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曲徑含香

正文 第二十九章 苦肉計

書名:曲徑含香 作者:米芳儀 本章字數:2374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15日 12:55


  吳菊蓮刺殺韓青和李鹿晗未遂,心想,受到要脅被迫接受尋人的條件,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總得想個辦法應付。

  樓上,傳來了:“抓刺客!抓刺客!別讓他跑了!快追!快追!”的喊聲,震撼了整個旅社,吳菊蓮回頭瞅著旅社全亮的燈和喊聲冷笑一聲,朝後院的牆奔去。她翻越牆後,在一個旮旯換掉身上的黑衣服,朝一個社區不緊不慢地走去。

  小王小劉追了一陣回到韓青和李鹿晗住的客房檢查後,拿起被刺壞的床單和被子對李鹿晗欽佩地說:“幸虧你反應靈敏躲過了一劫,不然,刀刀要人命。”

  李鹿晗歎口氣說:“看來追殺我們的人手段越來越厲害了。睡覺真要睜隻眼閉隻眼,不然,隨時會丟了性命。”

  吳菊蓮進屋打開燈,室內豁然明亮。她走近窗戶,去拉窗簾,突然從窗戶玻璃的反光折射中看見床上躺了一個人。她心裡一緊,慌忙躲在窗簾後看著床上的動靜。她躡手躡腳探頭過去,發現躺著的是林威,她用手捂著胸前忐忑不安的心才慢慢平平靜下來。

  她靜下心來看了林威一眼心想:畜生,不顧老娘的安危叫我去殺人,自己卻躲在老娘的屋裡睡大覺,真他娘的魔鬼,卑鄙硬是到家了。心裡那個惱怒真想把他剁成肉醬。

  林威見吳菊蓮回來了,陰陽怪氣地說:“回來啦?任務完成得不錯吧?”

  吳菊蓮氣呼呼地說:“不錯你的頭!”

  林威見她火冒三丈說:“怎麼?沒得手啊?”

  “還得手呢,不是我機靈,現在已是在公安局了。”

  林威奸笑說:“你就是機靈,這任務派你去,真是沒選錯人。”

  吳菊蓮聽了怒火心中燒:“別在這裡說風涼話!林威,我跟你這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沒想到,沒想到到頭來,你把我往絕路上推,你還是不是人?”

  林威兇狠地說:“叫你辦這點事還辦不了,倒怪起了我。你說,為什麼行動會失敗?”

  “為什麼?你就不該讓我去!”吳菊蓮憤怒地說。

  “這點事都辦不了,我養著你吃飯?!”

  “卑鄙!你把我的錢都花光了,還說你養了老娘?你也不照照鏡子看看自己是什麼德性的傢伙!”吳菊蓮憤怒地說。

  林威暗想:半夜三更清靜,一點響聲都會驚醒鄰居,不能跟她對著幹。再說,她畢竟是個女人,事沒做好鬧鬧情緒也可以理解。於是,他轉變了態度。

  林威嬉皮笑臉地說:“塞翁失馬焉知非福?沒成,也許不是件壞事。我們的人對他們打打殺殺也不是一次兩次了,他們自然警惕性提高。再說,人有失算,馬有失蹄,對變化了的形勢很難估摸,這對我們來說是一次教訓,下次我們就有足夠的經驗對付他們。”

  吳菊蓮驚詫地瞪大眼睛說:“不要命啦?你還要我去殺人?!這事我可做不了。你要我去殺人,你先殺了我吧,反正是一死!”

  林威過去油腔滑調地說:“別死,別死,這麼年輕,死了太可惜。你知道我心疼你,我捨不得你死,你就聽我一句,這次沒成功,還有下次,下次你會成功的。”

  吳菊蓮目瞪口呆地看著林威,半天才韻清神回敬一句

說:“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你還要繼續利用我殺人?辦不到!”

  “辦得到辦不到無所謂,只當是練練膽就行。”林威戲謔地說。

  吳菊蓮想這畜生殺人當成兒戲,真是魔鬼變的。我怎麼就擺脫不了魔鬼的糾纏呢?李鹿晗差點死在我的刀下,他卻輕描淡寫的說是練練膽。瞅著這畜生太可怕了,說話做事真是歹毒無比!

  吳菊蓮鎮靜地說:“我跟你在一起這麼多年,沒想到,你把我的性命當成一文不值的靶子,你就這麼耍我,對我沒一點感情,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冷血魔鬼!”

  林威嬉皮笑臉地說:“我是個魔鬼,你也不是沾到了魔氣了嗎?你想逃脫我的手掌心除非你再變一次人,不然,你就得聽我的安排!你明白嗎?”

  “你?你?你?、、、、、、、”吳菊蓮氣得瞠目結舌,把那件穿得殺人的黑衣服用打火機點燃。

  林威見她脾氣倔強,過來不卑不亢地說:“燒了吧,燒了也許會走好運。”

  吳菊蓮沒理他,燒完黑衣服拿著乾淨衣服去廁所洗澡去了。

  她站在水龍頭下抱著自己的頭用水龍頭不停地沖著自己,要衝掉倒楣的晦氣,她不停地嗷嗷叫,嗷嗷叫。叫著叫著想起韓青和李鹿晗對她說的一番話,心裡的悔恨和自己殺人的愚蠢真是無地自容。如果不是李鹿晗聰明避開了她的刀,她也許忙著逃命,也許被員警一槍斃命;如果不是李鹿晗和韓青網開一面,她現在也許是手鐐腳銬銬在了公安局。而林威他卻穩坐釣魚臺看我淒慘的下場。人心叵測,魔鬼可惡,太卑鄙了!她越想越恨,真想殺了他!但回頭一想,殺人償命,我為什麼要替他抵命呢?為他抵命不是腦袋進水啦?還是離開吧,也許還有一線生機。林威這人心狠手毒,城府很深,如果知道我逃走,必定會對我的家人下毒手。我該怎麼辦?怎麼辦?她反復地問自己。怎麼辦?只有死,才是最好的解脫。生命,我早已置之度外了。想到這,她頭使勁往牆上撞去,頓時,她倒在了水龍頭下,鮮血直流。

  林威見吳菊蓮洗澡半天沒出來,他睡在床上對著廁所說:“你是不是沒洗過澡,逮著水了洗個沒完是吧?”

  廁所的水嘩嘩地流著,林威見沒人搭腔過去打開廁所門,發現吳菊蓮一絲不掛躺在了水龍頭下,頭上往外冒著血,已人事不省。

  林威趕緊關好龍頭,給她擦乾身上的水穿好衣服,把她背進了醫院。

  吳菊蓮睜開眼,發現自己躺在了醫院,林威守在她的身邊。

  林威見她醒來溫情地說:“沒事吧?”

  吳菊蓮瞪著林威說:“為什麼要救我?”

  林威油腔滑調地說:“因為我愛你。愛你怎麼會讓你死呢?你說是吧?”

  吳菊蓮鄙視地說:“愛我?愛我會把我往絕路上推?不要貓哭耗子假慈悲了,我還不知道你怎麼想?”

  林威嬉皮笑臉地說:“你不要把我想得太壞好不好?其實,我是一個很講道理很懂感情的人。你不願幹的事我不會再逼你的,你就在醫院好好養傷,等傷好了再說好不?”

  吳菊蓮看著魔鬼成性的林威心想:狗改不了吃屎,還不知道他還會怎樣禍害他人呢。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