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嗨,親愛的9點不見不散

未分卷 第二十八章 恢復自由身

書名:嗨,親愛的9點不見不散 作者:靜紫雪依 本章字數:3530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43


  父親雖是亞泰藥業的董事長,但早已不怎麼管事,實權幾乎都落在了孟家父子身上。

  “你們兩先出去,我跟林董事有些事要先談談。”父親口氣有點冷硬。

  我跟孟成陽對視了一眼,退出了會議室,會議室從裡面落了鎖。

  我不想見孟成陽那張虛偽的臉,便拐到一旁的休息室去坐,不想他竟跟了過來。

  “童童,對不起,那天我是真的喝多了。”孟成陽頗有懺悔之意。

  以前我就是被他偽裝出的謙謙君子的樣給蒙閉了雙眼,現在我又怎麼會上當呢。

  “你不用道歉,現在你我互不相欠。”我讓他等了一年,那一頓就算是我補償給他的,兩清。

  “童童……”他走到我跟前,試圖進一步軟化我。

  我包裡的手機洽好這時響了起來,我不由的松了一口聲,拿出電話,看到那個熟悉的號碼,不由勾了一下嘴,轉身出了休息室,接起了電話,“喂。”

  “聽聲音好像是起來了。”鄒子琛暗啞的聲音夾著一絲慵懶之意從電話那頭傳了過來。

  “嗯,早起了,現在在公司呢。”我很自然的放柔了聲音,那種調自己都有點陌生。

  “哦,”頓了一下,他又問道:“昨晚藥塗了沒有。”

  呃……我早把這事忘了,昨天回來時,他還特意把那兩瓶藥給我帶回來。

  “那個……抹了。”

  “背後你怎麼抹的?”他語氣變的有調侃。

  好吧,我說謊了。

  “背後讓阿姨幫忙的。”明知道他發覺了,但我嘴上還是死硬。

  “哼,以後若想跟我撒謊,說話就別這麼心虛。”

  我吐了一下舌頭。

  又聽那頭說道:“我明天要去香港,可能要在那邊呆幾天,晚上9點,老地方見。”

  我抿嘴偷笑,回了聲,“好。”

  收了線,我站在窗邊傻笑,轉身時,見孟成陽站在幾步開外,我來不及收斂笑容,就被他看個正著,他一臉陰沉的看著我,那眼神還帶著一股恨意,隨之說道:“董事長讓我們過去。”

  一走進會議室,就覺的氣氛壓抑,父親臉色比來時更差,孟志傑的臉色也很不好。兩人看似掙吵過一翻,都有點面紅耳赤。

  “童童,現在就跟成陽去民政局把婚離了。”父親開口的第一句,便把我驚住。

  “董事長,這是為什麼?”孟成陽也是一臉的震驚。

  “你還有臉問我為什麼,要不是看在兩家相交這麼多年的份上,我早讓人打斷你的腿,哼。”父親厭惡的瞪著孟成陽。

  孟成陽像似還不服,剛要開口,被孟志傑拉住,“別說了,這事你理虧,人家不告你算是給我們孟家天大的面子了。”

  孟成陽負氣的垂下頭,沒在言聲。

  “那我們就按說好的辦。”

  孟志傑朝父親說了一句我聽不懂的話,父親點了點頭,便示意我把他推出來,像是不願多看一眼他面前的人。把父親送到他公辦室,他就催我走人,讓我趕緊去民政局。

  這樣大的轉變是我史料未及的,父親昨天的沉默,我以後又是不了了知,沒想到,事情會轉變的如此之快,昨晚我還在為這事絞盡腦汁,最後也無果,而現在,就在剛剛一切就定了。

  我甚至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直到,我跟孟成陽站在了民政局的門口,我才確定這是真的。

  離婚事宜很簡單,因為婚前兩家都做了財產公證,所以我們沒什麼可分的。

  接過工作人員遞過來的綠本子,孟成陽突然很酸的說了這麼一句話,“跟我離婚就那麼高興嗎?”

  他的面色有點鬱抑,沒有半分喜悅之情,這點讓我有點無法理解。

  “你難到不高興嗎,離開我這個怪物,你後面便是高高在上的局長千金。”我譏笑道。

  孟成陽苦笑。

  其實在我心裡,也沒多少喜悅,其實酸楚更為多一點,若沒這場婚姻,也許我跟他的關係也不會到這個地步。

  但不管怎麼說,我自由了,倍感輕鬆。

  出民政局的時候,外面突然下起了大雨。一時走不了,站在大門邊,望著外面瓢潑大雨各自發愣。

  我忽然想起有一次跟孟成陽去廠區巡查,走到半路時就下起大雨,當時還是秋天,孟成陽一聲不哼便把衣服脫了給我遮雨,自己被淋的很慘。那時候我想他是真心的對我好。可不知道為什麼就變成了這樣。

  我微微側身看了孟成陽一眼。他望著外面,面無表情,眼睛毫無焦距在發呆。

  “成陽,”我輕

叫了他一聲。

  孟成陽轉頭看我,眼裡情緒複雜。

  “我祝你幸福。”說完這句話,我沖進雨裡,一直跑到停車場。吳越看到我,發動了車,上來迎我。

  上車後,我給父親打了個電話,告訴他手續辦完了。他沒說什麼,讓我回公司再說。

  回到公司,十五層會議室坐滿了人,公司的法務還有外聘的顧問律師、財務部經理、投資部經理……公司高層全部聚齊了,唯獨總經理位是空。

  我站在會議室門口,一時怔住。

  “童童,過來坐。”父親示意我去坐那張空位,也就是總經理的位置。

  我尋視了眾人一眼,大家的面色都很凝重。我有點無措的走了過去,坐到那個本是孟成陽坐的位置。

  “我們大家一至決意由你當任總經理,下周開始正是上任。”父親淡淡的說道。

  “啊,”我一下站起,不可置信的望向對面的父親。

  “好了,現在任命結果,散會。”父親聲音含著一股我從未感受過的震懾力,讓人不得不從。

  眾人起身,一一上前與我握手道賀,隨之魚貫而出。

  等到會議室裡只剩下我跟父親兩人時,我耐不住了,低喝而出,“爸,你到底要幹嗎?為什麼要選我,那孟成陽呢?”

  “他要不是娶了你,他那有資格坐這個位置。”父親譏笑道。

  “怎麼說他帶領了亞泰兩年,之前他的業績也是有目共睹,為何不讓他繼續呢,何況還是在這個時期。”我無法理解,在公司這樣危機的時刻,父親竟然要換掉公司最重要的領導人。

  父親慢慢的轉動著輪椅滑到我身旁,望著我的眼神從未有過的冷酷,直視著我,問道:“你昨天是不是跟鄒子琛在一起。”

  我愕然。

  “你昨天在他家過的夜對不對?”他逼問。

  我輕搖了搖頭,難以相信的看著他,“你找人跟蹤我。”

  “你昨天出去時,坐的是他的車,”父親冷笑了一聲,“馬丁,全城榕只有他一輛,你爸我還沒老的眼瞎。”

  我心虛的垂下眼。心想,這跟他任我為總經理又有什麼關係?

  腦裡疑惑一過,立馬閃出別一個可怕的念頭。

  “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務必讓鄒子琛幫亞泰一把,若是……亞泰能和恒遠連上手,那……”

  “爸,你在說什麼。”我羞憤的打斷他,簡直不敢相信這話是從他口中說出,他到底是不是我父親?

  我握緊雙手,全身不可控制的發著顫。

  “現在能救亞泰的,榕城只有恆遠。”父親冷漠的望著我。“亞泰是我這一輩子的血心,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惦記著,我決不充許有人趁火打劫。更不能讓亞泰就這麼倒了。”

  我直愣愣的看著他。

  父親又說道:“你也知道亞泰下面有好幾千員工,亞泰要是沒了,你讓他們怎麼辦。”

  “他們怎麼辦關我屁事,難道為了他們,我就得犧牲自己,還一次又次。”我幾乎是嘶吼而出,從來沒有這樣的憤恨過。

  這是我第一次對父親感到絕望。

  父親低喝道:“你從小衣食無憂,都是那些人給你的,你享了多少福就得當起多少責任。”

  我與父親對視著,被他眼底的冷意、決然、堅硬漸漸吞噬。

  從會議室出來,我整個人都是木的,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去辦公室的。

  吳越很快給我做了通報,事情很多,我出面的只有一個會議,其它的事他都能處理包括與孟成陽交接。

  讓我疑惑的是孟家怎麼會這輕意的退出亞泰呢?早上父親到底跟孟志林談了些什麼?孟家是不是真的跟那份驗車報告有關?

  心裡有太多的疑問,卻無從問起。

  吳越走後,我癱坐在大軟椅上,身心具疲。我原以為跟孟成陽離了婚,我就自由了。可我從來就沒自由,那怕我現在已是自由身,卻還是身不由己,至始至終都只是父親的利益工具。

  晚上,不到八點我就去了月光酒吧。阿彬看到我,很是高興的打了招呼,“童姐來了。”

  我坐到吧台,朝他揮了揮手,“給我來一杯。”

  “想唱什麼?”阿彬問

  “隨便,”我只想喝酒,不想動腦。

  沒一會阿彬就給我端來了一杯,天藍色的液體,看起來還不錯。阿彬站在吧台後,看著我笑的有點意味深長。

  “幹吧這麼看我。”我端起酒杯輕抿了一口。

  阿彬笑的越發曖昧,隨之傾身靠近,說道:“是不是鄒總約了你?”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