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曲徑含香

正文 第二求婚  求婚

書名:曲徑含香 作者:米芳儀 本章字數:3262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2日 11:10


  1982年國慶日前夕。

  李鹿晗下班回到宿舍,剛拿出鑰匙正要開門,突然從角落跑出一個人用手捂住了她雙眼,突如其來地襲擊嚇了她一跳。但她馬上反應過來鎮靜地去掰捂著她眼睛的手猜測地說:“是哪位公子閑著沒事捉弄我?別鬧了,鬆手!鬆手啊!”

  李鹿晗用勁掰,那雙有力的手用勁地捂著怎麼也掰不開。李鹿晗生氣地說:“別鬧了,鬆開!再不鬆手我要喊人了!”

  手鬆開了,被捂的眼睛直冒金星眼花繚亂,她揉了揉眼睛生氣說:“誰瞎胡鬧,害得我眼睛生疼難受,真煩人!”

  等她轉過去看人時卻不見蹤影,李鹿晗好生奇怪,是誰無聊捉弄人?等她走到牆角看時,只見一個男人筆直地靠牆站著。她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高興地說:“韓青:怎麼是你?”

  話音剛落,一雙有力的手緊緊抓住她的手說:“鹿晗,你快想死我咯!”

  李鹿晗被突如其來地男人舉動嚇得心怦怦直跳,慌裡慌張羞澀地抽出手說:“幾年了,你還是這副德行,都快把我嚇死了!”

  韓青調皮地笑著說:“哈哈,嚇著了?來,我給你收魂。”說完就要用手去摸她的額頭。

  李鹿晗撥開手打開門笑著說:“沒想到幾年不見還挺趕時髦的,洋氣,浪漫,是颶風把你從太平洋西岸吹過來的吧?”

  “哪裡?哈哈,月老派雲龍坐騎,悟空領先探路,清風鳴鑼開道,八仙保駕護航,金鳳喜迎乘龍快婿。哈哈,這一路既威嚴又喜慶,唯獨快婿熱血沸騰地紅心和渴望見到心上人的祈盼忘卻了洋氣與浪漫。”他滑稽地笑著說。

  “喲,嘴皮子練得不賴啊!好一個唐僧!但你不能忘了為你服務的沙僧給你挑擔,豬八戒為你牽馬呀。猴頭,既然你大腦這麼發達怎麼不知道事先打個招呼?”李鹿晗讓他坐下給他泡了一杯茶遞給他說。

  “打招呼豈有驚喜效應?哪來羅曼蒂克?”韓青得意地說。

  李鹿晗笑笑說:“還羅曼蒂克呢,差點把我的心都嚇出來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要是真嚇出來了我真會雙手接住跟我的心緊緊抱在一起,絕不會讓它冷落。”韓青站起來在房裡手舞足蹈詼諧地說。

  李鹿晗見他油腔滑調幽默地說:“嘿,小心腳下打滑,有話坐下說。”

  韓青笑笑看著室內擺設說:“不至於唄,你們三個人一個寢室?”

  “真是少見多怪,你沒見過七八個人擠一間房子的吧?三個單身有間這樣的宿舍這算是最好的待遇。不過這裡我只是下夜班落落腳,平常在家休息。你是住單位還是家?”

  “我住單位,兩人一間房。”此時,韓青大學畢業後被分到C市行政機關工作。

  “醫院每年都要安排剛畢業的醫生護士進來,房子當然緊張嘛。你倒找了個好單位,住房不成問題咯。”李鹿晗溫柔地說。

  “確實。你腰痛病好了沒?上班累不累?”

  “還行。腰不幹重活不受涼還不礙事。王英、米娜、周哲他們現在怎麼樣?”

  “他們都好。王英和米娜在湘紡細紗當擋車工,他們現在都結婚了。王英的老公在湘紡搞機械維修,米娜的老公在廠搞電工。他們都有一個聰明漂亮的女孩,都有兩三歲了。周哲大學畢業後分到電機廠當了技術員,去年跟他們車間的一個技術員結婚了。他們生活得都不錯,都很幸福。”

  “哦。好久沒給他們寫信了,結婚也沒人告訴我一聲。”

  “他們見你離得遠,怕影響你的學習和工作,就沒驚擾你。”

  “那你結婚怎麼不告訴我一聲,我人到不了也讓我說幾句祝福你們白頭偕老的話啊。”李鹿晗故意地說。

  韓青用異樣地眼神看著她說:“我結婚一定早幾個月就告訴你,而且要把你打扮得像天仙一樣美麗迷人,一起演完我們的天仙配!”

  李鹿晗從自己的箱裡拿出一條嶄新的毛巾拿著洗臉盆到洗漱間對毛巾清洗後接了半盆水端進來放在洗臉架上說:“一路風塵僕僕地,洗洗臉吧。”

  韓青起身摘下手錶,走到洗臉架看著那口已經褪了色的箱子說:“這箱子用了十年了吧,也該淘汰了。”

  “說實在的我真還捨不得,因為他跟我有感情啊。淘汰未免太不近人情。”

  韓青移花接木地說:“重感情的人連一口箱子都愛得這麼深,又何況對人呢?

所以,我看中你的專一,一直等著你。”

  聽到這話李鹿晗一身就像觸電麻酥酥地顫了一下,她岔開話題鎮靜地說:“時間真象流水,從1972年下鄉到現在十年啦!十年!名義上我們是知識青年,實際上我們的知識很匱乏,根本沒有能力改變農村的落後面貌,充其量只是一個面朝黃土背朝天的新農民。”

  韓青說:“雖然我們沒幹出一番驚天動地的事業,但為農村增添了活力付出了青春。至少在那裡我認識了你,跟你結下了不解姻緣。”

  “你的話怎麼這麼難懂,誰跟你結下了姻緣?又是誰跟你一起演完天仙配?”李鹿晗羞澀地紅著臉說。

  韓青洗完臉,自己端著盆把水倒到洗漱間。他放下臉盆開心地說:“當然是你,鹿晗營長!難道在農村的那段情誼都忘了?可我不曾忘記對你的表白,所以我特意從湖南來到北京向你求婚。你不會拒人千里之外辜負我的一片衷心吧?”

  李鹿晗拿起自己的手提包敷衍地說:“對不起,我辜負了你對我的一片癡情,很遺憾,我已經有物件了。你餓了吧?走,吃飯去。”

  韓青端起茶杯從容地喝了幾口,把杯子放下。隨即打開旅行袋,從中拿出一個黑色的背包來。

  “你看這個包怎麼樣?這是我從廣州出差買的。”

  李鹿晗把包打開看了一下說:“挺好的”。然後又遞給他。

  “這是送給你的,你背著試試,看怎麼樣?”說完把包挎在了李鹿晗的肩上上下打量。

  “你背著真好看,顯得人更有氣質高雅大方。”韓青高興地說。

  鹿晗取下來仔細看了一下包的裡裡外外,發現裡面還有幾個小包。說:“這包挺有意思的,包套包裡面還有幾個小包。這一定很貴吧,多少錢?”

  “你問它幹什麼?”

  “無功不受祿,我好給你錢呀。”

  “我倆的感情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你是真不明白還是裝糊塗?要錢,這不是打我的臉嗎?”韓青生氣地說。

  “既然你這樣說那我就收下了。謝謝你!”鹿晗收下包放進了箱裡。

  韓青提著行李和李鹿晗來到一家湖南人開的飯館,點了幾份辣菜,邊吃邊聊。

  “你這是出公差?”鹿晗疑惑地問。

  “我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是特意來確定我們的婚姻關係的。”

  李鹿晗驚詫地說:“上次你寫信提到此事,我不是明明白白告訴你我已處對象了嗎?你怎麼是個榆木腦袋不開竅啊?”

  “算了,不要蒙我,如果我相信你的話我還能來嗎?”韓青肯定地說。

  鹿晗坦誠地說:“我的物件就在我工作的醫院上班,我們是從小學到大學的同學,我們的感情要勝過你和我的感情。對不起,兩家正在商量辦婚事,恐怕沒有挽回的餘地了。”

  “你還挺會裝的!你心裡想什麼難道我不知道?心裡早就盼著我來求婚就是難於啟齒。你跟別人處物件是絕對不可能的,別蒙我了,因為我太瞭解你了!”韓青固執地說。

  “不,你不瞭解我。我的父親和我物件的父親是生死戰友,我們兩家一直相處很好,我跟我的物件可以說是一塊長大的,彼此都很喜歡對方,愛對方,有什麼事都能在一起商量解決。你我只是一起下鄉的知青,從某種程度上說不會有我和我物件那種生死相托的真感情。”

  鹿晗的當頭一棒,使韓青半天沒運過氣來。沒想到這麼遠特意來聽到的竟是這麼個消息!

  韓青憤懣地說:“你心裡有人,為什麼不早說?害得我傻乎乎地等著你。”

  “你又不在北京,十天半個月的來封信不是談工作就是談學習,你哪裡問過無關緊要,難於啟齒的情感問題?我們只是萍水相逢,不存在實質意義上的感情,對你不能有過多奢望和遐想。即使我告訴你我處物件了,也不會引起你的關注,還可能會引起你的冷漠嘲笑,你說我會浪費篇幅跟你說這些嗎?”

  韓青氣得火冒三丈憤怒地說:“沒想到,我心中純潔天真活潑的李鹿晗竟是個如此視感情如嬉戲的卑鄙小人!”

  鹿晗見在吃飯的顧客用異樣目光瞅著,她站起來說:“吃好了沒?吃好了我送你去招待所。”

  韓青忿忿不平地說:“不用了,我自己找招待所,不麻煩你了。”

  “你對北京不熟,還是我送你去招待所吧。”鹿晗說完結完帳走了出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