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好久不見,我的前任先生 036章 不是他幹的吧

書名: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作者:唐溪 本章字數:3804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37


  “你怎麼知道我在醫院?”

  喬稚楚撐著床起身,乏力的四肢有些發軟,陸於皓連忙扶住她,往她後背墊了一個枕頭:“你家鄰居說的,說昨晚半夜看到救護車把你抬走了。”

  喬稚楚一頓:“你去我家找我?”

  陸於皓坐在床側的椅子上,眼巴巴地看著她:“你連續好幾天沒去律師所,而且我給你打電話,你也沒接,我擔心你。”

  她的手機去A市後就關機了,她本是想著暫時告別這邊的世界,反正陳明也有她哥哥的手機號,要是所裡出事,他找她哥也能找到她,但她離開的這一周,電話卻一直都很安靜,昨晚她開機,未接來電也只有陸于皓和睢冉的。

  只有他們兩人的。

  陸於皓一個星期沒看到她,電話也打不通,還知道擔心她,去她家找她,而那個人呢?沒有電話,什麼都沒有。

  喬稚楚的按著胸口,裡頭有一個跳動的心臟,她有些詫異,詫異原來這顆心還會疼。

  “楚楚?”

  喬稚楚回神,沖他勉強一笑:“我沒事,只是回去陪我哥幾天。”

  陸於皓松了口氣:“沒事就好。”

  她感到喉嚨有些苦澀,抿了抿唇,指著窗邊桌子上的水壺:“倒杯水給我,口渴。”

  陸於皓連忙點頭:“好。”

  說著他就起身去倒水,喬稚楚無意中低頭,看到他剛才坐的椅子上放著一份報紙,她奇怪他怎麼墊著報紙坐,多看了兩眼那報紙,卻很意外地在上面看到了自己的名字。

  知處律師所瀕臨倒閉……

  喬稚楚……

  後面的字折疊到了背面她看不到,她皺著眉頭伸手去拿報紙,報紙才拿到手,忽然就被人一把搶走。

  “楚楚!”陸于皓把水杯塞到她伸出去的手上,那份報紙已經被他藏到身後,他很不自然地笑著,“你的水,快點喝。”

  喬稚楚握著水杯往後一靠:“報紙給我看一下,這段時間不在江陵,也沒關注本地新聞,外面都發生什麼有趣的事?”

  “沒什麼好關注的,就是些亂七八糟的八卦,而且這報紙還是過期的,更沒什麼好看。”陸於皓將報紙匆匆折疊塞入口袋裡,想扶她躺下,“你生病都還沒好,還是不要太累,喝了水休息吧。”

  陸於皓不是很擅長騙人和遮掩,他的樣子太刻意,喬稚楚越發覺得那份報紙上一定寫著什麼關於她的東西,臉色一整:“報紙給我。”

  “快點!”

  “生病了,瞪人還這麼凶。”陸於皓嘟喃著,不情不願地把報紙遞給她,喬稚楚懶得管他的吐槽,立即打開報紙,這份報紙時間恰是她離開江陵的那天,配圖則是她和季雲深那日在街邊激吻的一幕!

  她瞬間瞪圓了眼睛。

  他們居然被拍了!

  配圖很大,覆蓋八分之一頁面,下角還有幾連拍,都是他們吻得很忘情的畫面,這些照片很清晰,光是看著,都讓人覺得臉紅心跳。

  然而,喬稚楚身為八卦主角,此時卻半點旖旎心思都沒有,有的只是背脊的一陣陣寒意。

  大標題:知處律師所瀕臨倒閉,威格信連扔五單力挽狂瀾。

  小標題:喬稚楚季雲深戀情曝光,夫婦攜手律界,令人豔羨。

  報紙的標題不明真相的群眾眼裡,好像滿滿都是善意,都是對他們戀情的豔羨,若是放在網上,沒准還會被吃瓜群眾刷‘虐狗’‘祝福’之類的話,然而,稍微懂他們處境的人來看這個標題,看到的則是截然不同的潛臺詞。

  喬稚楚和季雲深從一開始,就因為關係曖昧而被質疑在Coco和恒盛的案子裡,互相串通做假案牟利,以至於那時喬稚楚江陵律界的名聲一落千丈,雖說這裡面有傅子龍刻意抹黑的因素,但即便他不添油加醋,單憑‘涉嫌做假案’這一點,喬稚楚在江陵就很難再恢復鼎盛的人氣和業績。

  好不容易最近連接幾個案子,喬稚楚和知處律師所開始恢復元氣,再加上喬稚楚和季雲深後來沒傳出什麼緋聞,外界也慢慢的重新接受他們,然而此時,卻再次爆她和季雲深的吻照,無疑是坐實了兩人之間存在私人感情。

  這樣一來,先前喬稚楚涉嫌做假案的冷飯又會被翻出來炒一炒。

  還有這個‘威格信連扔五單’,原來知處律師所後來的業績也是假的,他們會覺得,喬稚楚和知處律師所在欺騙外界,做虛假交易……

  喬稚楚捏緊了報紙,揉成團丟到角落去,也不知是病還沒好,還是被氣的,腦門又是一陣漲疼。

  陸於皓乾笑:“現在報紙新聞品質越來越差了,這又不是關乎民生的大事,隨便掛上去,還亂寫,真是的。”

  亂寫嗎?

  也不全是吧。

  她和季雲深的確關係曖昧。

  還有那個‘連扔五單’,上面既然敢這麼寫,多半也是真的。

  喬稚楚想起一些小細節,比如那次她的車爆胎,他送她去酒店跟委託人見面,那

時她根本沒說見面地址,他卻心知肚明,那時她就覺得奇怪,現在想想,有什麼好奇怪的?那個案子本來就是他給她的,自然很清楚所有細節。

  可這算什麼?同情還是施捨?又或是,就等今天這一出?

  喬稚楚掀開被子,咬著下唇說:“我要出院。”

  陸於皓驚訝,連忙按住她:“你病都還沒好,怎麼能出院?”

  “我必須去問清楚。”

  陸於皓心一橫:“你要問就問我吧,這件事我也知道。”

  “你也知道?你怎麼會知道?”喬稚楚一愣。

  “我有朋友在威格信上班,他跟我說的。”陸於皓猶豫著說,“其實我也告訴過你的。”

  喬稚楚愣愣地看著他,腦子裡閃過那日他醉酒,含含糊糊說的那些話。

  ——季雲深不是好人,他是騙你的,他一直在騙你。

  ——他打壓你後,再假裝好人幫你,他圖謀不軌。

  是啊,他說過的。

  喬稚楚身子像是沒了力氣一樣,重新跌靠在床頭,怔愣地望著前方,想著事情出神。

  “這個季雲深真厲害,下了好大一盤棋。”陸於皓憤憤道,“冷眼看你被恒盛打壓,在你絕境時又扔幾個案子給你,你完全不知情自然會接招,而他就等著這一步!這兩條新聞下來,你的律師所徹底完了,而你在江陵也混不下去,以後無論到哪裡,都會被貼上各種和季雲深相關的標籤,你還怎麼生活啊?!”

  喬稚楚閉上了眼睛,她心裡有一面鏡子,照什麼都一清二楚,只是她不想在他面前暴露太多,索性任由他發揮,而自己不聞不問,不言不語。

  “楚楚,逃避是解決不了問題的。”陸於皓幽幽道。

  喬稚楚一不做二不休,乾脆躺下,拉著被子蒙住腦袋,徹底逃避。

  陸於皓:“……”

  陸於皓說的這些,並非刻意誣衊,換成是其他人,在知道季雲深和Coco以及恒盛製藥之間的關係後,都很難不想像成那樣,就連楚銘城,在報紙爆出來的當天,就給季雲深飛去電話,彼時季雲深已經出差華盛頓。

  楚銘城都為喬稚楚委屈:“我知道商場如戰場,但是喬稚楚不止是你的對手和敵人啊,就不能手下留情一點,非要她在江陵呆不下去,受著千夫所指狼狼狽狽離開不可?”

  季雲深站在酒店陽臺,眺望這個繁華的大都市,六年前,他何嘗不是狼狼狽狽地逃到這裡……

  “你想說什麼?”

  “你和喬稚楚戀情曝光的新聞都上報紙了,你別告訴我你不知道!”

  季雲深冷笑一聲:“你就為了這件事,特意打一個跨國電話來找我興師問罪?”

  “我哪敢啊,你季雲深連自己的女人都能下狠手,我算哪根蔥,回頭您老一個不高興,再用點小手段讓我身敗名裂,我肯定哭死。”

  “那你倒是說說,我對喬稚楚都下了什麼狠手?”

  “先是默許傅子龍對知處律師所各種抹黑,讓喬稚楚在江陵接不到案子,然後你再在她困境時隨隨便便丟幾個小案子給她,看似是在幫她,其實根本不是!那些案子經過你手已經貼上你的標籤,不曝光則以,現在曝光了,明明是毫不知情的喬稚楚,也要被人當成是和你聯手做假業績欺騙合作商和大眾!”

  楚銘城這個多情的情聖這次是真心可憐喬稚楚,被耍得很慘,被毀了事業,還賠了感情。

  “新聞也是你曝光的吧?就算不是你曝光,那也一定是你故意放水讓人家拍的,以你的敏感,我才不信你會完全沒感覺到有人在拍你們!”

  季雲深沒有笑意地勾了勾唇:“就這些也是算狠手?”

  楚銘城震驚:“就這些還不夠?難道你還有後招?我說季雲深啊,夠了吧?多大仇啊,難道你是要她的命?!”

  季雲深眼底無波無瀾,像是在想事情,也好似只是在眺望遠景,好半響,他才說了一句:“連你都這樣以為,其他人更不用說吧。”

  楚銘城一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難道不是你做的?”

  “一半一半。”

  楚銘城捏緊手機的手這才一松,呼出一口氣,有些慶倖。

  還好還好,他的兄弟沒渣到這種程度。

  “那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不是一直自稱智商過百?怎麼這點都想不明白?”季雲深垂下眼睫,手扶著欄杆淡淡道,“我曝光那種新聞對我有什麼好處?別忘了,讓大眾以為我和喬稚楚聯手做假業績欺騙合作商和客戶,傷的不止是知處律師所和喬稚楚,也會傷到我和威格信,我在江陵根基不穩,是要有多想不開才會幹這種事?不是在毀我自己的招牌嗎?”

  楚銘城一愣:“對哦,這麼說,新聞根本不是你讓人放的?!”

  新聞不是他放的,那後面的假設也就有一半不成立。

  毀喬稚楚的,不是季雲深啊……

  可是現在,所有人都以為是他吧?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