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好久不見,我的前任先生 040章 離他近一點,還債

書名:你若安好,那還得了 作者:唐溪 本章字數:3439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37


  睢冉看他們走後,猶豫著問:“雲深哥,真的沒問題嗎?從這裡去法院就要二十分鐘……總共才一個小時,對他們來說,時間會不會太緊了?”

  “當律師,隨時隨地要面對的突發意外那麼多,如果這點事都做不了,有什麼資格自稱超級律師?”季雲深打開電腦,心無旁騖地辦公起來。

  兩個小時後,睢冉接到喬稚楚的電話,說勝訴了。

  ……這樣都能勝訴,喬稚楚這個江陵第一律師的稱號,果然不是白來的。

  喬稚楚掛了電話,時間已經到中午十一點半,她和陳明決定吃了午飯再回去,他們商量了一下,找了一家拉麵館吃雲吞面,喬稚楚的心情好像不錯,吃得津津有味,相反陳明就有些心事重重。

  他挖了一勺辣椒攪拌,猶豫著喊了一句:“老大……”

  喬稚楚終於等到他開口:“想說什麼直接說吧。”

  陳明放下筷子,正視著她,嚴肅認真地提問:“老大,我們為什麼要去威格信?”

  喬稚楚停頓了一下,低頭輕聲地說了兩個字:“還債。”

  還債。

  還她欠他的債。

  不單是情債,還有很多別的。

  也許她這樣做根本還不了他什麼,但既然他想她去他的律師所,那她滿足他又如何?再者,她也有私心,起碼這樣能離他近一點。

  她遠了他那麼多年,希望現在補救還來得及。

  “你欠季雲深錢?欠多少?要不我們想別的辦法還吧,我總覺得很彆扭,連法官看我們的眼神我都覺得怪怪的。”陳明都聽到了,一個法官問另一個法官‘威格信又把案子給知處律師所了?’那時候他都要尷尬難堪死了。

  “想多了。”喬稚楚撈起一大筷子麵條,吹涼了之後直接往嘴裡塞,沒有平時半點氣質,低著頭含糊不清地說,“商場上沒有永遠的敵人,同行也不是永遠都是冤家,時代在變世界在變,我們這是緊跟潮流,沒什麼好特別驚訝的。”

  陳明撇撇嘴,還是很心不在焉。

  喬稚楚看了他一眼,歎了口氣說道:“我們律師所現在已經沒有存在的價值了,現在不關遲早要關,放眼江陵,威格信也是最好選擇之一,我們這是良禽擇木而棲。”

  “咦。”陳明聽著忽然咧嘴一笑,“好像有點道理哦,你這樣說我心裡舒服多了。”

  喬稚楚沖他眨了下眼:“是吧,我們學這麼多年法律就是為了當律師,既然是當律師,當哪裡不是當。”說著又喊了老闆再來一碗面。

  “老大,平時沒見你多喜歡吃麵條啊。”

  喬稚楚笑而不語。

  兩人回律師所時,其他員工都還午休沒回來,喬稚楚開了電腦,把早上那個案子的材料都拿出來,開始寫卷宗記錄,她沒注意到,其實這個樓層除了她和陳明,還有一個人沒有走。

  季雲深在辦公桌前抬起頭,這個角度恰好,從百葉窗的折疊分析中就能看到她的側臉,她目光沒有離開電腦螢幕,手在鍵盤上飛快敲打,偶爾翻一翻手裡的材料,低頭時鬢邊的碎發隨著她的動作滑下,她隨意伸手撩起,然後又用筆在紙上圈圈畫畫了什麼……

  季雲深竟不知不覺看著她出了神,直到她似有所感地抬起頭看過去,他才故作淡定地移開頭,其實從她的角度不一定能看到他。

  他側頭時,恰好看到桌臺上的日曆,忽然想到了什麼,皺了下眉。

  午休時間結束是兩點,員工們陸陸續續回到辦公室,看到喬稚楚在辦公室裡都有點不自然,默不作聲地開了電腦,登上QQ,打開他們內部的群,開始如火如荼地八卦起來。

  “剛才進門的第一眼,看到曾經的對手和自己坐在同個辦公室裡……那種感覺太微妙了。”

  “我也有這種感覺,我都懷疑自己是不是進錯門了。”

  “不管怎麼說,她來了對我們律師所可是大有好處,看她早上,一個小時的準備時間,這麼倉促,她都能拿下勝訴。”

  “別忘了,人家可是江陵鼎鼎大名的超級律師,六年來無一敗訴,唯一一次也就是輸給雲深哥。”

  “我其實挺服氣她的,起碼從專業程度上,她是真材實料的。就是不知道她和雲深哥到底是什麼關係,我們該怎麼稱呼她啊?”

  “能怎麼稱呼,喊名字唄,難道你還想喊大嫂?”

  ……

  睢冉坐在辦公桌前,面無表情地看著群裡的聊天記錄,‘真材實料’四個字讓她的臉色又沉了幾分。

  她知道他們只是有感而發,只是在說喬稚楚,並沒有牽上其他人,但所謂做賊心虛就是這樣吧,她潛意識裡覺得這個詞諷刺了自己。

  她雖曾也是法學系的高材生,但這些年棄法從文,對那些法律法規已經不是很熟悉了,更不要提應變能力,如今再重操舊業,很多方面都跟不上節奏,儘管她很努力地利用下班時間惡補,但終究還是輸了一籌。

  比喬稚楚,更是遜色。

  她慢慢捏緊了掌心,她忽然意識到,從這一刻開始,她和喬稚楚已經站在了對立面,真正成了競爭關係。

  ……

  一整天,除了睢冉喊過她外,喬稚楚和律師所裡的其他同事沒有任何交流,不過下班時,倒是有個女同事走過來打招呼,還送給她一瓶藥酒:“剛才看你一直揉肩膀,用這個擦擦吧,很好用的,我們所裡的同事很多人用,很不錯。”

  喬稚楚笑著說了聲謝謝。

  等大家都走後,喬稚楚才拿著寫好的卷宗去敲季雲深辦公室的門。

  “進來。”

  季雲深看到是她,又移開目光繼續看電腦,喬稚楚頓了頓,將卷宗遞給他:“早上那個案子的卷宗我收納好了,應該是交給你吧?”

  他指了指桌面:放在那邊。”

  喬稚楚放下後,在他面前站了幾秒,才輕聲說了句:“還有,謝謝你。”

  季雲深看著她挑眉。

  她輕輕呼出一口氣:“謝謝你把材料寫得很清楚,否則我也不能贏得這麼輕鬆。”他給她的那份材料,可以說是她見過最完整最全面的,她認得出裡面有兩種筆跡,其中一種是他的。

  一開始她也以為他是在為難她,然而看到材料後,她就改變了想法——其實他是在幫她吧,她雖說名聲在外,但入職威格信後,她也就是個新人,再加上‘曾經對手’這個頭銜,多少會讓其他員工排斥,此時此刻,她的確急需一個勝利來證自己。

  他給她的,就是這個勝利。

  他在幫她啊。

  想到這裡,她心裡不禁一軟。

  可季雲深聽了,卻沒有笑意地笑了一下,說:“你想多了,我們的律師所的材料都是那樣寫的,盡一切可能補充完整,最大程度保證勝訴。”

  這句孰真孰假,全憑自己判斷,而喬稚楚顯然是不信的,她臉上有淺淡的笑意,桃花眼因著笑意也顧盼生姿,季雲深皺了皺眉,錯開頭淡漠道:“喬稚楚,既然你選擇來了,有些事我就跟你說清楚,威格信的勞動合同期限最低是三年,所以這不是你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

  喬稚楚聞言,拉開椅子直接坐在了他對面,順手從桌子上拿了一支筆:“合同在哪裡?”

  季雲深看著她,隨手將桌前一份早已準備好的合同遞給她,喬稚楚看都沒看內容,快速翻到簽名的位置,他的名字已經簽好,印章也蓋了,她幾乎沒有停頓,便在旁邊寫上了自己的名字。

  季雲深看著,眼神一閃。

  喬稚楚留下了自己的一份,將另一份遞給他:“放心了?”

  季雲深只是接過沒有應答,她收起合同和筆,站直起來道:“季律師,沒有別的事,我就下班了。”

  不等他回答,她轉身就往外走,一步兩步……直到她的手握住門把,拉開門出去,身後都是安安靜靜的,她最終也沒等到他說一聲——生日快樂。

  喬稚楚自嘲地扯扯嘴角,都分開這麼多年,誰還會記得她是什麼時候生日。

  她約了睢冉童萱她們晚上一起去酒吧慶祝,她下班後就直接過去,現在還不到六點,不到夜生活開始的時間,酒吧裡人還不多,她穿過舞池進了包廂,她們已經都到了。

  童萱抱怨道:“你怎麼那麼慢啊,睢冉都來好一會兒了。”

  “我可不是最晚的,靜靜也還沒到啊。”喬稚楚聽這話就知道,睢冉肯定把她在威格信工作的事告訴童萱了,她擠了進去,“讓位讓位,今天我是壽星,我要坐中間。”

  童萱沖她翻了一個白眼,倒也把中間位置讓給她了。

  睢冉拿了一個葡萄吃,沖喬稚楚促狹一笑:“楚楚遲到當然是有原因的,別忘了,現在她的老闆,是季雲深哦。”

  童萱不知道喬稚楚和季雲深六年前的關係,但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八卦新聞她還是知道的,一聽這話,也曖昧地沖她擠擠眼:“哦,所以,某人來之前是先跟別人過了一場生日了?哎呀,那我突然覺得,你來得有點快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