我想也許是的。

——那,蓮二要玩嗎?

——我知道小池想玩。

然後立海的軍師大人就帶著小池,以是自家女友喜歡玩幸村口中“沒營養遊戲”的理由,舒舒服服的去測試了。

仁王雅治和幸村希白已經走了很久很久了,幸村希白感覺越來越興奮,仁王卻敏銳的感覺到離學校越來越遠了,並且空氣之中水汽的潮濕感覺越來越重了,或許真的是可以走到海邊也說不定,然後想起柳生今天早上對著自己說:“雅治,今天的海原祭有分外驚喜啊~”

“阿拉,雅治,你說為什麼這條路走也走不到頭阿~”白兔終於感到有些不同尋常。

“恩。”仁王表示贊同。但是小辮子一轉又對著一臉猶豫著要不要回頭的白兔說,“但是呢,希白可要堅持下去阿~說不定前面就有意外的驚喜哦~”

然後對面的少女流露出一種好吧,我們堅持的神情,就拉著他往前面踩著濕漉漉的石頭一步步往神奈川的海邊走去。

幸村精市和切原洺甜因為早就知道這條消失路口是通向哪裡,所以走在這條路上也一點都不忐忑,只是兩個人很輕鬆的笑眯眯的走著。

“小甜,現在害怕嗎?”幸村側頭問著一直低著頭笑著走路不說話的傢伙。

而後者仿佛是被驚醒一樣,“阿?”切原洺甜心情很鬱悶,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一處神經出現了差錯,在看見仁王他們兩個走路的時候就會想要也來這裡看看,你說來就來吧,居然還拉上了這個究極無敵進化體。

“小甜很不專心呢。”幸村精市仍舊是笑眯眯的。

“哪有,我很專心的在走路啊~”切原洺甜故作心虛的加大了音量。

“阿~不如我們來講點什麼吧~”幸村精市顯然很善解人意。

“唔,那麼,當初幸村君是為什麼要打網球呢?”切原洺甜繼續低著頭走路,但是心思和剛剛比明顯集中了不少,氣氛也不像剛才那麼僵了。

“也許是因為打網球的男孩子很帥吧。”幸村托著下巴說。

“阿類?真的嗎,幸村君真的是這樣想的嗎,還以為幸村君和別的男生不一樣啊。”切原洺甜顯然被剛剛幸村的回答shock到了。

“哈,那麼在小甜心裡我應該是個怎麼樣的人呢?”幸村精市停下腳步,然後帶著笑意問道。

“唔,也許是個非常精明而且很溫柔的傢伙,阿,還有很喜歡妹妹的傢伙。”切原洺甜這樣回答。

“其實呢,幸村精市也只是一個非常平凡的男生而已,小甜把我想的太好了阿。”

“果然,幸村君還是個正常的男生阿~”切原洺甜的聲音裡明顯帶上了笑意。

幸村精市顯示一笑,然後便問:“小甜心裡正常的男生是什麼樣子的呢?”

“喜歡男生的傢伙阿。”切原洺甜習慣性的回答,而後便覺得自己好像嘴巴沒拉上拉鍊,於是撒開腳丫子往前跑去。

幸村精市歪著腦袋笑了一會,然後才向前慢慢走去,順便向前喊了一句:“地上很濕,慢點跑。”

切原赤也現在正坐在一張皮椅之上,一隻爪子被跡部景美抓著,對面坐著的是臉色青黃的跡部大少爺。

“阿恩?那麼現在景美你是什麼意思?”跡部大少爺很優雅的玩著額前的碎發,如果忽略他手上爆出的青筋就更完美了。

“唔。我想要我男朋友陪我逛一會~”跡部景美很明顯就屬於那種你對我無效化的傢伙。

“喂喂喂。我說了我不是……”

“跡部景美!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們家,況且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啊。”跡部景吾打斷海帶君說話。於是海帶君鬱悶了,於是繼續開口,

“我不是……”

“他不是剛剛認識我的哦~”跡部景美像其兄長一樣打斷海帶君說話,順帶著瞪了瞪自家兄長,然後含情脈脈的注視了海帶君。

於是切原赤也憤怒了,“喂!我又不認識她!跡部景吾,你們兩個在搞什麼啊!”切原赤也幾乎是用上了吼的。

跡部景美顯然是愣住了,雖然是從剛剛開始就覺得這個傢伙不是和自己身邊的人一樣的順從自己,但是明顯大小姐從小到大都沒有被人吼過,一時間愣在了那裡。跡部景吾倒是反應較快,“切原赤也!”

“幹嘛?”切原赤也聲音明顯降了八度,或許是因為看見了對面的大小姐愣在那裡,當然這是個美麗的誤會,因為在下一秒跡部景美就跳起來直接抱住切原赤也的脖子說:“切原君,做我男朋友吧~”

切原赤也當時的腦子裡一片空白,雖然他長得這麼大也有不少女生追求過他,並且當眾向他告白過,但是這些女生無一不被海帶君強有力的嗓音所震退

,所以切原赤也當今天為止所接觸過的女性也只有自家姐姐和白兔兩個人而已,當然這也是養成了他這麼臭屁的性格的原因。但是現在切原赤也的腦子裡顯然收到了驚嚇,然後不經大腦反應的說:“恩?”

跡部景美的耳朵機能或許在一秒鐘之內出現了一點點差錯,然後把海帶君驚異的語氣就這麼聽成了肯定句。

恩。

跡部景美直接笑出聲來,人生的第一次告白原來這麼輕鬆就能成功啊。然後看見妹妹如此白癡的舉動之後,跡部大少爺成功的破功,一隻手撐著額頭一臉我被打擊了的神情。

好吧,作為當事人之一的切原赤也仍然不明所以,一頭霧水。

當然,生活往往是無視天然系的少年的,所以海帶君你出頭無望了。

仁王雅治和幸村希白仍然在走路,幸村希白一直沒說話,並不是她不想說話,而是很想說話,但是她怕自己一開口就會說出想要放棄的話來,所以很明智也很堅持的閉著嘴巴一直不說話。

仁王雅治也沒有說話,但他就不像是幸村希白那樣子,只是在想著一個對於狐狸君而言很嚴肅的問題,這條路很長,仁王雅治已經可以確定這條路的盡頭是通向神奈川的海邊,所以也無需擔憂路的盡頭是什麼。

仁王雅治突然開口說道:“希白記得柳生嘛?”

幸村希白微微一愣,轉而說:“恩。”

“希白我給你講個故事吧,講完故事我們就到了啊~”仁王最後的音微微拖長,顯出一副懶散的樣子。

柳生比呂士,被仁王雅治從高爾夫部挖牆腳過到網球部的少年。柳生現在的網球水準越來越好,想到自己挖了高爾夫部的牆角,而高爾夫部的部長素來和柳生一樣有紳士之稱的山泉和平卻直接跑到自己班上對著自己大吼:“仁王雅治!我從來不知道你們網球部會有這麼空虛寂寞冷!居然連我們高爾夫部的部員都不放過!”

很可惜,那天部長親自來叫很長時間不曾參加部活的仁王,並且立海大的網球部正好是眾所周知最護短的地方。按照幸村精市的話說:“護短是什麼意思呢?護短就是說我可以欺負切原,可是如果切原被別人欺負了,那我就會向別人欺負切原一樣欺負他們。”切原聽後非常感動,在那裡哭嚎部長真是好人。然後幸村精市就微微傾城一笑:“所以,赤也還是被我欺負會比較好啊~”

“……”話說部長我決定收回剛剛那句話…

當然那時幸村精市帶著令全校女生為之顛倒的笑容對著前任高爾夫部部長說:“山泉桑,柳生桑說他其實……”後面的話仁王沒有聽到,但是後來在某一個風和日麗並且幸村不在的時候,軍師大人翻著厚厚的加密dota對他們說,幸村其實說,“山泉桑,柳生桑說他其實在高爾夫部的時候就暗戀仁王了。”

後來在此事件發生後一個禮拜,整個立海大都知道作為前高爾夫部部長的山泉和平其實有著不為人知的一面,那就是喜歡男生。並且作為和幸村精市一樣的全立海大的大眾情人柳生比呂士居然是其戀愛對象。這則新聞一經爆出,震驚整個立海大。

對此事件兩個當事人有不同的反應。山泉和平每天上學都開始遮遮掩掩,開始由花美男一枚轉向了畏首畏尾的男生一枚。而事件的另一個當事人柳生比呂士則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進入了網球社並且還是和原先的作風一樣,待人接物滿分溫和。

話說著,已經到了最終的洞口,縷縷陽光漏進洞內,有種重新獲得生命的真實感。

仁王說:“喲~希白,到了喲~”然後幸村希白這才抬起頭,望向洞外,是一片自己再熟悉不過的神奈川的海。滿布的滄藍,現在卻是風平浪靜別有一番滋味,此時大約是上午十點左右,仁王拉著希白的手慢慢走到海邊,耳朵裡還可以清楚地聽到海浪拍打著的聲音,攜帶著海風特有鹹鹹的氣息,蕩漾在這般舒適的溫度裡。

“好美。”幸村希白在那裡讚歎不已,仁王笑笑說:“希白不是每天都看到嗎~”

“阿拉,一定要我說出來嘛。”語氣裡有著白兔身上很難得一見的撒嬌成分。

“恩。”仁王雅治坐在沙灘上,雙手撐著頭琥珀色的眼珠望著幸村希白。

“因為啊,今天是和雅治你一起看的啊~”幸村希白蹲下來,兩顆頭幾乎要貼在一起,少女側著頭,陽光灑下來照亮了半邊臉龐,仁王愣了會然後嘴角立刻揚起很不羈的笑容,向前一聳,四片唇就輕輕的觸碰了。

只是觸碰,沒有更多的動作。分開之後臉紅透的少女說道:“雅治和我表白拉~”

不同於往常經常說:“不要拉~”

銀色的髮絲在風中輕輕揚起,然後少年很認真的說:“希白,我很喜歡你,比喜歡我自己還要喜歡你。”

兩個人右側是一望無際一眼看去就有種我很渺小的大海,左側是出來的山洞,現在那裡站了兩個人。一個笑的溫和,一個還是像往常那樣懶洋洋的靠在邊上,不過眉眼之中多了點祝福的味道。

總之,青春很美好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