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曲徑含香

正文 第四章 拒絕

書名:曲徑含香 作者:米芳儀 本章字數:4327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2日 11:10


  韓青疲憊地躺在床上,這麼老遠跑來求婚人家卻有男朋友了,我怎麼就這麼失敗,就這麼個結局?他不甘心,他一定要見到李鹿晗的那個男朋友,一定要到她家走一趟,看個究竟。

  第二天,他早早地站在醫院門口氣呼呼地顧盼著李鹿晗。

  李鹿晗見他生氣的樣微笑說:“不睡睡早覺這麼早就過來了?吃飯了沒?”

  韓青不理睬地說:“我想見見你的男朋友。”

  “走,進去看看吧。”

  李鹿晗把他帶到外科說:“今天上午他有手術,看看他有時間跟你說上一句話沒有。你先在這等著,我去叫他。”

  過了一會,李鹿晗過來說:“他已經進手術室了。我到科室請個假,陪你到外走走。”

  倆人來到北海公園,宏偉壯觀的氣勢叫韓青耳目一新,壯觀,美!

  李鹿晗順著路一路給他講解公園裡各處的歷史由來。逛了一會,韓青看著一對年輕人手挽著手從他們身邊走過,韓青過去拉著李鹿晗的手說:“我們到那邊看看。”

  李鹿晗抽出手說:“走吧。”

  韓青見李鹿晗抽出手,他又過去摟著她的肩調侃說:“我們也親熱親熱。”

  李鹿晗紅著臉羞澀地撥開他的手說:“別這樣,叫人看了多不好。”

  韓青走到一邊悻悻地說:“沒想到,心愛的人就在身邊,拉下手,摟下肩都會遭到拒絕,真沒面子,真掃興。”

  李鹿晗生氣地說:“你也不看看是什麼地方,拉手摟肩的,也不怕別人恥笑。”

  韓青生氣地坐在旁邊的長椅上說:“我累了,我要休息,你要去自己去。”

  “剛才你還要去,眨眼的功夫變臉了?不想去別去,就在這休息一會吧。”李鹿晗看著他輕聲說完坐在了他身旁。

  “我是來求婚的,不是來遊公園的,你連我碰一下都拒絕,你怎麼就這麼狠心呢?既然你是別人的女人,我跟你逛什麼公園?算了,走吧,出去。”韓青看著李鹿晗,心裡的不平衡和一身怨氣真想一古腦都倒出來,對李鹿晗大肆發洩一般。

  “沒想到你居然是這麼一個小肚雞腸的人,嘚,回去吧。”李鹿晗不滿地說。

  “李鹿晗:你叫我說什麼好,明知道我愛你愛得很深,你卻移情別戀愛上了別人,連一點音訊都不透漏,叫我苦苦等了你這麼多年,這也太狠心了吧?”韓青悻悻地鄙視說。

  “你不是聰明嗎?我在信裡明明白白告訴了你,其他免談,你跑過來玩玩可以,好吃好喝地招待你便是。你是弱智啊?有必要發這麼大的火嗎?”

  “哦,我沒吃過沒喝過,跑到北京來吃喝啊?我只是一個陌生的熟人,級別太低,沒必要獻殷勤請假陪我假惺惺地逛公園。別耽誤你上班的時間,好好守著你的男人,請別再來羞辱我。”韓青岔岔不平地說。

  “你是受過高等教育的,沒想到竟是這麼個素質,我真是高估了你!別滿腹牢騷了,做不成夫妻還可以做朋友吧,沒必要像仇人一樣搞得兩敗俱傷!”

  “喝蛋湯?打擊我,捉弄我,傷了我的心不說,是不是還要感恩涕零的答謝傷人的恩賜?朋友,朋友?有你這樣耍人的朋友?嘚,交你這樣的朋友算我有眼無珠瞎了眼!”

  “來勁了是吧?好,你厲害,有本事,行了吧?”李鹿晗看著圍上來的人生氣的說完起身往公園出口處沖去。

  韓青見李鹿晗真生氣了,他跟在後面悻悻地問:“去哪?”

  “你是什麼人?我想去哪用得你過問?”李鹿晗生氣地答道。

  “你想甩了我?”

  “你是特務跟蹤我?到處都有員警,小心我報警!”

  韓青是第一次來北京,人生地不熟,見到四通八達的馬路,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車輛,出了門真不知道往哪走。

  他追上李鹿晗對他說:“生什麼氣?有話不知好好說?”

  “好好說,好好說,你是誰啊?我不認識你!請你別纏著我!”

  “剛才是我態度不好,我不該向你發脾氣,我向你道歉!”韓青語氣緩和了不少。

  李鹿晗見韓青已道歉,說話也柔和了下來。倆人來到湖南餐館,找了一個角落的桌椅坐下,李鹿晗去前臺點好菜,過來坐在韓青的對面一臉的怒氣。

  韓青見李鹿晗怒氣未消,心裡為剛才自己的態度自責。他自慚形穢地說:“剛才是我的態度不好,請你君子不計小人過。李鹿晗,我真的很愛你,請原諒我的冒昧傷了你的心。”

  “你來北京一趟不容易,我盡地主之誼帶你看看北京的名勝古跡,回去別人問起也能說上個一二吧?何必待我像仇人一樣針鋒相對容不得對方,一定要惡語傷人?”李鹿晗埋怨地說。

  “呵,你也不檢查一下自己是怎麼傷害我的,沒有你傷害在前,我能這麼沖?你害得我好苦,你說我該怎麼面對?”

  “你是要跟我算帳是吧?算就算!你看過梁山伯與祝英台的電影吧?賬裡不清白的地方你到《梁山伯與祝英台》那裡找答案,它會告訴你的。”李鹿晗淡定地說。

  “什麼意思?”

  “明白在你眼前,裝糊塗是吧?”

  “我不明白!”

  “你記得我給你信裡寫的一首詩不?

  青山隱道迂回進,境險悉知往返程。

  手撫琴弦君未見,音旋繞指更心痛。”

  韓青傻愣愣地看著她說:“你在騙我?”

  “你還記得有一首:春來撒果種,種下四時瞅,覽盡東流水,回思莫怨秋。”

  韓青恍然大悟地說:“你沒對象,你編故事騙我,看我是不是真心愛你,你是試探我,考驗我?”

  “一個大學生連詩句都不能理解,還惡語傷人,怨聲載道,你就這麼個水準?罕見!”

  “你不會明說?”

  “明說?世上只有藤纏樹,絕對沒有樹纏藤的。一

個女孩輕易地說出我愛你,我要跟你結婚,那不是賤嗎?我可不願當一個賤人被別人一輩子瞧不起。”

  “唉,我真是太愚鈍了。”

  “你不愚鈍,你很聰明。其實,你每次寫信對我的回復都經過了仔細推敲,慎之又慎,如果當時你直接回復的話,怕我纏著你,影響你跟別人好,所以,故意裝糊塗,不敢正面回復。我很理解你這種心理,事實也確實如此。南北相隔就是天然屏障,夫妻不能在一起相互關照,毋寧是對愛的一種懲罰。而且我的身體不好,何必找一個藥罐子進屋?我們都是快三十歲的人了,不是一二十歲青春萌動的少男少女,想問題必須思前想後,縝密謹慎,我能理解你的愚鈍,放棄才是明智抉擇!”

  韓青心想,我哪有你說的思前想後去推敲啊,怪不得她另做打算。

  韓青尷尬地看著李鹿晗起身說:“我一直等著你,絕無旁念。我怎麼就這麼糊塗?真是弱智!弱智!唉,也怪不得,就是寫信,也不敢說一句我愛你的話,也沒勇氣捅破那張窗戶紙,真是太單純了,不知道示愛。”

  “你不知道示愛,那你對我發什麼脾氣?”李鹿晗淡然地說。

  “這些年雖然沒再見過面,但書信來往還是沒斷。每接到你的來信我如同看到了你本人,總要先對信做一個吻再拆開。沒有溫度的吻更增添了我對你的思念與愛地渴望。別人給我介紹不少物件,但都被我一一拒絕。你知道嗎?你在我心目中佔據了重要位置是任何人都是不能替代的。”韓青動情地用手輕輕地摸著她的手說。

  “哈哈哈,這如同愛上電影螢幕裡的美女滿足一下心理欲望的癡情男子,電影過後傻乎乎地讚美回味。其實,善解人意漂亮的湘女比比皆是,她們更貼近你更適合你更會喜歡你。”李鹿晗淡淡地微笑抽出手說。

  “你是說我不切實際?”

  “是的。”

  韓青突然回想起什麼說:“不對!”

  “不對什麼?”

  他突然感悟地眼前大放光彩說:“哈,你騙我!處對象是假,藉口搪塞是真!”

  李鹿晗一愣說:“你說什麼?”

  “如果你處物件了,倆人都在一個單位,你會要你的男朋友來見我,要我死了追你的心,如果你有物件,你不會在信中說獨處一人,沒有人打擾,我在寢室裡一個人看書,仿佛走進了一個無聲的世界,是那麼地幽靜。我靜靜地欣賞著每一道風景,品味著人間的甜酸苦辣又是那麼苦澀。我說沒錯吧?鹿晗:你用這種謊言折磨自己還是故意試探我對你是否真誠?”

  李鹿晗深深地愛著韓青,聽到他的分析,心裡防線被徹底擊垮了。眼眶裡閃著銀光說:“我們之間隔了一條銀河,即使結婚也只是鵲橋相見那麼一瞬間。如果有了孩子,家庭的壓力和工作上的壓力都落在我一個人肩上,再加上身體不好,恐怕到那時難以支撐。而你一個人在南方時間久了不會甘心寂寞,必然到外面尋找刺激。而外面的女人風韻撩騷,把你弄得如醉如癡遺棄結髮妻子,到最後還是各奔東西。與其都得不到幸福,兩敗俱傷痛苦分手,不如趁早斬斷情絲結束這份苦緣。”李鹿晗誠懇地勸韓青說。

  “鹿晗:你是我一生最鍾愛的女人,外面的磁力再大我相信比不上你的磁場引力大。目前雖然相距幾千里,但牛郎織女相見的天橋已經落成,月老不會吝嗇那根紅線,會把我們緊緊捆在一起的。鹿晗:請你相信我,你愛的人是一個感情專一會珍愛你一輩子的人。”

  “這是一場大的堵住,我看不到誰勝誰輸,萬一輸了,我拿什麼資本活啊?對不起,我沒勇氣下賭注。”李鹿晗慎重地說。

  “鹿晗:你相信我,你的注投在我身上你會贏的。讓天地作證:韓青不管是貧窮還是富貴,疾病還是困苦,一生將永遠陪伴在李鹿晗的身邊一起走完人生的旅程。”他舉起握著拳頭的右手說。

  “慷慨激昂信誓旦旦地話語真叫人心醉。畢竟我們都是快三十的人了,對任何問題都具有冷靜思考理智處理的能力。我的父母都是上了歲數的人,身體只會越來越差,哥哥姐姐都在部隊很少回家,他們很需要我這個懂醫的人去關心和孝敬。真的,我不能離開他們。你還是忘了我吧,就當我們從來沒認識過。”李鹿晗嚴肅地對韓青說。

  “如果真是要考慮到照顧你父母的話,我倒覺得我可以調到北京來,跟你一起孝敬老人。”韓青誠懇地說。

  “北京人才濟濟,你剛從學校出來不久要調到北京談何容易!除非你有特殊的專長,國家很需要你這樣的人才。否則,只是做夢。”李鹿晗說出調動的難度。

  “C市山清水秀,城市雖沒有北京大,生活品質也不會比北京差多少。我們結婚後可以考慮接兩位老人接到C市來住,我和你一起孝敬他們。”韓青繼續說。

  “我的父母習慣了北方生活,到南方會不適應的,他們也不會同意這麼做。我看還是算了吧,天涯何處無芳草,何必吊死在一棵樹上?”李鹿晗拒絕地說。

  “你是一個重情重義的人,你真的能割捨下我們十年的感情嗎?不然!與其都受到感情折磨,不如跨越所有障礙一起擁抱幸福。只要你同意回湖南,不管有多大困難,就是赴湯蹈火我也在所不辭。鹿晗:請你相信我對你的一片忠心。”

  “你就在本地找一個也比找我強。何必求爺爺拜奶奶低三下四去求人?”李鹿晗仍拒絕說。

  “為了我們的真愛,就是給人做孫子我也要把你調過去。”韓青態度堅決地說。

  李鹿晗淡然一笑說:“呵!你給人家做孫子你也太賤了吧?我嫁給你我不成了人家的孫媳婦了?我即使要嫁人也不能嫁一個沒骨氣的賤人!”

  韓青笑著說:“只是一個比喻,我哪會屈辱金枝玉葉那麼下賤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