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現代都市 > 曲徑含香

正文 第四十六章 逃跑

書名:曲徑含香 作者:米芳儀 本章字數:3645

更新時間:2019年03月22日 11:11


  “阿嫂,阿嫂。”林威帶著兩個人來到阿婆家門口,喊著進了屋。

  阿婆在菜地裡幹活,聽到林威的喊聲,忙拎著一籃菜往家走。敏諾遠遠地跟在阿婆的後面。

  阿婆回到自家的屋坪,見林威帶著兩個陌生人叉著腰站在她家的門口,看這架勢,大有居高臨下咄咄逼人之勢。莫非,他想從我手裡搶走這孩子?立刻引起了阿婆的警惕。

  林威見阿婆回來了,滿臉堆笑看著阿婆手裡籃裡的菜說:“阿嫂:你這是到菜地摘菜去了啊?怎麼?家裡的門也不關?我還以為你在家呢。”

  阿婆不以為然地說:“關門只關得了君子,關不了小人。小人要想進屋做什麼,即使我關了門他也要進屋的。你說是不?”

  “那是。”林威應承地說。

  “林老闆,今天怎麼會有閒心到我的寒舍光顧啊?”阿婆放下手裡的菜籃子歪著頭鄙視地問。

  林威滿臉堆笑說:“阿嫂:崽子到了你這裡還聽話吧?他可是個聰明的好苗子,他的阿媽是個醫生,他阿爸是個國家幹部,好好培養,你以後吃穿不愁。”

  “托你的福!我說林老闆,你說我這窮山僻壤的叫一個家庭這麼優越的崽子跟我一起生活,這不是糟踐人嗎?林老闆:你也是有兒有女的人,你會忍心把你的兒女被人家拐走,到別人家去受罪不?”

  “我說阿嫂:你怎麼就不知道好歹呢?我好心幫你找了一個這麼聰明,漂亮的崽子給你,你一句感謝的話沒有不說,還說我的不是。我是不是閑著沒事,自找煩惱啊?”林威不滿地說。

  “煩惱?你沒看著崽子剛來的那幾天,那個難受,我瞅著都心酸。人家骨肉團圓蠻好的,硬是無情地割開人家的骨肉,你的心也真夠狠的!”阿婆一百個不滿地說。

  林威奸笑說:“城裡的崽子過著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嬌生慣養生活,不知道農村的艱辛,跟你在一起讓他嘗嘗苦頭,這對他長大成為人上人也沒什麼不好的。你不是沒孩子嗎?給你一個崽子不說感激我的話,反倒廢話連篇指責我,你真是個沒有孩子的孤苦命。”

  阿婆鄙視地說:“我孤苦命不要緊,只要不喪盡天良,睡得一個安穩覺,吃得一頓可口飯菜我就心滿意足了。你剛才說的孤苦命是什麼意思?不會要把這崽子又轉賣給別人吧?”

  林威看著阿婆說:“你多心了。這崽子到這裡有半個月了吧?他規不規矩?聽不聽話?”

  阿婆瞅著林威質疑地問:“什麼意思?你想帶他走?姓林的,你是不是見我好欺來耍我?”

  “阿嫂:我們的合同也簽了,你錢也給了,你說我林威是個不守誠信出爾反爾的人嗎?”林威看著阿婆說。

  “你守不守誠信你自己知道。林威:你也是個明白人,別看我老太婆好欺,帶著人來又想從我的手裡把這個崽子搶走,我可是給了你錢,從你的手裡買來的,而且簽了合同的。”

  “既然簽了合同,我不可能毀約,你說是吧?阿嫂:我要怎麼說你才會相信我林威不是一個出爾反爾的人呢?阿嫂:你也知道我林威是一個為朋友可以兩肋插刀,不惜自己性命的人,你說我能不顧及你的感受嗎?我今天來的目的,是想把他接去好好訓練訓練,長大以後能為我們所用。”林威解釋說。

  敏諾遠遠地跟在阿婆後面,從外往裡看見有三個人,其中說話的那個就是抓我的那個壞蛋,他恨不得上前拿東西把他打死!但他又想:這個壞蛋到這裡是不是又要把我賣給別人啊?我該怎麼辦啊?

  阿婆和林威幾個人進屋了。

  敏諾沒有跟阿婆進屋,而是避開他們的視線靠著外面的牆站著聽他們說話。雖然廣東話不怎麼懂,但也能聽出一點大概意思。

  只聽見林威說:“他的父母來廣州找我要人了,被我打發走了。”

  阿婆懷疑地說:“他們怎麼知道你把他家的孩子拐走了?”

  林威奸笑說:“去年我到他家想借點錢,他們不但不給,還把員警喊來了,差點害得我坐牢了。這個仇不報,怎麼能雪我心頭之恨?!”

  阿婆鄙視地說:“怪不得你三番五次的把這孩子弄來弄去折磨他,原來是在報復他們啊?孩子沒哪得罪你吧?何必報復在孩子身上?”

  “阿嫂:這你就不懂了。他們不是望子成龍嗎?我偏要把他的崽子培養成一個五毒俱全,無惡不作,殺人不眨眼的魔王。到時候,我還要他的兒子親自殺死自己的親生父母。”

  阿婆驚訝地瞅著林威,沒想到,平日裡見面親親熱熱打招呼,跟我老公稱兄道弟的林威,居然是魔鬼心腸,太可怕了!瞅著他真是不寒而慄。

  阿婆沉穩鄙視地說:“你還是算了吧,這孩子既然我出錢買了,我就有權管教他怎麼做人。林老闆:你也是一個日理萬機的大忙人,我看你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何必管人家的屋上霜呢?”

  林威鄙夷地說:“你想

錯了!我跟阿哥是兄弟,我怎麼能不幫阿哥阿嫂一把呢?”

  阿婆斜瞪著眼說:“我老公雖然經常出海打漁沒時間管教,我可有的是時間帶著他言傳身教。謝謝林老闆的關心,我看這事再不必麻煩你了。”

  林威見阿婆拒絕,心想:這孩子長大絕對遠比我想像聰明,他的能力會超出尋常人好多倍,如果不成心培養他成為我得心應手的左右臂膀,那我宏遠計畫就會很難實施。

  他歉意地一笑說:“阿嫂:你曲解了我的意思。我知道你是一個教育有方的人,我的意思是:想培養孩子成為一個超凡脫俗之人:‘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阿婆厭煩地說:“這崽子離開父母就夠苦的了,我不願再不把他當人去折磨他。既然你有心培養孩子成為大器之人,何不好好培養好自己的子女,到我這來獻什麼殷勤?”

  林威輕蔑地瞅著阿婆說:“真是頭髮長見識短。我好心為你培養人,老了有享不完的榮華富貴,你倒不領情。好好好,你自己看著辦。”

  阿婆寸步不讓地說:“我本來就是孤苦命,沒有那個福氣享受什麼榮華富貴。我只指望他我到老了能給我一口飯吃,死了能給我打發上山,我死也瞑目了。何必把他訓練成別人手中的工具,成為別人豢養的一條惡狗咬人呢?!”

  敏諾聽到這裡心想,這個壞蛋又要把我帶走,我得趕緊離開。

  他偷偷地跑到屋後的樹林裡找了一個很隱秘的地方躲了起來。他躲進去想了想,阿婆會不會找到這裡?他看了看周邊,樹雖密集,但阿婆一定會找到這的。不行,我得往樹林的深處去,找一個更加隱秘的地方藏起來。哪最隱秘啊?他到處看了看沒有合適的地方,他抬頭看見一棵樹遮天蔽日,他心想,阿婆絕不會想到我會躲到樹上去,頂多會在可以藏身密密匝匝的樹叢裡撥開樹枝找。對,藏到樹上,樹上還有果子吃,不會挨餓。

  他來到一顆大樹下,爬了幾下,怎麼也爬不上去。怎麼辦啊?阿婆不見人,肯定會找到這來的,要是被她找到了那我死定了。他急得用腳使勁往上爬,爬不上啊,氣得他只踹樹,腳都踹疼了,還是上不去啊。他搜尋著周邊可以能爬上的樹,他突然想起動漫電視劇裡機靈的小朋友利用粗壯的藤攀援,別人能做的,我也能做。

  他來到一片密密匝匝的樹林,藤和樹都纏在了一起,要是藏在這裡,阿婆肯定找不著。他靜心聽了聽周邊有沒有動靜,然後到處瞅了瞅,確定沒被有人發現,於是,沿著一根粗壯繞著樹幹的藤往樹上攀爬。

  阿婆著急地在山中喊著“崽子”、“崽子”,一遍又一遍地在山中密集的樹叢中用棍子撥弄著樹枝搜索著,敏諾在樹上看得真真切切。

  他坐在樹上已經好幾個時辰了,他從樹上下來,直覺得肚子好餓,他順手摘了幾個果子吃了,心想還是吃飯要舒服些。要是回家又被那個混蛋抓住了能有我的好嗎?我不能回去。他好困,想躺在樹上睡覺,可樹不好躺,要是不小心摔下去,我又會摔疼的。

  他剛要從樹上下來,看見一隻老虎朝他走來,他嚇得縮在樹上憋著氣不敢有半點響動,恐怕被老虎聽見爬到樹上。也許是老虎知道他害怕,悄悄地離開了這裡,也許是老虎聞到了其它動物的氣味撲食去了,敏諾在樹上看見老虎的遠去。

  他從樹上下來,到處尋找著能躺著睡覺又不被老虎發現的地方。他找啊找,終於找到了一個石洞,裡面好涼爽,滴答滴答還滴著水呢。他用手捧了幾捧水喝了,甜滋滋的。敏諾坐著一邊喝水,一邊吃著果子,一邊想著自己的處境,突然哇地一聲趴在石洞裡放聲大哭:“媽、媽、媽:我該去哪啊?我怎麼辦啊?”

  他疲憊地從石洞走出來,月亮已經升起來了。他看著月色朦朧的山崗,除了貓頭鷹淒厲地叫聲,山裡寂靜得實在是可怕極了。

  “媽媽,媽媽,你在哪啊?諾諾好害怕啊,你快來接諾諾回家啊!”山谷裡縈繞著孩子淒厲地哭喊聲。敏諾不敢走遠,害怕那只老虎又會回來,他只好又進了黑咕隆咚的石洞,趴在洞口看著外面,靜靜地聽著周邊的動靜。

  “玄敬:龍王知道你有難,要我接你回去,你坐在我身上趕緊離開吧。”一個熟悉的聲音對他說。

  “我不是玄敬,我是敏諾。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敏諾質疑地問。

  “你是龍太子玄敬,我是你的弟弟三太子玄音。那個林威就是當年的狼魔王,他比你早穿越了三十年,而你還是一個四歲多的孩子,你現在落在了他的手中,他會對你下毒手的。你必須逃出他的魔掌,以後才能制服他。”三太子玄音說。

  “我現在困在這山裡,有什麼辦法逃出去啊?”

  “還原你龍太子的模樣,你就可以騰空駕霧飛出去。”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