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好久不見,我的前任先生 032章 終究還是走到這一步

書名: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作者:唐溪 本章字數:328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37


  這場別開生面的肉搏,久到喬稚楚都覺得馬上會有城管過來,以破壞市容市貌為由,將他們兩帶回去寫檢討書,她臉又紅又青,胸腔中缺氧至極,一句話都說不上來,只能急促地呼吸。

  季雲深也好不到哪裡去,他沒離開太遠,就在她耳邊喘息,一聲聲的撩人。

  喬稚楚又恨又無奈地看著他,想罵他發什麼瘋,可她自己分明心知肚明知道他想要什麼。

  半響之後,喬稚楚終於放棄了和他較真,身體一松靠在了牆上。

  女人是一種很微妙的動物,即便是骨子裡覺得自己不輸給任何男人的女人,其實也是渴望被征服的,喬稚楚至今才知道自己也不能免俗。

  “季雲深,你怎麼能這這麼霸道……”

  他沒有回答,只能將她擁入懷中,耳朵貼著胸膛,聽著心跳聲一下接著一下,如他們兩人之間,其實從未斷過。

  ……

  時間已經到了深夜十一點多,喬稚楚住的社區十一點後側門會上鎖,只能走正門,正門離她的公寓有點遠,季雲深想了一下,沒經過她同意,直接將人擄上車,帶回自己家去。

  喬稚楚只能在車上給睢冉發資訊,跟她說自己今晚有事,不回去睡了。

  第二天早上,季雲深和喬稚楚搭乘同一輛車來上班,在十字路口喬稚楚要求下車,她不想讓人看到他們在一起。

  季雲深笑:“知道我們在一起的人還少嗎?”

  “那不一樣。”喬稚楚還是下了車,跟他揮手再見,季雲搖搖頭,啟動車子離開。

  剛到律師所,陳明就轉著鋼筆看著她笑眯眯地問:“老大,早啊,昨晚你男朋友沒生氣吧?”

  如若是平時,喬稚楚哪裡會理他,但現在卻因為她的話莫名起碼地昨晚的一些事,心口一陣莫名悸動,微低下頭,假裝整理桌面:“……沒有。”

  陳明手裡的筆,吧嗒一聲掉地上了。

  ……

  下午下班,季雲深依舊接她一起吃飯,剛從餐廳走出來,天邊密集的雲層閃過雷電,登時就是一場大雨,喬稚楚仰起頭看著密集的雨點,還沒反應過來,腦袋忽然一重,詫異地抬頭一看,原來是他脫了西裝外套遮在兩人頭上。

  “跑啊!”

  就像是學生時代,上專業課偶遇大雨,男生脫了外套護著女生跑回宿舍一樣。

  不過這場雨太大了些,即便遮著外套,兩人跑到車場上車,身上衣服也還是被淋濕了,初秋的溫度已經開始有了涼意,喬稚楚忍不住抖了一下,連忙抽了幾張紙擦拭。

  季雲深順手開了空調:“去我家,近點。”

  “好啊。”喬稚楚沒有多想,昨晚她也在他家過夜,兩人住兩個房間,安安分分過了一夜,她以為今夜也是如此。

  喬稚楚穿得單薄,白色的襯衫已經淋濕,緊貼著身體,這種質地的衣服一旦濕了就成透明,什麼都遮不住,季雲深無意中看了一眼,連忙移開了頭,只覺得喉嚨有些乾澀。

  喬稚楚渾然不覺,畏冷的蜷縮起來,季雲深加快車速,五分鐘就開回了家。

  依舊是他的複式公寓,季雲深從浴室拿了一條大浴巾出來,蓋在她身上:“去泡個熱水澡,我給你煮薑茶。”

  喬稚楚鼻尖微紅,沙啞著聲音說:“謝謝。”

  他回頭多看了她兩眼,她頭髮微亂,原本在腦後紮了一個小鬏,也不知道何時被她解開了,微卷的頭髮披在後背,額角的散落幾根髮絲,從鼻尖眼睫擦過,又被她抬手隨意掠到耳後,隨著她抬手的動作,衣擺從包臀裙里拉出來,露出一小截細嫩的腰,曲線誘人。

  喬稚楚進了洗手間,正側對著浴室鏡脫掉緊貼在身上的襯衫,忽然聽到門把被人轉開的聲音,她手上動作一頓,感覺到他來到了自己的身後,下一瞬,披散的頭髮被人撩起放在了胸前,露出了如天鵝脖頸一般弧度優美而脆弱的脖頸。

  她心如鼓動,被雨水冷卻的血管一下子燒到了高溫。

  唇貼了上去。

  喬稚楚手一抖,最後一顆扣子被她解開,襯衫自兩邊散開。

  她被他轉了過來,然後就是一個竭盡全力深入的親吻。

  上下左右都鋪滿白色瓷磚的浴室鋥亮至極,燈光自上而下落在他們相貼的身體上,每一寸肌膚都被照得分明

清晰。

  窗外狂風暴雨,室內乾柴烈火,彼此的體溫燎起了草原,然後就是一整夜的灼燒。

  久別重逢後,他們終究還是走到了這一步。

  *****

  喬稚楚是被一陣電話鈴聲吵醒的,她混混沌沌地去摸索手機,全憑感覺地按了接聽,聲音沙啞道:“喂……”

  “老大老大老大!!!你在哪裡啊!都幾點了!快開庭了!”

  陳明的聲音穿過電流直襲而來,喬稚楚倏地睜開眼睛,電光火石間終於想起來今天她有一個案子要開庭,而此時時間已經八點半,距離開庭不過半個小時,她尖叫一聲,猛地從床上起來。

  這時,浴室門打開,穿戴整齊的季雲深靠著門看著她,那眼神卻像是在欣賞什麼作品。

  “均勻。”

  這是他看了半天後給的評價。

  “什麼?”喬稚楚傻愣愣地低頭一看,才發現自己身上一件衣服都沒有,而他的‘均勻’,說的應該是她胴體上密佈的吻痕。

  “啊——”喬稚楚竄回被子裡,可時間緊迫拖延不得,她都要急哭了,季雲深這才不再鬧她,隨手將一個袋子丟在床上給她:“快點,現在走還來得及。”

  說著,他先出了房間,到樓下等她,喬稚楚伸出一隻手去拿袋子,裡面裝著一套全新的套裝和……內衣褲。

  上了車,喬稚楚跟陳明說她直接去法庭,讓他帶上案件材料,到了法院門口再匯合。

  看她掛了電話,季雲深才將兩條巧克力丟給她:“吃了。”

  “我不愛吃甜。”

  他眼神專注前方,繞開所有車輛,淡淡道:“補充體力。”

  也對也對,她昨晚過度運動了一夜,早上也沒吃東西,如果不吃點什麼補充體力,接下來四五個小時的庭審她可能撐不住,喬稚楚連忙撕開包裝低頭吃掉。

  季雲深說:“別緊張,深呼吸,一個小案子而已,你手上證據充分,絕對會贏。”

  喬稚楚閉上眼睛,聽他的話深呼吸,安撫好砰砰亂跳的心臟,車子在法院門前停下時,她基本冷靜下來了。

  喬稚楚快速打開車門下車,手腕卻被人忽然抓住,她一愣回頭,對上他波瀾不驚的眼:“結束給我打電話,我來將你。”

  “不、不用了,我可能還要和委託人一起吃個飯。”昨晚那件事後,她此時竟然有種……羞澀感。

  季雲深挑了下眉:“好吧。”

  放她離開後,季雲深順手接了個電話,聽著電話裡的人說了幾句話,他的長眉慢慢攏起,半響沉沉應答一聲:“我知道了,我馬上過去。”

  調轉車頭,季雲深眼角掃到站在臺階上的人影——陸於皓。

  ……

  結束庭審已經是四個小時以後,喬稚楚發揮正常,毫無意外地勝訴了,陳明很興奮,在她身後嘰嘰喳喳,喬稚楚頭暈腦脹:“別吵了,我快餓暈了,去吃飯去吃飯。”

  “委託人要請我們吃飯,已經在酒店定好酒席了,直接過去就行!”

  喬稚楚胡亂點頭,擰開礦泉水喝掉大半瓶,一旁忽然竄出個人,擋在她面前:“喬律師!還記得我嗎?”

  喬稚楚猝不及防被嚇了一跳,忍不住把喝下的水噴了出來。

  楚銘城:“……”

  喬稚楚連忙從口袋裡翻出面巾紙遞給他,十分抱歉道:“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

  楚銘城從牙縫裡擠出兩個字:“沒事。”

  他這個樣子一點都不像沒事,喬稚楚尷尬地笑笑:“你是哪位啊?”

  “我是雲深的發小啊,我們見過的。”楚銘城說道。

  季雲深發小?

  喬稚楚仔細想了一下就想起來了,畢竟季雲深那個人,平時能和他相處得好的,其實也就幾個人:“我記得了,你怎麼會在這裡?”

  楚銘城沒好氣地說:“來當護花使者。”

  喬稚楚沒聽清:“什麼?”

  楚銘城拉著她往另一個方向走:“沒什麼,來,我們走這邊。”

  喬稚楚一頭霧水:“為什麼?”

  楚銘城笑靨如花面不改色地說:“這邊空氣好。”

  喬稚楚莫名其妙地被拉著走了後門。

  陸於皓也莫名其妙地在前門等了一整天。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