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婚戀言情 > 嗨,親愛的9點不見不散

未分卷 第三十一章 舊友歸來

書名:嗨,親愛的9點不見不散 作者:靜紫雪依 本章字數:3596

更新時間:2019年04月10日 18:43


  她嘲笑一聲,轉身,快步出了辦公室。

  我無力的坐回沙發上,只覺頭很痛。

  手機突然響了起來,我起身去拿手機,是蘇晴來的電話,約我一塊吃晚飯,說是有驚給我,我本是沒什麼心情去的,可她態度很硬,說我要是敢不去,她以後就不理我。

  我只好應了下來。

  下班後,到了約定的餐廳,難得見蘇晴比我早到,意外的她對面還坐著一位男士,因為背對著我,我看不到他的臉,兩人正說著話沒看到我進來。

  “蘇晴,”快要走到他們桌前時,我叫了一聲。

  兩人轉頭朝我看了過來,同時,我也看到男子轉過來的臉,頓然停住了腳步。

  他回來了。

  “小童,”陸正南站了起來,朝我喚了一聲,面帶微笑,一如從前溫文爾雅。

  蘇晴見我杵在原地發愣,笑道:“小童你怎麼才來,就等你點菜呢。”

  “你……什麼時候回來的?”我有點激動。

  “昨天剛到。”他笑著回道,為我拉開他身邊的椅子,示意我坐下。

  這個男人,曾在我最落寞最無助最灰暗的日子裡陪伴過我,帶著我慢慢走出陰影。那年我能活過來,可以說是他救了我,他是除了阿哲以外,我最信賴的另一個男人,所以他在我心裡的位置很特別。

  四年前,他向我求婚,被我婉拒了。後來他出國了,從此在也沒有聯繫過,音訊全無。

  “好了,你們一會再續舊,先點菜。”蘇晴把菜單推到我面前。這女人,每次出來都懶的點菜,這活久而久之就成了我的責任。

  我把菜單推給陸正南,“你點吧。”

  “還是你來吧,”他笑的莞爾,“反正我口味沒怎麼變。”

  陸正南的話聽在我耳裡總感覺有一語雙關的意思,竟讓我有點不好意思。

  我也不跟他客氣了,照著記憶裡他愛吃的幾樣菜點了幾個,又點了幾道特色菜,要了一瓶紅酒。

  “你看,還是童童會點菜,剛才我一個人研究半天都不知點那個好,她兩分鐘搞定。”蘇晴對我高調稱讚。

  “你怎麼不說,你是因為賴。”我毫不客氣的戳穿她。

  蘇晴朝我皺了皺鼻子,以示抗議。

  “聽說……你結婚了。”陸正南突然問道,隨著從包裡,拿出了一個小禮合,“你結婚時,我沒在國內也不知道,這個算是我補的禮。”他笑著把禮合放到了我面前。

  呃……我要不要跟他說,我昨天已經離婚了呢?

  “那個……不用。”我把禮合推了回去。

  “這個你必須收下,其實在出國時我就想送給你了。”他又把禮合推了回來。

  “唉喲,你們倆能不能不要一見面就這麼刺激我這個孤家寡人好不好。”蘇晴故作誇張的瞪了我跟陸正南一眼,隨著伸手拿起那個禮合,笑道:“不介意我看一下吧?”嘴上這問,可還沒等別人充許,她就打開了合子。

  “哇,天哪,這也太漂亮了吧。”蘇晴又誇張的叫了起來,輕輕的拿出合裡那串珊瑚手連。每顆珠子都很勻稱,紅的欲滴出血來。這串珠子有一別稱為紅豆珠。

  這串手鏈,我四年前見過。

  “正南,這個太貴重了,我不能收。”我搶過蘇晴手裡的手連,放回合子,推回到陸正南的面前。

  “四年前你沒收,我無話可說。可這次,我是作為你結婚禮物送給你,你不會這麼不給我面子吧。”陸正南一幅不容推拒的直接把合子放進了我包裡。

  “我……我昨天剛離了。”我沒忍住還是說了。

  陸正南驚愕住。

  蘇晴倒是大快人心的喊了一句,“離了好,那種渣男早離早好。”

  我垂下頭。

  剛好,服務員上菜,一時化解了尷尬。

  飯後,蘇晴說她還得回公司加班,她那個可惡的老闆還在公司等她,她不得不回去,所以先走了。

  陸正南問我有沒有事,要是沒有事,陪他四處走走,多年沒回榕城了,他說好多地方他都不認的了。

  這樣的要求我無法拒絕。

  我帶他去了榕城老街,中山路,上學時,我們經常在這條街逛。一路上,他沒怎麼說話,只是那樣不緩不急的散著步,而我感覺有千言成語,卻不知從何說起,我想問他當年為何突然出國,又怕突兀。

  “童童,你這幾年過的好嗎?”不知何時,他已頓步在我前面,要不是他開口,我估計就撞上了。

  “挺好的。”我嫣然一笑。

  “那為什麼……離婚?”他問,一臉正色,眼含憂色。

  “我的心病你知道的,我還是沒辦法……”我沒往下說,

因為我知道他明白。

  他伸手疼惜的撫了撫我的頭,沒在多問。

  默默的走了一會,我忍不住問道:“你還會走嗎?”

  “你希望我留下嗎?”

  他不答反問,讓我有點不知所措。

  “呵,”他輕笑,“暫時不走了。”

  “那你現在住哪?”

  “暫時先住酒店,房子還在找。”

  “要不我幫你找。”我主動請纓。

  他轉頭朝我笑了笑,“不用,劉浩在幫我找呢。”劉浩是他大學同學。

  “為什麼……這麼多年你都不聯繫我?”我止住了步,抬頭望他,這個問題曾經纏繞了我很久。

  他凝視著我,好一會才回道:“怕聽到你的聲音,控制不住跑回來。”

  心底最柔軟的地方,像是被人撓了一下,又痛又癢。他那雙過於清澈明亮的眸子竟讓我無法對視。

  “我回來了,你高興嗎?”他輕聲問。

  這樣直接的陸正南讓我有點窘迫,他以前可從來不敢這樣問我。我垂著頭,最後只能輕點了點。

  聽他愉悅的說道:“那就好。”

  送他回酒店的路上,我才知道他是恒遠特聘回來的設計師,以後很長一段時間都會呆在榕城。

  回到家,我剛進臥室,手機就響了起來。是蘇晴打來的。

  “快說,你跟陸正南都聊了什麼?”電話剛接起來,就聽到初晴很興奮的在那頭叫著。

  我勾唇,“幹嗎要告訴你。”

  “喂,你這是過河拆橋,要不是我這四年來不斷的給你們傳信,你以為他還會回來嗎?”蘇晴在那頭嚷嚷。

  傳信?我什麼時候讓她傳信了?、

  “蘇晴,你跟我老實交代,你都傳什麼信了?”

  那頭一下沒了聲音。

  “還有,陸正南昨天才回來的,你怎麼就知道了?”我越加覺的蘇晴有事瞞著我。

  “那個……我說了你別生氣。”

  “快點說。”

  “陸正南走時找過我,他說他不放心你,讓我多照應著你……然後讓我一星期給他彙報一次你的狀況……當時我覺的他真的很可憐所以就答應。”蘇晴在那頭越說越心虛。

  原來如此。

  “蘇晴……”我咬牙剛想罵她兩句。

  “童童,陸正南他真的是很愛你,連我這個外人都被他感動的不行,你為什麼一點感覺也沒有呢?”蘇晴為陸正南打包不平了,“他一聽說孟成陽出軌,怕你被欺負,立馬就回來了,可見這四年,他的心還是在你身上。”

  我靠在床頭,心裡酸楚,陸正南對我的好,我又不是木頭人。

  “親愛的,你好好想想。現在你也離了,就不要在錯過這麼好的人。”蘇晴在那頭苦口婆心。

  掛了電話,我把自己埋在枕頭裡,往事如潮水一般湧進了腦海。不知不覺眼淚浸濕了枕頭一大片。

  手機突然又響了起來。

  我趴了起來,拿過手機一看,竟然是鄒子琛來的電話,我憂鬱了一下還是接了起來。

  “喂,”我聲音有點沙啞。

  “你怎麼了?聲音有點怪怪的,像是哭過?”鄒子琛敏感的發覺我的有異。

  “沒有,剛才睡著了。”

  “那是我吵醒你了。”鄒子琛嘴上雖這麼說,可沒見他有半點的歉意。

  我沒說話。

  “接到我的電話,怎麼沒感覺到你有半點歡喜之意呢?”

  “我為什麼要歡喜?”我反問,想起曉月說的那些話,我決定還是離這個人遠點。至於誰將來是林家的繼承人,我一點也不在呼。

  那邊輕哼了一聲,好像對我的話很不悅。

  “這就是你勾引我的方式?”他嘲諷。

  “鄒總,我是個離了婚的人,而且……還姓冷淡,你要是想找人玩耍,可以找一些年輕貌美的。”

  我誠心給他建議,那頭卻掛了電話。

  想想鄒子琛陰晴不定的性格,我又很不安。

  一星期後。

  亞泰十五層的會議室再次坐滿了人,眾人翹首以盼,等著見獵頭公司為亞泰挖來的副總是何方神聖。

  我聽吳越說過這個人,說是年紀不大,但在業內很有名,曾經讓好幾家企業起死回生,所以公司這次花重金把人給挖了過來。是希望這人能助亞泰走出“藥品門”事件。

  連父親都親自前來迎接,可見來人確實不容小視。我坐在座位上,很是無聊的敲著桌面。

  這時,會議門從外被人推了進來。

  吳越先一步進來,為來人引路,只見一名身著黑色西服的男子,隨後跨步而入,男子身形筆直頎長。

  

點擊下載暢讀書城APP
(←快捷鍵) 上一章 返回目錄 (快捷鍵→)
遊戲二維碼

掃描二維碼 下載暢讀書城

iOS下載 安卓下載

返回頂部

shares