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曲徑含香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攔截

書名:曲徑含香 作者:米芳儀 本章字數:3849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5日 12:55


  倆人剛到大路上,林威帶著人馬追趕過來。韓青和李鹿晗不想和他們交戰耽誤時間,於是,趕緊隱身在路旁的樹叢裡。林威帶人追趕到大路上,見沒見著韓青和李鹿晗的蹤影,心想:即使他們是飛毛腿,也跑不了這麼快。他看著路兩邊茂密的樹叢,要是藏幾個人不在話下。於是,林威下令對路兩邊的樹叢排成一字型進行地毯式的搜索。他們一邊搜索,一邊拿著刀對著茂密的樹就是一頓亂劃,這可謂是鬼子進村了,連樹都遭殃。

  李鹿晗和韓青隱藏在離路旁不遠的地方,親眼目睹鬱鬱蔥蔥的樹被他們無情地削掉了頂,真是太兇狂了。韓青和李鹿晗慢慢向山裡深處移動。突然,一隻鳥驚慌地飛起叫了幾聲。林威聽見鳥的飛叫,他站在那裡注意觀察了一會,見沒響動,但他還是懷疑韓青和李鹿晗在裡面驚動了鳥。於是,又一步步悄悄地向裡逼近。

  眼看刀快砍到李鹿晗和韓青隱藏的樹下,李鹿晗舉起手中的魔戒呵呵一笑:“被砍下的樹枝們,你們的報仇機會到了,你們都起來吧,把自己當作一把利劍,殺向你們的仇人!報仇!報仇!報仇!”

  那幫傢伙聽到喊聲立馬蜂擁而上圍了過來,舉起刀對準他們就是一頓亂砍。

  霎時,只見狂風大作,地上的樹枝樹葉紛紛卷起在空中飛舞。李鹿晗對著樹枝高喊:“神劍飛舞,殺向仇人!”

  刹那間突如其來的狂風卷起的樹枝對著他們射來,迫使那幫傢伙抱頭鼠竄。李鹿晗運用氣功不停地對著魔戒施法,風勢越來越大,把那幫傢伙吹得跌跌撞撞。韓青和李鹿晗趁機沿著一條羊腸小徑離開了樹林,繞過了那條大道。

  旋風慢慢形成了一股強勁的龍捲風,那幾個傢伙見風太大,只好趴在地上不敢動。等旋風過去,李鹿晗和韓青跑得無影無蹤。林威是又氣又惱,對著那幫傢伙發脾氣。

  林威雖然熟悉地形,但他知道這裡有條山路直通派出所,不好繼續追趕,喪氣地往家走。當他回到家後,他的老婆哭喪著說:“家裡的保險櫃被人打開了,裡面的文件都被人拿走了。”

  林威見保險櫃空蕩蕩的,心裡咯噔一下,這就是我作案的證據啊,要是到了員警手裡,那我肯定死定了。必須把它追回來銷毀。

  韓青見林威一夥人沒再追殺,他想起下山時那老頭指的派出所方向,是不是快追到派出所不敢再追啊?繃緊的弦終於松了下來,臉上露出勝利者的微笑。

  韓青輕鬆地舒了口氣對李鹿晗說:“這幫傢伙真夠殘忍的,幸虧我們還有點武功,不然早就命歸西天了。”

  李鹿晗見韓青得意說:“這是山間小道,樹木茂盛,在茂密的樹叢中隨便藏幾個人是很難發現的。要是突然從樹叢中蹦出幾個人來對我們發起進攻,我們會猝不及防。因此,我們必須保持清醒的頭腦,時刻提高警惕,千萬不能輕敵,嚴防他們捲土重來。”

  太陽開始西沉,他們必須用最快的速度趕到派出所,得到員警的支持和幫助;同時,交出林威的犯罪證據。否則,又可能會遇到新的麻煩。由於他們對地形不熟,岔路口不知朝哪走,路上又碰不到一個問路的人,他們只好憑感覺沿著大路向前走去。

  走了不遠,李鹿晗聽見孩子淒慘的叫聲,她頓時心揪了起來,特別難受。

  她對韓青說:“你聽見孩子的尖叫聲沒有?”

  韓青站著仔細地聽了一會說:“好像是。”

  李鹿晗焦急地說:“是不是敏諾的聲音?”

  “好像不是。”韓青仔細辨聽說。

  孩子淒慘的尖叫聲,聲聲揪心,真想馬上飛過去制止殘暴。李鹿晗沿著傳來的哭聲方向疾步走去。

  韓青跟在後面提醒說:“小心有詐。我還是先去看看,你在這等著。”

  李鹿晗說:“一起過去,你留神外面動靜,我隱身潛入進去看個究竟。”

  倆人來到門口,韓青在門上咚咚敲了幾下,一個男人打開門的一半說:“幹什麼?”

  李鹿晗趁機隱身閃進屋裡。

  韓青客氣地說:“阿哥,我能到你家弄點水喝嗎?”

  “我家裡沒給你預備水。要喝水自己到井裡去打。”那人蔑視地瞅了他一眼指著屋前的一口水井說。

  李鹿晗已經潛進去了,必須拖延時間,讓她查明情況後好出來。韓青懇求地說:“我肚子不好,我能到你屋里弄點開水喝嗎?”

  那人見他說話文縐縐地,心想,這是哪來的白面書生?如是說:“進屋吧。”

  那人拿來一個裝冷開水的瓦壺,給他倒了一杯水說:“你這是從哪來啊?”

  韓青說:“我從湖南來,到這裡來找一位元朋友,不知道你認識不?”

  “叫什麼名字?”

  “林威,你認識嗎?”韓青故意提及此人的名字,試探這人是不是跟他一夥的。

  那人驚恐地打量想,今天聽人說林威帶人襲擊外地來的一男一女,那麼多的人都沒打過他們倆,是不是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呢?還有一個女人哪去了呢?

  他試探地問:“這麼遠到我們山區找人也真不容易,你是一個人來的?”

  韓青謙和地含蓄說:“你們這麼好客,我帶一幫人來,還

不以為我是來打劫的,不會嚇著你們啊?反正一點私事,一個人處理就可以了。”

  那人看著韓青想,聽說林威要收拾的人是一個白白淨淨地高個子男人和一個女人,不會就是他吧?他控制不住質疑的想法,他看著韓青注意他的表情說:“聽說林威今天跟兩個外地來的人打起來了,打得還蠻凶的。”

  韓青顯得毫不知情地說:“怎麼?林威不喜歡外地人?我這找他,是不是會有麻煩啊?”

  “不知道。你找他什麼事?”

  “我老婆沒孩子生,我想帶個孩子。我老婆說,要帶就要帶一個漂亮聰明的。我四處打聽,後經人介紹,說林威做這個生意。如是,我聞訊特意從湖南跑來找他。這是隱秘的事,我看你是個實誠人,請你千萬不要跟任何人提起,以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韓青悄悄地對那人耳朵說。

  那人上下打量然後驚訝地說:“你聽誰說的,我怎麼不知道啊?”

  “這事越少人知道越安全,你跟他住的這麼近,萬一說出去了讓警方知道了不是找死嗎?我這次來是想帶個孩子走,不知道他那裡有弄來的孩子沒。”韓青想從此人口裡證實林威拐賣孩子的事實。

  “賣孩子是犯法的事,一般都很隱秘。再說,林威行事詭秘,即使販賣孩子也不會被人發現,他是否做人販子生意,我不得而知。”那人顯得毫不知情的說。

  “你看我,這麼老遠來就是想要一個孩子,本來是找林威的,剛才聽你說林威那麼凶不好接觸,我也沒膽量靠近他了。這麼老遠花錢費力的,白跑一趟,心真不甘啊。阿哥:你有幾個孩子?能不能讓我一個呢?我會好好培養孩子,孩子長大了,我會讓他經常回來看你的。你看如何?”韓青故意試探說。

  “我只有兩個孩子,這是我的親骨肉,家裡再窮再苦,他再不聽話我也不會給別人的。”那人說完拉過剛才挨打的孩子說。

  那孩子驚恐地瞅著韓青,然後看向那男子。

  韓青看正在抽泣的孩子畏懼的樣子:濃眉大眼,圓圓的臉,長得十分可愛,他不時的用髒手抹一下臉,臉被他摸得就像一隻小花貓。

  那人瞅著孩子惡狠狠地說:“這麼大的人,一點也不知道聽話,不聽話,就要挨打!看你以後還記不記事!”

  韓青走過去愛撫地摸著孩子潮濕的臉,他瞅著那男人說:“孩子必定是孩子,孩子再錯,也不能動手打他啊。這孩子既然不聽話,我帶回去替你調教如何?”

  “你?這是我的孩子,你就別打主意了。”

  李鹿晗進去到處看了一遍,那個挨打的孩子大約六七歲,裡面其實還有三四個四五歲的孩子,顯然不是一家人,但裡面沒有敏諾。她真懷疑這家人跟林威一起做人販子生意。

  她趁韓青跟那人耳語時悄悄地溜了出來。

  倆人來到後山,發現剛才那人急匆匆地走了出來,從另外一棟房裡叫出一個十來歲的孩子,對他耳語了幾句,那孩子一路小跑走了。

  李鹿晗和韓青見到這一切,感覺剛才那個男人跟林威是一夥的,必須迅速離開。他們大步流星地疾行,眼看派出所就在前方,他們滿心高興,臉上露出喜悅。

  正當他們滿腹高興時,路上一夥人正耀武揚威地站在路中央攔住了去路。韓青和李鹿晗掃視了路的兩邊,都是水田,唯一的一條通道被攔堵,李鹿晗對韓青悄聲說:“他們一共八人,雖然手裡沒拿長刀,但要防止他們手裡有暗器傷人。我過去放倒他們,馬上跑開。

  一個傢伙命令地說:“把老大的東西拿出來,不然,小心你們的狗命!”

  韓青莫名其妙地冷笑說:“老大?老大是誰?笑話,人都不認識,我們怎麼會拿他的東西?”

  “你揣著聰明裝糊塗是吧?不拿出來是吧?那這裡就是你們的墳墓!”另一個傢伙兇狠地說。

  李鹿晗蹬下身子,從地上抓了一把細沙站起來說:“哦,我明白了,你是見我身上背著包,包裡有錢,你是要錢?要錢好辦,給你就是。既然這樣,那請你過來拿,我給你。”

  一個傢伙說:“死到臨頭了,還想耍我們,你是想快死是吧?!”

  “哈哈哈哈,這位阿哥說話不要這麼難聽是吧?我們都是江湖闖蕩之人,何必出手殺人呢?有話好好說。”李鹿晗呵呵地傻笑瞅著他們。

  一個傢伙過來說:“錢拿出來,老大的東西也要拿出來,不然你別想活著從這裡走出去。”

  李鹿晗走過去說:“東西都在包裡,你們過來,我把包給你就是。還請你們讓開路,不然我怎麼相信你們啊?”

  “想耍滑頭逃走?我們這麼多人,料想你也沒這膽量!”

  李鹿晗傻笑地走過去一隻手摸著那人的臉說:“阿哥,你真體諒人。你們這麼多人,手裡還有東西,即使借我百個膽我也不敢在你們面前說個不啊。”

  那人打開她的手說:“婊。子,少來這套!把東西拿出來!否則,老子要了你們的狗命!”

  李鹿晗趁那些人注意她之際,突然把抓起的沙子向旁邊的人撒去,接著過去一個個輕輕一點,倒下了幾個。還有幾個見同夥倒下,馬上從懷裡抽出匕首向他們刺來。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