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古代言情 > 一晌貪歡

第一卷 第三十四章 贈情侶絲帕

書名:一晌貪歡 作者:懶洋洋的小狸 本章字數:178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54


  

  事情的原委是這樣的:象州對岸的城市是郴州,象州屬於大樑,郴州屬於大燕。蕭景知要攻打象州必定要以郴州為據點。在周槿歡告訴張子朗自己所有計劃的時候,張子朗就已經草擬好了一封信派人送到了郴州,讓其州牧轉交給蕭景知。蕭景知在收到信件後,就草擬了一份軍事安排計畫書派人送到了漳州。

  薑還是老的辣,蕭景知的計畫比周槿歡的更嚴謹,張子朗就按照信上所說,一部分人偷偷藏於城樓之上,一部分藏在城北,還專門留人在城樓下,以便給蕭景知的軍隊開門。

  等到胡何的軍隊鬆懈之時,漳州城門打開,蕭景知的軍隊順勢而出,殺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城樓上的弓箭手憑藉好的位置,射殺幾個副將,擒賊擒王。

  蕭景知算到了一切,卻沒有算到周槿歡。

  “對不起,要不是我,你可以生擒胡何的。”在這一點上,確實是她拖了大家的後腿,而且要不是張子朗多長了個心眼和蕭景知報告了計畫,現下被擒的不定是誰呢。

  “誘敵殺之,槿歡你已經做得很好了。”蕭景知用手抹了一下她眼角的淚,輕輕吻了一下:“以後再也不准為了我而孤身冒險,我很擔心你,你知道麼?”

  原來情話可以這樣動人,原來陰鬱的心情瞬間變得好起來,嘴角也微微彎了起來,話裡帶著幾分撒嬌:“誰讓你不帶著我啊,誘而殺之這樣的策略是有瑕疵,但瑕不掩瑜是不是?”

  “是是是,都是我不好,我不該趕你走,要不你也不會陷入險境,以後不會了,好麼?”蕭景知寵溺地摸著她的頭髮,眼睛裡是繽紛的色彩。

  說起來也是奇怪,周槿歡明明沒有被下毒,卻病起來了。

  她本就受了軍罰,後來一路顛簸到了漳州,隨後又去了大樑軍營,接著親身經歷了一場變化莫測的戰爭,說起來她根本就沒有好好休息過。

  軍罰加之勞累,積累得到爆發,她是真的病倒了,身子像是被車碾壓過一樣,一點氣力都沒有。

  蕭景知白天忙著和州牧討論漳州城的重建問題,晚上就來做二十四孝好男友,各種照顧她。

  “景知啊,我第一次親身經歷戰爭,雖然現在已經過去三天了,但是我還是有點後怕。”嘟著嘴說著自己的恐懼,那是她第一次聞到那麼濃郁的血腥味,第

一次聽到那麼震耳欲聾的吼叫聲。

  “那……”蕭景知剛想說什麼,卻被她攔住了:“不許說不讓我跟著你上戰場,我的意思不是那個,如果你要經常上戰場的話,我會為了你慢慢習慣的,你自己說過的,我有軍事智慧,這次如果讓我跟著省去很多擔心的……”

  蕭景知可算知道自己到底說了怎麼樣的一句話了,以後只怕是不讓她跟著都難了。

  “那為什麼不說話,是不是不願意啊?”周槿歡故作兇狠的樣子,小粉拳握得緊緊的,呲牙道:“那要是敢像這次一樣不辭而別,我一定放不了你。”

  “好好好,都聽你的。”病人最大,況且她還是因為自己生病的,蕭景知順著她,寵著她。

  周槿歡的病在第五日的時候終於大好,這天她非要拉著蕭景知逛漳州城。

  漳州城雖和她來時不可同日而語,但恢復得還算可以,至少酒樓、胭脂鋪、綢緞莊都有開業的了。

  漳州最出名的就是絲帕了,輕薄又朦朧,這邊有好多女子都愛買,還有買顏色深些的送給情郎。

  周槿歡挑來挑去,總算是找到兩條樣式一樣的絲帕,一個深藍色,一個藕粉色,都是蓮花圖案。

  “老闆,這兩條絲帕怎麼賣啊?”周槿歡一蹦一跳地走到老闆面前,蕭景知一路跟著,視線一直都沒有離開那個小小的人兒。

  “六兩銀子。”老闆看著就是個和善人。

  “交錢。”周槿歡興高采烈地拿著兩條絲帕,對著蕭景知聳聳肩,吐吐舌頭,賣賣萌,這種花男朋友錢的感覺真的是太棒了。

  “蕭將軍大駕光臨,真的讓小店蓬蓽生輝,整個漳州城都是將軍救下的,小的要是收您的錢是要被戳脊樑骨的。”那店家看蕭景知的眼睛裡滿滿都是崇拜,如果他是個女人,估計這會兒就要哭著喊著要以身相許了。

  蕭景知說了好多話,那店家最後實在是推脫不了,只得收了,嘴裡還不停地念叨:“真是好官啊,好官……”

  “景知,你說你這麼優秀,我要怎麼才能栓牢你啊?”周槿歡笑起來的小梨渦真的是很純美,蕭景知輕輕點點她的鼻尖,順手將那條藍色的絲帕拿過來:“我以後都帶著,可以了吧?”

  “孺子可教也。”周槿歡像是儒生一樣搖搖頭,拉著他進了一家酒樓。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