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寵妻在上,老公寵不停

第20章 打牌

書名:寵妻在上,老公寵不停 作者:沫玲 本章字數:325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6日 22:22


任蕭然率先走上梯子,然後拿了一條很長的浴巾,然後伸出手,“上來!”

夏初晴看著伸出來的手,立馬握住,然後從海裡爬上梯子,任蕭然沒仔細看清楚夏初晴的這套比基尼,此時看到全身的樣子,皺眉立馬拿過浴巾給她披上。

夏初晴看著任蕭然的動作,一愣,然後把浴巾裹的緊緊的。

“去喝點東西。”

“好。”

任蕭然看著離開的夏初晴的背影,想到剛才從海裡出來的時候,任蕭然見過太多的美女,無論清純還是性感的各種各樣,也看到她們穿著比基尼的樣子,但是任蕭然發現,都無法和夏初晴比擬。

“任哥。”韓棟從後面爬上來,看到任蕭然的樣子,從另一邊放著的浴巾哪裡拿了一條浴巾披在身上。

“阿棟。”

“任哥,是不是愛上了。”韓棟把手搭在任蕭然的肩膀上,“阿燃……”

“我以為我這輩子都不會愛上一個人,畢竟……”

“任哥你知道的,我們這些做兄弟的,都希望你能幸福。”韓棟看著任蕭然的樣子,他們這群人看過那時候的任蕭然,覺的他整個人頹廢了,但是現在……看著任蕭然已經好像走出了。

“謝謝。”任蕭然淡然一笑,“阿燃最近和我鬧彆扭了,你也知道事情是嘛?”

“阿燃過不去而已,過一段時間就好了。”韓棟眼睛撇了一眼任蕭然,“任哥,我會看著阿燃的。”

“沒事。”

兩人勾著肩膀走進船艙裡,此時船艙裡很多人都已經在上面了,張弛帶著紙牌,便幾個人圍著打牌。

夏初晴被陸一童叫過去,一起在哪裡圍觀。

“哈哈哈哈……贏了贏了,給錢!”張弛開賭場,本來就精通這種打牌賭博,此時贏的最多。

“張弛滾蛋!不給你打了!”

“對對對!”

一起打牌的已經打了幾局了,都輸的慘敗,開始紛紛讓張弛走開。

“切!”張弛看到夏初晴,立馬把牌給夏初晴,“嫂子,你來打。”

“我不怎麼會。”夏初晴看著眼前的牌局,“我就玩過鬥地主那種。”

“玩鬥地主也行。”張弛拉過夏初晴坐在自己之前的位置上,“贏了算你,輸了讓任哥出錢。”

“這……”夏初晴看著他們玩的挺大,想著自己雖然名義上是任蕭然的妻子,這個輸錢什麼的讓人家出不好。

“嫂子……輸了……”張燃也整好坐在哪裡,看著夏初晴為難的樣子開口,但是話還沒說完……

“輸了我來。”任蕭然從外面進來,看到他們圍在一起說道。

“任哥威武!”其他人聽到聲音,都舉手說道。

“任哥的錢不好拿,嫂子多輸點,給我們瀟灑下。”

“就是,除了張弛這個人,任哥也不能和他玩。”

“為什麼?”

張弛臉變了變,“你不知道,任哥看似就是不會這種賭博,但是他腦子好使,記得住牌……”

夏初晴看了看手裡的牌,本來想說什麼,但是突然不說話。

“別說了,先來幾局,嘿嘿……我要開始發揮了。”

四個人圍在桌子前,其他人也都圍上來。

張燃看了看任蕭然,然後默默的走出船艙,走到外面的甲板,坐在哪裡,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臉。

“阿燃。”商越從張燃出去之後便跟著從後面出來。

“我又犯傻。”張燃淡淡的說道,“我都不知道自己現在在任哥面前成了什麼樣子的人。”

“和任哥沒說?”

“說?怎麼說?說我……”張燃雖然不怎麼怕任蕭然,但是任蕭然的脾氣她知道。

“任哥不是……”商越正想說什麼,便看到一個人從船艙出來,立馬站起來,“任哥。”

任蕭然走過去,拍了拍商越的肩膀,“看著哪裡。”

“嗯。”商越看了看張燃便走到船艙哪裡。

張燃在商越提醒的時候,心裡慌了一下,回頭看著任蕭然,低下頭。

“每次心慌害怕都低頭。”任蕭然輕聲說道,“男子漢哪有這樣。”

“任哥。”張燃看著任蕭然的樣子,並未生氣,“我認識嫂子,但是她不認識我。”

“嗯。”

“任哥我沒想……就是……”

“阿燃,我們認識幾年了。”

“已經十二年了,那時候認識你的時候,你還不是這樣,像一匹孤狼。”張燃回憶起第一次見到任蕭然,其實他們這群人,雖然圈子一個,但是一開始也不是全部從小一起長大,像他是在部隊的醫院,那時候自己父親是部隊醫院的,自己跟著一起去,在部隊裡,他也認識幾個人。

那天

天氣很炎熱,他和韓棟之前來部隊也算認識,也從他嘴裡聽說過任家的兩個少爺,一個已經做了隊長,另一個比他大了一兩歲。

“任哥!”韓棟拉著任蕭然喊到。

“別拉我!”

“任哥,任大哥看到你會難過的。”

“韓棟放開!”

“不行!隊長說了,讓我看著你。”

“是嘛?”任蕭然說著一拳對著韓棟打過去。

韓棟立馬躲過,兩人立馬開始打起來,韓棟和任蕭然也算一起練起來,打的不相上下。

張燃從遠處過來,看到兩人,韓棟他認識,眼前的人並不認識,但是看樣子不是簡單的人。

“砰。”

兩人摔在地上,韓棟立馬壓著任蕭然,“任哥,事情過去了,我們大家都很難過,叔叔和大哥都不希望你這樣,還有奶奶在家呢!”

任蕭然一直不停的雙手捶地,在聽到奶奶兩個字停手了,任家現在就他一個,一想到任老太太,她發白的頭髮,便安靜下來。

韓棟感受到任蕭然的動靜,慢慢鬆手,看著以前每次打扮的一絲不苟的人,最近這段時間,下巴的胡渣,還有淩亂的頭髮。

韓棟慢慢爬起來,扶起身邊的人,在看到遠處的張燃,沒說話,韓棟拉著身邊的離開……

張燃跟在後面看著韓棟扶著那人進了一間房間,便坐在門口的階梯上面,韓棟扶著任蕭然進了他的房間,讓他坐在房間休息,便關上門出去,看到張燃,“你來了?”

“那人是?”

“任蕭然,任家知道嗎?”

“哪個富豪任家,聽說最近任家出事了。”

“是的,任家除了商業,還有就是部隊,任家都是部隊出來,任叔叔,任子龍是曾經特種部隊出來的,任家大兒子,任蕭易也是特種部隊隊長,前一段時間,一個任務,兩人都為了……犧牲了。”

“為什麼?”

“查了很久。”

“有……”

“不清楚。”韓棟歎氣的說道,“任家兩位去世引起了部隊還有國家的注意,不過更……剛才哪位是任家二兒子任蕭然,他那時候也在發了瘋一樣。”

“那就是你之前說的哪個任哥。”

“是的。不過之前打算介紹你們認識,不過最近任哥出了這事,等以後吧!”

……

張燃回神看向身邊的人,那是第一次見面,雖然任蕭然可能忘了,不過自己記得第一次看到那樣子的任蕭然,真的印象深刻。

“阿燃,你是我兄弟,雖然你和其他幾個相比,認識的不是很久很久,但是我當你是兄弟。”任蕭然第一次對人說,其實他心裡一直把他們當做手足,他失去了自己的哥哥,但是他不想失去這些勝似親兄弟的朋友。

“任哥,我張燃一直把你還有其他人動作兄弟。”張燃聽到任蕭然的話,突然心口一酸,其實在進入任蕭然的圈子裡,任蕭然一直做事還是什麼都很平淡,其實一開始他總覺的他把心關的很緊,但是自己總覺的自己很欣賞任蕭然的處事,他聰明的不像一般人。

任家在任蕭然的手裡,短短的幾年成為了商界的傳奇,進入各個圈子,成為領頭羊,這就證明了任蕭然的不簡單。

“阿燃,我從不希望我和你們任何人成為敵人。”

“放心,哥!”

“進去吧!”

“嗯。”

守在一邊的商越也聽到任蕭然的話,心裡也是不一樣的感覺,他們的圈子就簡單的八人,其實任蕭然的哥哥沒有犧牲的話,他們有九個人,他們是莫名的成為朋友,雖然都在各自不同的領域,有的在這阿拉斯加,有的在國內,但是他們只要誰有事都會沖過來。

他們因為任蕭然慢慢的成為兄弟幫,曾經包括他也懷疑過,他們為什麼聚在一起,但是此時才知道,因為任蕭然的魅力,雖然冷的像冰塊,但是仔細想來,任蕭然在他們的身邊總會提醒對方,做事需要如何,一針見血。

三人進入船艙發現打牌的三個男的露出苦瓜的臉色,邊上的張弛也跟見鬼了一樣,反而陸一童一臉笑意。

“張弛輸了,給錢。”

“見鬼了,這是第二個任哥嗎?”

“認賭服輸!!!快快快!”陸一童說著跳起來對著張弛說道。

“不打了!這感覺就是陷阱!”

“就是!”

……

張燃看著裡面的情況,看向坐在哪裡的夏初晴,安靜的坐著,“怎麼啦?”

“阿燃,真的見鬼了,我們就第一局贏了,後面都是嫂子贏的,獨贏!”

“這就是夫妻,任哥也是這樣,嫂子也是這樣。”

“就是!”

……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